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暫停解除後,四周的景物又恢復了原來的色彩。

追擊眾人的黑蛇憑空蒸發消失,在愕然之下,他們不約而同地望向我這裡。而我隊上的人見狀則已經了解狀況,都露出了鬆一口氣的表情。

捆住梵奧與米蘭達的黑藤蔓也鬆了開來。

米蘭達則是跌坐在地咳嗽不止,莉黛見狀趕忙上前攙扶。

 

已經被系統宣判死亡的弗德錯愕地看著我,此時此刻,他完全不能理解發生在他身上的事。他蒼白的手撫向肚子,墨綠色的長袍已經被血浸濕。

「不可能……」他氣若游絲地說出無力的遺言。

我漠然地看著他抱著肚子跪落在地板上,看著他的血在地板上漸漸攤開,然後把刀收回。

還好這遊戲沒有幫人型NPC做內臟什麼的,不然我可能會吐出來。

 

弗德很快地就一動也不動了。一方BOSS已經變成了普通的死屍,死得非常徹底,死得大快人心。

這個亂源死後,格雷也能回歸平靜了吧。不過還要重新把那些出逃的囚犯抓回來才行啊……

 

見弗德已死,莉黛閉上眼喃喃念咒,此時她的胸前有許多靈魂蜂擁而出,亟欲回到原來的身體之中。

眾多靈魂的白光照亮了昏暗的監牢一瞬,但光芒很快地又隨著它們的離去而消去。

 

梵奧的靈魂也鑽回了他的身體,使他張開眼恢復意識。

剛才摔落地板的他一臉困惑地慢慢起身,像是剛睡醒一樣,而當他見到橫躺在我跟前的弗德時,震驚地僵住了。

 

「是你殺了他?」

一會後,梵奧站起身,走了過來,面色凝重。

「沒錯。」我說,然後便隨即想起了梵奧想要親手殺了弗德這件事。如今弗德死在我手下,他想必很不甘心吧。

姓段的也很快反應過來,擔心梵奧對我不利,馬上衝過來擋在我身前。

「阿秘、不,我們王子殿下救了大家,也包括您。」他圓滑的微笑,「首領大人應該不是不是以德報怨的人吧?」

「我知道。」梵奧淡道,手憑空出現了一根頂端掛著骷髏的銀杖。那是他要強行把淨血留下時,意圖拿來說服我放棄淨血的權杖。

「這是謝禮。」他一把抓住我的手,用跟弗德一樣冰冷蒼白的手將權杖塞入我手中,面無表情地說,「感謝你殺了死靈法師的最大敵人。」

 

然後,他蹲下了來,垂下頭,靜靜地看著弗德的臉。

接著,他將雙手向弗德伸去,將他的屍體給橫抱了起來。

已是屍體的弗德無力抵抗,只能老實地被梵奧給攔腰抱起。他的頸子向後仰,血紅色的雙眼仍怨恨地瞪著前方。

他們既是敵人也是雙胞胎兄弟,或許梵奧對他除了恨以外還有其他情感在吧。

 

此時一條紅寶石項鍊從弗德的口袋中滑了出來。那是魏大少的信物。

我彎腰撿起那條項鍊。等一切都結束後再還給他好了。

將項鍊收進背包後,我向梵奧問道:「你要帶他去哪?」

「帶他回我們的故鄉埋葬。」梵奧繼續看著弗德,「格雷不久後就會毀掉一半,我也得帶著死靈法師們遷移了。」

 

眾人驚詫地望著梵奧,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說。

他在說什麼?格雷為什麼會因為他的死亡而毀滅?不是應該因為他的死而拖離變成人間煉獄的命運嗎?

 

「他說得沒錯。」

米蘭達被莉黛攙扶著,並沒有表現出戰勝弗德的喜悅,表情反而相當沉痛。

大家不解地看著米蘭達,等待她的說明。

 

「弗德身上有一半的都市之心。」米蘭達虛弱地靠著莉黛,自責地扶著額頭,「他的死,將會毀掉格雷的一半房屋,市民們會失去一半住所……」

「每座都市都是一個生命體,心臟毀了一半,命也去掉了一半。」跟米蘭達不同,梵奧的神情不見哀喜,他只是平淡地陳述一件事實:「弗德是一半都市之心的宿主,他的死等於都市之心也死了一半。」

 

