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一會後,輕輕的鼾聲忽然響起,原來幻睡著了。

他的嘴角帶著淺淺的弧度,看上去很安心的樣子。望著他的睡臉,我不禁失笑,不可思議地竟覺得情緒安定下來了。

 

『今天你在馬車上怪怪的。』

這時飛沙突然傳來密語。

『在講要建城市的時候。』他補充。

『……嗯。』

敏銳如他早已發現了我在馬車上的異常,我也知道他遲早會問起這件事。

對飛沙,我沒有什麼好瞞的,於是我便一五一十地將姓段的覺得我遊戲中毒,所以要在千里尋女任務結束後就帶我離開遊戲的事說了出來。

飛沙聽我講完後,沒有出言罵姓段的,也沒有叫我不要離開王族,只是沉默了一會後,才開口問:『所以你會離開嗎?』

『不。』我低頭看著幻安祥的睡臉,堅決地表示:『我不會離開。』

『雖然他是為了我好,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歡這個遊戲。』

王族對我來說已經不只是一個線上遊戲了,而是我的另外一個人生。雖然在這裡跟現實一樣,不全然只有快樂,但卻仍令我深深著迷。

所以說什麼我都不可能放棄。

『嗯。』飛沙又問:『他知道你不想離開?』

『他知道……』說起這件事,無力感又再度湧上心頭,『他說他不想做讓我討厭的事,可是若有必要的話,就算被我討厭,他也要救我……就是阻止我繼續玩下去的意思。而他阻止的手段,大概就是把我的遊戲頭盔丟掉吧。』

聞言,飛沙又靜默了一會後,竟輕輕嘆了一口氣。

『我不知道邀你來玩王族會讓你們吵架。』他淡然的語氣中竟有著愧疚。

『這不是你的錯,』我急忙用力搖搖頭,即使飛沙現在看不見,『而且若沒有玩王族,我跟他就不會在一起了。』

『所以我真的很感謝你送我頭盔。』我發自內心地說。雖然玩了王族後,我也遇到了很多悲傷難過的事,但我從來都不後悔進入這個世界。

『不用謝,』他淡淡地笑了一聲,『我只是想跟你一起玩遊戲而已。』

說完,飛沙便說出對這件事的看法:

『雖然他想阻止你繼續玩的動機可以理解,但只要你不願意,那他就不能強迫你。』飛沙靜靜地說,以他的方式安慰著我,『若他強制丟掉你的遊戲頭盔,就犯法了,你可以告他。』

我垂下眼來。

告他嗎?

不,我很清楚我不會這樣做。就算他真的丟掉了我的頭盔,或對我做了更過分的事,我也不可能跟他站在法庭上對立。

『但你捨不得。』見我不說話,飛沙便猜出了我的心思。

『嗯。』我嘆了一口氣,聳了聳肩,暫時不想去面對這個根本無解的問題,乾脆直接換了個話題:『對了,凱拜託我們在草日村多留一段時間,因為擔心又有玩家來綁架村民。』

『沒問題。』飛沙爽快地一口答應,想起那些外掛玩家,語氣又厭惡地沉下:『那些垃圾玩家,害我哥那麼辛苦。』

『其實你很喜歡你哥吧。』我出言調侃飛沙。

『畢竟他是我哥。』飛沙理所當然地說,全無彆扭之意,『所以為了幫他,我大學會重考遊戲製作系。』

『什麼?你要重考?』

突然間聽見如此驚人的事,我訝異地叫道:

『已經決定了嗎?』

『對。』飛沙平靜地說。

『你跟家裡人說過了嗎?』

『說了。我爸媽很反對,我哥也叫我再想想,說遊戲工程師不是條輕鬆的路。但我已經決定了。』

『雖然還要再幾年才能幫得上我哥的忙,但在校期間,我會盡快爭取來x公司實習,這樣也能為這遊戲出一份力了。』

飛沙的語氣就跟平常一樣平淡,但卻能聽出他的決心。

媒體常報導遊戲工程師精神疲勞離職的新聞,顯示出遊戲界的背後辛酸,所有人都知道玩遊戲跟做遊戲完全是兩回事。

虛擬實境也能應用在寫程式上。利用虛擬以及現實的時間差,工程師寫程式的效率也比人坐在電腦前快上幾倍。然而這也造成了工程師的精神疲勞,一樣的八小時工時,對他們來說可能是三倍四倍或更多。雖說現實的肉體處於睡眠狀態,但精神上的疲勞是可想而知的。

