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雨夜沉默地站在原地。

她沒有為臨風的告別而流淚,但卻面無表情,雙眼無神,像是靈魂被掏空了一般。

一會後,她垂下頭來,望著臨風丟下的懷錶,動了動垂在一旁的右臂,似乎是想撿起它。

然而她卻沒有拾起臨風的信物,而是握緊了雙拳。

 

「臨風……」

雨夜輕輕喚著臨風的名,盯著懷錶的雙目竟由空洞轉為熾熱,身著女僕裝的身影慢慢地從遊戲中淡出。

「就算你不回遊戲,我也一定會在現實中找到你……」

她輕柔地喃聲說道,幾秒後,雨夜的身影便消失無蹤了。

 

 

「很好,礙事的人都走啦。」

雨夜一下線,姓段的就拍拍手愉快地說,向躍躍欲試的淨血笑道:「你可以放火燒花了。」

「等等。」我彎腰拾起臨風扔在地上的信物,出言阻止:「先不要燒,我想跟村民們先說一聲。」

淨血不解地扭頭看向我,「可是若說了,他們一定會阻止我們的啊!」

「若直接把花燒光一走了之,也只是治標不治本而已。」我說,「他們身邊一定還有罌粟花的種子,必須要讓他們斷了種罌粟賺錢的念頭才行。」

「你想去說服他們?」飛沙問。

「嗯,」我握著臨風的懷錶,挑眉笑了笑,「這就是我撿起他信物的理由。」

 

 

 

 

在莉黛把靈魂都還給村民後的早晨,我將凱給叫了過來,順便跟他說了昨晚我們在地下發現的罌粟田的事。

我告訴他罌粟是毒品的原料時,他一臉疑惑的望著我:

「殿下,毒品是什麼呢?」

「一種會上癮的東西……跟菸一樣,最後劑量會越用越多,遲早會致命。」我沉下臉來,想起凱的妻子麗沙就是因為被毒品控制而不得以成為雷山盜賊,最後而送了命。而我一直不忍告訴凱這件事,也沒有打算要告訴他。

「這太過分了!」聽我解釋完,凱一臉憤怒:「這簡直是藍國之恥!我要去找村長理論!」

「等等,」我拉住凱的手,「理論就交給我來吧,你先別發作。」

「……是。」

 

凱向來很聽我的話,就算心有不甘還是照著我的話做了。

「三王子殿下,您要我們全村人聚集於此是為了?」

村長柯林杵著拐杖站在湖旁,他背後的十幾雙眼睛正困惑地看著我。村民們的臉色因為靈魂剛回到體內不久而有些蒼白,但他們並不知道靈魂曾經離開他們的身體過。

 

我清了清喉嚨,正色道:「嗯,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臨風……不,大皇兄他……已經放棄王族身分了。」我死命地皺著眉,想讓自己顯得神情哀痛,但不知道效果如何。

 

「什麼?」柯林震驚地退後一步,他身後的村民們也連帶開始騷動起來。

「怎麼可能?大王子殿下居然……」一個男性村民拼命地搖著頭。

「昨天他還跟我們談過復國大計!」一個老人啞著聲音叫道。

「這不可能!」一個女性村民掩嘴噴淚,「這不可能的!」

 

「這是真的。」我繼續保持著皺眉的表情,將手抬至胸前,鬆開緊握的掌心,向他們現出臨風的信物,接受他們的驚呼。

「他留下這信物後,就跟那個……他的……」

我一時語塞,因為我想不到該怎麼形容臨風跟雨夜的關係。

他們兩個應該是情侶吧?但臨風離開前留給雨夜的那一吻代表訣別,然而雨夜卻又堅決地要去現實找臨風。這……該說是還未分乾淨的情侶嗎?

 

「呃……跟他的隨身女僕走了。」最後我還是搔搔臉,隨便找了個詞彙搪塞過去。

「看來大王子殿下比起復國,還是更想跟美人雙宿雙飛呢。」姓段的煞有其事地在一旁加油添醋,又戲劇性地嘆了一口氣:「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而他放棄王族身分後,就把信物交給三王子殿下,代表他將藍國的一切都託付給他了。這是相當明智的決定,因為我們王子向來心繫藍國,絕不會為了私情放棄復國大業的。」姓段的滿口胡謅,卻唬得村民們一愣一愣的。

 

「既然大王子把相當於王族生命的信物交給了三王子殿下,各位應該知道這代表著什麼吧?」

姓段的勾起嘴角,跟我一起等待著村民們的答案。

 

「……三王子殿下,今後華木村村民們全任憑您吩咐!」

柯林率先從驚愕中回過神來,神態恭謹地向我跪下,緊接著其他村民也都紛紛跪地,以行動示明對我的忠誠。

「全任憑您吩咐!」村民們俯首齊聲喊道。

《王子快意威嚴+5》

 

