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眾人的怒罵責難,不夜充耳不聞,只是笑笑拉了張椅子坐下,翹起腳來,好整以暇地看著我們:

「開始談生意吧。」

見我只是沉默地瞪著他,不夜笑吟吟地望向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好吧,我就先幫你開個價吧。」

「多少……?」儘管咬牙切齒,我還是開口問。

就憑我們,要打過這些人跟NPC是不可能的,硬打只會造成無謂的傷亡,也拿不回信物。

是我太大意了,沒想到他會用商城的魔法陣來埋伏兵……

 

「放心,憑我跟你的交情,不會算你太貴的,我跟你也算是老客戶了……」

不夜老奸巨猾地揚起嘴角,聳了聳肩,一派輕鬆地開出天價:

「不貴,三千萬。」

 

三千萬?那幾乎可以買下遊戲裡一個NPC城鎮!

幹,我的之前的儲蓄也才七十多萬,加上這次任務完成的五十萬,也才一百二十幾萬而已,怎麼可能付得起!

「我哪來那麼多錢!」我馬上抗議。

 

「這就是王族信物的價值啊,」不夜笑道,「王子公主這種隱藏職業商城賣一萬,遊戲幣比新台幣,現在市價是一比三千,我可沒有開錯價。」

 

「而就算你沒有錢,但你的屬下們湊一湊總會有吧?」不夜舒舒服服地靠著椅背,有色鏡片下的眼睛掃了一圈我的隊友們,翹起一邊嘴角,「你們不是才剛完成一個大任務沒多久嗎?系統送的。」

 

「好,我給你一萬新台幣,約出來面交。」姓段的冷道。

但不夜搖搖頭拒絕,攤手咧嘴一笑:

「我可不敢,看你這副殺氣騰騰的樣子,讓你知道我現實中的長相或真實姓名還得了?我只收遊戲幣,在遊戲內做交易。」

 

「嘖……」姓段的惡狠狠地瞪著不夜,首當其衝地報數:「我有七十萬。不夠我再去用真錢收購遊戲幣!」

「六十萬。」飛沙皺眉環起胸來,顯得有些悔恨,「買裝花掉了一些,抱歉。」

「沒關係。」我溫言安慰道。畢竟剛拿到任務獎金時,誰會想到我會被眼前這個混帳偷走信物勒索?如今還要大家幫忙籌錢贖回信物,是我對不起大家才對。

 

「我也要幫忙!」煙義不容辭地站出來,讓我訝異也感動,「三百五十萬!這是我全部的財產!」

「五十五萬……」看姊姊也開始報財產,灰狼顯得有些無奈,看起來是迫於情勢才跟著開口,畢竟他跟我並沒什麼交情,要他把財產拿出來真是委屈他了。

 

「嗯……」不夜腦袋轉了一下,快速地心算出:「那現在就是五百三十五萬囉?」

「不錯啊,你們再把裝備賣一賣就差不多了!加油!」不夜拍拍手,鼓勵地看著我們,看起來說有多賤就有多賤,真想衝上前去狠狠揍他一頓,但那也於事無補。

 

 

「其實……」

此時格雷叛軍處傳來一個充滿笑意的嗓音,那是我再熟識不過的聲音。

我驚詫地往聲音來源一看。

 

「你半毛錢都不用付給他,學長。」

 

站在姆雷背後的黑桃摘下了面具,露出原本的面貌。

棕髮綠眼,笑起來會有臥蠶的眼睛,確實是我最熟悉的學弟沒錯。

 

「黑桃!」我驚呼。

飛沙也不免訝異地睜大眼睛,煙跟灰狼也是一臉疑惑。

而姓段的則是厭惡地嘖了一聲。

 

「新來的,」姆雷轉向他,因為戴著面具而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聽聲音感覺得出他的憤怒:「你是什麼意思?」

他肥胖的手指往仍然摟著威嚴的安熙用力一指,語氣激昂:「你打算背叛二公主殿下嗎?」

雖然姆雷如此激動,不過安熙只是打了個哈欠,靠著威廉的胸膛閉上了眼睛,乾脆地打起盹來,讓姆雷非常尷尬。

 

「我一直都是三王子的人,」黑桃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使我微微一震,「一直都是。」

姆雷悻悻地放下指著安熙的手指,冷哼一聲:

「不愧是擁有『慣性背叛者』稱號的男人……先是背叛紅國大王子,又背叛藍國三王子,再來是背叛米蘭達,再來是我……哈!」

姆雷完全不管自己也背叛了米蘭達,只是要發洩被安熙忽略的尷尬,板起臉來,繼續對黑桃數落發脾氣:

「我早就知道了!像你這種人,根本不能信任!帶你來也不過是需要打手,畢竟有種背叛米蘭達的人太少了!」

 

姆雷把頭一扭,向叛軍們吼道:

