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七人坐上了馬車,隨著馬車的前進,格雷也在陣陣馬蹄聲中與我們漸行漸遠。
莉黛將頭探出車窗外,看著格雷變成拳頭大小的灰點,再隨著馬車的轉彎隱沒在林間,眼角終究還是滑下了一滴晶瑩的淚。
她嘆了一口氣,抹乾淚水後,察覺到我們關切的視線,強自笑了笑:
「對了,媽在臨終前提過她的故事要由我來說呢。旅途漫長,我就說出來給各位解悶吧。」

她開始以平靜的口述勾畫米蘭達的一生。

在四十年前,原來除了藍國紅國以外,還有一個叫綠國的國家。而米蘭達就是綠國的王族之一。
那時紅國還是藍國的藩屬國,兩國合作攻打綠國。綠國抵擋不了兩國的攻擊,國家土地被瓜分,人民失去了尊嚴。綠國自此成為了只存在於歷史的詞彙。
而身為王族的米蘭達則和從前的傭人逃到一個小村落,就在那邊農耕放牧,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
然而年幼的米蘭達卻還是整天擔心受怕,害怕藍紅國的軍人會把她揪出來當奴隸。
家園被踐踏的畫面一直在她腦中徘徊不去,她已經不是無憂無慮的公主了,若她不變強,感覺遲早都會重新經歷那一切。
於是她在因緣際會下拜了隱居的一名老者為師,努力學習了各種知識,也覺醒了一些王族的技能,像是威懾與力量加冕,那些我剛進遊戲沒多久就有的技能。
而在她十五歲那年,她告別強力反對的傭人成為了僱傭兵,在旅行途中認識了各式各樣的人,當然也包括藍國跟紅國的人。
她本來對這兩國人抱持著憎恨,然而跟他們接觸的過程中,她發現並不是所有藍紅國人都是壞人。發起戰爭的並不是這些老百姓,而是那些打著國家旗號,下令對他國進行掠奪的王族們。
在帝國主義之下,得利的只有少數那些高高在上的人,大部分的人都是被剝削的存在。
這時米蘭達不禁開始思考:若綠國沒有毀滅,我是否也會變成這樣的王族?

十幾年過去了,王族技能幾乎領悟完畢的米蘭達也從小傭兵變成了傭兵團團長。而她的王族天賦技能,便是令人死心塌地效忠她的領導能力。也因為如此,她的傭兵團日益壯大。

而有一天,她一直戴在身上的王族信物──綠色手環突然開始發光。
在發光的那一瞬間她很驚訝,但在下一刻,猛然流入她腦中的大量資訊便讓她瞭解了一切。
原來她的信物可以建造一座都市,她最強大的王族力量覺醒了。但若用信物建造都市,她將會失去所有王族技能,包括天賦技能。

而當她知道這一切時,她幾乎沒有猶豫便選擇了建造都市。
她告訴她的團員們她其實是綠國的王族,如今能力覺醒,她想要建造一座都市,一座歡迎任何人來安身立命的城市,沒有奴隸制度,每個人都是自由的都市。而她的天賦技能自然發揮了作用,團員們皆表示支持。

於是她便選擇了一個臨海的土地,舉行儀式建造城市。
都市的建造過程驚人的快,先是她腳下的土地迅速拔高,眨眼間她就站在了剛完成的市政府的頂端。她還沒回過神來,又看見了數百棟灰色的房屋從土地上轟隆冒出,緊接著是高聳的城牆氣勢磅礡地升起。
在她震驚地注視之下,城市便已建造完成,而時間竟不到一分鐘。
米蘭達不可思議地望著眼前的這一切,然後流下了眼淚。
因為她感覺這都市懂她。她的故鄉綠國是一個綠意盎然的國家,但這都市卻是灰色的,令她相當安心。若都市是綠色的,恐怕會被藍紅國的人發覺什麼,然後馬上派兵攻打這裡吧。

此時此刻,她手上的綠色手環忽然一熱。她低頭一看,只見她的手環漸漸化成了眾多小光點散布在空中,然後咻一聲地聚集成一個小光球。
那就是都市之心。
王族信物變成都市之心,便代表王族力量的消失。但米蘭達毫不介意,只是憐愛地撫摸這顆小光球,像是在碰觸自己的孩子一般。
「就叫你格雷(Gray)吧。」


格雷建造完成時,藍紅國之戰才剛結束沒多久。作風自由的格雷簡直就是藍國人眼中的烏托邦,許多厭煩暴政的紅國人也都輾轉來到了格雷。
在米蘭達的領導及前身為傭兵團團員的大臣的幫助之下,格雷很快地就成為一座熱鬧的大都市。都市是生命體,任何建設只要米蘭達以意念操控即可,其實不需要任何花費──也就是說米蘭達說黑桃破壞廣場,建材很貴需要賠錢都是騙人的,目的只是想敲一筆或留黑桃下來而已。

