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其實幾天前,我就聽見你們房間傳來奇怪的聲音,」老媽雙眼發紅,痛心地瞪著我,「但我想你跟典立從小就感情好,你爸也說只是小孩子在玩沒什麼,所以我就沒多想……」

「但剛才,段太太打電話來,哭著說他兒子拒絕去相親,因為他跟你……他跟你在一起了!」老媽抓住失神的我的肩膀,眼中盡是痛苦和不解,「你們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為什麼!說啊!」

「好了,別那麼激動!」

這時老爸跑了過來,強行將朝我咆哮的老媽給一把拉開。

「李文勁!你還叫我別那麼激動!」老媽甩開老爸的手,失控地向老爸大吼,「我們的兒子變成同性戀了!你不擔心李家的香火還叫我別那麼激動!」

「比起香火,我們兒子的幸福更重要!」

老爸豎起眉來,厲聲喝住了歇斯底里的老媽。

老媽傻住了,征征的看著老爸,因為老爸從沒有對她那麼大聲過。

老爸低眉望著老媽,神情是難得的嚴肅認真:

「愛上一個人是能控制的嗎?妳當初還不是不顧家裡反對,選擇跟我在一起嗎?」

「可是……」老媽指著我,神情仍是萬分痛苦,「他們都是男人啊!又不能生小孩……而且你要我怎麼跟親戚解釋!」

老媽出身於教師世家,每次回外公家的聚會對我來說都是一種折磨。

因為那些在教育體系中工作的舅舅阿姨們,總是喜歡對我宣揚一些陳腐的觀念,還自以為是循循善誘。只要一想到那些親戚知道我跟姓段的在一起,會對我說些什麼,我的頭也開始隱隱作痛。

「我說過我不抱孫子也無所謂!」老爸沉聲道,「親戚了不起不往來!那些一年見不到幾次的人有我兒子重要嗎?」

聽見老爸對我的無條件支持,縱使我知道男兒有淚不輕彈,淚水還是失控地涔涔而下。

「你……」老媽無力地看著老爸,張了張嘴,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被緩下神色的老爸給溫聲打斷:

「老婆,妳後悔跟我在一起嗎?」

老媽愣了愣,一會後低下了頭來,默默地搖了搖頭。

「妳後悔跟我生下邦意嗎?」老爸向老媽微笑。

淚水瞬間浸濕了老媽的雙眼。

在淚水模糊間,我看見老媽抿起唇來,仍是搖了搖頭,不禁鼻頭一酸,眼淚氾濫得更嚴重了。

「妳希望我們的兒子幸福嗎?」

這時老媽以雙手摀住淚流滿面的臉,而老爸則是溫柔地笑了笑,伸出雙手來,將我跟老媽一起抱到他懷中。

「那就讓他選擇他想要的吧。」

老爸輕輕拍著我的背,就像小時候我輸了運動比賽那樣安慰著我。

而他的體溫太過溫暖,令我的情緒幾乎潰堤。

比起姓段的,有這麼一個開明的老爸的我實在太幸運了。

而想起姓段的現在的處境,我不禁擔憂的擰起眉,心中似有萬隻螻蟻在噬咬。嚴肅的段伯父跟崩潰的段伯母,到底會怎麼對付他?

 

 

「哈哈,看看你們母子倆,把我的衣服都弄髒啦。」

一會後,老爸拉了拉被我跟老媽的眼淚跟鼻涕弄濕的衣領,挑起眉來調侃地看著我們母子。

「去換件衣服吧,」老媽從長裙口袋掏出面紙來擦了擦眼淚,也抽了兩張面紙塞到我手上,「段太太請我們帶邦意現在過去他們家,說是要說清楚,而且她還說……」

老媽眼神一黯,深呼吸了一口氣後,才繼續說下去:

「雖然她不願意,但若有必要的話……我們兩家,必須斷絕往來。」

老媽面色凝重地看著我,而我則有如晴天霹靂,腦袋一片空白。

斷絕往來……那不就代表我之後跟姓段的……連見面都不行?

