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覺地瞪向不夜,他則是不慌不忙地扶了扶鼻樑上的有色眼鏡,朝我投來一笑。

這傢伙一定又有什麼陰謀!

 

他現在的臉色看起來還不錯,大概死亡虛弱時間已經過了。不知道幻是怎麼在幻覺空間把他整死的,真令人好奇。

 

「欸,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綠茶挑起一邊眉來,一旁的紅茶也微微露出訝異的神情。

「這是我們的台詞吧?」淨血環起胸來回嘴。

「就算要跟前任雇主動手,我們也不會客氣。」綠茶插著腰,挑釁地歪頭一笑,「看錢辦事是我們的原則。」

「好了,小綠。」紅茶無奈地出言制止。

 

其實不用他們回答我也知道,想來跟我解除完雇傭兵關係後,他們又受雇於眼前的橘髮男人或是不夜吧。

 

「湯姆……」

米蘭達氣若浮絲地喊著男人的名字。

湯姆?這是一個隨處可見的名字,但我總覺得好像在NPC口中聽過這個名字。

我皺起眉,開始在腦中搜索,回憶起了武器店大叔達爾義憤填膺的一段話:

『而那個編列預算的財政官湯姆也很離譜,居然說沒有必要花太多預算在國防!真是亂來!』

『而米蘭達大人居然也由著他去!唉,那位英明的大人,一生唯一犯的錯誤就是用了湯姆當這都市的財政官!』

 

原來這就是那個財政官嗎?

我重新打量他那惹眼的華貴衣著,身為財政官卻比市長穿得好,給老百姓的觀感一定不佳。他若穿著這身衣服跟米蘭達一起出現在市民面前,就好像在大搖大擺地告訴他們:『你們繳的稅都進了我口袋囉』──若我是市民,一定會這樣想的。

 

「市長,我在這裡。」湯姆跪蹲了下來,聲音溫柔,表情卻十分凝重,「您一定又勉強自己了……」

米蘭達虛弱地勾起嘴角,似乎也沒有力氣多說話,只是簡短地說:「莉黛將會是下任市長……財政官湯姆,請你盡力輔佐……」

「我了解了。」湯姆沉痛地頷首。

「格雷就交給……你們了……」

說完,米蘭達便神情安詳地閉上了眼睛,一動也不動了。

下一刻,米蘭達的身體便被一股柔和的白色光芒給壟罩。

白光慢慢變強,漸漸覆蓋了米蘭達的身體。

而等白光褪去後,米蘭達的身體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個灰色的墓碑,靜靜地聳立在虛無的白色之中。

哀傷而沉重的氣氛壟罩了整個現場。

 

墓碑的存在使米蘭達的死亡成為了不容否認的事實,莉黛悲痛欲絕,在米蘭達的墓碑前大哭起來。

「莉黛小姐,」湯姆眉頭輕擰,戴著綠寶石戒指的手輕輕地放在莉黛的肩上,「現在沒有時間悲傷了,我們的肩上正背負著格雷的命運。」

「嗚……」

聞言,莉黛緩緩從墓碑前離開,努力直起腰來,但她依然難忍悲傷,肩頭隨著抽泣一抽一抽的,看上去令人十分不忍。

湯姆拍了拍莉黛的肩,溫言道:

「今後,我將會成為格雷的市長,請莉黛小姐跟我一起守護格雷吧。」

 

聞言,莉黛一愣,眨了眨沾著眼淚的眼睛,不解地看著湯姆,似乎不能理解他在說些什麼。

眾人也滿臉錯愕地望著語出驚人的湯姆。

而我則瞪著不夜,了解了他出現在這裡的理由。

這傢伙要幫著湯姆把格雷給奪下!

 

「可、可是……」莉黛總算反應過來,眼神恢復了一絲清明,嗓音還帶著鼻音,「媽把格雷託付給了我……」

這時湯姆輕輕地笑了,眼中出現了一絲輕蔑,語氣卻依然溫和,「莉黛小姐,請捫心自問,妳真的做好了統領格雷的準備了嗎?」

湯姆一針見血,令莉黛啞口無言,只能支支吾吾:「我……我……」

「與其交給沒有任何從政經驗的莉黛小姐,不如交給擔任財政官七年以上的我比較好,」湯姆下巴微抬,從容地看著什麼話都說不出來的莉黛,「難道不是嗎?」

莉黛顫著嘴唇,明顯地動搖著。

「雖說是米蘭達市長的遺願,但還是請妳再三思。」湯姆露出彬彬有禮的微笑,「就算我成了市長,莉黛小姐,格雷還是需要妳的力量來保護的,相信這也是米蘭達市長的遺志……」

 