而在七年前,財政官湯姆的加入也讓格雷的貿易更加繁盛。但主張重視商業面的湯姆,幾乎
將預算都用在貿易等商業行為,這就是格雷軍事開始弱化的緣由。

五年前,弗德扮作普通祭司接近米蘭達,以為格雷祈禱為由,誘騙她執行某個儀式,意圖奪取她的都市之心。
儀式進行一半時,此時莉黛經過,發覺不對勁,雖然及時阻止了弗德,但還是讓他奪走了一半的都市之心逃逸。
也就是這時候,格雷的房屋開始歪斜。
雖然歪了,但是還沒倒,所以習慣和平日子的民眾也還是繼續過他們的日子。他們對此不以為意,完全沒察覺到格雷已經搖搖欲墜,內政也開始生變……

「……之後就是你們所知道的了。」莉黛苦笑,「身為格雷市長的媽,失去了王族的天賦技能──絕對的領導能力,所以以前的下屬也不再那麼服她了。但她卻沒有察覺的樣子,似乎已經習慣了別人絕對會追隨她的感覺吧。所以她到死之前還不知道湯姆懷的心思……」

提起湯姆,莉黛面色一暗,似乎是憶起了都市之心選擇湯姆時的情景。
然而她隨即又扯起嘴角,眼中竟有一絲瞭然:
「其實,我大概知道都市之心會選擇湯姆的原因。」
「湯姆對成為市長這點沒有猶豫,也有著強烈的信念。但我卻猶豫了,因為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撐起整個格雷。我在害怕,雖然嘴上要都市之心選擇我,但我的心卻在抵抗成為市長這件事……」
莉黛咬緊下唇哽咽:「但在看到都市之心選擇湯姆時,我覺得很愧對剛走沒多久的媽,因為格雷已經交在了一個叛徒手中……我……」
她的雙手絞緊了膝上的裙子,大串淚珠從她的眼中滑下,日琳姊輕輕拍著她的肩柔聲安慰:「這不是妳的錯,那種狀況本來就很難反應過來。」
「謝謝……」莉黛拿出手帕,擦淚道謝。

原來米蘭達是綠國的王族。難怪我被分到的客房跟不夜的家,都是以綠色系為基調來裝潢的,看來這是米蘭達對故鄉的一種低調懷念吧。
而且沒想到信物居然能建造都市。我看著我手上的銀色懷錶,覺得相當不可思議。
在這小小的信物中,居然藏有能建造一座都市的能力。
不知道我的都市又會是什麼樣子?我不禁開始想像起來,但隨即又搖頭作罷。
畢竟我應該不會為了建造一座都市而放棄王族力量。

過了一會後,馬車竟漸漸停了下來。
「啊,那個,不好意思……」
在我們疑惑詢問前,前頭的馬車夫便一臉抱歉地回頭向我們解釋:
「馬的狀況好像不太好,可以休息一下嗎?」

我越過馬車伕的肩,望向前面那兩頭氣喘吁吁的紅馬,便乾脆地點了點頭應允:「嗯,休息一下吧。」

既然馬車沒在動,一直待在馬車上也挺悶的,大家便一同下車伸展一下筋骨。
這次馬車伕走的路跟我們從草日村來時不同,沒有上山抄近路,而是繞著山挑較平坦的路走。
我伸了個懶腰,瞥見地勢較低處有一座小樹林。在樹林之中,數棟木屋圍著一個湖泊而建,形成一個與大自然共生的村莊。

「那個……不知道各位身上有沒有水呢?」馬車夫面有難色地朝我們走過來,「馬似乎渴了,若不讓牠們喝點水,牠們撐不住啊……」
「去那邊。」飛沙往樹林中的村莊指去,「那邊是華木村,立場是藍國,我們進得去。」

於是我們為了讓馬能有力氣繼續走,便舉步往華木村的方向走去。
不過華木村這名字聽起來好熟悉啊……我一面走一面心想,但卻想不起是在哪看到的。

不到幾分鐘,我們便穿過了樹林,站在了華木村入口前。
穿著民族風服飾的村民們在木屋旁聊著天,而婦女們則在湖泊邊打水洗衣,小孩們則無憂無慮地在村內嘻嘻哈哈地跑來跑去。
這是一個純樸而悠閒的村落──遠看是這樣,但當我走近一看,卻察覺了古怪之處。
在這村莊,幾乎每個村民身上都有配掛首飾,包括小孩子。戴首飾並不奇怪,但他們戴的卻不是織物或植物的加工品,而是以金或銀鑄成的高價品。而甚至還有不少人的首飾上面鑲有寶石,貴氣非凡,簡直不像是住在這遺世獨立村落的人會配戴的。
我疑惑地望著他們,心中不禁暗道:難道這個村莊出產黃金嗎?

