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收工了收工了,回格雷吧,唉,白跑一趟。」

綠茶鬱悶地咕噥,正要與蒙面人們轉身離去時,卻被幻給叫住了:

「等一下!」幻抬眼瞪著綠茶。

「嗯?」綠茶停住腳步,困惑地回頭看向幻。

「妳還沒跟他道歉。」幻怒形於色,「他才不是什麼不把NPC當一回事的人!」

「算了,幻,我沒差啦……」我上前抓住幻的手,以防他突然爆走攻擊綠茶,到時候我們又非打起來不可了。

幻如此捍衛我我很感動,但我覺得沒有必要在不重要的人身上花費力氣,他們不瞭解我的話就算了,我不介意。

幻橫眉豎目,語氣堅決:「不行!我怎麼能看著你被汙辱!」

「好啊,要我道歉可以。」

我訝異地看著綠茶,沒想到她居然爽快答應了。

「但我有一個條件。」

下一刻,綠茶伸指指向幻,眼神忽地一銳:「我要摸你的耳朵!」

 

「……。」

一陣涼風吹過。

聽見如此意外的要求,我們都無言地傻住了,幻更是一臉無法理解。難怪她對幻的態度比我們好很多,原來是在覬覦幻的貓耳啊!

「小綠喜歡動物,不過一直沒什麼動物緣……」紅茶嘆了一口氣。

綠茶紅著耳根,不滿紅茶的爆料,回頭又羞又怒地斥道:「哥你不要說多餘的話啦!」

 

「……嘖,好吧。」雖然幻一臉不甘願,但還是走到綠茶面前,高傲地抬起頭來。

「我、我真的要摸囉?」綠茶低頭看著幻,竟顯得有些緊張,手居然在發抖。

「要摸就摸。」幻不耐地搖著尾巴。

 

 

綠茶吞了吞口水,將手小心翼翼地放上幻的耳朵,動作輕柔的來回撫摸。

幾秒後,綠茶鬆開了眉頭,看起來相當沉溺於幻耳朵的觸感,此時的她跟平常兇悍的樣子完全判若兩人。

 

「哇……毛茸茸的耶……」

「嗚嗚嗚……超可愛的……」

「好想養貓喔……」

她一邊摸還一邊讚嘆地發出這類感想,讓幻不自在地皺起眉來。

「摸夠了沒?」幻的尾巴上下擺動著,顯示著他的不耐煩。在被我摸時,幻總是一臉享受,可見得綠茶的技巧不太好。

綠茶顯然還沒摸夠,甚至還渴望地向幻作出要求:「我、我可以抱你嗎?」

「什麼?」幻用力揮開綠茶的手,豎起耳朵來,嫌惡地瞪著綠茶。

「我可以每天進貢幾箱魚給你,讓我抱一下好不好?」

聽見幾箱魚,幻沉默了一下,明顯動搖了。但他回頭看了我一眼後,終究還是冷酷地拒絕了綠茶:「不要!」

「嗚嗚嗚拜託啦……」

 

綠茶居然雙目含淚哀求幻,還想去抓他的肩膀,還好紅茶眼明手快,及時擒住了綠茶的後領,將她一手拎了起來,不然幻已經凶狠地亮出爪子來要攻擊綠茶了。

「抱歉,她一碰到毛茸茸的東西就會這樣。」紅茶滿懷歉意地說,而手一離開幻的耳朵,綠茶便窘迫地紅了耳根,顯然也察覺到了自己剛才的失態。

靠,碰到動物的毛就這麼失控,難怪她沒有動物緣。

幻哼了一聲,收起爪子,環起胸來命令綠茶:

「摸都摸了,快點跟他道歉!」

「……對不起。」

綠茶被紅茶放了下來,微微彎下腰,依照約定向我道歉。至於她心中有幾分誠意,我就不知道了。

「嗯。」我只是懶懶地應了一聲,代表我有聽見。

 

「那我們就先走了。」紅茶向我們點點頭,「希望你們不要介意這次的事,若有任務需要我們去做的話,還是可以聯絡我們。」

「再說吧。」我有些敷衍地擺了擺手。

雖然知道他們只是拿錢辦事,但我怎麼可能不對他們有陰影?在沒多久前,他們可是想把姓段的跟飛沙殺回零級啊。光憑這一點,我再度委託他們的機率大概連千分之一都不到。

 

 

