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不!求求你們放過我!放過我啊啊啊----」被架住的假馬車伕仍不停扭動,做著臨死前的掙扎。

「閉嘴!」淨血頭冒青筋暴躁道,上前兩步威脅般地將杖端的骷髏湊近假馬車伕的臉,「再叫我現在就燒了你!」

假馬車伕扭曲著臉,盯著骷髏空洞的眼窩,吞了吞口水,這才恐懼地止住了聲音。

總算讓假馬車伕安靜下來,淨血這才鬆開眉頭,不過他又隨即疑惑地回頭看著原地不動的我。

「嗯?阿意不一起來嗎?」

我搖搖頭,「我還有事要跟村長說。」

而且我也對火刑燒人的慘烈畫面沒有興趣,所以並不打算跟去看。

「就拜託你替我燒掉那些東西了。」我拍拍他的肩。

「沒問題。」淨血向我歪起一邊嘴角,「我是你的屬下,當然聽你的囉。所以其他人要來嗎?」

「我當然是留在這裡陪阿秘啦。」姓段的挑起眉來,理所當然地說。

「呵呵,好啊,看著大火燃燒罌粟田跟人的畫面,應該能激發出什麼靈感呢。」日琳姊帶著美麗的笑容說出可怕的話。

「我也去。」飛沙淡淡表示。他應該是擔心淨血玩過頭燒到其他地方。

聽見飛沙要去,淨血雙眼明顯一亮,不過隨後又像想掩飾什麼地清了清喉嚨:

「對了,飛、飛沙。」

「?」飛沙低頭看向淨血。

「你覺得我剛才……」淨血緊張地看著飛沙,「威脅要燒他時有沒有魄力?」

他用業火魂杖指著發抖的假馬車伕,紅著臉尋求飛沙的認同。

飛沙嗯了一聲,然後拍拍淨血的頭,看他的反應實在不知道他是否同意。

「有很MAN嗎?」淨血不安又期待地看著飛沙。

「有。」飛沙還是淺笑認同了。但感覺還是安撫的意味比較大。

「喔喔!太好了!」淨血握拳歡呼一聲,似乎在心中覺得自己跟飛沙的理想更進一步了。實在不忍戳破他啊……

 

 

「三王子殿下。」

在他們離開後,村長柯林轉過頭來,向我徐徐開口:

「您有什麼事要跟我說嗎?」

隨著柯林的問句,村民們也重新將視線集中在我身上。

「剛才你問我跟紅國的公主是什麼關係,我還沒回答你。」我說。

柯林點了點頭,靜靜地看著我,等待著我的答案。

我又沉默了一會,想起她已跟野豹訂下追殺姓段的跟飛沙的契約,又憶起之前與她的種種合作及對NPC相近的想法,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定位我跟她的關係。

「既不是敵人,也不是朋友吧。」我嘆了口氣,最後還是只給了個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的答案。

 

「殿下,我不明白您在說什麼!」一個村民不敢置信地看著我,「紅國的王族當然是敵人了!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難道您已經忘記國仇家恨了嗎?」另一個村民義憤填膺地附和,其他村民們雖不敢出聲,但都不服地瞪著我,對我的不滿又在逐漸在華木村中醞釀。

柯林盯著我良久,最後像是放棄什麼似地閉上眼,沉沉嘆出一口濁氣:

「在那場戰爭過後已經十五年了……或許當時殿下還年幼,不知道國仇家恨,也沒有復國的意願吧。」

 

 

我望著村民們失望的臉龐,竟只覺得自己像是在看電影一樣。

是啊,我是個旁觀者。

我雖然有藍國三王子的頭銜,也會為NPC的情感跟遊戲中的事件有所觸動,但無法像他們一樣對紅國的仇恨完全感同身受。

因為我終究是玩家,除了王子外還有另一個無法逃避的現實身分--一個還對未來十分迷茫的準大學生。

那才是我真正的人生。

 