「你們還在幹什麼!快一人一刀把這叛徒給剁了!」

聞言,我瞬間忘了我只是個失去信物的廢人,急得要衝上前去跟他一起作戰,但卻被姓段的拉住了:

「阿秘,別衝動啊!」

不同於我的緊張,黑桃好像事不關己似地,只是對我溫柔一笑:

「別擔心,學長。」

 

「你們!」

面對將軍的命令,叛軍們竟不為所動地站在原地。

「造反了!不聽我的命令了嗎?」姆雷氣得火冒三丈,向叛軍們咆哮:「就為了這個新來的?他給了你們什麼好處?啊?」

 

「他沒有給我什麼好處!」此時,叛軍之一忽然用力吼了回去,嚇了姆雷一跳:「因為他是我的朋友!」

「沒錯!黑桃十七是我的好朋友!」叛軍之二高聲附和。

「我們的好兄弟!」

 

他們的呼聲慷慨激昂,現場情勢變得弔詭,叛軍竟全都向黑桃一面倒。

我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這非常不自然的一切。黑桃他……加入米蘭達旗下不過十天而已吧?怎麼可能在短時間內就跟叛軍們稱兄道弟?

 

這時,從黑桃那邊傳來了密語,笑著解答了我的疑問:

『我對他們用了商城的友情之水。』

原來如此!

『可是,』我皺起眉來,『那不是一個就五百塊嗎?而且只能用在一個NPC身上吧?』

『是啊。』黑桃一派輕鬆地答。

『那……』我瞪大眼睛,這些叛軍少說也有二十來個,『這起碼要一萬!你怎麼花得下手啊!就算你要在米蘭達手下工作,也沒有必要急著跟NPC那麼快打好關係吧!你幹嘛那麼急?』

 

只聽黑桃輕輕一笑:
『為了你啊,學長。』

 

 

 

 

 

 

我愣愣地望著他。

為了我?

 

『加入格雷軍後不久,我就聽見我的上司姆雷要改投二公主門下,』

黑桃笑望著姆雷被他的原手下逼得步步退後,姆雷驚慌之下,面具從臉上滑下,現出了一張油光滿面的臉和一對害怕的小眼睛。

『不只要背叛格雷,還要跟二公主一起奪取學長的信物……不能原諒。』

 

黑桃眼神暗下,臉上的笑卻更揚,咧出一排白牙來。

「各位,可以幫我殺了我們的前將軍嗎?」

黑桃爽朗地笑著要求格雷叛軍們,語氣十分輕鬆,像是不過要請他們幫個小忙一樣。

 

「沒問題!」

「兄弟的忙是一定要幫的!」

他們熱情地高聲呼應道,隨即就開心地提起刀劍,以十來人為一層,分為兩層團團圍住已經退到角落的姆雷。

 

「你們要做什麼!做什麼!」姆雷像隻困獸般憤怒且無助地大吼,彷彿想用吼聲就把他以前的手下們逼退,「都忘了以前受過我什麼好處了?你們這些叛徒!下三濫!」

 

但只靠聲音顯然起不了什麼作用,圓圈內層的叛軍們揚起手中長短不一的刀劍,十幾道寒光紛紛一閃,只消一瞬,血便高高地濺上了房內的牆。

 

「啊啊啊!」姆雷慘叫完,再開口時聲音已經變得奄奄一息,「二公主殿下!請救救我……!」

 

被點名的安熙絲毫不為所動,只是依偎在威廉懷中,輕輕皺起眉頭。

「好吵……」

「還是給他個痛快吧。」黑桃又笑了笑,綠色的眼眸中閃動著我從未見過的殘酷光芒。

 

刀劍再度各自揮落。

「啊……!」

只聽姆雷又再慘叫一聲,沾滿鮮血的肥手啪地一聲用力貼上牆,但抓撓了一陣後便隨即無力地滑落,又在牆上留下一道鮮紅色的血痕。

 

「嘖嘖嘖,」在一旁看戲的不夜搖了搖頭,聳了聳肩,「我實在不喜歡這種血腥場面,官方應該修正一下,否則嚇跑玩家我也沒錢賺啦。」

 

「嗯……我記得你叫黑桃十七嘛?『慣性背叛者』這稱號聽起來好炫啊!」不夜將頭轉向黑桃,滿臉笑意,居然開始跟黑桃裝熟起來,「你怎麼會跑到格雷那邊啊?」

 

黑桃沒有回答不夜的問題,只是彎起嘴角,雙眼微瞇,溫和地向格雷叛軍們下達指示:

「麻煩幫我把坐在椅子上的人綁起來,嘴巴塞住。」

 

「好!」

「塞住那瘦子的嘴!」

「把他綁起來!」

 

格雷叛軍們慷慨激昂,不過此時威廉見情況不妙,也向二公主的手下們揚聲下命令:

「保護不夜!」

「你們的王與你們同在!」安熙也及時拿出紫色的雕花權杖向地上一敲,發動了王者加冕技能,讓她的手下們身上亮起藍光。

藍光的大小可以看出主從關係,安熙手下的其他人身上的藍光普遍都不太亮,只有威廉的最亮。

 

剛才還在同一戰線的雙方,此時居然戰成一團,情勢的發展令人出乎意料,讓絕望的情況出現了一線生機。

而這都歸功於黑桃。

 

「謝謝你。」我真心地說,向他彎起嘴角。對在緊急時刻前來營救的他,我真的很感動。

「要謝,等我為學長拿回信物再說吧。」

黑桃笑了笑,將臉湊近我,想將手撫向我的臉頰,像之前那一個月一樣,但卻被姓段的給一手打掉了。

姓段的神情陰冷,將我拉到他身後,以刺耳的生疏語氣道:「謝謝你的幫忙,不過這不代表你可以隨便碰阿秘。」

 

黑桃目光微沉,隨即又聳肩歪了歪嘴角,「好吧,反正也不急在一時。」

「不只是一時,你永遠都別想……」

 

「拿回信物要緊。」正當姓段的快要跟黑桃吵起來時,一旁的飛沙靜靜提醒,便隨著煙跟灰狼一起快步上前加入格雷叛軍幫忙。

 

「……。」姓段的恨恨地瞪了黑桃一眼,然後將頭轉向我保證道:「阿秘,在這裡乖乖待著,我一定會幫你拿回信物。」

「放心,學長的信物,我絕對會拿回來的。」黑桃燦爛一笑。

 

語音剛落,姓段的馬上瞪向黑桃,而黑桃仍然保持著笑容,交會的目光間好像有電流在霹啪流動。

下一刻,兩人便較勁一般同時衝了出去。

 

 

信物被拿走了,又不能幫旗下的人放王者加冕,這樣的我簡直形同一個無職業的廢人啊。

 

不過我可不會坐以待斃。

 

「你想逃?」

我冷冷看著不夜從椅子上站起身來,他的腳下踩著遍怖整棟房屋的綠色魔法陣,「就算你發動群體傳送魔法陣,也只會讓在場全部的人跟你一起走而已。」

不夜嘿嘿一笑,「我知道啊,我當然另有準備。」

他從口袋中抓出一本紅色小書,嘴裡喃喃地念著什麼,細瘦的手臂上開始冒起小小的黑色魔法陣,身影開始漸漸淡出。

這眼熟的脫逃方式……跟我在草日村遇見的紅國胖子士兵所用的方法一模一樣!

 

「幻!」

 

聽見我的呼喚,剛才一直在屋簷上打瞌睡的幻馬上縱身一躍,在不夜臉上降落之前臨面就是兩下貓爪,以慘叫取代他的咒文念誦。

 

 

「痛死啦!」不夜苦著臉大聲嚷嚷,好好的臉被抓成大花臉,讓我的心情好上了許多。

 

『幻,能把我跟這傢伙傳到你的幻覺空間裡嗎?』我在寵頻問。與其在這邊扯大家後腿還要被人保護,不如到對我而言絕對安全的地方去。

 

我望向急急從包中取出紅藥水,想要快點回HP治癒傷口的不夜,將指節捏得卡卡作響,歪起嘴角。

 

『我有很多事想要問他。』

 

『沒問題。』幻在寵頻回覆。

眼前忽然一黑,我跟不夜馬上就來到了光神神殿──幻所製造出來的幻覺空間裡面。

我站在祭壇上,背後是祭壇供奉的光神畫像。而不夜則是被幻扔在祭壇的石階之下,歪七扭八地倒在地上。

 

 

「這裡是哪啊?」恢復意識後,不夜疑惑地坐起身來,手上還抓著一瓶紅藥水,皺眉瞪著一個方向,「你又是誰啊?」

 

我朝不夜的目光望過去,只見一個身型挺拔的男子不知已經何時站在我身旁。

男子比我高出半顆頭,身著黑色無袖背心,露出兩條肌肉線條優美的手臂來,下身則穿著黑色皮褲以及滾毛邊的黑色靴子,一身小麥色的肌膚,整個人充滿了野性。

他凌亂的黑髮散在脖頸處,銳利的金色眼瞳居高臨下地望著不夜,頭上的黑色貓耳豎了起來。

 

「幻?」我遲疑地叫了聲。

 

「哼,嚇到了?這才是我原來的人型姿態。」幻環起胸來,向我揚起嘴角,露出貓的兩顆虎牙來,聲音跟平常在寵頻時聽到的不一樣,是個真正男人的聲音,「這種不用抬頭看你的感覺真好。」

 

 

──

 

眾所皆知我不愛正太

所以幻的原型當然得是有點肌肉的青年我的菜HSHS

一隻幻兩種享受(ㄍ

 

本日菜單:

充滿口感跟鐵質(?)的喜餅盒(塞塞塞

(段:唔唔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