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雖然臨風想要快點拿回信物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他這樣做實在太魯莽了!

「你們是在怕什麼?」

灰狼傲然抽出劍,欺上弗德跟前去咧開笑容,「反正我們現在是靈體,他看不到我們也打不到我們!」

語畢,他手上的劍已經高高揚起。

然而眼看灰狼就要砍到弗德,弗德手中的黑氣卻瞬間化為張牙舞爪的黑色蟒蛇,又快又狠地纏繞住灰狼的身體。

「唔!」灰狼吃痛地叫出聲來。

「小鈞!」煙尖叫出疑似灰狼本名的名字,想要衝上前去,但卻被黑桃抓住了手,阻止她曝露出自己的位置來。

「可惡……」被蛇緊纏的灰狼咬牙掙扎著,想要揮劍砍掉蛇頭,卻只是讓劍刃從蛇身虛弱地穿過去。

見狀我頭皮一陣發麻,看來普通的物理攻擊根本傷不了那條蛇!偏偏日琳姐被俘虜,淨血又處於死亡後的虛弱狀態無法戰鬥,我們現在沒有法師系的人可以應付!

 

「我的法術也會自己追蹤有敵意的敵人,就算我看不見你。」

 

弗德冷笑,彈了一下手指,那條蛇的頭便像氣球一樣瞬間爆脹,張開血盆大口,我們還來不及反應,牠便一口氣把灰狼的靈魂給全吞了下去。

煙絕望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一雙眼頓時蓄滿了淚。

 

「不,應該說是你們才對。」弗德愉快地補充。

吃完灰狼,黑色蟒蛇的頭便恢復到原本的大小,昂頭擺了擺蛇尾後,便嘶嘶吐信朝我們衝殺過來!

 

我立刻抽出腰間的長刀。

看來是放大絕的時候了!

「時間暫停!」

我高聲大吼。

 

「……。」

結果凝止的不是時間,而是氣氛。

我四周的景物並沒有轉為黑白,其他人的動作也沒有停止,反倒讓臨風跟煙他們不解地看著我。

連那隻黑蛇也愣住了。

我也愣住了。

 

《王子快意現在為靈體狀態,不得使用天賦技能》

……。

聽到系統提示我很無言,只能把長刀收回去。

幹,不早說!

我既尷尬又氣急,果然變成無孔不入的靈體還是有代價的,而且沒想到竟變成我施展技能的阻礙!

而現在我們又無法不知不覺地接近弗德,一定會被那隻黑蛇發現,殺掉他的機率又變得跟先前一樣低了!

不,在我方全部只能用物理攻擊技能的狀態下,根本毫無勝算,除非等到靈體狀態解除,才能讓我發動時間暫停技能宰了弗德!

但我們能撐到那時嗎?

 

黑蛇很快就從呆愣狀態中回過神來,又張牙朝我們衝了過來。

「你們的王與你們同在!」無法發動天賦技能的我也只能拿出權杖洩氣地往地上一敲,發動力量加冕技能,希望能對旗下的人多少幫上忙。

 

黑蛇的速度比靈體狀態的我們還快許多,我們根本就無處可逃,大家只能往上飛,爭取奔上一樓。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監獄突然颳起一陣冰涼的風。

「抱歉,我來遲了,上面的祭司沒死絕。」  

雨夜飄下階梯,翩然而至,顯然剛才已經接到了臨風的連絡。她浮懸在手中的水晶球高速轉動,那條黑蛇的周遭起了一陣白霧,竟讓黑蛇開始搖頭晃腦,望上去很是迷惑。

「你們的王與你們同在。」雨夜在身邊,臨風連微笑也顯得從容許多,他拿出權杖往地上一敲,雨夜的身上便藍光高漲。

「哼,馭靈使。」看著渾身藍光充盈的雨夜,弗德的神情沒有溫度,手揚了揚,黑蛇的頭便抖了抖,又恢復了神智,雙目怒瞪,轉為向雨夜發動攻擊。

只消片刻,黑蛇已挾狠厲之勢逼近雨夜,只見她不慌不忙,腳也沒動半步,黑蛇頭上竟平白浮出無數瑩白小光點,如雨般朝黑蛇斜斜落下。

被光雨淋得一身的黑蛇痛苦地扭動身體,發出非人的尖聲嘶吼,渾身冒出白煙,開始緩緩融化成一攤黑水,發出一股刺鼻的酸味。

 

