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目前分類:如果飛紗是飛沙(飛秘)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幻的毛色
  • 請輸入密碼:

「唔……等等……唔嗯……」

才剛進他家門把門帶上,他便立刻扣住我的下巴,將唇貼上來,直接將舌頭侵入我的口腔與之交纏。跟那總是一派雲淡風輕的形象不同,他在這方面總是很主動熱情。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比起往年更不想讓人面對的開學日還是來臨了。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媽默默地盯著我,皺了皺眉,動了動嘴唇,似乎有什麼話梗在喉頭說不出口,眼裡滿是不解跟無奈。而雖然未能獲得她完全支持使我心中有些酸澀,但我卻沒有打算改變我的決定。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等等,警察先生!」

他們走後,失神的段伯母似乎才察覺兒子已經被帶離的事實,隨後也急著奔出房外跟上。而段伯父則走了過來,將總是直挺的腰向我彎下,誠懇地道歉: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的身子無法自制的發顫著,卻無力從這種絕望的情況中掙脫。

此時一陣悠揚的古典樂劃破了房內的情色氣氛,也暫時停止了這場惡夢。姓段的不耐地嘖了一聲,下床走向房間角落的櫃桌,從他的背包裡摸出手機接起來: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幻的毛色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幻的毛色
  • 請輸入密碼:

他的身影朝我逐步逼近,使我感受到莫大的壓力。而當他拉開床邊櫃子的抽屜,取出當時我裝在房內的竊聽器,再將它揚手扔在床上時,我的腦袋已經是一片空白。

「阿秘,沒想到你懂得用這個。」他的臉上仍掛著笑,然而微垂的雙眼卻毫無笑意,聲音亦十分冰涼,「雲端空間的那個音檔我已經刪了,選擇讓電腦記憶密碼是你的失誤。」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彷彿看見我們這十幾年所累積的關係正在我面前崩塌,我難受得幾乎要窒息,然而我卻必須將勇氣吸入肺中,繼續沉痛地說下去:

「我都知道了。」我咬牙,「你對飛沙做的事。」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姓段的沒有說話,門板外是一片壓抑的沉默,然而我的心跳聲卻有如擂鼓,吵雜地灌滿了我一片混沌的腦袋。

因為我跟飛沙在一起,所以飛沙得罪了姓段的?我知道姓段的是不想我跟飛沙在一起,但到姓段的要找人來撞他的程度,這不就代表--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後,我便理所當然地每天都來照顧飛沙。老媽對此頗有微詞,但老爸則是支持我,說朋友有難當然要幫忙,所以我也又重新拿到了每天出門的許可。

行動不便的他,現在要走路只能撐著拐子一拐一拐地慢慢走。見他如此,我總忍不住在心中咒罵起那個害他變成這樣的人。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喂?李同學?喂?」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的滿好看的。」

「嗯,不錯。」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樂的時間過得總是特別快』這句話,在跟姚飛沙交往後得到了印證。眨眼間,高二升高三的暑假便迎面而來。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秘,對不起,我上次說得太過火了。』

幾天的冷戰後,姓段的終於受不了打電話來向我道歉。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以我跟姚飛沙真的交往了。世事真是難以預料。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們來到了頂樓。由於教室在四樓,頂樓只要爬層樓梯就到了,這裡沒有牆壁環繞,就算附近有什麼人,講什麼話也不容易被聽見,是很好的談話地點,而現在正巧一個人都沒有。

我跟他憑著鐵欄,迎著風,望著底下的景色,一時之間竟什麼話都不想說了。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愣愣地看著他,不曉得他幹嘛要特別打扮成醫生。雖然醫生的裝扮確實很適合他。

這樣的姚飛沙看起來感覺有點像別人。他推了推眼鏡,在床緣坐下,一臉正經地問: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黑暗中,有兩片柔軟的東西輕輕覆上了我的唇,我渾身一僵,本能地皺起眉來想要推開他,但頭卻被緊緊的扣住無法移開。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