失去他的生活,將會是什麼樣的無味和絕望?光是想像,我便覺得我的眼前一片黑暗。

「喔?都這麼久了,她還不知道我跟段兄是什麼樣的交情嗎?」聽見段伯母下如此重話,老爸倒是一派輕鬆地笑了笑,眼中有著淡淡的不屑,「而且現在科技發達,聯絡手段這麼多,怎麼可能做到完全斷絕往來?我們兒子又不是白痴。」

說完,老爸拍了拍我的肩,向我徬徨的心灌注力道,「別怕,兒子,她是做不到這點的。」

老媽搖了搖頭,疲倦地嘆了一口氣:

「唉,你快去換件衣服,開車載我們去段家吧。」

 

在驅車前往段家的路上,我的心焦躁而慌張地躁動著。

現在是晚上八點,我望向飛馳而過的路燈想轉移注意力,但腦袋卻失控地想像著那些可怕的影像。

瘋狂的大吵大鬧,毀壞的兩家關係,強制被拆散的我們,以及沒有段典立的未來……這些彷彿將會發生的畫面一幕幕在我腦中上演,不停地折磨著害怕的我。

我全身顫抖,虛弱地閉上眼,已經不知道自己是希望這趟通往衝突的路途快點結束,還是永遠不要結束。

 

 

然而時間並不會因為前方有不想面對的事物而停留,我們終究還是到了段家。

美輪美奐的大宅聳立在黑夜之中,而段家管家韓哥已站在大門處迎接我們。

車庫早已為我們的到來而開啟,老爸入庫停好車後,我們便帶著沉重的心走向段家大門。

「唷,好久不見啊管家先生,你怎麼都不會老啊?」

老爸隨手將車鑰匙塞入口袋,笑著向門旁的韓哥打招呼,韓哥只是勉強地笑了笑,擔心地瞧了我一眼後,便微微彎下腰,替我們拉開大門。

「夫人已經恭候多時,請進吧。」

「那就打擾了!」

老爸毫無緊張感地踏入段家玄關,我跟老媽則亦步亦趨地跟著後面,心中慌亂不已。

在震耳欲聾的心跳聲中,我們走過了大理石築成的走廊,彎進了段家乾淨光潔的寬敞客廳。

挽著整齊髮髻的段伯母端坐在客廳的紅色沙發上,神情冷漠而慍怒,眼睛還有些紅腫;而姓段的則是緊皺著眉,坐在段伯母旁邊不發一言。

而在看見他毫髮無傷時,我竟鬆了一口氣。

幸好他沒有因此被打傷什麼的……

一看見我,姓段的馬上激動地站起身來,令我心中一緊。

「阿秘……」

「坐下!」段伯母沉聲命令,喚住了想朝我走來的他,姓段的咬了咬牙,只好乖乖坐回沙發上,但仍是擔心地盯著我的臉瞧。

我摸了摸剛才被老媽賞過巴掌的臉頰。

如果在遊戲中,我就能直接用密語跟他說:我沒事,我爸很挺我,我媽也幾乎被說服了,倒是你沒怎樣吧?

但現在是在現實世界中,所以我只能向他扯扯嘴角,讓他知道我還笑得出來,希望他能放心點。

 

「請坐下來稍等吧,我先生已經在路上了。」段伯母淡淡掃了爸媽一眼,卻連看都不看我。

老爸拉著我跟老媽乾脆地坐了下來,舒服地靠著沙發背,朝段伯母笑道,「段兄現在才下班啊?真辛苦。」

「他很忙。」段伯母冷淡地回答,便轉頭吩咐候在一旁的韓哥,「韓夏,倒茶給客人。」

「是,夫人。」韓哥聽令,立刻在我們三人面前擺放好三個看起來很高級的白色瓷杯,拿起茶壺為我們倒上琥珀色的茶液。

一時之間,客廳茶香四溢,但在如此壓抑的氣氛之中,根本沒有人敢拿起茶杯來喝茶--除了老爸。

「嗯,好茶。」老爸讚道,白目程度實在令我這個做兒子的冷汗直流。

「謝謝。」段伯母嘴角牽起冰冷的微笑,「李先生真是有閒情逸致品茶。」

面對段伯母的譏諷,老爸只是氣定神閒地一笑,「段太太都端出茶來了,不趁熱喝不是很浪費嗎?」

所謂人不要臉天下無敵,段伯母沉下臉來,別過頭去,不再費唇舌跟老爸周旋。

 

在漫長的等待後,規律的腳步聲由遠而近,令我的心整顆都提了起來。

「我回來了。」

一個沉穩的低沉男聲響起。

我僵硬地轉動脖子,看著西裝筆挺的段伯父在單人沙發上坐下來,此時單人沙發看起來簡直有如王座一般。

梳著整齊油頭的段伯父優雅地翹起了腳,久盡歷練的鷹眸只是掃了我一眼,便使我的背不由得緊張地一直。

身為公司總裁的他不需要開口,一個眼神便有足夠的震懾力,其威嚴完全是我家老爸不能比的。

 

 

