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除了還在睡夢中的凱跟馬車伕,我們其他人都聚集在飛沙跟淨血借住的村民家。

在村人靈魂暫時被箝制的情況下,我們毫無顧忌地點開了客廳的水晶燈。

燈亮後,我稍微瞄了一下客廳。這戶人家顯然比剛才的琳達還要富有,家具擺設就不提了,他們連擺放在桌上的食具也是純金的,上頭甚至還鑲有珍珠跟各種寶石。光看這點,就能想像他們過著貴族一般的生活。

 

「就是這裡。」

飛沙蹲下身,俐落地掀開了地上的虎皮毯,果然有一道通往地下的暗門。

雖然村民的靈魂都暫時被莉黛給關在她的水晶球裡,但一想到要面對暗門下的未知事物,還是令我不禁緊張起來。

在暗門底下,八九不離十就是華木村的『名產』,他們極力隱藏的秘密。

 

《觸發劇情任務:華木村的秘密》

在系統提示響起的同時,我們本能地互相回望,不約而同地點點頭,確認其他人也接到了那個劇情任務。我們的調查方向沒有錯,系統提示便是最好的佐證。

 

飛沙從口袋裡掏出一根鐵絲,熟練地將鐵絲插入暗門的鑰匙孔,不一會就解了暗門的鎖,動作十分流暢,彷彿執行過百次。

「你怎麼也會開鎖?」我訝異地看著飛沙。開鎖什麼的不是只有盜賊才能用的技能嗎?

飛沙收起鐵絲,淺淺一笑:「生活技能,跟格雷某個盜賊NPC學的。」

 

說完,飛沙便拉開地上的暗門。

在暗門打開的那瞬間,門內石壁的兩排火把竟自動燃起,照亮了一條直通地下的木梯。

 

「走吧。」

飛沙乾脆地走下木梯,淨血緊跟在後,日琳姊和莉黛也隨後跟上,我走在她們背後,而姓段的堅持要保護我不被人從背後偷襲,所以殿後。

踩著木梯向下走,聽著咚咚的腳步聲,我的心跳也為了未知而加速。華木村的秘密究竟是什麼?

 

 

當我們通過暗門的木梯,眼前的光景竟令我目瞪口呆。

在我的想像中,地下應該是間狹窄而光線昏暗的倉庫。然而這裡卻是一個相當寬敞的洞穴。而在泥壁邊還有好幾道木梯通往這裡,看來其他村民家中也有暗門,這是他們共有的地方。

幾顆大光球懸浮在洞穴的頂端,將這裡照耀的有如白晝一般。

而在光球之下,則有一片火紅的花田狂亂地綻放著。

我們一臉不可思議地踏上地面,舉步走近花田,此時一陣清幽的花香飄進鼻腔,竟令我有些沉醉之感。

 

「看來謎底揭曉了。」姓段的隨手拔起一朵紅花,低頭看著嬌豔欲滴的紅色花瓣,冷冷笑了笑。

「罌粟花田。」飛沙皺起眉來,揭開了令人膽寒的謎底。

在聽到罌粟花這三個字時,寒意直竄我的背脊。

原來這些花就是罌粟花?是種來做毒品的嗎?這就是村民們隱瞞不說的致富理由?

 

『直到我因緣際會,去了遠處一個隱密村莊--商業機密,我不能告訴你那村莊叫什麼名字,我就稱這村莊叫罌粟村吧。』

『當我一進入那村莊,我就看見了一大片的罌粟田。一問之下,才知道村民雖種植罌粟,但其實那些罌粟他們只用來麻醉止疼,用於醫藥,而且只限於村內的人用。他們並不知道這是毒品,會上癮。』

 

此時我突然回憶起不夜在幻覺空間裡跟我說的話。

原來華木村就是他口中的罌粟村!這裡就是不夜幫弗德買毒品原料的地方!

可是他們為什麼會將罌粟花田種在地下呢?