「接下來換我回擊了。」雨夜面如冰霜,越來越多瑩白靈魂從水晶球冒了出來,靈魂發出的細微的悲鳴也越來越響,「拿走臨風信物是要付出代價的。」  

弗德皮笑肉不笑地看著雨夜。

「馭靈使就交給馭靈使對付吧。」

 

這時捆住莉黛的藤蔓忽然鬆了開來,讓莉黛在訝異之中落至地面,腳步搖晃了一陣後才站穩。

「打贏她,就饒妳母親一命。」弗德頭也不回,向身後的莉黛冷冷吩咐,「打輸她,妳知道妳母親會有什麼下場。」

「……。」莉黛憎惡地瞪著弗德。

「別聽他的,」米蘭達眼神凌厲,「他不會殺我,他還需要我的。」

「我當然不會殺妳,」弗德冷笑,「但我多得是方法折磨妳。」

「唔!」此時米蘭達身上的藤蔓驟然收緊,使她不禁皺眉咬牙叫出聲,臉色登時又慘白了幾分。

鮮紅的血從她身上滑落至地,滴滴答答聲中一陣腥氣瀰漫。

 

「夠了!」

終究是不忍看母親受折磨,她舉步走出牢房,面向雨夜,泫然欲泣。

「對不起……」

莉黛閉上眼,聲如蚊蚋地說完,腳下便驟然颳起了了一陣風,鵝黃色裙襬跟麻花辮皆隨之飛揚。

眨眼間,聚集在雨夜水晶球附近的靈魂便化作一陣輕煙消失無蹤。

 

「……。」雨夜不敢置信地望著又回到一般狀態的水晶球,露出了苦笑:「果然很強啊……不需要水晶球就可以做到這樣。」

「……。」莉黛只是悲傷地看著雨夜,接著掩面痛哭失聲:「別再使用力量了,我們……我們馭靈使使用能力的代價是壽命啊!」

「我知道。」雨夜只是微笑,「我早就知道了。」

身為NPC的莉黛的代價是壽命,那身為玩家的雨夜相應的代價又是什麼呢?

 

「但我一定得殺掉那個人渣才行。」

說罷,雨夜眼神一緊,水晶球又開始高速旋轉。

監牢內頓時狂風大作,連牢房的鐵門也被颳得不停開闔,地上的沉重的銬練也被吹得叮叮作響。

數道刺眼的白光從她的水晶球中射了出來,將昏暗的地牢照耀得有如白晝。

 

這時弗德瞇起了眼,臉上終於浮現了不敵之色,但馬上就恢復成輕蔑的笑。

因為雨夜的嘴角已經開始淌下殷紅的血絲,看來玩家馭靈使的能力代價是HP!

「雨夜,不要逞強。」見手下愛將開始流血,臨風神情擔憂,立刻出聲制止,「反正信物已經到手了,沒有必要再繼續跟他硬打了,我們先逃吧。」  

「不,我一定要幫你報仇!」雨夜堅定地說完,便有無數縷幽魂從水晶球中飄出,化成金色的光箭往弗德一同激射而去。

光箭勢如暴雨,速度極快,挾著嗡嗡風聲,眨眼間就到了弗德眼前一尺之遙。  

但弗德只是冷笑,並沒有移動腳步,只是站在原地緩緩念咒。

莉黛跨步來到弗德前方,搖了搖頭,神情悲傷地揚起雙手。

 

這時她手掌前方驟然出現了一個半透明的巨大盾牌,將射來的光箭通通擋在盾外,無法靠近她們兩個。

然而光箭就像是有生命一般,開始自體旋轉想要鑽破那盾。

 

莉黛睜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那光箭開始讓她的盾出現裂痕,再看看雨夜嘴角的血絲,沉痛地高聲叫道:

「別撐了!妳會死的!」

「無所謂,我是玩家。」臉色蒼白的雨夜沒有餘力去擦掉嘴角的血絲,卻不在乎地笑得瀟灑,但聲音卻相當虛弱,「掉兩級能換BOSS一條命,很值得!」      

「恐怕沒妳想得那麼簡單。」

弗德冷哼一聲,十指驟然爆出十道黑光,化為麻繩粗細的黑蛇各朝我們攻過來。

 