「既然承威回來了,」段伯母悠悠地開了口,瞇起與姓段的神似的桃花眼,「那我們就開始談吧。」

此時,段伯母總算將目光移向我,但目光卻無比冰冷。

「邦意,你有兩個選擇。」段伯母下巴微抬,「第一,你自動離開典立,我們兩家依然能夠往來。第二、我們強行分開你們,而我們兩家從此不會往來。」

「我絕對不會跟他分開!」我還沒回答,姓段的便氣沖沖地站起身來,瞪向他的母親,「媽,我說過了!我不會再去相親!我已經有他了,這輩子也只會有他!」

「坐下!段典立,你還有繼承人的樣子嗎?」段伯母憤怒地抬起頭來望向自己的兒子,放在膝上的雙拳緊緊握住,「若你不結婚生子,之後段家的事業又要誰來繼承?不要胡鬧了!」

「我說,段太太,」老爸喝了一口茶,笑容滿面地向段伯母開口,「其實段家真的需要公司的繼承人嗎?誰也不能保證段家事業能一直在你們手中啊?」

「你……」震懾於老爸的無禮,段伯母連聲音都在發抖,卻還是不敢完全發作,「李先生,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老公,你在說什麼啊?」老媽也慌張地拉住老爸的手,我也不知所措地看向語出驚人的老爸。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囉。」老爸聳聳肩,「段太太,妳也不能保證段家事業不會倒閉,或被其他企業併吞,對吧?」

「你、你太失禮了!」段伯母忍無可忍地站起身來,然後以求助的眼神望向段伯父,希望他替她反駁老爸。

不料段伯父居然只是淡淡一笑,接過韓哥遞來的茶杯。

「都這把年紀了,你還是一樣亂來。」段伯父喝了一口茶,輕輕嘆了一口氣,「真是一點都沒變。」

「我只是提出合理的質疑啊,段兄。」老爸笑瞇了眼睛。

兩位爸爸神情平和的來往,讓劍拔弩張的緊繃氣氛頓時消融不少。段伯母不敢置信地看著段伯父,只能咬緊牙關尷尬地站在原地。

又慢慢喝了一口茶後,段伯父才靜靜丟出了簡潔有力的一句話:

「段家一定要有繼承人。」

他的語氣不容質疑,見丈夫如此,段伯母這才鬆了一口氣,又恢復之前的優雅,端莊地坐回沙發上替段伯父補充:

「是的,我們不可能把家族企業交給外人。或許你們可以不在乎香火,但對我們來說,這是絕對必要的。」

「一定要有血緣關係嗎?不能收養?」老爸提案。

「不能。一定得是段家的骨肉。」段伯母堅定地說。

「唉,真是食古不化啊。」老爸搖頭嘆氣,令段伯母的嘴角狠狠一抽。

「是食古不化。」段伯父雙眼一沉,「但這就是規矩,規矩是不能改變的。」

「誰說的?規矩可是人訂的啊。」老爸皺起眉來,「時代在變,一昧的守舊一點意義也沒有,你不也是這種規矩的受害者嗎?」

段伯父雙目一凜,老爸則無懼地回望著他。

然而段伯父並沒有回答老爸的話,只是沉默了一會,才看向在一旁站得直挺挺的姓段的。

「典立,我不反對你跟邦意在一起,但你還是必須找個女人生孩子。」

「不!」姓段的竟正面反對他向來不敢頂嘴的父親,堅決表明自己的立場:「我以前已經傷他夠多次了,我不可能背叛他!」

「這已經是我能容忍的極限。」段伯父冷冷瞇起眼睛,不怒而威,「生下繼承人是你的義務。」

 

「我說承威啊,」老爸放下茶杯,突然從容地叫起段伯父的名字,「你還記得我在你大學畢業前跟你說過什麼嗎?」

「……說過什麼?」段伯父也放下茶杯,平靜地看向老爸。

「你居然忘了嗎?」

老爸搖頭笑笑,在下一刻竟眼神一銳,目光炯炯,「我說過,總有一天要弄間大公司,大到能併吞你家公司的公司。」

「這樣就能拯救被困在家族事業中的你跟段家的子子孫孫啦,簡直是功德一件啊。」

我訝異地看著老爸。

原來他那聽來不切實際的瘋狂夢想……居然是為了段伯父?

