BloggerAds

目前分類:第三集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跟幻的對話結束後,我還來不及向迷惑的眾人解釋大概情況,剛才在一旁觀看的盜賊們已經驚慌的騷動起來。
「首領呢?」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好。」

別無選擇的麗沙只能點點頭,她沒有經歷過太多道德掙扎,身體也已經停止了顫抖。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說時遲那時快,三個沒受藤蔓限制的女人忽然同時倒抽了一口氣。

冷盤苦瓜、日琳姊、麗沙的雙手竟都纏上了黑藤蔓,黑藤蔓不顧她們的掙扎,霸道地將她們的雙手硬綁在一起。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下山比上山快,不久後,邪神神殿就已經近在眼前。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那小子說他有事要去雷山對面的一個鎮,這幾個禮拜不會出現。雖然他有一匹看起來很貴的馬可以飛,但要是雷山盜賊中有魔弓手的話,管他是再厲害的馬都沒用啊!而且那小子又不精戰鬥。」達利嘆了口氣,看來他還滿擔心不夜的,感覺就像是擔心出外打拼兒子的老父親。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有時候跑完任務後,我會去凱待的技能訓練所看他。

在招收新人的那次事件後,因為沒招到半個人,黑桃便提議是否要讓凱成為戰力。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妳來自草日村嗎?」見她明顯動搖,我急急追問。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聞言,我心中一動。

我不知道他剛才的話是否只是為了應付這個場面,畢竟永遠跟一輩子等等的詞語都太過沉重,可是我知道這些話不只是講給米蘭達聽的,也是講給我聽的。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心中殘留著未解決的疑問,我們穿越草木修剪漂亮的花園,在兩旁守衛士兵的閒聊聲中,踩著白石路朝市政府大門前進。

林澈向守門的衛兵搭話,將像是通行證的紙遞給他看後,那衛兵便懶洋洋地打開門放行了。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但老姊,妳又不知道是誰殺他們的。」灰狼扁扁嘴。

「我會查出來的,」煙堅定地表示,她的下一句話使我的背後冒出了一層冷汗,「我要兇手以命償命。」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王族的信物不只能夠舉行效忠儀式,也能跟其他人訂下條件交換的普通契約。

說明手冊上寫的方式很簡單:只要把自己的血滴入信物內的寶石,講『契約』二字,一張羊皮紙跟鵝毛筆就會出現,在上面寫下契約內容,再於紙上滴下雙方的血就行了。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梵奧聞言又驚又怒,細長的瞳孔霍然一縮:「你敢!」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梵奧低眉垂眼,第一次見到他的傲慢神態已不復:「這讓我心情沮喪,我就像被玫瑰詛咒一樣,每天不停地拔著玫瑰花瓣占卜著,連接見其他前來轉職的人的心情都沒有……」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原來徵人還可以跟人收錢,這倒是不失一個能餵飽荷包的辦法。反正我跟來應徵的人都不認識,而且我看能遇到支持我理論的人應該很少,如果執著於這一點大概也徵不到人,既然這樣就只好看看其他的條件。至於在思想方面,我想只要不要像剛才的戰士跟法師一樣瞧不起我就好。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於是姓段的就被宣判今後不能泡女人只能打手槍,想必之前那些被他拋棄的女人知道這件事後,一定會覺得大快人心吧。就算他想要私下偷偷交也不可能,因為他認識的人實在太多,而且他通常都是眾人的焦點,只要一有動靜,流言就會一傳十十傳百,遲早會傳到飛沙的耳中。

「謝啦。」我用密語跟飛沙道謝,臉還有些燙。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可是我又想到了在紫樹森林所發生的事,在飛清說出我跟飛沙的主從關係是親密時,他那不尋常的反應……搞不好真的是吃醋?

因為他在誤會我跟姓段的是一對時,反應也沒有那麼激烈,還說他不會歧視我們。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白雪公主?我有點想笑,沒想到我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想這些事。

這個白雪公主底下的人如此愛起事端,相信她的殘暴值應該也會隨著他們的行動變高吧?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是我老媽。

她提著大包小包的,踩著高跟鞋從我旁邊走了進來,將東西都放到一旁,便坐下來開始脫鞋,自顧自地開始講了一串話: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