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點,兩人回到家中,不意外地發現關於薛紹凰直播的新聞開始漫天飛,瘋狂地在社群軟體中擴散。

『許姊指控徐圖豪妹曾性侵她 證據竟是這個』

『許姊認十歲時被性侵 百鳥朝凰霸氣要求徐圖豪驗DNA』

『百鳥朝凰與許姊才是一對! 她坦言與徐圖豪全是炒作』

『百鳥朝凰與許姊從高中就結緣 真情告白感動萬名網友』

 

八卦版前十頁都在討論她們的事情,甚至還拿出了之前黃彬求婚的影片來分析,說許自華在影片中的眼淚不是喜極而泣,而是為她跟薛紹凰傷心。

有人還扒出了許自華十七歲時曾參加過小說新人獎頒獎典禮的照片,還翻出了皇華若夢這本舊書,認為皇與凰同音,信誓旦旦指出這根本是本寫給薛紹凰的情書。

 

薛紹凰的通訊軟體也是響個不停,朋友們不停地私訊傳各種新聞跟討論串給她看,根本看不完,她索性暫時不理會。

 

她打開了臉書,現在她的追蹤人數一下飆到了十五萬,而留言通知更是以五秒一則的頻率跳著。

有人罵她跟徐圖豪刻意炒作,但也有些人反駁說那是被經紀公司逼的。

也有許多留言都是支持她跟許自華的,要她們加油。臉書上甚至還出現了《無限期支持凰大跟許姊結婚》的粉絲團,已有一千多人按讚。

 

風向一夜之間又變了,大眾的箭頭從兩人身上轉到了徐圖豪身上。

徐圖豪在看到薛紹凰直播跟相關新聞時,心中相當憤怒,只冷冷地在臉書上發文:一派胡言,若有必要會採取法律行動。

 

然而,許多網友湧入了徐圖豪這則貼文,要他去驗DNA面對。連他原本的粉絲們,都焦急地要他去,這樣才能洗刷妹妹的清白。

 

更有人將新聞概要翻譯成了英語版跟日文版,跑去圖雅公司的專頁貼文下面留言洗版。

圖雅公司的遊戲粉絲遍布國際,於是許多外國網友也注意到這件事情,開始轉載事件概要,引起了國際媒體的注意。

 

於是關於這峰迴路轉的事件,許多國家的媒體也開始報導,雖然不像台灣鋪天蓋地的報導,但事情還是傳到國外去了。

 

這無疑是給圖雅公司帶來形象傷害,讓圖雅公司的股價開始跌落。雖然跌幅不大,但也足以讓股東們不開心,也加入了要求他去驗DNA的行列之中。

 

薛紹凰直播後的隔天晚上,迫於諸方壓力,無奈之下,他只好宣布答應配合,並強調相信自己妹妹的清白。

 

 

關於這十四年前的性侵案,加害人已經死亡,本來這個案件是無法成立的,但情況特殊,又有媒體高度關注,警方也不敢怠慢。

 

兩天後,萬眾矚目的檢驗結果出來了。

在那條童軍繩上,確實採集到了許自華跟另外一名女性的分泌物,以及一位男性非常少許的皮屑。

男性皮屑與許自華被測出有手足關係,而女性分泌物則被測出跟徐圖豪有手足關係。

當結果公布後,相關報導又都被拼命轉載,許自華頓時從可惡的嫌犯家屬,成了讓人無限同情的受害者。

 

警方也坦言,如果早個幾年報案,會因為技術不足而無法驗出童軍繩上的DNA,但科技日新月異,2019年的基因檢測技術已先進許多,這才能成功檢驗。

然而徐圖眉已經死亡,且就算在童軍繩採集到她們的分泌物,也無法證實徐圖眉性侵許自華,更不能定罪。

 

許多網友開始為許自華抱不平,嚷嚷著司法不公。

都已經在繩子上採集到分泌物了,這就說明兩人當年一定發生過什麼事。

總不可能是十歲幼女性侵十七歲的少女吧!就算說是兩情相悅,十歲的小孩又懂什麼,怎麼想都是被誘騙的機率比較高!

但許自華覺得,這已經夠了。她從來沒想到過她的冤屈能有機會被洗刷,當年的慘痛回憶能有人為她打抱不平。

她更沒想過,這條曾帶給她無數噩夢的童軍繩,如今竟成了救命繩索,讓她得以脫離黑暗泥沼。

這一切都跟夢一樣。

 

 

在檢驗結果出來時,許自華像是放下了身上所有的重擔,覺得身心都輕鬆了起來。

當天晚上,她在薛紹凰身邊睡得極沉。

她又夢見了徐圖眉,但這次的夢卻不是惡夢。

夢中,許自華站在雲上面,望著徐圖眉於地面上披頭散髮,摀著被她割傷的臉,憤恨地朝著她破口大罵。

然而許自華只是在高處淡然地望著她,也聽不見她在罵些什麼。接著她腳下踩著的雲越升越高,地面上的徐圖眉也越變越小,最後成了一粒芝麻,再也無法對她造成威脅。

她心情平靜地抬頭望去,對著斗大的太陽瞇起了眼睛。

幾秒後,她看見了背上長著金黃色翅膀的薛紹凰,朝她直直飛了過來,展開雙臂,給她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於是她又想起了她十七歲時寫在小說的後記。

 

妳,永遠是我心中那道最明亮高貴的黃。

一輩子,都會是。

 

 

 

醒來時,已是中午十二點。她好久沒有睡到自然醒了。

許自華慢慢地從床上坐起身來,拿起床邊櫃子上的眼鏡戴上,習慣性的又看了看充電中的手機,發現上面有許多未接來電,有些是之前有接觸過的記者,而更多則是龍老闆打來的電話。

她輕輕一笑,下了床,不去理會這些來電。

此時一陣甜香從廚房飄來,她踩著拖鞋,循著香味往廚房走去。

廚房流理台上已擺了兩盤色香味俱全的西式早午餐,而薛紹凰則剛將圍裙解下掛在牆上,轉過身來,朝許自華溫柔一笑:

「來吃飯吧。」

 

許自華的臉上漾開了許久未有的幸福笑容。

她想,自己真的已足夠幸運。

雖然她曾經沒了家,但如今,她終於又有了一個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