在紅茶牽著依依不捨地望著幻的綠茶,領著一票蒙面人離開後後,由於桑斯的屍體有礙觀瞻,怕嚇到路過的NPC,我們便跟驚恐的草月村村民借了把鏟子在一棵樹下挖了個洞,把桑斯草草埋起了事。

而在我們剛結束埋屍作業沒多久後,竟從軍團頻道傳來理應不可能出現的聲音。

 

『喂,你們在哪邊?怎麼只有我一個人被傳到這鬼地方……』淨血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納悶,而聽見他的聲音時,大家都難掩訝異。

『等等,你怎麼會在線上啊?』姓段的驚訝地問,『你不是未成年嗎?』

『喔……呃……』淨血心虛地說,像個被迫承認自己做錯事的小孩,『我、我用了那個工口之神的外掛。』

果然……身為一個未成年的玩家,又不像飛沙那樣有個遊戲管理員哥哥,能夠上線的原因,也只能是使用外掛而已。

我擔憂地看向飛沙,果不其然,他的臉沉了下來,一雙綠眸透著慍怒。

『快下線。』飛沙的語氣冰冷又強硬。

『可是我……』淨血委屈地小聲說,『我還是想跟大家一起玩啊,而且我再等幾個月就成年了……』

『那就等到你成年。』飛沙瞇起眼來,聲音沒有溫度。

而我雖然能理解飛沙的憤怒,但也對淨血感到於心不忍。

我知道使用外掛是違反遊戲規則的,但此刻我卻無法像飛沙一樣指責淨血。

若我今天也跟淨血一樣未成年的話,恐怕也會鋌而走險使用外掛吧,因為對遊戲的一切放不下心。

 

 

『別這樣說。』

這時,另一個不應出現的熟悉聲音也出現了。

『淨血跟我一樣,都在遊戲中有放不下的東西吧。』黑桃含笑的嗓音出現在軍團頻道中,讓大家都驚異地睜大了眼睛。

『黑桃?』淨血詫異道,而姓段的嘴角則是明顯抽了抽。

『好久不見啊,大家。』黑桃笑了笑,又嘆了一聲:『……總覺得常常跟你們說這句話。』

聽見這句話,我的心又冷不防愧疚地一揪。

『你也用了外掛?』沒有跟黑桃寒暄,飛沙直接向黑桃拋出尖銳的質問。

『對。』黑桃乾脆地承認。

飛沙握緊拳頭,深呼吸了一口氣,但怒氣還是在平靜的語調中隱隱溢出:『……你們不知道外掛會破壞系統安定嗎?』

面容憔悴的飛清在我腦中浮現,不想看飛清因為玩家的自私而操勞,所以痛恨外掛的飛沙,他的怒意是可以理解的。

『所以你要檢舉我們嗎?』黑桃認真問道。

飛沙沉默了。

偏偏淨血跟黑桃不是別人,雖說飛沙對外掛深痛惡極,但還是狠不下心來去檢舉他們。

不管是在現實還是於遊戲中,他總給人淡漠的印象,但只要相處過一陣子,就能明白他是個很重朋友情義的人。

『……』最後飛沙只是幽幽嘆了一口氣,無力道:『就算我不檢舉你們,你們也會被抓的。』

『只好賭賭看了。』黑桃輕聲一笑,『我有不能離開遊戲的理由。』

『什麼理由?』姓段的替我問出內心的疑問,隨即輕蔑地笑了一聲,『該不會是為了阿秘吧?』

『這也是其中之一。』黑桃泰然自若地答,使姓段的厭惡地皺起眉來。

其中之一?也就是說還有其他理由了?

基於好奇和在意,我不禁脫口問出:『那還有為了……?』

『學長想知道嗎?』面對我,黑桃的聲音又放柔了許多:『要來靛色山谷找我嗎?』

靛色山谷?總覺得這地名很耳熟……

『我們要去紅國,沒空繞過去。』我都還沒回答,姓段的就替我冷冷回絕。

『黑桃,你也在靛色山谷?』淨血驚詫地提高聲音急道:『我也在這!我一上線就被莫名其妙傳來這裡了!』

『這好像是外掛的副作用。』黑桃對淨血的情況並不很驚訝,顯然早就做過功課,『看論壇上的討論串,似乎有些未成年玩家用了外掛,上線後就會被傳到遊戲中跟玩家感情最深的NPC附近。』

