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結界被震破,我看我們還是快閃吧,掃到颱風尾就不好了。」姓段的提議。

於是我們就跑離了暸望塔,我邊跑邊跟他們兩個說明幻打聽到的事。

「先把不夜抓起來的話,他們會比較沒那麼難對付。」我下了結論。反正弗德跟梵奧正要戰得火熱,乾脆先把不夜的嘴堵起來,讓他不能再命令NPC造次比較好。

「他身邊有邪神祭司,只有我們三個的話很不利。」飛沙說道,「阿淨剛死亡,兩小時之內會很虛弱,是不能戰鬥的。」

 

「不過我跟你都是近戰型的,這種法師類的職業應該不擅長近戰。」姓段的說。

「可以。不過還不知道他們的等級,」飛沙望向天空祭司與法師們,兩方各據一邊天空,望上去像兩片大黑雲,而弗德跟梵奧就在那兩片黑雲中間殺得難分難解,「能直接飛行的NPC等級應該都很高。」

「請煙用她的天賦技幫忙查一下他們的等級好了,」我靈光一閃,「我想她應該還在附近。」

「喔,對,反正她欠你人情。」在路過一個轉角時,姓段的揚起笑,「很好阿秘,商場上就是要這樣四處套交情討人情債啊,以後你來我們家公司工作應該會混得不錯。」

我白了他一眼,他又擅自規劃起我的未來了,「我幹嘛一定要去你們家工作?」

他故作委屈地扁扁嘴,「你不想跟我一起打天下嗎?」

我別開頭,「我不想被人說靠關係。」

而且我自認沒有像他一樣長袖善舞的本事,應該不適合在商場上工作。

至於我將來要做些什麼?

坦白說,我還沒有明確的規畫。反正靠關係進到他家公司絕不在我的選項之內。

 

他嘖嘖兩聲,「你不要那麼死腦筋,關係也是一種實力,當然你要給我養我也沒關係啦。」

「白痴,我怎麼可能會給你養。」我瞪向他。

我可不想被這傢伙包養,要我看他臉色吃穿想都別想,而且男人好手好腳的不工作像什麼樣子啊。

「嘖。」他一臉不甘願。

「嘖屁啊!」

 

飛沙淡淡地回頭瞥了我們一眼,隨後我馬上聽見他傳來調侃的密語:

「你們訂婚了?」

「你很煩欸。」我面紅耳赤地回,開始連絡煙。

 

 

如我所料,煙果然在附近沒錯,一聽到我們需要她幫忙偵測等級,馬上滿口答應要前來跟我們會合。

『但恕我不能提供軍援,』煙苦笑了一下,『不瞞你說,除了我弟,我手下的玩家都走了,只剩下NPC。而我不可能讓他們置於險地。』

『嗯,沒關係。』我可以理解。

煙嘆了一口氣,『真的很謝謝你讓你的手下拿回了我的信物。』

下一刻,她的語氣又轉為堅定,『為了感謝你,也是為了幫雷山那些犧牲的人報仇,我一定會盡力協助你的!』

我道謝後,便向煙說明了會合地點,便火速前往。

 

 

 

一會後我們趕到,便看見煙跟她弟灰狼早已候在會合點。

處理完以上的流程其實並不到十五分鐘,天上的弗德跟梵奧依然戰得激烈,法術互相轟來轟去,兩人卻還不顯疲態,尤其是弗德,看他打得很不亦樂乎。

 

 

 

我們一行人拿著武器,幻腳步輕巧地走在前頭,指引我們前進。

在此時,卻在軍團頻道聽見了淨血的聲音:

「哇啊……死亡超不舒服的,聽飛沙說你們要去攻擊那個叫不夜的傢伙喔?」

原來飛沙已經私下關心過淨血了,還說明了狀況。

「是啊。」我回,然後無限同情地說:「我們都看見了,之後再幫你把等級練回來吧。」

「不用了啦,」淨血嘿嘿一笑,「你就跟你家那個冒牌的去約會吧,不用顧慮我。」

我臉一紅。這死小孩……

「剛才飛沙都跟我說了,你們在打情罵俏,沒空關心我。」淨血吹了一聲口哨,「那啥,真是羨煞旁人啊?」

靠,姚飛紗都亂說了些什麼?我忍不住瞪了一眼在旁邊竊笑的飛沙。

「知道就好,可別眼紅啊,小弟弟。」姓段的厚顏無恥地回,反唇相譏:「不會啦,你行情也很好,可以去跟那個梵奧卿卿我我啊,首領夫人。」

「……要不是虛弱時間有兩小時,我馬上衝過去燒你屁股!」淨血咬牙切齒道,想必臉一定全紅了。

 

『就是這裡。』幻在寵頻說。

 