而飛沙有一個身在遊戲界的哥哥,想必比一般人更清楚遊戲界的辛苦。他不是衝動行事的人,決定投入遊戲業界,一定經過了一番深思熟慮。

『我知道了,我支持你。』所以我沒有再問多餘的問題,只是表達我對他的支持,就像他總是站在我這邊一樣。

『謝謝。』飛沙輕笑,『有你真好。』

我耳朵一熱,不自在地咕噥:『……靠,突然說這幹嘛?』

『真的不考慮遊戲的我?』他似笑非笑。

我無奈地翻了翻白眼,沒好氣道:『不考慮!』

『真可惜。』他又笑了一陣才恢復平靜,『好了,我還有事,先下線了。』

『嗯,掰。』

 

密語結束後,村民們的談笑聲傳入我耳內,我望著熊熊營火,回味起剛才跟飛沙的對話。

不只是姓段的,姚飛紗也決定了將來的路。全世界好像只有我還不知道自己以後要幹嘛。

慚愧之感頓時油然而生。跟他們比起來,我覺得我很沒用。再這樣渾渾噩噩下去,我會不會也變成跟臨風一樣的尼特?

不行,如果真變成尼特,我就太對不起老爸老媽了。我是獨生子,是他們老後的唯一依靠,為了自己跟他們,我必須要好好想想之後要做什麼,不能再繼續沉迷遊戲了。

然而雖然清楚這一點,但我真的能做到只在睡眠時間玩遊戲嗎?

我皺眉自問,竟又無法答出正確答案,對我的未來做出保證。

這時躺在我腿上的幻突然發出了咪嗚聲,我低下頭一看,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又恢復成原來的獸型,窩在我腿上很舒服地睡著。

 

我順手摸了摸幻的背毛,昂起頭來,望向遼闊無比的星空,心卻沉了下去。

兼顧現實跟虛擬,同時活在兩個世界之中,原來如此困難。

 

 

 

遊戲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我們不知不覺就在草日村留了一個禮拜。

被眾多外掛玩家搞得焦頭爛額的官方下了狠藥,公告只要被抓到一次使用外掛就處以永久停權。

然而那個工口之神卻不是省油的燈,在官方祭出罰則後,又開發了躲避官方緝查的程式供人下載,樂不亦乎地跟官方展開一場程式攻防戰。

雖然有些玩家震懾於官方的重罰不敢再使用,然而心存僥倖的人卻更多,因此外掛使用者還是沒有減少太多。

 

所以在這七天間,我們還是有遇到兩次玩家侵擾,不過都被大家同力解決了。但就像姓段的所說的,我們不可能在這裡久留,必須快點想出保護草日村的方法才行。

 

為了這件事,大家陸續在廣場上開了幾次會,然而卻都得不出什麼結果來。

面對那些玩家,需要有絕對的牽制力量留在這裡,所以必須要找強力的打手守在草日村。

而能勝任那個強力打手的人是誰?其實大家心中都有答案,只是不願意說出來而已。

因為那個人的能力太方便,可以讓我們輕易潛入紅國和解決各種困難,所以在基於私利所建立的默契之下,沒有人提出要讓她留在草日村。

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問題若無法解決,我們就出發不了。

所以在一次依然得不出結論的會議結束後,我終究還是下定決心,從廣場的地上站起身來,走向了她。

 

