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段是2011年寫的聖誕番外

後半段則有2013年補上的新劇情

建議舊讀者重讀一次^_<

 

──

 

 

聖誕節。

顧名思義是聖人耶穌誕生的日子,不過在科技發達宗教意識薄弱的現代,於容易扭曲外來文化的台灣,早就已經被商人熱熱鬧鬧地炒作成了另一個情人節。

與其說是聖誕節,還不如說是性誕節。

 

而這個節目向來跟李邦意無關,卻跟段典立非常有關。

「學、學長,其、其實我已經喜歡你很久了!請收下這個!」

「這……這是我自己打的圍巾,請你收下!」

「我我我我喜歡你!」

 

平常,段典立都會跟李邦意說他聽這些話聽到耳朵都長繭了。而在聖誕節,耳朵長的繭會是平常的三倍。

如果是別人跟他這樣說,李邦意只會當那人在豪洨,不過對方是段典立,他那張招桃花的臉跟他身邊來來去去的女人就是最好的證明。

 

「人受歡迎真是辛苦啊。」高二的聖誕節前夕,段典立躺在李邦意的床上,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我已經可以想像明天我會有多疲勞。」

 

穿著短袖上衣,正在舉啞鈴練肌肉的李邦意忿忿地瞪了段典立一眼,他真想把手上的啞鈴扔過去砸爆對方的頭。

「那你還不快滾回家休息儲備體力?」李邦意冷哼一聲,「這樣應付完其他人,明天晚上才有力氣跟你女友過。」

話才剛說完,李邦意便覺得心裡發酸,眉頭也跟著皺得更緊了。真是造孽,嗆人自己還會跟著內傷,得不償失。自從遇見那傢伙開始就一直是得不償失。

 

「分了。」段典立雲淡風輕地說,就像是在陳述天氣之類的平凡小事。

李邦意一愣,不意外地發現自己的心情好了些許,像是不想被發現他的情緒轉變,他清了清喉嚨,卻還是有些結巴地應道:「是、是喔。」

「我很難過。」段典立將頭埋在枕頭裡,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騙誰。」李邦意白了段典立一眼,這傢伙每次都只是玩玩,每次分手後都會在人前裝憂鬱,人後卻沒心沒肺地跑來煩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又辜負了一位少女的感情。對他來講,女人似乎只是拿來打發時間跟發洩慾望的工具。

李邦意覺得這樣實在很不道德,縱使他們有十幾年的交情,但他非常討厭他這點,他相信如果段典立那些粉絲知道他私下是什麼樣的人的話,她們絕對不會前仆後繼地跑來被摧殘,畢竟沒有人會那麼犯賤……

……不,他自己不就是這樣嗎?

雖然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但還是喜歡上他了。要說的話,他才是最犯賤的吧,唉。

 

「我是真的很難過啊,」段典立依然繼續在演,誇張地吸了吸鼻子,「阿秘,你好過分喔,都不安慰我,這樣我聖誕節就要一個人過了耶。」

 

「干我屁事,」李邦意冷淡地說,繼續舉他的啞鈴,完全沒注意到盯著他汗濕背部的熾熱視線,「你不會隨便找個女人陪你喔?」

「……如果我說我想找個男人呢?阿秘。」段典立曖昧地勾起嘴角。

話一出,李邦意便嚇得肩膀一僵,手上的啞鈴驚愕地落在木質地板上。他的腦袋轟地一聲一片混亂,滿腦子都被段典立也能喜歡男人這個念頭佔據,而心跳的鼓動也不受控地越跳越快。

看著李邦意發紅的耳根,段典立口乾舌燥。如果突然抱住他的腰,舔一口他的耳背的話,不知道他會發出什麼樣誘人的聲音……

光是這樣想像,段典立便發現自己的下體已經不受控地搭起帳棚來。他若無其事地拿起棉被蓋住自己的下半身,在心裡慶幸現在是冬天。

知道自己再繼續下去就太過火了,不管是哪方面都是。於是段典立又打哈哈地想要混過去:

「哈哈,我開玩笑的啦。」段典立笑著,不過卻在心裡為自己嘆氣,「當真啦?」

「白、白痴,誰會被你這種爛玩笑騙到?」很明顯地是當真了的李邦意回頭瞪了一眼段典立,嘴上依然嘴硬地否認,卻不知道自己臉上的紅暈已經卸了底,「下次再開這種低能玩笑就揍你!」