「都市是生命體?」黑桃訝異地望向米蘭達,看來米蘭達並沒有跟他說過這件事。

「我也沒聽說過。」飛沙看起來也很意外。

 

「沒錯,格雷是我的孩子啊!」米蘭達悲痛地叫道,眼淚開始不受控制地落下,此時的她看起來竟比剛才被黑藤蔓綑住時還要脆弱,「十五年前我用力量一手建立的,跟我血肉相連的、我的親生孩子……!」

 

這時天花板上方傳來了轟地一聲,像是重物猛然倒地的聲音。

眾人不由得瞪大雙眼,不安地抬起頭來。

 

「開始了,格雷的房屋開始崩塌了……」米蘭達哀痛不已,淚水已經淌滿了她的臉。

房屋解體崩垮的聲音不絕於耳,轟隆隆地壓迫著我的耳膜。我彷彿聽見了格雷在悲鳴慘叫,指責我破壞了它的一半心臟,頓時感到心頭沉重無比。

原本以為殺了弗德就能夠讓格雷得救,但沒想到,我居然也是摧毀格雷一半的幫兇!

 

「不是你的錯。」看見我自責的神情,米蘭達搖了搖頭,「格雷會導致今天的結果,都是因為我當初的誤判……」

米蘭達閉上了眼,眉頭緊緊皺著,神情充滿無限的悔恨,看上去竟衰老了許多。

「大家先離開這裡吧。」莉黛擔憂地看了一眼母親後,便向我們說:「待在這裡也不是辦法。」

 

 

「首領!」

「梵奧大人!」

當我們拾階而上,來到市政府一樓時,看到的是已經解除束縛的死靈法師們與微笑站在一旁的日琳姐,不禁鬆了一口氣。

死靈法師們見到梵奧平安無事都相當高興,見到他抱著弗德的屍體又更開心了。

「首領終於殺掉了他了!」一個死靈法師相當激動。

「這場戰爭是我們的勝利!」另一人甚至還喜極而泣,用黑袖子抹了抹淚,「就算要重新遷移也值得了!」

 

然而當我們走近時,他們一看清梵奧沉重的臉色,便瞬間安靜了下來。

「你要帶他走嗎?」日琳姐看著弗德尚未瞑目的雙眼。

梵奧點了點頭,然後低下頭,望著弗德血紅色的眼睛,勾起了淡淡的笑,「兩個不孝子,是時候該回去探望父母的墓碑了。」

「我們的新基地將會是我的家鄉靛色山谷,」梵奧仰起頭來,向死靈法師眾宣布,「今天就動身吧,格雷已經沒有什麼好留戀了。」

他黯然地垂下眼來,細長的眉瞬間皺在一起。

「因為……淨血也已經……!」

提到淨血,梵奧終於忍不住流下淚來,嘴唇不停地顫抖著。

「我還沒讓你穿上新娘禮服啊……!我的未婚妻!」

他哀痛地將弗德的屍體摔在地上,跪在地上摀面痛哭,看這畫面,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弗德就是他口中的未婚妻。

「還沒讓你穿上染血的婚紗啊!淨血!我未過門的新娘!」

 

「梵奧大人……」艾爾走上前去,擔心地看著梵奧,「若您需要休息的話,我們的基地可以慢一點遷移……」

梵奧臉色冷峻。

「你殺了我的未婚妻,沒殺你已經是仁至義盡。」梵奧狠狠地瞪著艾爾,「而你居然還有臉在這裡跟我說話?」

「您要殺就殺吧。」艾爾淒涼地苦笑,閉上了眼,「我的命本來就是您的,而我的行動,也都是為了梵奧大人您……」

「你……!」梵奧將手高高舉起,神色痛苦,卻還是遲遲下不了手。

「……。」

死靈法師們面面相覷,都不知所措。

所以我決定用最快速的方法結束這一切。

 

「淨血,速速前來汝主之前!」

 

隨著我的召喚,一道白光快速在我跟前打下,幾秒後便化為一個人型,褪去光芒,現出了淨血的原貌。

「哈哈,我才打算問你們現在在哪,你就把我叫來了,」淨血笑著說,看著我指著他後方,疑惑地轉過頭去。

「淨血!」

梵奧一見淨血出現,便喜不自勝地站起身來,快速地衝過來把淨血抱了個結實。

「你沒死!你居然沒死!」

「我當然沒死,」淨血紅著臉不耐道,不過沒有像往常一樣推開梵奧,「我不是早說過玩家不會死嗎?……好吧你根本聽不懂。」

「我要馬上跟你舉行婚禮!」梵奧開心地摟住淨血的腰,另一手則抓住他的手,拉著淨血在弗德的屍體旁邊跳起快樂的圓舞來。

「做夢!」只能跟著梵奧舞步走的淨血大叫,怒道:「放開我!還有你踩到我的腳了混帳!」

 