就在姓段的跟淨血的隔空鬥嘴間,我們來到了不夜的所在地。

 

「幻說就是這裡。」我在隊伍頻道說。

 

他的所在地就是一棟格雷隨處可見的平房,外觀看上去就像橫躺的長方形灰色大積木,平凡無奇。但就是藏身在此,才不容易被人發現。如果沒有幻的帶領,我們根本找不到這裡。

 

幻雙腿一蹬,跳上我的肩,我看著煙向平房窗內張望,眼中綠光閃動,聽她在隊頻中喃喃報出數值來:

「裡面有四個邪神祭司,等級都在六十上下。HP大約等於一個四十級戰士系職業,物理防禦力跟攻擊力都不高,跟同等級的法師系ㄧ樣。只要措手不及地攻擊要害,應該能很快解決。」

對其他玩家來說,HPMP等數值都是隱藏的,只有煙能看見,於是她採取了讓我們其他人能夠理解的說法。

 

我們紛紛點頭,雖然四個祭司等級算高,但聽起來很有希望,何況又有力量加冕那招加持。

看來他也沒想到會有人找到這裡,所以不夜也沒跟弗德借多少護衛。而他是商人,又不擅長戰鬥。就算他見情勢不妙想逃下線算了,時間也不夠,除非有外力強制拔掉他的遊戲頭盔。

 

 

「那就進去吧。」我在隊伍頻道說,向眾人覷了一眼,緊張地深呼吸一口氣後,便率先推開咿呀作響的木門。

 

 

四個邪神祭司靠著牆角,聽見有人推開門,一臉疑惑地轉過頭來,但馬上就驚詫地拿起魔杖。

但其中一人還來不及念咒,就被段王子的長槍給無情地刺破肚皮。

姓段的俐落地將長槍抽回,邪神祭司的屍身便在同伴的眼中驚愕地倒在地上。

聽見有東西落在地板上的聲音,不夜才轉過頭來望向我們。

然後瞇起雙眼,向我們咧開一個意味不明的笑。

 

 

 

看見不夜的笑,我馬上就開始不安地寒毛直豎。

他……該不會早就知道我們會來?

 

同伴的死亡讓邪神祭司們憤怒地開始念咒,但哪有這種時間給他們發大招轟我們?他們一被近戰系職業的人欺近就滿是弱點,匕首一揮,拔劍一砍,立刻見血封喉,白眼一翻,幾具屍身又紛紛倒地。

不夜見狀,乾脆停下了指揮遠處NPC的動作,居然毫不在意地笑了笑,聳了聳肩:

「嘿,感謝你們幫我把這幾個礙事的傢伙殺了,三王子殿下。我可不喜歡被監視。」

 

──果然他也不完全是弗德那一方的人。

 

「我就知道你會來。」不夜輕鬆地咧嘴一笑,語調裡透著隱隱的諷刺意味:

「你一定會想要拯救格雷,不讓弗德攻下這裡。在地下通道時給了你一點提示,你就利用你的寵物,像聞到肉骨頭的狗一樣追過來了。」

 

聽我被說成狗,姓段的眼神慍怒地一緊,就想提槍上前去殺了不夜。

但我舉起手來阻止了他,沉聲道:「這裡一定有伏兵,快退後!」

否則他不可能那麼悠閒的嗆我,一副目前都在他算計之中的囂張樣子。

 

「嘿嘿,其實你不笨。」不夜笑了兩聲,退後兩步拍了拍手:「出來吧。」

 

我們還來不及動身,石製的地板就忽然開始搖動,在最中間的地板處開始浮出綠色的大型魔法陣,幾乎佈滿屋中的整個地面。

此時眼前忽然一亮,使我不得瞇起了眼,而當我再度睜開眼時,我們已經被團團圍住了。

圍住我們的有兩方人馬,而每一方都令我驚訝。

一方是身著格雷軍軍服的軍隊,每一個人臉上都戴著面具;另一方則是藍國二公主的隊伍,雙方人馬分成兩半,左格雷軍右二公主,滴水不通地圍住我們。

情況一下子被逆轉了。

 

「商城的群體傳送魔法陣,新台幣五百。」飛沙冷冷地看向正在掏耳朵的不夜,「真是大手筆。」

「嘿嘿,因為我認為有這樣做的價值。」不夜翹起嘴角,推了推鼻樑上的有色眼鏡,「商人是不會作賠本生意的。」

「格雷居然有叛徒?」煙的聲音聽起來不敢置信。

只聽格雷軍傳來一聲冷笑,轉頭一看,是個裝束跟其他軍人明顯不同的肥胖男人,大概是這群叛軍的領導人。

「米蘭達已經過時了,下面的人也好操控得很,隨便喊幾句『就算戰死也是格雷的榮耀』之類的口號,就一個一個自己跑去死了,真是蠢。」

爾後,肥胖男人向二公主彎下腰鞠躬,畢恭畢敬道:「不如讓這位年輕有為的藍國公主來擔任格雷的領導人,我姆雷願意放棄米蘭達手下的將軍之位,改為追隨您的領導。」

 

我恍然。

原來格雷的弓箭手隊不閃避邪神祭司的攻擊,寧願犧牲也不願意逃走,就是這個將軍平常對他們的洗腦!