「你才捨不得。」段典立笑得既自信又欠扁,咧開一口白牙,「你對我最好了。」

「去死!」

「所以我最喜歡你了。」段典立看著李邦意的背後,認真地說出了自己的真心話,即使知道對方只會覺得他不正經。

「……你他媽有病!」如段典立所想,他認為對方又在開不三不四的玩笑,但李邦意的耳朵和脖子還是不受控地全紅了。他討厭這種因為他隨便一句話就反應過度的身體。

李邦意趕緊拉下掛在書桌前椅子上的毛巾,將其披在脖子上掩飾,努力忽略爆走的心跳,和心中擅自浮出的該死甜蜜,「我要去洗澡了!你快滾啦!」

「門記得要鎖啊,」段典立用手撐著頭,望著李邦意走向浴室,嘴角斜揚,「要不然我會偷襲你喔。」

「煩死了!快滾啦!」

 

等李邦意關上浴室門後,段典立依然躺在床上,當然絲毫沒有要走的打算。

而且他的下體絲毫沒有變軟的跡象。

段典立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聞著枕頭裡屬於李邦意的味道,覺得下面又脹得更厲害了。

 

浴室裡開始傳來淋浴的水聲,段典立閉上眼,似乎可以看見水珠滑過那副鍛鍊均勻身軀的模樣。

他吞了吞口口水,手滑過青梅竹馬躺過無數次的冰涼被單,愈發心癢難耐起來。

 

 

……乾脆真的偷襲他算了?

 

 

不,要是做的話就真的完了。

段典立終究還是打消了念頭,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要自己清醒,然後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攤在李邦意的床上。

他不敢跨越那條線,他害怕會毀掉他們之間的友情,他是個無可救藥的膽小鬼。

阿秘喜歡上他的機率,大概就跟中樂透頭獎的機率一樣啊。他絕望地想著。

 

那時的他壓根沒想過──他早就中了頭獎,而且還拖了好幾年沒去兌換。

 

如今回想當時的情景,還是令段典立扼腕不已。那時他應該遵從自己下半身的慾望,直接衝進浴室把阿秘給吃了,這樣就不用彼此折磨那麼久了,更不用給那個黑桃趁虛而入的機會。

只要一想到黑桃曾經親過阿秘碰過阿秘,就算沒有做到最後,光想像還是讓他相當憤怒。

 

「阿秘,聖誕節你想怎麼慶祝?」

在他們交往這年,離聖誕節還有一個禮拜時,段典立便在房間內興沖沖地問李邦意。他擱在大腿上的平板電腦已經迫不及待地出現了好幾家餐廳的分頁。

以往他們錯過太多該一起過的節日,他想要盡其所能地補回來。

 

但李邦意卻不解風情地皺起了眉。

「幹嘛慶祝?」李邦意手上拿著漫畫,一臉不解地看著段典立,「我們又不是基督徒,也不是天主教徒,跟人家湊什麼熱鬧?」

段典立對毫無情調的戀人很是無奈,「到了現在,聖誕節就已經是情人過的日子了啊。」

「那只是商人炒作而已。」李邦意一臉不屑。

段典立從背後抱住李邦意撒嬌,「你就讓那些商人賺錢嘛,人家也要養家活口啊,你就當做善事,跟我一起過嘛。」

「……。」李邦意嘆了口氣,終究是妥協了,「所以你想怎麼過?」

段典立舔了舔嘴唇,瞇眼一笑道:「例如在你身上灑上紅酒之類的……喔!」

話才剛說一半,段典立就被面紅耳赤的李邦意用漫畫用力拍向臉部,動作行雲流水,跟他平常打蚊子一樣俐落。

「我才不要。」李邦意冷哼一聲,環起胸駁回段典立的提案。

「唉,」段典立委屈地摸摸被打的鼻子,「好險我還沒把薪水花掉。」

「白癡!不要把打工的薪水花在這上面啦!」

李邦意彈了彈段典立的額頭,這次的力道比剛才拿漫畫拍他臉時輕了許多。

「過節的錢就一人出一半吧,看你想做什麼來慶祝就……一起幹嘛吧,我對那些實在不懂。」李邦意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臉。

「嗯!交給我吧!」段典立開心地在李邦意發紅的臉頰上啄了一口。

 