「嗯。」我只是慢慢地點點頭,這次我沒有急忙叫他們起來,因為我需要保持威嚴,「那我現在有一樣事要你們去辦。」

「請說。」柯林恭敬地垂下頭。

「地下的罌粟田必須燒毀,你們從今以後也不能再種罌粟。」

 

「!」

聞言,村民們大多面露驚慌,更甚者還有明顯的憤怒,顯然不滿意我給他們下的第一道命令。

「這……」柯林抹了抹額間的冷汗,顫聲道:「您怎麼會知道我們在地下……」

「只要是三王子殿下想要的情報,當然都拿得到手。」姓段的在一旁吹牛。

我嘆了口氣:「你們身上的首飾以及屋內的擺飾,都跟這村子的整體不協調,所以我才會調查你們。放棄吧,種罌粟花真的不行,你們可以找其他的……」

 

就在這時,一個男村民竟憤然起身朝我大吼:

「開什麼玩笑!為什麼我們得放棄我們的心血!」

「我絕對不要再回去過那種苦日子!」另一名村民也跟著起身吶喊助陣。

「是啊!難道您要我們再回去過那種窮日子嗎?」一個女村民抱著她懷中的孩子,淚眼婆娑,「輸給紅國後,您知道我們過的是什麼苦日子嗎?無法保護祖國,讓藍國子民們只能忍受屈辱跟貧窮,這難道不是您們王族該負起的責任嗎?」

女村民聲嘶力竭地喊出她沉痛的心聲,使我征住,一時不知該作何反應。本來以為大多村民們都對藍國王族言聽計從,應該會接受我的命令,但看來是我太天真了……

 

「窮歸窮,但至少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此時凱跳出來憤然反駁女村民,「我的家鄉草日村也是過著苦日子,但我們可沒有墮落到種毒花換取富裕生活的地步!把那種毒花賣給別人賺的錢,你們花得安心嗎?」

被凱這樣一搶白,村民們頓時啞口無言,只能訝異地張著嘴。

「毒花……?」一個村民不敢置信地瞪著凱,「你說我們種的罌粟,是毒花?」

「罌粟是毒品的原料!」凱將我跟他說的毒品定義搬了出來:「是一種會上癮的壞東西!跟菸一樣,最後遲早會讓人致命!」

 

「怎麼會……」

幾個村民又驚又怒地摀住嘴,眼中充滿了後悔及慚愧。

「我們根本不知道……罌粟有止痛效果,我們之前只是種來用於醫藥,直到那位商人向我們提議大量種植,而且保證定期高價收購,所以我們才……」

「那個商人叫不夜吧?」我問。

「是的,正是。」村長柯林惶恐地將頭垂得更低。

我嘖了一聲。不夜這傢伙還真是跟什麼壞事都扯得上關係。

「以後他來找你們,你們就不要理會他了,那傢伙真是個……」

 

「就算罌粟是毒品原料又怎麼樣!」

這時剛才第一個站出來反駁我的男村民,忽然向村民們振臂高喊:

「你們捨得放棄現在的生活嗎?捨得嗎?自從大量種罌粟,我們不只不必為食物擔憂,甚至可以在農閒時期跑到別的地方渡假,過著跟城裡富豪差不多的生活!」

「看看你們身上這些項鍊!這些首飾!」他用力指著村民們,手上的金戒閃爍著刺眼的光芒,試圖喚起他們心中的慾望:「看看你們家裡鋪的紅地毯!那些金杯銀杯!難道你們想要過回原來的苦日子嗎?」

 

村民們面色沉重地低下頭來,對安逸生活的渴望及基本的良知在他們心中拉鋸著。

「他說得沒錯……」在內心掙扎過後,一個村民顫聲附和他。

「我們已經不想回去過那種日子了……」

「那真的太痛苦了……太痛苦了!」

「只要我們繼續種下去,那個商人就會繼續來買,我們就可以繼續保持現在的生活……」

 

震撼人心的一席話喚起了村民心中對貧窮的恐懼,將現場的氣氛導向了保留罌粟。我擰起眉來,頓時有種束手無策的無力感,終究良心是勝不過貪婪嗎……?