發現有外人前來,村民們頓時停下談話,轉過頭來默默地望向我們。剛才還靜不下來的孩子們,此時也躲到大人背後,探出一顆腦袋來不安地偷瞄我們。
「你們是……?」
這時一個衣著華麗,身上掛滿首飾的的老人杵著拐杖向我們走來,狐疑地打量著我們。
既然有封測經驗的飛沙說這裡的立場是藍國,我便不多廢話,直接拿出了懷錶證明我的身分。

「!」看見信物,老人瞪大了眼白發黃的眼睛,顫聲道:「這是……王子殿下!請恕我無禮!在下是華木村村長柯林!」
眼看柯林要惶恐的跪下,我趕忙拉住他的手阻止,溫聲道:「我們只是路過,想讓馬喝水而已,你就不用麻煩了。」
「那怎麼行呢!」柯林相當激動,中氣十足地向村民們大喊,「另一位藍國的王子殿下來了!還不快跪下!」

另一位?也就是說這裡還有其他藍國的王族?

聽見村長的話,剛才還以觀察的視線盯著我們的村民都大驚失色,男女老少瞬間跪倒一片。
「參見王子殿下!」他們恭敬地齊聲喊道。
「欸,不用這樣,快點起來。」我不好意思地搔搔臉,因為一直待在格雷,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這種陣仗了,感覺很不自在。
然而村民們依然是跪在地上不起來,我只好板起臉說:「我命令你們快點起來。」
《王子快意威嚴+2》
聽我這樣說,村民們才趕忙起身。
這次的系統提示讓我覺得有點感動,因為我很少因為自己的行動加威嚴,通常都是飛沙幫我加的。

「敢問王子殿下排行第幾呢?」一個貌美的女性村民上前詢問,耳上的銀耳環閃閃發亮。
「我排第三。」我答。
「哎呀,真是太巧了,」女性村民掩嘴微笑,「您的皇兄也正在敝村作客呢。」
聞言,我訝異地眨了眨眼睛,瞬間了解了另一個藍國王族是誰,揚揚嘴角,「這樣啊,真巧。」
「請隨我來吧,大王子殿下一定也很想見您呢。」女村民熱心地說。

原來如此。
難怪我會覺得華木村聽起來很熟悉。
在公測剛開始沒多久時,臨風就在論壇上招人,說他在華木村──當時的他意氣風發,如今他失去聲勢,又回到這裡養精蓄銳,準備重振旗鼓了嗎?

「能請人帶馬去喝喝水嗎?」姓段的笑著向村民們自然地要求,立刻就有兩個男人快速地上前來,幫馬車夫牽著馬走向湖泊。
而我們則隨著女村民到了一間小木屋。
一走進屋內,一股濃郁的果香及酒香便撲鼻而來。
跟屋外簡樸的外觀大相逕庭,裏頭的裝潢竟意外的奢華。
在舖有白色蕾絲桌巾的桌子上,擺有看起來相當鮮甜的水果及紅酒,想必這就是那強烈香氣的來源。
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照耀著地上的皮草地毯,看起來很名貴的紅色沙發落在木頭地板上,旁邊還不甘寂寞地擺了兩尊雕像作擺飾,令室內顯得略為壅擠。
這簡直就像是把豪華的飯店客廳硬搬來小木屋一樣。

在我們踏入屋內時,臨風跟雨夜就坐在沙發上細聲討論著些什麼,發現是我們前來時不禁一愣。
「大王子殿下,我帶三王子殿下來了。」女村民微笑。
「好久不見啊,皇弟。」
臨風很快便回過神,站起身來,舉杯向我表示歡迎,溫文地笑著發揮他的演技。
「皇兄。」知道不能讓女村民起疑,我只好僵硬地回,勉強演出根本不存在的兄友弟恭。看著他那張斯文的臉,便想起這傢伙當時拿了信物就拋下我們帶雨夜逃走這件事,果然還是很不爽。
「呵呵,那我就不叨擾兩位殿下敘舊了。」女性村民自認體貼地笑道,便垂頭舉步欲走出屋外,銀色的耳環隨著她的腳步一搖一晃,在燈光下耀眼地閃爍著。

我不禁盯著她耳朵上的銀耳環,聯想起村民們身上的華貴首飾。
那些炫富意味強烈的首飾,在這座落於樹林中的村莊之中,有著強烈的不協調感。

「請兩位慢慢聊。」
女村民笑了笑,便為我們帶上門,留下我們跟臨風兩方人馬沉默地對望。

 

 

 

有人要猜劇情嗎?

猜對了就讓段典立獻吻(這樣誰要猜

 

本日菜單:

寒流的冷風+雪

 

上一章吃火鍋這章就吃冰吧(塞塞塞塞塞塞塞

(段:這樣冷熱交替牙齒會痛啊啊啊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