上了大學之後,雖然每個月都會收到家裡給的生活費,但段典立還是開始在餐廳打工了。

這是為了磨練自己,就算以後要接手家裡的公司,不過還是得去了解基層的工作,這樣也對之後的員工管理有幫助──這套對外的官方說辭讓他的父母相當欣慰。

但真正的原因只有他心裡清楚,他只是想讓李邦意對他刮目相看而已。

交往後,李邦意還是常常罵他。罵來罵去不外乎就是白癡、變態、幼稚、小心眼、有病、無恥這些辭彙,而其中被罵次數排名第一的是變態,第二名則是幼稚。

當他被罵時,他總是厚臉皮地抱著他耍賴,或一臉無所謂地說些五四三敷衍過去,但其實他是很在意的。

他很怕李邦意因為他的這些缺點離開他。

 

變態這點有點難控制,每次在床上看到李邦意那種害羞彆扭的樣子,他就會忍不住想做更過分的事來欺負他。

所以他決定先從幼稚這點開始著手。

 

人都不是完美的,而他自己明白自己的缺陷很多。

而為了讓李邦意不要厭棄他,他願意去改善這些缺陷。

 

 

 

聖誕節當天。

他們最後還是沒有去有情人優惠的餐廳慶祝,考慮到兩個男人一起果然還是會被人指指點點,所以他們最後還是買了烤雞跟啤酒回房而已。

 

「這樣也好,就不用花太多錢了。」提著啤酒的李邦意滿意地笑道,段典立則是在心中為他的務實跟節儉感到無奈。不過就連這點他都喜歡。

 

 

「乾杯!」

兩人席地而坐,把烤雞分屍後,吃到一半就開了啤酒喝了起來。

段典立覺得這樣也不壞,只要李邦意開心就好。豪邁的喝酒吃肉雖然沒什麼浪漫情調,但只要跟對方在一起他就滿足了。

是啊,只要能跟他一直在一起。

 

「阿秘。」他喚道。這是只有他能叫的專屬稱呼。

「嗯?」李邦意剛才灌了半杯啤酒,臉有些發紅,「幹嘛?」

「我有禮物要送你。」段典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巴掌大的小紙盒子。

「咦?」他先是訝異,但隨即又慌亂起來:「欸,等等,我沒有準備你的……」

「沒關係。」

段典立將小盒子打開。

「因為這是一對的。」

小盒子裡面放著一枚樣式簡單的鋼戒。段典立了解對方不喜歡太招搖的裝飾。

「看。」段典立笑著舉起左手,無名指上已經戴了一個跟盒子裡一模一樣的鋼戒。

「唔……呃……」李邦意完全傻住了,喉嚨開始發出意義不明的聲音。

過了一會,李邦意再度開口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花了……多少?」

「就是用我打工的薪水買的,你別問了。」段典立再度為對方破壞氣氛的能力感到無奈,「來。」

段典立從盒子裡拿起戒指,執起李邦意的左手,專注而溫柔地將戒指套在他的無名指上。

這一幕令李邦意心跳加速,整個腦袋就像燒了起來一樣。

「等我以後能賺更多了,再買更好的給我們。」段典立笑了笑,抓起李邦意的手,在他的左手無名指上的鋼戒親了一口。

跟遊戲中的效忠儀式相似的動作,卻有著全然不同的意義。

「不、不用再買了……」李邦意紅著臉,聲如蚊蚋,「這就很好了……謝謝。」

總算想起了道謝,但李邦意卻完全不敢看段典立,而且眼眶還有些發紅。段典立看出他很感動,總算有值回票價的滿足之感。

 

「阿秘,」段典立依然沒有放開李邦意的手,「你知道左手無名指的戒指代表什麼意義嗎?」

李邦意擦擦眼角,有些不確定地回答:「呃……婚姻關係?」

「正解。」段典立笑瞇瞇地看著他,將臉湊近,「既然你接受了就賴不掉了喔。」

「……好啦!」

李邦意故作不耐地回,嘴角忍不住逸出的笑容卻出賣了他。

 

這個聖誕節,無疑是兩人有生以來度過最快樂的聖誕節。

 

─END─

 

這是在閃什麼啦!!!(翻桌

因為今天是聖誕節

一時興起就回頭看了兩年前打的番外

結果覺得段典立 果然還是吃屎好了XDDDDDDD

所以就想幫他挽救一下形象 畢竟涉及出版果然官配攻還是不能太爛呢(大人的理由

然後挽救的結果就是

不知道在閃什麼(再翻桌

 

段:(看著一袋啤酒)紅酒不行,那退而求其次用啤酒PLAY行不……嗚喔!(馬上被阿秘揍

↑本來想加這段的不過還是算了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