「你所謂的『復國』代表什麼?」我向柯林問道。

柯林眼神一銳,將手中拐杖用力敲向地面:「當然是收回王土,讓藍國的子民們都回到祖國的懷抱!」

「然後再讓紅國回到我們藍國所統治的藩屬國!」一個村民以激昂的語調叫道。

「沒錯!」又有數人激動地齊聲附和,「應該由藍國來支配紅國!」

 

果然。

就算沒有特別去了解藍紅國戰爭前的歷史,但光看村民的反應就知道十五年前的情況跟現在相去不遠。

一樣是強國欺壓弱國,只是立場換了過來而已。藍國人先前也是這樣歧視紅國人,把紅國人當成次等公民來對待的吧。

我記得我剛進遊戲時,在草日村時也被村長班迪問起了有無推翻紅國政權的意願。當時的我還不完全瞭解這遊戲,還以為玩家們全都站在藍國這一方,於是直接回答了是。

然而現在我已經知道這世界並沒有那麼純粹,並不是舉著哪個顏色的旗幟就代表絕對的正確。

如果復國也代表要帶兵攻擊紅國,讓紅國重新回到藍國的管轄之下,那我是不會去做的。

 

「我不會去攻打紅國。」我認真表明了自己的想法,接受村民們震驚而不解的目光,「就算我有足夠的兵力,我也不會這麼做。這樣一再重複戰爭,互相仇恨有什麼意義?一定要誰來支配誰嗎?藍紅兩國人就不能和平相處嗎?」

「殿下……」凱神情複雜地看著丟出一串問題的我,村民們則是皺起了眉,看起來很不甘心,但他們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反駁我。他們所生活的世界是兩國對立充滿紛爭的世界,從未經歷過真正戰爭的我所說的話,在他們耳裡聽起來或許太過天真吧。

 

「是的,戰爭是沒有意義的。」

 

此時一直在一旁默默觀看的莉黛竟站了出來,向村民們提起了自己的母親一手建立的城市: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聽過格雷呢?」

「格雷……」柯林沉吟一會,「那個大都市格雷嗎?」

莉黛點點頭,「是,那是一個立場自由中立,不管是什麼國家的人都能包容的都市。」

 

說起剛去世不久的母親,莉黛別過頭去,側臉蒙上了一層悲傷。「那是一個綠國的王族所建立的都市。」

 

「綠國?」聽見這個詞語,年輕的村民們都一臉疑惑,但有些年紀的村民們都露出了訝異的神情。

「原來綠國還有王族在……」一個年邁的村民喃喃道,一臉不可思議。

 

 

莉黛以平靜的語調繼續訴說:

「當時綠國是被藍國和紅國聯手踏平的,然而那個綠國的王族建立了格雷後,卻沒有打算復仇,你們知道為什麼嗎?」

村民們面面相覷後,安靜下來等待莉黛的答案。

「因為她知道戰爭不過是先前的王族們因為虛榮和利益而挑起的,跟一般百姓們的意志沒有關係。」

 

「……。」

聞言,村民們都沉默了下來,面色凝重地互望了一眼,似乎各懷心思。

「有機會的話請去格雷看看吧。」莉黛微笑,「到了格雷,或許各位就會理解為什麼藍國的王子能跟紅國的公主和平地進行談話了。」

「……自由都市格雷嗎……?」柯林閉上眼,似乎在想像著格雷是什麼樣的城市。

而當他再睜開眼時,如鷹般的目光便向我射來:

「難道三王子殿下不打算復國……而是想要像那位綠國的王族一樣,自己建立一座新城市?」

柯林向我拋來這個銳利的問題,使在場所有人的視線又落在我身上。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

「……等我建造城市的能力覺醒的話。」

此話引起村民們一片譁然,使他們紛紛交頭接耳起來。

 

