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姓段的。』

在等待日琳姊與冷盤苦瓜交涉的期間,我向姓段的傳去密語。

『嗯?怎麼了阿秘?』一聽見我密他,姓段的一掃方才的僵硬神色,對我笑得很燦爛,燦爛得很可疑。

我挑起眉睨向他。

『你當初到底是怎麼跟那個冷盤苦瓜弄成這樣的,怎麼人家一看到你就要砍?』冷盤苦瓜兩次見到姓段的都怒火中燒,拿起彎刀就要向他砍。想來他們分手時一定相當不愉快。

以前對於他的花心,我只覺得是他人格問題,但現在知道他先前招惹其他女人都是因為我,那他造的這份孽也有我的份,不弄清楚總覺得心裡不舒服。

他嘴角明顯抽了抽,看來很不願意提這件事,『一定要講嗎?』

『怎麼交往的,怎麼分手的,都給我一五一十的講。』我瞇起眼來命令。

『唉,好吧,謹遵王子殿下吩咐,』他難得地面色窘迫,講話速度也比平常慢了許多,『我跟巧婕……呃,冷盤苦瓜,交往了大概半年吧。』

說到這裡,他停下來觀察我的反應,似乎在擔心我會不會不爽。

而我只是喔了一聲,說:『這應該是你最長紀錄吧。』

見我沒特別的反應,他才放心地繼續說下去:

『嗯,她是我的最後一任,』發覺自己失言,他趕忙慌亂地改口:『喔不,當然阿秘你才是我的最後一任,我指的是女友!』

看他慌張成那樣,我心裡覺得既稀奇又好笑,不過我仍是板著臉:「繼續說。」

『當初會跟她交往是因為她向我遞情書,然後我見了她,覺得她給我的印象也不錯,所以就……交往了。』他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般緊張地觀察我。

『很像你會做的事啊。』我扯了扯嘴角,竟發現自己心裡還是有點酸。本以為自己不介意的,但只要一想到若這傢伙沒有跟我表明心意,應該還是會用這種態度繼續遊戲花叢,果然還是有些火大。

『阿秘!』他越來越緊張,抓住了我的肩膀,『你聽我說!我只有喜歡過你!我之所以會跟她在一起那麼久,也是因為她的感覺跟你很像!』

『吭?』我茫然地回望姓段的,『哪裡像了?』

外貌就不用說了,個性也不太像吧?我覺得我冷靜多了。

就算在非常討厭姓段的那個時期,我也不會一見到他就像冷盤苦瓜一樣攻擊,而是完全不想理會他,不過這傢伙還是會自己跑來煩我就是了。若以其他線上遊戲的怪物來比喻的話,冷盤苦瓜就是會主動攻擊的怪物,而我則是被攻擊才會反擊的怪物。

 

『倔強跟不服輸的個性。』姓段的朝我一笑,『她也跟你一樣,打電動輸我會要我再跟她比好幾場,直到她贏為止。這點跟你很像,所以我才會覺得你要是女生就會是這種類型的吧……』

『……。』看著姓段的溫柔的笑,我心情複雜,實在不知道該吃味還是該高興。唉,總歸一句,還是造孽啊。

怎麼交往的我是弄明白了,於是我就繼續問下去:

『所以你們怎麼分手的?』

『我主動提的,因為我發現不管跟誰在一起,我的心裡還是只有你。』

他嘆了一口氣,『我跟她說我們不適合,她不信,繼續追問我其他理由,當然我不可能跟她說真正的原因是因為你,所以只是沉默,她很生氣,就甩了我一巴掌,叫我去死,然後就離開了。唉,連生氣時講的話都跟你那麼像,所以我也沒辦法去討厭她。』

聽他說完,我著實鬆了一口氣。

呼,還好不是什麼把人家肚子搞大,然後又逼她去墮胎然後分手的爛事。若是那樣,那真的是罪大惡極。

不過幾秒後,我便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只是這種程度的話,有什麼好不敢說的?』實在不懂他剛才是在扭扭捏捏啥。

『唉,我怕你覺得我很糟糕嘛。』

我想吐槽我本來就知道你很糟糕,但看他一臉後悔的樣子,我終究還是把到口的話吞進肚裡,沒多說什麼。

說完,姓段的又長長嘆了一口氣:『而且分手被甩巴掌一點也不帥氣啊,說了你也不會更愛我。比起這個,我寧願說我對你的性幻想給你聽啊,我可以說上好幾個小時都不會停……』

我臉紅瞪了他一眼,『我才不想聽!』

而且性幻想不是更難以啟齒嗎!真搞不懂這傢伙的腦袋構造!

