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好像很精采,我要叫我兄弟們一起來看』

『兩個破麻現在到底在演哪齣?』

『婊子婊子婊子婊子婊子婊子』

『報什麼案?』

 

薛紹凰沒有回答,而是將自拍鏡頭轉為主鏡頭,拍攝著警局門上的藍色招牌燈箱。下一刻,兩人手牽手走到了警局門前,自動門一開,她們便踏入了光線明亮的服務大廳,直播畫面的光線一下子變得極亮。

 

「有什麼事?」坐在離門最近的辦公桌前的員警起身來,馬上認出了許自華這位當紅話題人物,訝異地眨了眨眼,「許自華……小姐?有什麼事嗎?」

「我要報案。」許自華清冷的嗓音堅定地迴響在大廳,「徐圖眉在我十歲時,曾經性侵我。」

 

不只是該名值班員警,其他警察也都愣住了。而薛紹凰的直播間更是直接炸開來,現在直播已有萬人在線觀看,一秒鐘就刷了一百條留言:

 

『徐圖眉好耳熟?』

『北七喔就徐圖豪他妹阿!』

『靠!』

『靠杯超扯啦比八點檔扯!』

『史上最八點檔的新聞案件!』

『記者快來抄!』

『這可以改編成電影吧靠!』

『瞎爆了,十歲的性侵案現在才來報案!』

『扯欸徐圖眉真的可憐,都自殺了還要被消費』

『而且徐圖眉早自殺了是要報屁?汙衊死人?』

 

「我有證據。」許自華放開了薛紹凰的手,站到了鏡頭前。她在強光下顯得臉色蒼白。

她將手伸向了手提塑膠袋裡,拿出裏頭放在密封袋內的童軍繩,展示在眾人面前:

「這是她當年用來綑綁我的繩子,上面應該留有我……跟她的分泌物。」

 

她忍不住低下了頭來。要在大眾面前揭露那段不堪的過去,是讓她多麼痛苦難受。但,她沒有選擇,她只能相信真相或許會帶給她希望。

 

看到那條繩子,酸言酸語變少了一些,但仍有質疑之聲。

『靠這驗得出來嗎?檢體沒壞掉?』

『可以吧,現在千年以前的古DNA都驗得出來了』

『如果驗出來是真的,那就大逆轉阿超屌!』

『可是徐圖眉又沒前科,人又死了,警方那邊沒資料是要驗屁喔!』

 

員警也皺眉,他是第一次受理這麼離奇的案件。

「許小姐,妳要告發徐圖眉性侵妳,但她已經身亡,也沒有前科。就算驗出了妳跟另一位女性的分泌物,也無法證明那分泌物的主人就是徐圖眉。」

 

這時薛紹凰將手機再度轉為自拍鏡頭,她舉著自拍棒,對著鏡頭字字鏗鏘:

「只要徐圖豪先生或令尊令堂肯配合做DNA比對,就能驗明上面的DNA是不是徐圖眉的。」

 

「若徐先生真認為令妹是無辜的,不會不敢配合!請出來面對,還大家一個真相!」

 

薛紹凰神情凜然地說出這番話後,直播間的風向一百八十度大逆轉,飄滿了觀眾瘋狂按下的愛心,有許多人甚至開始打賞禮物。

 

『靠,有瞬間我忽然黑轉粉了』

『黑轉粉+1』

『我粉轉黑又黑轉粉,凰大搞得我好忙阿!』

『天啊這劇情太精采了!』

『趕來朝聖』

『神直播留名』

『我凰大怎麼帥成這樣QQQQQQ』

『她真的好保護許姊喔,不離不棄欸,天啊我是女人看了都想嫁』

『帥哭欸QQQQQQQQ』

『我覺得她們關係不單純欸』

『經紀人都出事,網紅怎麼會這麼挺?』

『聽說以前是同學』

『就算是同學也不至於吧,要是我早已閃人』

『真的』

 

見直播間開始討論起薛紹凰與許自華的關係,薛紹凰向鏡頭勾笑,走向了許自華,摟住了她的肩:

「之前我跟徐先生,只是配合公司炒作而已。如各位的猜測,我跟自華,其實才是一對。」

 

此語一出,她們背後的員警們全傻住了,整個直播間完全瘋了,留言跟愛心狂刷到薛紹凰的手機都開始LAG,打賞更是源源不絕。

 

『靠靠靠神展開啊!』

『我服了,這波操作我真心服了』

『太神了吧還真的是女女戀挖靠』

『哭了我好羨慕許姊喔QQQQQQ』

『羨慕許姊+1』

 

「妳!」

毫無防備的許自華被嚇得渾身一抖,睜大眼看著直播畫面上的彼此,又不敢置信地轉頭瞪向薛紹凰本人,完全不知該為這突如其來的出櫃宣言作何反應。

 

薛紹凰將許自華的肩攬得更緊。

「我受夠要為了知名度而跟他炒作了,那都是公司的安排。徐先生對我來說是事業上的貴人,給了我很多機會,我很感激,但他絕不是我的戀愛對象。」

「我只有自華,從高中到現在,即使我們中間曾因誤會分開,但我的心意一直都沒有變。」

薛紹凰在三萬人觀看的直播前真情告白。現在的她已無所畏懼。

學生時期,她曾害怕父母的責難以及他人的眼光,而不敢向他人公開她們的關係。

出社會後,她還得因為利益考量而與金主炒作緋聞,許自華儘管心中難受,還是得把她拚命往外推。

她受夠這些狗屁倒灶的鳥事了!如今她最愛的人身受巨難,難道她還得為了那些愚蠢的理由躲躲藏藏?

她要光明正大地站在她身邊保護她,她要全世界知道,她愛許自華,許自華也愛她!

 

許自華本想開口阻止她,但仰望著她堅定的美好側臉,卻不知不覺流下了淚水,她緊抿著唇,憶起她們經歷過的一切,心中盈滿了感動。

 

「我跟自華也已經辦理伴侶註記,同性婚姻一通過我就會跟她結婚。」

 

薛紹凰又拋出一個震撼彈,炸得直播間鬧騰不已。

 

『太狂了,今晚真是太狂了』

『O立的八點檔,什麼蜘蛛網的都輸慘了!』

『我原本是來看熱鬧的,結果身為同志的我看哭了是怎樣QQQQQ』

『看哭+1QQQQQQQ』

『支持同婚阿阿阿阿阿』

『已被凰大掰彎QQQQQQ』

 

最後,她眼眶泛紅,對著鏡頭流下了抱歉的淚水。

「爸,媽,對不起,我沒辦法讓你們抱孫了。」

 

 

 

直播結束前,她念了不自殺聲明。之後,薛紹凰就陪著許自華去做筆錄,也將證據交給了警察,完成整個報案程序後,她們便走出了警局,上了計程車準備回家。

「妳太衝動了。」

在車內,回想起當時情況,許自華心臟還跳得有些快,忍不住又開始念薛紹凰:「就算妳爸媽在大陸,也可能看得到妳的直播。到時候妳要怎麼解釋?」

「照實說。」薛紹凰平靜地說,「我們都去註記了,也認定彼此了,那我爸媽遲早要面對這件事。」

這番話說得許自華啞口無言,只能將背靠向車座椅,長嘆一口氣。

薛紹凰微微一笑,牽起她的手,緊緊抓在掌心之中。

「自華,妳曾跟我說過,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妳的。」

她的眼中閃爍著明亮的光,閃得許自華又開始眼睛發紅。

在黑夜的車廂,她俯身吻向許自華的額頭。

「現在我做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