之前聽莉黛說米蘭達建立格雷的故事時,我還沒有打算要放棄王族力量建城市。

然而在論壇上看到工口之神提供的那個外掛,以及下面玩家們充滿慾望的回應後,我發現NPC的人身安全更沒保障了,而我不忍看到那樣的世界。

我不懂程式,也不是遊戲官方人員。我只能在玩家能力範圍內盡量做我認為我該做的事。

而我所能想到保護NPC的方法,就是建立一座跟格雷一樣的城市。當然軍事方面不能像格雷一樣那麼渙散。

 

在這個世界裡,我也跟以前玩線上遊戲一樣追求角色強度跟經驗值,但不只是為了滿足養成角色的滿足感,而是更想要能夠有保護一些NPC們的力量。

這樣的遊戲動機在某些人眼中看起來或許很矯情吧。但我就是想要這麼做。

 

「老實說……我無法接受您的想法。」

過了好一會,柯林才緩緩說道。

「沒關係。」我並沒有責怪他,只是理解地點了點頭。他們對紅國的恨太深,若能因為我跟莉黛的一席話而乾脆放下才奇怪。

柯林眨了一下眼睛,轉頭望向身後靜默不語的村民們,「我的村民們也應該無法想像跟紅國人和平共處的世界吧。」

而後,他又嘆了一口氣:

「但或許您是對的,三王子殿下。」柯林抬頭望向天空,扶著柺杖,似乎頗有感觸,「這個世界總是由王族在領導著,而我們一般人只能追隨……有機會的話,我會帶著一些村民去格雷看看的。」

柯林向莉黛點了點頭,又轉向我,與村民們一同向我深深地彎下腰來:

「那麼,還是謹祝三王子殿下能成功達成理想──」

 

 

雖然最後柯林那一聲祝福不知有幾分誠意,但總算他們也再沒繼續找麻煩,至少他們還願意對我表現出表面上的敬意就夠了。

在臨行前,他們還提議要為我舉辦一場送別晚會,但我回絕了。

 

等他們燒完花田會合後,劇情任務華木村的秘密完成的系統提示也隨之響起,使我獲得了十五萬經驗值。我發現劇情任務給的經驗值都是離下一級所需經驗值的三分之二到三分之一間,算是相當優渥,這應該是遊戲在鼓勵大家多觸發劇情任務吧。

 

而雖然假馬車伕也被他們跟花田一起燒成灰燼,但還好凱知道如何去草日村的路,也跟老達利學過駕馬車,省下了姓段的本想買商城物品的那筆錢。

跟村民們匆匆道別後,我們便乘著凱所駕駛的馬車離開了華木村,前往我在這世界的起點──草日村。

 

 

在馬車前進的路途上,我向大家提起了那個工口之神所開放的外掛之事。
飛沙頷首,神情凝重,「我有看到。」

 「居然有這種人……」淨血一臉厭惡地嘖了一聲。

「這外掛也沒什麼不好的吧?」姓段的漫不在乎地表示,「這也只是因應玩家的需求而生的啊。」

「但這會不會影響系統效能呢?」日琳姊眉頭微蹙,指出了另外一個大問題。是啊,這外掛不只是敗壞遊戲風氣,也有影響遊戲系統的可能啊!

「飛沙,能幫我叫一下你哥嗎?」我連忙向飛沙要求。

飛沙點頭答應,立刻舉起手來彈了三個響指。

「啊,紗紗……哥哥好想你喔。」

 

回應飛沙的召喚,滿臉倦容的飛清咻地一聲出現在飛沙身旁的空位。這次他居然沒有直接撲向飛沙來個擁抱,只是一臉疲憊地笑著,伸手揉揉飛沙的頭。

「咦……怎、怎麼會有人突然出現……」看見飛清突然出現,剛才還在對我們的對話一頭霧水的莉黛張大嘴,揉了揉眼睛,似乎以為自己看見了幻覺。

「喔,有NPC在啊。」飛清只是望了一眼詫異的莉黛,眼中藍光一閃,莉黛便像被催眠一般地閉上眼,靠著日琳姊的肩沉沉睡去。

 「哥……」飛沙這次沒有反抗飛清揉他的頭,而是擔憂地看著自家哥哥,沉聲問:「很不順利嗎?」

「嗯,」飛清疲累地應了一聲,但隨即又向飛沙綻開笑容:「不過總會有辦法的,相信哥哥吧!別擔心!」

 