 

 

「苦瓜答應了。」

跟冷盤苦瓜的密語結束,日琳姊為我們帶來了意外的好消息。

我訝異地眨了眨眼。沒想到她居然這麼乾脆。

不敢相信會這麼順利,我又皺眉問日琳姊:「她有說要多少報酬嗎?」

「她只有一個條件。」日琳姊烏黑的眼眸望向姓段的,「讓她殺三次小立。」

聞言,我不禁瞪大眼睛。

「可以啊。」姓段的竟爽快答應。

「不行!」我不假思索地沉聲回絕。

語畢,我隨即發現大家都盯著我看,不由得窘迫的紅了臉,急忙胡亂解釋:「死一次會掉兩級,死三次就是掉六級,姓段的好不容易練到這等級,損失會很大,所、所以不行。」

「能直接潛入紅國皇宮,這是很便宜的報酬。」飛沙冷靜分析完,便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捨不得的話就直說啦。」淨血調侃地咧嘴一笑。

「哎呀哎呀,我們真的需要準備一副墨鏡了,呵呵呵。」日琳姊笑得很歡。

 

大家的調笑令我頓時面如火燒,只能不知所措地且不知所謂的低頭咕噥:「靠,我才沒有……」

「阿秘。」

這時姓段的從背後緊緊環住我的腰,親了一口我火燙的臉頰,聲音聽起來很滿足:

「只要是為了你的希望,就算被殺回零級我也無所謂,掉個六級真的沒什麼,我不在乎。」

我咬牙不語。

我知道你不在乎掉級,因為你早就想要帶著我離開這遊戲了。

但這跟與黑桃pk的情況完全不同,冷盤苦瓜是要直接殺你,而不是跟你來場勢均力敵的戰鬥。

就算只是遊戲,要我答應讓你去送死,我果然還是……

 

「就這麼決定了。」他又在我的臉上啄了一口,不讓我再多說些什麼,下一刻便揚聲向日琳姊說道:

「表姊,告訴冷盤苦瓜我願意讓她殺,這也是我欠她的。」

「好,我知道了。」日琳姊笑了笑,便又跟冷盤苦瓜進入密語狀態,幾秒後就轉告了冷盤苦瓜的訊息,「她說就這麼說定了,等我們到了紅國附近就連絡她。」

「嗯,這樣潛入紅國的事就解決了。」姓段的滿意地笑了笑,便將我摟得更緊,附在我耳邊柔聲道:「好了,阿秘,不用心疼我,反正不過只是遊戲而已。」

「……我才沒有心疼你,我只是覺得掉六級損失很大而已。」我彆扭地哼了一聲,發現大家仍以曖昧的眼光看著我們,便覺得整顆頭燙得要冒煙,連忙急急拍向他抱住我腰的手,「放開我啦!」

「是,王子殿下。」他意猶未盡地輕咬了一下我的耳朵,這才老實地放開我。

 

 

「祝殿下一路順風!」

在上路前往草月村前,全村村民們都站在村莊入口處替我們送別,其中莉黛跟凱也在。

至於那群紅國三公主手下的惡徒留下的幾匹黑馬,我跟大家商量一下後,便決定留在草日村供村民們使用,畢竟我們是玩家,帶著馬也不方便下線。

「感謝殿下願意留下這幾匹馬,還有如此強大的馭靈使保護我們的村莊……」其中一個婦人紅了眼眶,握緊了莉黛的手,感激地看著我。

我搖搖頭糾正婦人:「她本來就不是我手下的人,她願意留下是她自己的意願,不用謝我。」

「藍國的三王子,」拍了拍婦人的手,莉黛含笑看著我,「你……不,您一定能成為一個好君王的,期待您建立屬於自己的城市……不,是國家的那一天來臨。」

說完,她便拉起裙襬,彎下腰,向我行了一個大禮。

我驚訝地望著她。出身於中立都市的格雷的莉黛,自然不像其他藍國人對我畢恭畢敬的,但她現在居然對我用敬稱,讓我有些受寵若驚。

「謝謝。」

但我只是對她的話一笑置之。我是想建一個城市沒錯,但國家……這範圍也太大了,我根本無法駕馭,而且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建立一個國家。

「沒錯,殿下一定能成為一個好君王的!」凱信誓旦旦地說,「雖然殿下排行第三,但如今大王子殿下已經拋棄王族身分,二公主殿下聽說也在格雷消失了,藍國的王位自然是非三王子殿下莫屬了!」

「我們衷心期盼殿下快點登基,早日復國!」

「早日復國!」

 

聽著村民們慷慨激昂地聲援我,老實說我有點心虛。

若他們所謂的復國是跟華木村村民一樣的定義,必須得以踐踏紅國的形式奪回國家尊嚴的話,那我是做不到的。

但若能以其他形式為他們爭取到更好的生活,我願意去做,這也是我想建城市的理由。

 

