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真是聰明啊。」在一旁看戲的姓段的涼涼地說,「原來大王子平常就是這樣完成任務的啊。真是好有王族風範啊。」

臨風笑而不語。雖然這策略是建立在雨夜的外掛之上,而且相當卑鄙,但必須承認這確實相當有效。

 

「讓他們起內鬨,這樣不用弄髒我們的手,就能削弱他們的戰力,也不用浪費MP,不是很好嗎?」他笑著聳了聳肩。

確實,等一下要應付弗德,是不該浪費MP在這些雜魚上面。

 

「啊啊啊啊啊!」                                                   

見到臨風這樣做相當省力又擾敵,黑桃也快速照辦,拿出一把劍(看起來應該是格雷軍配給的)往其中一個祭司刎去,然後把劍丟向他新製造出的屍體旁,讓混亂的場面越為火熱,仇恨的情緒更加沸騰。

 

「是誰幹的!」見到地上又多了一具屍體,一個祭司神經質地大吼。

「是你吧!別裝了!」另一個祭司懷疑地指著同伴的鼻子。

「胡說!別想栽贓我!我早知道你不是好東西!」被指的人感受到壓力,怒不可遏地抽出防身小刀,狠狠刺入指控他的人腹中。

「叛徒!」這般景狀令其中一人放聲尖叫,「有內奸!」

 

「到底是怎麼回事?」

「搞什麼?怎麼打起來了!」

失控的騷亂引來了更多祭司查看,但其中並沒有弗德。

我疑惑。

手下惹了如此大的騷動,身為頭頭怎麼還不出來查看喝止?

難道……是在進行什麼需要集中的儀式嗎?還是待在什麼能隔絕外頭聲音的地方?

 

「哇,真的很有效。」黑桃讚嘆道,其他人見狀也依樣畫葫蘆補刀,讓祭司們的內鬨越燒越旺,一時之間到處鬼哭狼嚎。

雖然不是很光彩的戰鬥方式,不過反正沒人看見,只有同為靈體的人知情,那也無所謂了。

 

 

「裡面怎麼樣了?」在外頭的雨夜於隊頻中詢問,提醒我們本次潛入的目的,「不用跟雜兵戀戰,重要的是快點找出弗德跟米蘭達。」

她擔心著臨風的信物,而我則擔心著格雷的安危。

沒錯,要快點找出弗德跟米蘭達。

然後殺了弗德。

 

「幻,麻煩你了。」我在寵頻說。弗德不出來,市政府又太大,一個房間一個房間找太慢,最快的方法是藉助幻的力量。

「沒問題。」他答。

下一刻,我便感覺到有樣東西從我肩膀處穿過直直落下。

幻優雅輕巧地踩落地板,因為現在的我處於靈體狀態,牠無法站在我肩上。

幻相當訝異地轉過頭來看我,將尾巴豎了起來。

「你怎麼變成這副鬼樣子了?」嗯,確實是鬼樣子沒錯。

「反正我沒死,等一下再跟你解釋。」我說,「先幫我找一下弗德在哪。」

聞言,幻點了點頭,動了動耳朵跟鼻子,瞇起了金色的貓眼。

 

「他們在地下。」

幻在寵頻說。

在地下……原來他們在市政府下方的監獄!

由於監獄時常有銬問之事,所以特別加設了隔音結界。難怪他聽不見上面的動靜!

「謝謝你,幻。」

幻點了點頭,不用我說,便自己回到了次元空間裡去,想必也清楚自己打不過弗德,乾脆先躲起來。

 

「他們在監獄!」

我在隊伍頻道裡說完,便帶著眾人快速飛下樓,頭也不回地穿越了幾層地板,一口氣來到了監獄。

 

地牢就跟我們之前來前一樣光線陰暗,但如今這裡已聽不見銬鍊相撞的聲音,也沒有半個獄卒在此駐守。

原先緊閉的囚房門板如今竟大剌剌地開著,我探頭望向其中一個牢房,一見到裡頭情況,心下便涼了半截。

牢房裡頭只有被打開的鐐銬,竟空無一人!

 

「犯人都逃了。」站在另一間牢房門前的飛沙皺起眉來。

「看來都被放走了。」姓段的翻了翻白眼,「到底是多想要在格雷製造混亂啊?」

 

當時這裡囚禁著雷山盜賊跟其他囚犯,如今盜賊首領已經闖入這裡意圖奪取格雷,而且還故意放走了那些囚犯!這下外頭逃難的格雷市民也有危險了,根本是雪上加霜!

可惡,不知道凱現在是否安全……?