他在安慰飛沙,也在向自己精神喊話。

看著飛清笑得勉強,我的心也不禁一沉。之前飛清出現時,總是會充滿活力地騷擾飛沙,如今他卻失去了那種閑情跟元氣,想必事態相當嚴重。

 

說完,飛清又拍了拍飛沙的肩,將手收回,沉靜地望著我,早已猜出我想說什麼:「你是要向在下回報那個十八禁外掛的事對吧?」

 

「對,」我點點頭,「你們現在有在解決了嗎?」

 「當然……」飛清垂下深陷於黑眼圈中的眼睛,嘆了一口氣:「有很多玩家都用了那個外掛,抓都抓不完。」

我不禁氣憤地握緊拳頭。這些人難道都沒想到外掛對遊戲造成的破壞嗎?

「不考慮暫時關閉十八禁功能嗎?」

飛清搖搖頭:「若這樣做的話,會有玩家抱怨喪失權益的。」

「不過十八禁功能並不是遊戲的主要賣點吧?」我說。

飛清無奈一笑:「對即將要十八禁化的遊戲來說,這功能已經是不可或缺的重點之一。」

語畢,飛清突然沉下臉來:「但沒想到能互相做還不夠,他們居然還想對NPC……他們或許覺得用這種外掛沒什麼,但這是線上遊戲,不是單機遊戲,他們的不守規已經嚴重影響遊戲效能……再這樣下去的話……

 

飛清將話懸在半空中,我的心也被整顆提了起來,焦急地等待著飛清的答案。

 

再這樣下去的話這個遊戲會怎樣?會乾脆順應民意直接開放對NPC的H功能?還是堅持立場,跟外掛抗爭到底?若系統無法負荷的話……難道王族會停止營運嗎?

想到這裡,我只覺得有一股絕望的寒意竄上背脊。若這遊戲停止營運的話,我……

 

飛清低下頭來,緊皺著眉頭,張了張嘴,似乎是想說些什麼,但終究只是作罷地嘆了一口氣,用了一句不適合他的官腔回覆我:

「很抱歉讓身為玩家的你還要煩惱這種問題,這是系統防護的不足,我們會盡快改善。」

 

我征了征,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最後只好吞吞口水,嘆了一聲:「你辛苦了。」

飛清扯了扯嘴角,向我點了點頭。「那麼,在下就要回去處理事情了。」

 

臨走前,飛清又回頭向飛沙歉意一笑:「啊,對了,紗紗,幫我跟媽說一聲抱歉,她的生日我是沒辦法回去了……對不起啊。」

……嗯,我知道了。」

 

飛沙靜靜地目送身旁的飛清化成一團煙消失,眼中流露出不捨及憂慮。雖然他總是對飛清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但飛沙果然還是很擔心他哥哥的吧。

 

抱歉因為感冒害我這幾天都沒心情打文~

不過應該快好了吧哈哈哈

一樣求感想>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莫海奇
  • 唉,看了這麼多篇,我現在才出現。
    我算新讀者吧~畢盡我是這4,5天才開始跟的~
    一直覺得旬玉水大的內容好特別,
    內容什麼的,跟本猜不到(望
    不過超好看的啦!!!
    梵奥大大太可愛了!花店什麼的萌到了
    啦!(冷靜點這為大嬸
    喔,就醬~加油~~
  • 你好~四五天算很新了XD
    能在短短幾天內就追到這邊很厲害呢(拍手
    哈哈哈 謝謝 我最喜歡別人說我內容很難猜了XDDDD
    被猜到就不好玩了嘛^_<
    梵奧明明只是個智障卻如此受歡迎XDDD
    我會加油的謝謝^_<

    旬玉水 於 2014/02/08 02: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