此時,米蘭達的墓碑中鑽出了寫著Gray的金色光球。

才剛恢復完整,就馬上失去主人的都市之心在墓碑上空盤旋飛動著,金光一明一滅,彷彿在哀悼著米蘭達。

 

「格雷的心臟啊,我願意成為你的新主人。」湯姆站起身來,挺起胸膛對著都市之心喊話。

聽見湯姆的呼喚,都市之心停下了盤旋的動作。

「我將不會令你再承受分裂之苦,」湯姆抬起眉來,瞥了一眼聳立在白色之中的灰色墓碑,眼神輕視毫無敬意,看來剛才的悲傷都是裝的,「我將會令格雷比現在還要繁盛富有。」

察覺了湯姆方才不過是在演戲,莉黛憤怒地抹去眼淚,也霍然站起身,神情堅定一如她母親,「不!我才是格雷的新市長!你的前任主人親自欽點的!」

 

「格雷,你該選擇通往繁盛的命運。」湯姆的眼中併出如鷹一般的光。

「格雷,你該遵從前任主人的遺志!」莉黛抓緊了裙襬,用盡全力地叫道。

 

都市之心停在半空中,一動也不動,猶豫著到底該選擇誰。

就在眾人屏氣凝神的注視之下,都市之心在空中晃了一晃,開始移動,往兩人的方向飛了過去。

它到底會選擇誰?誰會成為格雷的新市長?

 

都市之心在兩人頭頂上飛舞著,偶爾做一下停頓,有時停頓的地方靠近湯姆,有時靠近莉黛,每一次都牽動著在場眾人的情緒。

而在最後的一次停頓過後──它鑽進了湯姆的胸膛之中。

湯姆滿意地撫了一下他的胸前,頸上的金項鍊也隨著他手的撥動一搖一晃。

「非常明智的選擇。」

莉黛愕然看著都市之心的選擇,最後抿了抿唇,無力地垂下了頭。

 

結果都市之心,居然選擇了他嗎……?

 

「嗯?政權居然和平交換了啊,」綠茶揚起眉來,「雖然沒打到架,不過我們的工作也結束了。」果然,野豹他們是被雇來幫忙奪權的。如果都市之心選擇了莉黛,將會免不了一場血戰!

聞言,莉黛也了解了這群蒙面人出現在這裡的用意,不禁恨恨地抬起頭來瞪向湯姆。

而湯姆則是報以虛假的疑惑神情,「怎麼了嗎?莉黛小姐。」

「如果都市之心選擇了我,你就打算讓這些人把我殺掉吧?」莉黛憤怒地指著蒙面人軍團。

「怎麼會?」湯姆以一副惶恐的神情搖搖頭,「莉黛小姐是前市長的女兒,也是我恩人的女兒啊。我雇這些人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也是擔心妳們有所不測啊!」

湯姆把話說得漂亮,讓莉黛一時無法反駁。然而看她牙關依然緊咬,就能知道她根本不相信湯姆。

 

「放心,錢我還是會照付的。」一旁的不夜對綠茶揚起笑容。

「上道。」綠茶咧牙笑道。看來她還不知道不夜是在雷山時的那個黑斗篷人,「那我們就先閃啦。」

說完,綠茶就乾脆地轉頭走人,對格雷的政治內鬥完全不感興趣。而紅茶則是對我們點了點頭,才率領野豹的人離開。

 

「你的報酬我也會付的,不夜。」湯姆──現任的格雷市長笑道,得到都市之心的他看起來春風得意。

「嘿嘿,那我就期待著了,湯姆市長。」搓著手的不夜笑得很樂,看來湯姆一定承諾了他很豐厚的報酬。

 

跟不夜說完話後,湯姆便朝我們揚起眉來,雙眼微瞇,「這裡可是舉行重大儀式的機密空間,不知道你們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是我跟我母親讓他們進來的。」莉黛替我們解釋,對他的無禮有些慍怒,「他們可是殺掉外敵,提供王族信物,重組都市之心的功臣!」

「啊,是我失禮了,各位格雷的恩人。」湯姆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向我們微微鞠了個躬,「我想各位也都累了,要不要跟我一起用晚餐,和在市政府住上一晚?當然,對於各位對格雷的恩情,身為市長的我也會支付你們相應的報酬。」

 