我仰頭看著頂端的幾顆大光球。

雖然光球在格雷隨處可見,但華木村的村民住家卻用水晶燈或油燈,看來並沒有使用光球的習慣。這幾顆光球肯定是不夜從格雷帶來給他們的,而不夜不想讓其他玩家知道罌粟田的存在,所以就讓他們把罌粟花都種在地下嗎……?真像他的作風。

 

「原來他們就是種這些花才會那麼有錢!」

淨血嫌惡地盯著豔麗的罌粟花海,舉起了業火魂杖,頂端的骷髏也因著主人的怒氣而將牙齒咬得喀拉喀拉作響,口中了噴出些許黑色的火焰。

「那就把這些花通通都燒了吧!」

正當淨血要放火燒花時,卻被一聲怒斥給喝住:

「住手!」

 

臨風和雨夜從另一頭的木梯上快步走下,神色焦急地往我們這裡奔來。

「這是他們唯一的經濟來源,你們想害他們全村都餓死嗎?」臨風憤然瞪向淨血。

淨血橫眉豎目,不甘示弱地回嘴:「種這種花就是不對!讓他們繼續種下去只會讓更多人受害!」

「你們怎麼會知道我們在這?」姓段的將手上的花隨手往地上一拋,挑起眉來。

「看村民的樣子就知道了。」雨夜望著莉黛,不冷不熱地回,「只有她能做到把全村人靈魂抽走這件事。」

「……。」莉黛別開頭,神色有些愧疚,似乎在心裡某處還是覺得抽走他們的靈魂不好。

「喔,原來如此。」姓段的隨口回完,便又回頭柔聲安撫莉黛:「莉黛小姐不需要難過,這也是為了他們好,毒品害人,我們不能讓他們繼續錯下去。」

「說得真好聽。」臨風凜起雙目,面色沉痛道:「這是他們賴以維生的花,你們根本不能了解失去收入來源的痛苦!」

「大王子殿下還真是關心追隨你的NPC啊。」姓段的上前一步,環起胸來冷嘲熱諷,「你是這麼善良的人嗎?」

「華木村是我的出身地,他們也因為我是藍國大王子而擁戴我,我當然得出面維護他們的利益。」臨風凜然道,這時的他看起來還真有幾分王者風範。

然而他的說詞馬上就被姓段的給一口推翻:

「不用說得那麼冠冕堂皇,」姓段的歪起嘴角,搖搖手指,「你之所以會維護他們,只是因為這裡是你最後的靠山,你只是想要靠著華木村的經濟力而東山再起而已。」

「……。」被姓段的一語道破他的算盤,臨風無言以對,只能厭惡地瞪著姓段的。

 

「之前我跟你們說弗德死時,你們的反應很微妙。」

我上前兩步,站在姓段的旁邊,靜靜地望向兩人。而當我提起弗德時,他們的神色明顯一僵。

「我猜,應該是你們回到華木村後,得知了跟他們買嬰粟的客戶是弗德跟不夜吧。」我沉吟道,「弗德靠著毒品控制盜賊,而這裡就是他的毒品原料來源。然而現在弗德死了,只剩不夜,或許之後跟他們收購罌粟的量會變少,相對地,村民的收入也會變少,這也連帶影響到你們東山再起的計劃。所以你們才會是那種反應吧?」

 

臨風看著我,沒有承認我的推測正確,只是喃喃低聲問道:

「……你們真的要燒掉這些花?」

「嗯。」我點點頭。

本來在這遊戲就不應該出現什麼罌粟花毒品什麼的,真搞不懂遊戲公司到底在想些什麼?既然我看到了,就不會坐視不管,這種東西當然是要全部銷毀。

 

聞言,臨風的神情扭曲起來,下一刻,他竟雙手交抱抓住雙肩,呼吸急促,狼狽地顫聲道:

「你們……連我最後的希望……也要奪走嗎?」

 

「臨風!」雨夜擔憂的握住臨風的雙肩,轉頭慍怒地瞪向我們:

「如果你們要燒這些花,就別怪我不客氣!」

「好啊,」姓段的從容一笑,意有所指地看向神情凝重的莉黛,「反正寡不敵眾。是吧,莉黛小姐?」

莉黛抬起頭來,哀傷地望向雨夜:「我們同是馭靈使,我不想傷害妳。」

「……。」知道自己贏不過莉黛,雨夜只能恨恨地咬牙,隨即轉頭向臨風溫言安慰:

「不要緊的,臨風,你是藍國大王子,就算沒了這裡的支持跟收入,還是會有其他地方支持你的啊……」

然而臨風卻像是聽不見雨夜的話一般,只是大口喘著氣,雙目暴睜,眼中竟充滿了一片深沉的絕望。

我被像是急病發作的臨風給嚇了一跳,此時的他真讓人難以想像他從前的貴族儀態。

就算被我說中了,也沒必要擺出這副樣子來吧?

 

「……你們根本……不懂……」臨風越喘越急,額間盜汗,臉色蒼白,「不懂……不懂沒有工作沒有收入,被人瞧不起,未來一片黑暗的感覺……!」

眾人訝異地盯著他,就連他身旁的雨夜也是一臉不敢置信。

沒有工作沒有收入?難道他在現實中失業了嗎?