 

跟含淚目送我們的村民們揮手告別後,我們便往草月村步行前進。

草月村是立場偏紅的村莊,應該會有通往紅國的馬車,所以我們便打算搭那裡的馬車直接到紅國。

想當初我們為了找任務幫手,在那邊遇到了淨血,姓段的認錯他的性別,還差點跟他打起來,而如今想起這段往事只覺得緣分奇妙。

 

而就在我們走到一半時,突然聽見了飛清的系統公告:

《各位玩家好,雖然很突然,但遊戲在遊戲時間十二個小時後將會進行伺服器維護。》

聽見公告,我忍不住皺起眉來。不過這次比上次好,還有留十二個小時的時間給玩家緩衝,抱怨應該會少一點。

《這次的維護將會持續現實時間一個禮拜,在一個禮拜後,遊戲將會從公測轉為正式營運,敬請各位玩家期待。》

喔喔,終於要轉正式營運了!沒想到公測這麼快,雖然在遊戲世界裡的時間過了差不多半年,不過換算成現實時間也才過了二十幾天而已。

而且還要等一個禮拜才能進遊戲啊……

回想起來,自從玩了王族,我就沒有在現實世界待過超過一天……被姓段的說是遊戲中毒也無法反駁啊。嗯,就趁這一個禮拜去鍛鍊一下身體好了,也要想想以後到底該幹嘛。

 

「既然這樣,我們到了草月村門口後就下線好嗎?」日琳姊微笑提議,「其實我還有稿子要趕。」

「嗯,好啊,日琳姊先去忙吧。」既然日琳姊還有事要忙,那我當然不能強留。

「這樣也好,」淨血點了點頭,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臉說:「其實玩了王族後,我也很久沒幫家裡人忙了,一直被我爸媽罵。」

「呵呵,現實生活還是得顧喔。」日琳姊摸摸淨血的頭。

「好。」飛沙簡潔地說。

「好啊,那就這樣,」姓段的也答應,然後馬上朝我黏過來,笑瞇瞇地牽住我的手,「阿秘,我下線馬上去你家找你。」

我白了他一眼。用膝蓋想也知道他要幹嘛。

「不願意嗎?」他一臉委屈地看著我裝可憐。

「……白癡。」我別過頭去,臉上已是赤紅一片,「你要來就來啊。」

「好,那我就收拾行李去你家借住吧。」他笑得很猥褻。

「反正你每次都不請自來占用我房間。」我哼了一聲。

從小到大,這傢伙仗著他跟我爸媽熟,沒事就喜歡來跟我擠一間房,到最後甚至不用事前通報了,只要他拿著行李站在我家門前,我爸媽是不會說一聲不的。

在喜歡上他前,我對這件事很度爛;在喜歡上他後,我則覺得很痛苦。

而如今則是……等著瞧吧。

我在心中冷笑,看著渾然不知危機在眼前,笑得一臉淫蕩的姓段的。

敢來我家住?好啊,洗乾淨屁股等著被我上吧,段典立。

 

 

就在我們各懷鬼胎,互相打著把對方壓倒的主意時,草月村的洋房群已經出現在視野之中。

走到了草月村門口後,我們停下了腳步,彼此道別下了線,回到現實等待與同伴們一個禮拜後的再度相見。

 

 

下章需要寫h嗎?

總覺得有點麻煩但又有點心癢ㄋ

只好交給留言來決定了 ㄏㄏ

 

是說遊戲都開放十八禁功能了

我卻找不到機會讓官配在遊戲中h

實在是浪費設定欸

唉 算惹 還是不要讓姓段的太爽好了(挖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A
  • 一場為時一星期
    火熱的運動
    即將展開(沒人聽得懂
    上ㄜㄜㄜHHHHHHHHHH

    ㄟ我也好想砍姓段的
    你說怎麼辦(吃O
  • 北七XDDDDD
    ㄏ 你果然是肉食性動物呢 ㄏㄏ(ㄏㄆ

    ㄟ 你也算他乾媽 你就砍ㄅ 不用跟我報備ㄌ(瀟灑大方(段:=口=

    旬玉水 於 2014/01/31 20:16 回覆

  • 玄預痕
  • H!!!
    H啊啊啊!!!!(瘋
    去吧去吧姓段的!把可愛的傲嬌王子啃得一乾二淨吧啊啊!!
    還有段典立,這次記得要溫柔一點喔喔~不然你渣攻的形象就這麼定了唷~~
    (段:我對阿秘一直都很溫柔啦!
  • 姓段的表示已啃A_A
    嗯雖然姓段的很靠北
    不過他對阿秘算是很好了
    不過在H時還是...ㄏㄏA_A

    旬玉水 於 2014/02/02 04: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