『……難怪……』淨血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靛色山谷是梵奧的老家。』

我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記得梵奧曾說要把弗德的屍體帶回靛色山谷埋葬,而照黑桃所說的討論串情報來推斷,現在梵奧也應該在淨血附近才對。

『呵呵,感情最深的……』

日琳姊笑得愉悅,讓淨血更無奈了:『我現在是還沒看到梵奧啦。阿意,趁那傢伙還沒找到我之前,你快點用你那個召喚技能把我召喚過去……啊啊啊你怎麼出現了!』

淨血驚恐的尖叫迴盪在軍團頻道中,緊接著便是他憤怒的抓狂罵聲:

『放開我!你怎麼還沒回格雷?你還是死靈法師首領嗎?拜託你負責任一點好不好?到時候又有人無法轉職怎麼辦?我叫你放開我!混帳!放我下來!嘖……忘記轉一般頻道了。』

 

光聽淨血的怒罵聲就能猜到那邊大概是什麼情況。雖然日琳姊笑得很歡快,不過人還是要救。

「淨血,速速前來汝主之前!」

我揚聲發動召喚屬下技能,但過了一段時間後,還是沒有看到白光降落在我腳跟前化為人形。

『阿意,你用了那個技能了嗎?』淨血十萬火急地問。

『我用了啊,怎麼沒反應?』我疑惑道。

『外掛的副作用吧。』飛沙冷淡地說。

 

『……對不起,飛沙。』此時淨血的嗓音帶了一些鼻音,『我用了外掛,你很生氣吧?』

飛沙仍是沉著一張臉,沒有回答淨血。

見飛沙不理會他,淨血深呼吸了一口氣,說出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其實我……我用外掛的最大原因是因為想……想見你。』

『要等到十月才能見你,太長了……遊戲時間的速度比現實長八倍,現實中三個月的時間會是遊戲中的兩年……我、我怕我下次再見到你跟大家時,就沒有那麼熟了……所以……』

淨血結巴地說,又吸了吸鼻子,繼續以顫抖的聲音說下去:『我知道你哥是遊戲管理員,你也討厭用外掛的玩家……但是……我還是想見你,對不起……』

聽著淨血的道歉跟真心話,飛沙垂下眼來,雖然眼中依舊帶著未退的怒意,但繃緊的臉皮卻明顯緩和了許多。

他閉上了眼睛,最終還是輕嘆了一口氣,平靜地說:

『問快意願不願意帶你回來。他說可以,我就可以。』

居然把問題丟給我,沒想到飛沙會在這種時候彆扭啊,感覺真新鮮。

我笑了笑,既然知道飛沙已經心軟了,沒等淨血問我,我便直接宣布:『那我們就出發去靛色山谷吧。飛沙,你知道怎麼走嗎?』

『嗯,我帶路。』飛沙淡淡地表示,『離這裡路程十分鐘,很近。不過我之前只是路過,沒有進去。』

『我在靛色山谷待了幾天。』黑桃提議:『裡面的地勢是有點複雜,需要我帶路嗎?』

『好啊。』我應道。有人帶路能節省迷路的時間當然好,而且……我也很好奇黑桃所說的不能離開遊戲的理由是什麼。

『那到了就說一聲,我會出來山谷入口接你們。』黑桃笑道。

 

 

 

──

 

黑桃終於又出場了!

黑桃粉有想他嗎?還是乾脆遺忘他了呢?(喂

 

吼吼吼飛沙好萌喔好想看到繪師大大畫飛沙喔(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玄預痕
  • 其實我沒單獨想過黑桃,倒是想過黑段跟黑段秘(?!
    啊哈哈哈倒底黑桃不能離開遊戲的理由是什麼呢?
    呵呵讓我們繼續看下去~(絕對不是在轉移話題
    是說老妹要我幫忙留言誒....那就....
    以下由自家小妹口述:啊X1000000!好萌啊X2000000!看到獸耳啦啊啊X3000000!我堅持阿幻是受啊啊啊X4000000!
    我:我倒覺得他是攻來著...
  • 黑段秘我也想了n次
    不過除了春夢外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讓黑段秘發生ˊ>_ˋ
    黑桃非得留下來的理由已經揭曉xd
    哈哈哈
    我是覺得幻可攻可受啦 反正他都有這三種型態了(正太 成人 貓)
    我不是太在意攻受的人xd

    旬玉水 於 2014/02/17 03: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