每一隻黑蛇張開滿口毒牙,各鎖定一個人攻擊,大家自顧不暇,也無法分神去掩護同伴,物理攻擊又起不了作用,只能各自逃逸。

其中一條黑蛇纏上了雨夜的腰,令雨夜無法再專心攻擊,光箭旋轉的速度開始慢了下來。

「夠了。」臨風牽起了雨夜的手,溫柔地看著雨夜,「妳做得夠多了。」

說完,他便拿出了一個卷軸砸在地板上,虛弱的雨夜與他頓時一起消失無蹤,看來是用了商城物品逃走了。

搞什麼,拿回信物就自己先逃了嗎?也不想想我們會被發現到底是誰害的!我在心中慍怒地想著。

 

雨夜一走,那些光箭也憑空消失,莉黛也收起半透明盾牌,明顯鬆了一口氣。

但雨夜跟臨風一走,其他黑蛇自然將注意力放在我們身上,使我們更陷於危機之中。

 

即使是靈體狀態,身為暗殺者的飛沙速度也比別人快,黑蛇咬不到他,暫時不對他構成威脅。

 

「待在這裡不好打,先走。」

飛沙抓住我的手往上飛,想帶著我逃到一樓,但我的身體卻慢慢失去了透明感。

一個小時的時間已經經過,我正在逐漸變回人類!

我眼前一亮,綻出希望的光芒來。

終於等到現在了!

 

「沒事了。」我對仍是靈體狀態的飛沙說,「後面交給我。」

飛沙點了點頭表示理解,放開了我的手,低頭閃過飛過來的黑蛇。

 

「時間暫停!」

一變回人類,我便如此大喊。

此時一陣風壓壓過,而我總算看見了四周的色彩瞬間被黑白色給吞噬取代。

其他人與黑蛇的動作硬生生止住,我的世界又再度變成了靜止的黑白電影。

 

《9秒》

 

系統的讀秒聲才剛響起,我便火速奔向依然維持殘酷笑容的黑白弗德。

 

《8秒》

 

我毫不猶豫地拔出腰間的刀,直直刺進了弗德的心窩。

刀刃沒入血肉的悶響聽起來是那麼清晰。

 

《7秒》

 

鮮紅色的血液從弗德體內濺出,有別於四周的黑白,顯得格外怵目驚心。

這是我第一次去殺這遊戲中的NPC。

但此時我的心中卻嘗到了無比的成就感。

我終於殺掉他了!終於做掉了這個萬惡的NPC!

 

《6秒》

 

我將刀從弗德體內抽出,看著鮮血從他的心臟處源源不絕地冒出。

他的表情依舊沒有變,冷笑中帶著絕對的自信,就好像他永遠不會是一個敗者。在時間暫停之下,幾秒後,他才會意識到自己已經被我殺掉了。

 

 

《5秒》

《王子快意殺害邪神祭司首領弗德,殘暴+5 威嚴+500 聲望+500》

連系統提示也佐證了弗德的死亡,相信這次不會再出什麼亂子。

弗德確實死了,死在我的手中。

想到這一點,我不禁感到心安及滿足。

 

對,這就是玩線上遊戲時把魔王斬殺的快感。

殺掉壞人成為英雄,無須考慮罪惡感與法律責任。

這就是遊戲世界。

 

 

──

 

終於幹掉弗德了媽的!!!!

不過 ㄏㄏ 真的這麼簡單讓格雷歸於平靜嗎?^_<(賣啥關子

然後阿秘也覺醒了(?

最後我沒存稿了 真的沒了(幹

你們也應該有發現我更新速度變慢

所以日更當然是 不可能了 兩三天一篇就很好了吧?

 

不過最煩人的戰鬥場面已經結束

(我真的好討厭戰鬥場面啊每次在寫時都要抱怨一下自己沒事寫啥網遊文(ㄍ

接下來應該能順一點吧(?

 

 

 

本日菜單:

抹油的布鞋底

臨風跟姓段的一起吃喔~(把用捲軸逃走的臨風隔空抓回來然後硬塞

(段:哈哈誰叫你要逃走唔唔唔(也被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