 

「看來講不聽啊。」

姓段的環起胸來,冰冷的眼光掃過村民們,讓他們不由得噤聲瑟縮,「既然你們不接受他的仁慈,那就別怪我殘忍。」

我詫異地看著他,心中起了不妙的預感,「等等,姓段的,你要幹嘛……」

「放心吧,我沒有要殺他們的意思。」他向我笑了笑,「我只是想讓他們完全放棄希望。」

 

 

 

 

不久後,不夜便乘著天馬,在村民們驚詫的眼神中翩然降落在華木村的湖泊旁。

「嘿,沒想到你們居然能找到這裡。」他躍下馬,挑起眉來,雙手叉腰看著我們。

剛才姓段的要密不夜,但發現自己被鎖黑名單。無奈之下,只好讓隊上的人都試了一輪,還好不夜並沒有鎖日琳姊,才得以聯絡得上他。

本來不夜是不願意來的,但一聽說若他不馬上過來的話,罌粟花田便會全部被燒毀,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趕了過來。

 

走向我們的同時,不夜也親切地向村民們打招呼:「好久不見啊,各位,這次的產量還不錯吧?」

「那個……商人先生,您不會答應他們的要求吧?您還是會繼續向我們買花的吧?」一個村民怯怯地出聲詢問不夜。

「當然。」不夜滿臉笑容地拍拍村民的肩,要他安心:「我有什麼理由不買呢?」

 

說完,不夜便打了個哈欠,好整以暇地望著我們,從容悠哉的神態看了真讓人火大。

「好啦,我想你們威脅我過來,就是要我跟你們王子用信物訂下『今後不得買花製毒品』的契約吧?這樣才能永絕後患。」不夜揚起眉來。

「沒錯。」姓段的瞇起眼來,「你還挺識相的嘛。」

「好說好說,」不夜笑了笑,然而下一刻就又歪起了嘴角,「但若我說不呢?我為什麼要答應你們呢?」

「嘿嘿,就算你們燒了這裡全部的罌粟,我也還保有種子。為了阻止我,難道你們要定居在這裡監視他們嗎?」不夜望向不安地看著我們的村民們,不屑地笑了笑,「就算你們為了正義真要這麼做好了,難道我就找不到其他村莊種罌粟嗎?你們難道要一直跟著我嗎?」

不夜面帶嘲弄地看著皺眉沉默的我。

看來他並不是因為受威脅而不得已前來,而是為了讓我們打消阻止他買花販毒的念頭而來的。

 

「你好像很有自信你的大事業不會被阻止啊,毒品大盤商。」姓段的環起胸來。

「是啊,我就是為了讓你們弄清楚你們阻止不了我而來的,省得之後又被你們糾纏不清。」不夜裝模作樣地聳聳肩,「沒話說了吧?那我就先走了囉。」

在他要轉過身的時候,姓段的笑著叫住他:「你真的要走?你不擔心在格雷的NPC?」

不夜輕蔑地提了提嘴角,回頭瞥了一眼姓段的,「你又要拿老達利的生命來威脅我了?」

「不,」姓段的搖搖手指,露出奸詐的笑容,「比起老車伕,你還是更喜歡你那個小女僕。」

「又是這招嗎?」不夜似乎不受影響,還漫不在乎地伸了個懶腰:「我的家在市政府,梅特一直在我家,你做不到這點的。」

「我記得你上次敲三下房門,梅特就開門了?」姓段的揚起嘴角,「這是你們的暗號吧?」

我訝異地看著姓段的。虧他記得住這種事!

 

聞言,不夜的神色一僵,明顯動搖,但他隨即又露出看似無所謂的笑容:「嘿,所以呢?反正閒雜人等是不能出入市政府的。」

「我只要聯絡以前是格雷侍衛的黑桃,讓他說他想回去就能輕易進入了。」姓段的聳肩一笑,「那傢伙為了安頓那群叛軍們還待在格雷,而他下手可是不會手軟,你應該也知道。」

不夜看向我們,發現黑桃不在這裡,眼中閃過一絲不安,但隨即又逞強地哼了一聲:「你們不是關係很差?他會聽你的話?」

「既然阻止毒品擴散是我們王子的希望,只要跟他說清楚就行了。」姓段的自信滿滿,揚起眉來,「他絕對會行動的。」

 

不夜瞪著姓段的幾秒後,才無奈地大大嘆了一口氣:

「……唉,你們真的很愛擋人財路。」

他搔了搔頭,隨即不甘心地斜眼看向我:

「要用信物跟我訂契約就快訂吧,我趕時間啊。」

 

 

--

 

天氣好像又變冷了ˊ<_ˋ

 

本日菜單:

101煙火!!!!(把101整個塞到姓段的嘴裡

(段:這已經跟煙火無關了唔唔唔唔

煙火真漂亮啊ˊˇˋ(喝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蟠桃阿嬤
  • 怎麼辦呢,要是我的話......
    我應該會跟不夜七三分帳,他三我七wwwwwwwww
    我果然不適合當王族,這樣太邪惡了~~~
  • 不夜:(挑眉
    要當個邪惡的王族也是可以啊xddd

    旬玉水 於 2014/01/04 2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