「我們去外面看看吧。」飛沙說。

「嗯。」我點了點頭,便跟眾人一起走出了市政府。

 

「!」

當我站在市政府門前,看見眼前的景象時,心頓時涼得徹底。

市政府以左的房屋都崩塌了,格雷的房屋就像被小孩推倒的積木一樣,成了一堆廢墟,跟右邊完好的房屋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不少百姓圍在斷桓殘壁前無助的痛哭著,不解自己的家園為何會在一夕之間崩塌解體。

悲慘哀戚的畫面襯著黃昏的天空,簡直有如世界末日一般。

 

眼前的慘狀使煙痛心地摀住了嘴,「這太過分了……」

「都是我的錯……」跪坐在地的米蘭達喃喃道,望著毀壞一半的格雷,雙眼無神,已經失去了市長的威儀。

「我們還是可以重振格雷的,媽。」蹲在地上的莉黛溫言安慰,「只要我們再拿到兩個王族的信物,就可以組成另一半的都市之心了。」

米蘭達欣慰地回望莉黛,拍了拍莉黛的手,母女間的芥蒂似乎已經消失了。

然後她回頭看著我跟煙,隨即又垂下眼來,「但你們不會願意把信物交給我吧。」

 

「我願意。」

這時煙向前一站,毫不猶豫地將信物攤在手上。

紅寶石項鍊躺在她白皙的手掌上,於夕陽底下閃爍著神祕的光芒。

 

「可是這樣妳也會失去王族的能力啊。」黑桃不可思議地看著她。

「沒關係。」煙堅定地說,「我可以去商城再買一個。」

「王族信物一個一萬塊,這可不是小錢喔?」姓段的揚起眉來。

「跟我們不同,他們只有一個世界!」煙依然沒有動搖,「只花一萬塊,就能挽回格雷這麼多百姓的家園,簡直太便宜了!」

 

「太感謝妳了。」米蘭達面露欣喜,被莉黛扶起來時,又恢復往常嚴肅的神態,跟莉黛一起向煙行了禮,「高貴的紅國二公主,妳是格雷永遠的恩人。」

「不用客氣。」

煙滿足地微笑著,正要將信物交給米蘭達時,卻被我出聲阻止:

「等等。」

她訝異地回望著我,而米蘭達跟莉黛則是僵住了,眉頭緊擰,面色不善地盯著我。

 

「煙,妳家很有錢嗎?」我認真地看著她。

「沒有……」她喃喃回,顯得有些心虛。

「一萬塊真的不是小錢。」我皺起眉來,「妳有在打工嗎?」

煙弱弱地搖了搖頭。

我嘆了一口氣,「那就別亂花錢,妳爸媽賺錢應該很辛苦吧。」

「對、對不起……」

 

眼見到手的信物要飛了,莉黛焦急地瞪向我,激動地說:

「藍國的三王子,你不願意把信物給我們沒關係,但你為什麼要阻……!」

 

我從背包中拿出了兩個信物,適時堵住了莉黛的嘴。

一個藍寶石懷錶,是安熙的;一條紅寶石項鍊,是魏大少的。

兩條鍊子掛在我的手指上隨著風晃動著。

 

「這樣就可以了吧。」

剛才把我當成程咬金的兩人見信物眼開,鬆開擰起來的眉,立刻向我鞠躬。

「感謝你,藍國的三王子。」

米蘭達持續彎腰的姿勢,朝向我,將雙手高舉過頭。

我則將兩條王族的生命交到了米蘭達的手上。

 

 

 

 

──

 

(阿秘:國中生不要亂花錢!)

(段:王族信物一個一萬塊,這可不是小錢喔?……不過對我例外啦哈哈哈(馬上被揍))

 

 

本日菜單:

自縊的繩子+灰狼的便當+一百隻烤蟋蟀(混有四十九隻烤蟑螂)

充滿死亡暗示的菜單呢(拿繩子把姓段的吊起來塞便當

(段:唔唔唔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