「莉黛。」

莉黛正在圍欄內幫一個女村民剃羊毛,兩人於午後陽光下有說有笑,顯得神采奕奕。她對草日村的簡樸生活適應得很習慣,看上去也很樂在其中。

「啊,藍國的三王子,有什麼事嗎?」聽見我在叫她,她抬起頭來向我笑了笑。而另一個女村民則向我行了個禮後,便自動用鈴鐺引著綿羊退到一旁去。

「我想拜託妳一件事。」

「什麼事呢?請儘管說。」她依然保持著笑容。

「妳可以留在草日村保護這些村民們嗎?」

「……。」

聽我如此要求,莉黛愣住了,收起了笑,只是不發一語地看著我。

「阿秘!」見我竟要把大外掛留在草日村,姓段的立刻奔上前來抓住我的肩膀,不敢置信地壓低聲音:「你在說什麼?」

「不然你還有其他辦法嗎?」我皺眉看著姓段的,「我們遲早都要上路,這可是你說的。」

「……可是……」姓段的一臉糾結。

「我知道你要跟我說什麼。」我撥開他的手。

他一定覺得把莉黛留在這裡很浪費,就像把神器封倉不用一樣。

但村民們根本沒有自保能力,若我們就這樣帶著莉黛默默離開,只會讓慘劇再度發生而已。

 

姓段的嘖了一聲,知道沒辦法說服我,只好默默站到一邊去。

我轉向莉黛,認真地看著她:「可以嗎?」

莉黛垂下了頭。

是要跟著我們一起旅行,在她有限的生命中繼續探索這個世界?還是要留在草日村,為了守護人們而努力?

人生的岔路再度降臨在她眼前,而她必須選一條走下去。

良久後,她終究是做出了選擇,點了點頭。

「……我知道了,我會留在這裡。」她向我們深深一鞠躬,再直起腰來時已是一臉堅定,「雖然不能跟你們一起去見識紅國,但還是很感謝你們一路上的照顧。」

見她答應了,我也跟著鬆了一口氣。

「不,是我們要感謝妳才對。」我說。若不是有她的力量在,很多事情都沒辦法那麼順利。

 

「也就是說,莉黛……」一直跟綿羊站在一旁的女村民走向莉黛,開心地拉住她的手,「妳會一直留在我們草日村?」

「嗯。」莉黛向女村民溫和一笑,「我會留在這裡,這樣妳們的安全就不用擔心了。」

「太好了!」女村民笑得眼角泛淚,想到自己之後將不用再擔心受怕,不一會便哭濕了一整張臉,「太好了……」

莉黛溫柔地拍著女村民的背,拿出手帕來擦著她的淚。

「有我在,誰都沒辦法再欺負妳們了。」

 

 

 

在離開草日村前,我去看了村長建在樹下的墓碑。

雖然知道死亡的NPC等於數據消失,但我還是象徵性地拜了一下他的墓碑,在心裡跟他說聲:我要去紅國找你的女兒了,請你再等一下吧。

 

「阿意,現在莉黛要留在這裡,那我們要怎麼進紅國啊?」站在我身後的淨血疑惑地問。

本來大家都指望要讓莉黛用她的力量讓我們直接進入紅國,但因為我要她留在草日村,所以現在得另外想辦法了。

「拜託魏大少。」我轉過身來面對大家,沉吟了一會,「他好歹也是紅國王子,雖然無法帶我們直接進皇宮,但進入紅國應該沒問題。」

至於進紅國皇宮的方法就要再想一想了。

其實若沒有跟煙揭開那段在格雷的往事,不知道她已經委託野豹追殺殺掉她NPC手下的兇手,我是會拜託關係還算友好的煙的。

但現在心結已經在我們之間埋下,也沒辦法再挽回了。

 

「不過他的信物被你交給米蘭達了。」姓段的看著我。

我向姓段的挑起眉來,「他又不知道這件事。」

姓段的會意地喔了一聲,嘿嘿一笑,「阿秘你好壞喔,可是我喜歡。」

「可是他沒有信物,那也等於失去王子身分了,拜託他有用嗎?」淨血不解地說。

「你覺得他在商城買了信物吧。」飛沙淺淺一笑,向我投來心照不宣的眼神。

「嗯。」我朝飛沙點頭一笑,果然還是他了解我,「那我現在密他。」

「若魏大少不肯答應的話,我們就拜託一樣是紅國的冷盤苦瓜吧,」日琳姊笑著提起姓段的前女友,讓姓段的臉上明顯一僵,「之前在雷山分開時,我跟她交換了好友名單。」

我有些意外,沒想到日琳姊居然跟冷盤苦瓜交換了好友名單。

等等,我記得冷盤苦瓜是白傑利底下的人,跟被禁止進皇宮的紅國王族們不同……身為握有實質王權的將軍手下,她能帶我們進皇宮的機率應該相當大!