「……似乎真有這麼一回事。」段伯父垂下眼來,別開老爸的眼神,語氣依舊平淡,「而你現在提起這件事的用意是?」

「雖然是二十幾年前的夢想了,不過現在的我總算有能力去實踐了。」老爸嘴角斜揚,臉上有著耀眼的神采,「我要從公司提早退休,用我這幾年存下的錢開間公司搞大,到時你就要小心被我併吞啦!」

看著口出狂言的老爸,見多識廣的段伯父也不禁露出訝異之色,最後竟扶額搖頭失笑:「李文勁,你這個瘋子……」

幾秒後,老媽也驚叫出聲:「什麼!老公!你要開公司!你怎麼沒跟我說過!」

「哎呀,不小心說溜嘴了。」老爸搔了搔臉,竟若無其事地吹起口哨想要混過去。

「李先生,癡人說夢也要有個限度。」段伯母涼涼地補刀。

「人因夢想而偉大,有夢就要去追,就算我沒成功,我也不會後悔。」老爸如此回答段伯母,眼睛卻看著段伯父,笑得意味深長。

段伯父沉吟了一會後,再度開了口:

「好吧,我暫時不反對典立跟邦意的事,」段伯父平靜地看著老爸,「李文勁,我給你二十年,若你成功併吞我段家的事業,我就不強迫典立生繼承人。但若你還是失敗的話,典立一樣得生下繼承人。」

「承威,你……」段伯母不敢相信地看著自家丈夫,段伯父只是半舉起手來,不容反抗地說道:「就這麼決定了。」

「哈哈,就這麼決定了。」老爸愉快地站起身來,舉步走向段伯父,向他伸出手來,歪頭一笑,「協議達成,擊個掌吧,段兄。」

「……都一把年紀了。」段伯父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但還是舉起手來跟老爸擊了掌。

 

--

 

嗚嗚嗚嗚嗚嗚老爸超帥!(噴淚

好不容易寫到李爸跟段爸有互動的這段了A_A

順便公布了兩個老爸的真名

ㄏㄏ 不覺得承威這名字就是受的名字ㄇ(靠

這篇打超順的!一定是我妄想父世代妄想很久了哈哈哈哈

預告一下之後會有兩位爸爸年輕時的番外喔ㄏㄏㄏㄏ(←坑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L
  • \爸爸們/\爸爸們/\爸爸們/\爸爸們/\爸爸們/\爸爸們/\爸爸們/ (靠)
  • XDDDDDDD我要丟下正文了(不

    旬玉水 於 2014/02/05 20:25 回覆

  • SHA
  • 看到那名字我笑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笑ㄆ笑
    感覺秘爸就是穿著汗衫跟夾腳拖去談判的(並沒有)
    順便也不小心...腦補了鮪魚肚(靠

    段父西裝筆挺腳穿皮鞋在單人沙發一臉禁慾翹腳 hshshshshshs ^q^
  • 欸當初是你跟我取的 笑ㄆxdddddd
    記得是想要一個煞氣的名字 所以取了承威喔 不過後來又發現是個受名 ㄏㄏ(段爸:......
    ㄍ停止你的腦補阿xddddddd

    ^Q^禁慾推起來才爽喔喔喔喔喔喔喔HSHSHSHSHS

    旬玉水 於 2014/02/05 20:29 回覆

  • 玄預痕
  • 老爸帥爆!(拇指
    是說段典立之前搞過那麼多女人...難到都沒一個懷孕的....或是拒絕墮胎的...?
    哎呀!難道說是喂了阿秘所以姓段的威脅利誘無所不用其極要讓對方墮胎嗎?!(腦補過度
    嗚嗚段典立也長大了啊!從懵懂無知的小渣攻長成好男人了!
    阿秘你也要加油!度過這次難關後一定要好好當個上的了廳堂下的了廚房的賢妻良母啊(?
    是說我完全擺錯重點...
    還有老爸帥爆,要是哪天你並吞的段是企業,無聊想找個男寵(?)!的話..歡迎!我家有個因為留美太久而思想開放過度到了可怕地步的變態..怪胎...?不!是江南大叔在等你!!!
    (其實是個一把年紀還想交我雷鬼的舞棍阿伯...)
  • 老爸超帥喔喔喔喔
    嗯~是啊 看來姓段的避孕措施做得還算不錯XD
    不過你說的為了阿秘逼對方墮胎 好像也不是沒有可能 ㄏㄏ 而且還有點萌耶A_A(有病
    總之這個地方就交給大家去腦補了ˊˇˋ(段:=口=幫我解釋一下啊!!!
    姓段的再不長大就要換人當官配攻了(不
    至於阿秘 ㄏㄏ 我自有安排(阿秘:(惡寒
    男寵是怎麼回事XDDD(老爸:不用了喔謝謝(茶

    旬玉水 於 2014/02/05 20:38 回覆

  • 黃友誼
  • 嗨 ! 作者你好啊,我是很期待(李/段爸)配出來的說吶!!! 好期待吶! ㄛ!呵 呵 呵 ! (嘔!!!
  • 你好!
    我也很期待喔A_A(官配:....

    旬玉水 於 2014/02/06 19: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