 

我握緊了拳,在心中狠狠咒罵弗德,此時從走廊深處裡傳來了弗德冷酷的聲音:  

「米蘭達,如今格雷已如同我的囊中之物,妳還不把另外一半的都市之心吐出來嗎?」

都市之心?什麼是都市之心?

我們疑惑地面面相覷後,便趕忙往聲音的來源飛去。

他們在一間牢房中,梵奧跟米蘭達以及她的女兒莉黛皆被黑藤蔓綁住雙手雙腳,高高吊在天花板之上,身上意外地都沒什麼大傷口,衣服也很完整。

但梵奧臉色蒼白,雙目緊閉,看起來跟外頭的死靈法師一樣失去意識了。見此景我心中發冷,外面那些死靈法師輸給弗德可以理解,但梵奧同樣身為boss還是被打敗了嗎……?

弗德似乎正在刑求她們母女,面露得意,看起來毫無防備,現在正是最好的攻擊時機。可是我又很在意他們接下來會說些什麼。

「阿秘,趁現在快用你那招!」姓段的顯然也跟我想的一樣,轉過來提醒我。

「哪一招?」黑桃好奇地望著我,這時我才想起他不知道我的天賦技能,又想起了當初用時間暫停時我救的是姓段的而不是他,不由得感到一陣愧疚。

姓段的顯然也想起了這一點,但他跟我不同,為這件事津津自喜的很,清了清喉嚨便要落井下石:「你當然不知道了,因為那時你已經……」

「安靜。」

飛沙瞥向姓段的,手指向牢房,另一手在唇前豎起指來,示意他閉嘴。姓段的挑了挑眉,終究還是閉上了嘴。

我感激地看了一眼飛沙,飛沙只是拍了拍我的肩,便轉頭看向牢房。

我也轉過頭去盯著弗德。

都市之心到底是什麼?等一下又會發生什麼意外的遊戲劇情?

看大部分的人也好奇地望著牢房裡面,沒有做出什麼攻擊行動,相信在意的人絕對不只我一個。

 

米蘭達咳了幾聲,嘴角滲血,但目光依然堅毅,「我絕不會把都市之心交給你這種人的……!」

弗德冷笑一聲,「都市之心是城市的靈魂,格雷的房屋之所以如此歪斜,就是因為身為領導者的妳只持有一半的都市之心的緣故,這妳應該也很清楚。這樣下去,遲早格雷也會毀掉的,把妳的都市之心交到我手上,格雷才能永遠存續下去。」

 

我詫然。原來格雷的房屋形狀歪七扭八,就連市政府也跟小孩子亂疊的積木一樣,也跟什麼都市之心有關嗎?我還以為是遊戲美工的品味有問題還是城市特色什麼的……沒想到竟代表格雷早已經搖搖欲墜嗎……?從我一來格雷就……  

米蘭達聞言大怒,雙目暴瞪,隨著大吼嘔出了一口鮮血:「無恥!是你要把都市之心還給我才對!五年前明明是你使用骯髒的手段……!」

「是啊!快把都市之心還給我母親!」莉黛雙目泛淚,跟母親同出一口氣,「交給你這種人,我母親一手建立的格雷只會變成人間煉獄!」

弗德面色冷峻,將目光移向莉黛,竟忽然露出了令人不寒而慄的微笑:「剛才還多虧了妳幫忙把死靈法師的靈魂抽出來為我所用,若妳成功說服妳母親把另一半的都市之心交出來,我絕對會善待妳們母女的,妳也可以繼續在我身邊發揮妳馭靈使的能力。」

  

什麼?原來莉黛就是雨夜說的那個比她還要厲害很多的馭靈使嗎?真看不出來……而且馭靈使的能力根本就是大外掛,難道格雷的強盛也跟莉黛有關係嗎?

 

「我才不信!」莉黛深痛惡絕地怒道,展現出與她外表大相逕庭的剛烈性格,「剛才是我母親的生命受威脅才不得已!要我之後為你這種人效力?想得美!」

弗德的臉一下子又冷了下來,但隨即又惡毒地勾起嘴角:「妳以為妳的母親疼妳是因為親情?才不,當初她收養妳不過是為了妳天生的馭靈能力。」

「閉嘴!」米蘭達勃然大怒,反應相當激烈,又發出了一連串混濁的咳嗽聲。

「我才不會被你挑撥。」莉黛不屑道,隨後又轉頭給米蘭達一個溫暖的微笑,「媽,不用擔心,我已經不是小孩了,不會隨便對這種事生氣了。」

聽見女兒的話,米蘭達並沒有做出回應,只是面色凝重地盯著地板。見母親如此,莉黛疑惑,而下一刻弗德又開了口:

  

「告訴妳一件好事情吧,天才馭靈使小姐。」弗德環起雙臂來,紅眼微瞇,歪頭露出扭曲的笑:「馭靈使雖然可以操控靈魂,死後也不會像死靈法師一樣被靈魂反蝕,但不代表不需要付出代價。」

他走近莉黛,伸出蒼白的手扣住莉黛的下巴,深深望進莉黛驚恐的眼中,然後垂下眼愉悅地說:

「馭靈使的代價是壽命。你們每使用一次力量,壽命也會隨之縮短。」他滿意地看著莉黛的神情轉為驚愕,放開莉黛的下巴後,還故做訝異道:「喔?沒想到妳還真的不知道這件事?妳母親居然沒讓妳知道,還真是個好母親啊。」

「我……不相信……」聽著弗德如針般的諷刺話語,莉黛雙唇顫抖,僵硬地轉頭過去望向米蘭達:「這是真的嗎……?媽?」

「……。」米蘭達閉上了眼,神情疲憊,沒有回答。看來是真的沒錯了。

見到米蘭達的反應,莉黛咬緊下唇,無聲地落下兩行淚來。

 

「妳可以算一下自從妳能力覺醒時,妳母親要妳使用過妳能力多少次,就能推算出妳僅剩的壽命了。」弗德愉快地說,「真是可憐啊,還這麼年輕。」

「不過,只要妳願意為我效力,我便可以讓妳繼續活下去。」弗德話鋒一轉,揚起嘴角,望著臉上透著驚慌與失望的莉黛,「身為一方首領,我掌有長生的秘密,連紅國的將軍都要跟我合作。」

長生的秘密?原來這就是白傑利跟弗德合作的原因嗎……為了救遠在紅國的另一個莉黛!

「如何?只要妳答應,我馬上就幫妳鬆綁。」弗德仰起下巴,向莉黛伸出手來,似乎已經志在必得,「只要跟我簽訂契約,妳便不必為壽命擔憂。」

「……不!」

莉黛猛然昂起低垂的頭,咬牙堅定地拒絕,眼底燃燒著憎恨的火焰:「我絕對不會為你這種人效力,陷格雷的居民於水深火熱之中!」

「喔?」弗德揚眉,繼續挑撥:「妳不恨妳母親?」

「不管怎麼樣,她還是我的母親!」莉黛並沒有正面回答弗德的問題,但態度已經相當明確,「我絕對不會背叛她和格雷!」

「莉黛……」米蘭達訝異又感動地望著她,但莉黛並沒有回頭去看她,使得米蘭達又黯然地垂下眼。

「哼,真是偉大的母女親情啊。」弗德厭惡地說,但神情又歸於平穩:「算了,反正王族信物的力量等同於四分之一顆都市之心,只要再拿到一個信物,我就能得到完整的格雷了。」

 

說罷,他便拿出了一個銀色懷錶來把玩。看來那就是臨風的信物了。

聽見他的話及瞧見眼前這一幕,我這才恍然大悟。難怪弗德跟米蘭達都想要王族的信物……原來信物還有這種功用嗎?等同於四分之一個都市之心?

「你怎麼會有王族的信物?」米蘭達訝異地盯著弗德手中的懷錶。

「這是某個膽敢跟我做對的王……?」

 

弗德愣愣地望著自己空蕩蕩的手,剛才他手上的懷錶已經被忍不住衝出去的臨風給奪了回來。

 

「太好了……」臨風喃喃,把懷錶緊緊地握在手中後,面上鬆了一口氣,便要飛回我們這裡。  

 

這時弗德跟米蘭達都驚詫地瞪大了眼,不懂為什麼懷錶會突然消失,只有身為馭靈使的莉黛訝異地看著臨風離開,也注意到了在門外的我們。

                 

「……原來如此。」察覺到莉黛的視線方向,弗德勾起嘴角,也順著莉黛的視線望過來,那蛇一般的紅眼令人不寒而慄,「這裡有一些只有妳看得見的東西在。」

不到半刻,弗德手上已經開始凝聚起了黑氣。

 

糟了,莉黛的視線曝露了我們的存在!監獄的走廊太過狹窄,就算他看不見我們也大概知道我們在哪!而且也沒地方可以躲!

 

 

──

 

這章解了不少伏筆啊XD

其實一開始寫格雷的房屋歪斜時我並沒有想那麼多ㄏㄏ

然後存稿 ㄜ……(ㄍ

 

本日菜單:

印度神油+報銷的電腦主機板

感覺應該又滑又脆(?)吃吧!!!(塞塞塞塞塞

(段:真的會死啦唔唔唔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