「那我們直接拜託冷盤苦瓜好了!」我精神一振,彷彿看到了黑暗中出現一絲亮光,「日琳姊,可以問她能不能帶我們進紅國皇宮嗎?她是白傑利的手下,應該有辦法。」

「好,那我問問看。」日琳姊一口答應,便不再說話,進入了密語狀態。

 

──

 

誰都無法阻止我給飛沙加戲和讓他跟阿秘眉目傳情!!!(拍桌

飛秘超萌啦啦啦啦(段:……

哎呀我都數不清阿秘能走幾條線了 欸嘿(段:……(度爛臉

 

是說跟我合作的繪師畫了阿秘跟姓段的了了了了了

超棒的!

請看我噗浪或冒天

鮮網傳圖太麻煩不爽傳ㄏ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練梓牧
  • 飛沙飛沙飛沙wwwwww
    隊伍第一個要排玉水然後第二個要排飛沙的爸媽第三個空著給飛沙自己決定
    那我可以排第四個嗎????(舉手
    飛秘神萌www(然後這章寫什麼就忘了((靠
    講到現實和虛擬的兼顧和掙扎就好沉重啊
    開始好奇結局了XDDD
  • 第三個排飛清(雖然飛紗不會承認哈哈)(飛清:紗紗哥哥好高興啊啊啊啊(被踹開
    第四個應該是阿秘吧(阿秘:!
    第五個的位置請去跟一票飛沙粉角逐吧xddd
    哈哈我已經在為結局鋪梗了~

    旬玉水 於 2014/01/30 11:21 回覆

  • 堅果種子
  • 我!!我就是被停權後又會創新角作亂的工口派優質玩家(舉手)
    段王子好厲害最分得清虛擬現實了
    那!!遊戲而已~快!!出來餵優質玩家們吃到飽就能減少NPC受害數量替你老婆分憂
  • 即使一個頭盔一萬也要買新頭盔來開新角色嗎xddd
    真是太了不起了堅果(擦淚
    喔對耶還有這一招A_A
    姓段的去吧ㄏㄏ(一腳把姓段的踹入火坑

    旬玉水 於 2014/01/30 11:23 回覆

  • 深海
  • 人設一整個好萌-////-
    如果每個人都能畫出來的話
    超期待梵奧跟淨血(淨血一整個傲嬌w
    最想看到幻啊啊啊啊!
    好吧我是嚴重貓控ˊˋ
  • 繪師畫得超棒的>////<
    淨血會有 不過梵奧我就不知道會不會有了XDD
    現在只給了主角群的人設
    啊 我沒有給幻的人設耶 不過後面應該會有吧 ㄏㄏ(欸
    我也是貓控啊啊啊

    旬玉水 於 2014/01/30 11:27 回覆

  • 玄預痕
  • 看了上次留言的回覆我才知道...
    原來想餓死姓段的不是作者!是讀者!!!
    那...那人家就來好心的發個話囉~
    什麼能吃的都塞給給姓段的吃!!養肥一點好在番外時給黑桃吃!!
    不過因為幻秘很萌,飛秘也萌,可是耽美的世界是不容許BG的存在(才有鬼!
    在加上官配的權威無敵!所以...
    黑段秘~~(思想糟糕請無視
  • 對啊
    我怎麼忍心餓姓段的呢ㄏㄏ
    不過養太肥的話黑桃就吃不下姓段的了 他可是很注重健康的(?
    是啊飛紗是女的不然官配攻之位根本垂手可得ㄏㄏ
    黑段秘3P我妄想了N次 N次!!!!!
    不過除了萬用春夢梗一直想不到其他合理的劇情能發揮(遠目
    如果加入幻 那就更難寫了啊XDDDDD

    旬玉水 於 2014/01/30 11:31 回覆

  • 玄預痕
  • 啊!我忘了幻!(遭毆
    所以玉水大非常抱歉,其實上面要改成4P(正色(正色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