 

「喔?」姓段的揚起一邊眉,充滿惡意地一笑,「高貴的大王子殿下,該不會在現實中居然是……尼特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姓段的話語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讓臨風崩潰地慘叫著抱頭跪下。

這時雨夜也不禁被嚇得退後兩步,兩眼發直,震驚地看著眼冒血絲的臨風。

 

「我也不想啊!」被戳中痛處的臨風舉拳用力捶向地板,神情痛苦不堪,發洩地哭吼出聲:「但公司說裁就裁!被裁的當然是我這種隨時可以替代的基層人員!現在工作又難找,儲蓄又要見底,我根本……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所以你就跑來玩遊戲?」姓段的居高臨下地看著他,一臉不屑,「這不過是逃避現實而已。」

「我知道……我知道啊!但現實……那麼痛苦……就讓我逃避一下難道不行嗎?」臨風滿臉淚痕,抬頭朝姓段的大聲吼叫:「讓我喘息一下也不行嗎!」

姓段的面無表情地看著臨風,沒有溫度的眼神讓臨風瑟縮了一下。此時的他簡直就像隻落水狗一樣悽慘,身上已經看不出優雅王子的影子。

 

「看你的等級跟之前的聲勢,就知道你在這遊戲花了不少時間。這已經不只是逃避一下的等級了。」

姓段的毫不留情,直接向臨風指出殘酷的事實:「在遊戲裡有多成功又怎樣?回到現實,你還是一個沒有工作的失敗者。」

 

「不要再說了!」

雨夜忍無可忍地叫道,怒氣沖沖地瞪了一眼姓段的後,便一臉不捨地蹲在臨風身邊,積極而溫柔地鼓勵他:「沒有工作還是可以再找啊!臨風,我們在現實中見面吧,我可以幫你!」

 

呆呆地注視著前方一會後,臨風竟輕輕地撥開她的手,一口回絕:

「不,我不會跟妳見面,雨夜。」

他回頭朝錯愕的雨夜悲哀地笑了笑,「現實中的我……真的只是個窩囊的廢物。我不想讓妳看到那一面。」

 

他緩緩站起身來,用手擦乾臉上的淚。

然後,他從口袋中掏出懷錶,以複雜的眼神盯著上面的藍寶石看了一會後,竟閉上了眼,揚手將懷錶拋向地上。

懷錶匡啷一聲摔落石地。

 

在眾人詫異的眼神中,他看向姓段的,眼中竟有絲清明的徹悟,但聲音卻氣若游絲:「你說的沒錯,我應該……應該去面對現實了。」

語畢,他便轉頭深深望著征住的雨夜。

他拉起不安的雨夜的手,在她唇上落下了輕柔的訣別一吻。

下一刻,他微笑的身影便在火紅的罌粟花田前漸漸淡出。

「永別了。」他的聲音幽然飄散在花香之中。

「臨風……」雨夜顫動雙唇,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急忙伸出雙手來想抱住臨風,「臨風!等等!不要走!」

 

但她終究是撲了個空,雙手只是空虛地穿過了臨風的殘影。

 

我低頭看著臨風那孤零零躺在地上的懷錶。那象徵著他對王族身分的放棄,也代表著他面對現實的決心。

曾經叱吒風雲的藍國大王子臨風起行,居然就這樣離開了這個世界。

只留下失魂落魄的雨夜,以及被拋棄的懷錶證明他存在過的痕跡。

 

 

 

───

 

 

爽,終於寫到臨風被拆穿是尼特ㄌㄏㄏㄏㄏ

爽!

其實本來設定臨風是牛郎的

不過還是尼特比較有反差感比較有趣哈哈哈哈哈

 

然後我查過其實罌粟花是種在山坡上的

二月播種,四五月收成

不過反正這是遊戲世界,所以可以無視這問題(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好久不見的嗷嗷嗷
  • 段典立咄咄逼人真的有夠靠杯XD
    還是該說他其實很溫柔點醒沉迷遊戲的人?喔不我覺得他至是單純的ㄐㄅ(幹
    這麼久過去重看真的忘記好多事情
    臨風原來是尼特!雨夜超可黏對方消失ㄉ失戀感
    --但不夜超商店員我記的蠻清楚的就是ㄌ--
  • 他真的超靠杯ㄉ
    沒錯他就是ㄐㄅ而已沒別ㄉ(段:ㄍ
    嗚嗚好懷念喔臨風雨夜這對QQ
    對阿不夜只是個苦逼的店員xdddd

    旬玉水 於 2018/06/08 19: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