而群體智商幾乎等於零,就像邪教一樣,長期下來的觀念灌輸,會在不知不覺中對那個觀念深信不疑!

難怪格雷的軍事防守弱成這樣!

 

對這段效忠宣言,二公主安熙似乎完全不感興趣,只是逕自依偎在威廉的懷中撒嬌。

撫著安熙的淡色髮絲,威廉微昂下巴,揚聲代為回答:「二公主殿下不會虧待你的。」

 

「感激不盡!」姆雷聲如洪鐘地回覆。

「無恥!米蘭達對你們不是很好嗎?」煙氣憤道,看來她也跟米蘭達頗有交情。

而姆雷只是又不屑地笑:「她現在不過是個溺愛女兒的無能母親罷了,她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此時不夜清了清喉嚨,向威廉意有所指地笑了笑。

 

「OK。」威廉點了點頭,隨後低下頭,向埋在他胸膛的安熙柔聲道:

「安熙,該辦正事了。」

 

 

「嗯──好吧──」

安熙有些不甘願地讓頭離開威廉的胸膛,漫不經心地朝我們這裡望過來:「目標是哪一個?」

「那一個,你們藍國的三王子。」不夜的手指指向我。

 

「喔。」安熙一雙毫無精神的下垂雙眼與我四目相接,眼瞳從茶色慢慢轉變為銀色。

我頓感不妙,姓段的跟飛沙也迅速擋在我身前。

 

「沒用的,安熙的天賦技能只要一鎖定目標,不管你們做什麼都沒用的。」威廉笑著搖搖頭。

「抱歉囉,快意。」

 

 

我頭冒冷汗,有如芒刺在背。

然而過了幾秒,也沒有什麼攻擊朝我飛來,我的身體也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但更可怕的事情卻發生了:

 

《王子快意的王族信物懷錶已被公主安熙給偷走》

《王子快意由於失去王族信物,在找回信物前,所有王族技能皆暫時作廢。而若在一個月之內沒找回信物,天賦技能跟王族身分將永遠作廢》

 

聽到系統提示時,我的腦中一片冰冷的麻木。

我想我的臉色一定是慘白的。

 

「到手了。」

安熙白皙的手指上掛著我的懷錶錶練,銀色的錶身搖來晃去的,藍寶石映著室內燈源一閃一爍。

安熙滿不在乎地將我重要的懷錶交到威廉手上,便繼續抱著威廉的腰,不理會眼前的一切。

 

「嘿嘿,太厲害了,《指定盜取》這個天賦技能,就算一天只能用一次,還是太犯規了。」

不夜拍掌大笑稱讚,但安熙完全懶得搭理他,只是臉頰泛紅,淺笑著抬頭望向威廉。

威廉給予她一個贊許的笑,滿足安熙的期待:「做得好,我的公主。」

安熙這才滿足,高興地用頭顱在威廉的胸前磨蹭。

 

「好了,」不在乎安熙的冷落,不夜笑吟吟地將頭轉向我,「三王子殿下,請問您打算出多少錢贖回您的信物呢?」

 

事態直轉急下,我不想相信眼前發生的事,但我那亮晃晃的懷錶正掛在威廉手上,不容我去否認。

原來,他一開始的目的就是拿走我的信物,向我敲詐!

 

「如果你不那麼愛管閑事跑來找我的話,或許就不會中計了說,嘿嘿。」不夜愉悅地望著威廉手上的懷錶。

 

姓段的一看見我的表情,便擰眉扭頭向威廉憤怒咆哮,眼神幾乎要噴出火來。

「快把阿秘的懷錶還來,不然我就把你殺回零級!」

「我也一起。」飛沙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冰冷,手上的匕首鋒芒銳利,難得地跟姓段的意見一致。

「太過分了!就為了錢嗎?」知道失去信物的痛苦,煙情緒激動地向不夜指責。

「卑鄙!」連跟我不相熟的灰狼也忍不住罵道。


──

我好愛這一段~~
不過 通往存稿歸零的倒數計時要開始了(幹

本日菜單:
由於上一章姓段的喊很大聲但卻傳不到結界內
所以今天吃一百個大聲公!

(段:大聲公是拿來用的不是吃啊唔嗚嗚嗚(被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