我隊上的人及煙都不約而同地看向我,等著我的答覆。

而我則看向不夜。

「你也會跟他一起吃晚餐,然後住在這裡?」

「嘿嘿,尊貴的三王子殿下找我有事?真是讓我意外。」不夜玩味地笑。雖然他嘴上說意外,但似乎早已料到我會如此一問。

「我有事要問你。」

「王子殿下何不密語?」他揚起短短的眉毛,環起胸來。

「你忘記你把我加到黑名單裡了?」我不耐道。

「啊,對喔。」不夜拍拍腦袋,裝出一臉訝異的樣子,「如果我不理你,你是否又要出動那隻貓跟我玩監禁play?」

「沒錯。」其實幻那招一天只能用一次,但我當然不會告訴不夜。

「等等阿秘什麼監禁play唔唔唔唔---」

聽到關鍵字的姓段的又要作亂,不過被飛沙及時用手摀住了嘴。

我向飛沙投去感謝的眼神。等一下再跟姓段的解釋吧,不然會很麻煩。

 

「真是讓人困擾啊,王子殿下,我只喜歡女孩子而已。」不夜聳了聳肩,繼續製造無聊的誤會。

我耳朵一熱,「少廢話,所以你到底會不會留下?」

「會,我會留下來。」不夜點了點頭,歪起嘴角,「嘿嘿,而且就算你不銬問我,我也很樂意回答你的問題,反正一切都已成定局了,說出來也無所謂。」他笑著看向站在一旁的湯姆,對我們的對話,湯姆始終含笑在一旁望著,也沒有打斷我們的意思,「我也想找個人來分享我從以前到現在的計畫呢。」

我有點嚇到。沒想到他居然答得那麼爽快,看來他也是憋很久了,恨不得找人說說他周密的計畫吧?

「願意聽我說的,也只有像你這樣好事的人了吧?」他朝我咧齒一笑,含有些心照不宣的意味。

我不置可否地揚起眉來,然後回頭向湯姆一頷首,「謝謝,我們會留下來。」

 

「那就感謝各位的賞光了。」湯姆向我們禮貌一笑後,轉頭關切地看著哀痛地望著母親墓碑的莉黛,「莉黛小姐,妳一定也很累了,今晚就跟我們一起用晚餐吧?」

莉黛閉上哭得紅腫的眼,用力別過頭,不去看湯姆。

「很抱歉,我很累,沒有餘力參加你的慶功宴,失禮了!」

語畢,她便匆匆扭過頭去,毅然走向通往外頭的黑石門,沒有再搭理任何人。

望著莉黛離去的背影,湯姆的眼中閃過一瞬陰冷,不過他最後只是無奈地搖頭笑了笑,「真可惜。」

 

「那我也告辭了,我想去看看我弟弟的情況,再見,若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都可以連絡我。」向我們笑了笑後,煙也隨後快步離去。

「我也該走了,這裡不是我該待的地方,」梵奧望向湯姆,瞇起蛇一般的銀色眼睛來,「希望你可以讓格雷維持原狀,要搬家很麻煩。」

「當然,這是身為市長的我的義務。」湯姆露出如面具一般的微笑。

向湯姆說完後,梵奧又轉身握住了淨血的雙手,深情款款道:

「把弗德送回家鄉後,我就會回到格雷來開花店了,淨血,你要等我。」

「我不知道我會不會一直待在格雷,」淨血看了我一眼,然後狐疑地瞪著梵奧,做出尖銳而實際的質問:「你真的要開花店?你有錢嗎?會馬上倒閉吧?」

「錢可以搶邪神祭司的,他們首領剛死,現在是一盤散沙。」梵奧只挑自己想回答的問題回答。

「……你爽就好。」淨血白眼一翻,決定什麼都不管了。

「說好了,要等我,我的未婚妻。」

聽不懂人話的boss不捨地放開了淨血的手後,便離情依依地慢步走向黑石門,途中還回頭看了淨血好幾眼。

淨血只是無奈地目送他離去。

而這次淨血沒有對未婚妻這點做出反駁了,想必是已經懶得吐槽了。

 

 

──

 

《系統提示:恭喜死靈法師淨血獲得『死靈法師首領夫人』稱號》

《稱號效果:毫無反應,就是梵奧他老婆》

(淨血:我才不要!(怒砸玫瑰

 

是說在寫這篇時,覺得阿秘跟不夜有點……(抹臉)我怎麼會那麼無節操呢?(幹

(段:對啊你這沒節操的唔唔唔(被塞屎

ㄜ不過不夜只喜歡女人本人都這樣說了喔。應該(靠

還有我雖然在配對上沒節操可是本人是很專情的喔(說屁

 

本日菜單:

汞汙泥+高岡屋海苔──的空罐

吃吧姓段的(灌

(段: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