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說不太方便,」戴著面具的不夜環顧賽場,似乎還在擔心會被誰抓到然後逼他退票錢,「到我市政府的家去談吧。」

「你在市政府有家?」我問。

「嘿嘿,只是一間我隨時可以使用的房間啦。」不夜的聲音很得意,「這是為格雷帶來貢獻的我的福利。」

「你還真敢說,」我狠狠地瞪著他,想起格雷昨天的混亂便覺怒火攻心,「你以為到底是誰跟弗德聯手讓格雷陷入混亂的?」

「嘿,別說那麼大聲。」他又張望了一下周遭,故作煩惱地偏了偏頭,「嗯,果然還是請王子殿下再用信物跟我訂契約吧。」

「你必須保證不會洩漏出去這點,我才會跟你說我的計劃。」他狡詐地笑了一聲。

「……。」

 

好奇心終究是令我屈服了。

最後我還是用信物跟他訂了契約,只要一方毀約,財產便全歸於另一方。訂過契約後,不夜便領著我們一行人來到了他位於市政府的家。

他的家在頂樓,居然離米蘭達舉行合併都市之心儀式的地方不遠。

不夜在一扇木門前停了下來,摘下面具,敲了三下門後,門內便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下一刻,一位身著女僕裝的可愛女孩便從內打開門,笑容滿面地招呼:

「主人!歡迎回來!」

女孩隨即瞧見了跟在不夜後面的我們,也不驚訝,似乎早已習慣不夜帶客人回來,一樣對我們笑得親切:「歡迎光臨!各位快請進!」

 

我點了點頭,便隨著不夜踏入門內。

地板的木頭香氣撲鼻而來,映入眼簾的是一間長方形的寬敞客廳,深綠色牆面中間有座氣派的大理石暖爐,而在暖爐旁兩邊各擺著兩幅木框風景油畫,畫旁又各有兩扇木門,採取一目瞭然的對稱設計。

在暖爐前的不遠處,鋪了一塊淺綠色的針織地毯,地毯上則放了幾張花色各異的大地色沙發,圍著一張方形小木桌。

天花板上的光球如午後暖陽一般照耀著客廳,為室內營造出令人放鬆的和諧氛圍。

這裡跟湯姆派給我的房間一樣是森林系風格的裝潢,其實令我相當意外。難道格雷市政府的房間都是這種調調?

「梅特,我們現在要談生意,請妳去幫忙泡壺茶來好嗎?」不夜吩咐女僕的語氣十分溫柔平穩,跟平常的油滑態度判若兩人,嚇了我一跳。

「是!」梅特活潑地答道,向我們鞠了個躬後,便往左邊的木門走去。

 

「嘿,各位請坐啊。」不夜在一張格紋沙發上悠然坐下,翹起二郎腿,儼然一副豪宅主人的派頭。

「有政府配給的豪宅,而且又有女僕伺候,」姓段的看著梅特帶上門後,便拉著我在雙人沙發上不客氣地坐下,「真是讓人羨慕啊。」

「嘿嘿,好說好說。」不夜面有得色。

「但跟你的現實生活應該差很多吧,不是嗎?」剛才聽見不夜洩漏統編這關鍵字,姓段的想必也猜出了不夜的現實身分,便趁機冷嘲熱諷。

不夜僵笑一聲,趕緊打哈哈混過去:「嘿嘿,一個是現代世界,一個是奇幻世界,當然差很多啦。」

姓段的不置可否地笑了一聲,也沒打算繼續在這話題糾纏下去,便話鋒一轉:

「是說你應該成年了吧?」姓段的用大拇指比向梅特方才進去的門板,意有所指地瞇眼一笑,「老實說,你會不會覺得十八禁功能開啟了,但卻不能對NPC下手很可惜?」

「我也覺得滿可惜的呢。」日琳姊語出驚人地附和,然後笑著望向淨血,淨血則滿頭問號地回望。

這時不夜居然臉頰泛紅,掩飾般地扶了扶有色眼鏡,「不會啊,這遊戲定位本來就不是以……以性行為為賣點,難道你覺得可惜?」

姓段的不假思索道:「當然不會,因為我已經有阿……」感覺到我在瞪人,姓段的只好改口:「有穩定的對象了,所以就算是對NPC我也不會動其他念頭。」

「是這樣嗎?」不夜挑起眉來,一臉不信。

 

「久等了!」

這時梅特已經沖好一壺茶,端著托盤從門內走了出來。

將精緻的白瓷茶杯在大家面前一一輕放好後,梅特便優雅地替眾人倒茶。

「謝謝妳,小姐。」明明上一刻還在談十八禁功能的話題,姓段的卻能在此刻擺出騙人的紳士笑容,「光聞茶香就知道這是一壺好茶了。」

「您、您過獎了。」梅特羞紅著臉點了點頭,便又繼續替其他人倒茶。看著這一幕,不夜則是顯得有些不悅。

等梅特替所有人都倒好茶之後,不夜便轉頭溫聲吩咐:

「梅特,可以麻煩妳去街上買些餅乾回來招待客人嗎?」

「好的。」梅特點點頭,在桌上放下茶壺後,向我們欠了欠身後,便轉身往出口走去,帶上門離開。

 

「好啦,」把梅特打發走後,不夜端起茶來,歪起嘴角,又從對女僕溫和的主人恢復成老奸巨滑的商人,「該從哪邊說起呢?」

「從你是怎麼搭上威廉堵我們時說起吧。」我環起胸。

「嘖嘖,搭上這個說法很難聽啊,講得好像我跟他有一腿一樣,真不舒服,」不夜煞有其事地皺起臉來,吹了吹杯中的紅茶,「我跟威廉之前只是商人與顧客的關係,這次他會幫我攻擊你們,也只是我僱用他們而已。」

「你們已經知道信物是製造都市之心的原料了吧,所以我要他的藍國二公主,那叫啥,啊,對,好像叫安熙,我要威廉讓安熙搶你的信物就是因為這點,想擊垮你只是順便。」不夜笑道,啜了一口紅茶後又繼續說,「當然我還是有給你籌錢贖回信物的機會,嘿嘿,不覺得我很有良心嗎?」

不夜厚顏無恥地說,我厭惡的看著他,然後繼續問下去:

「當時你要他們奪取我的信物,是想交給弗德還是米蘭達?」

「不不不,你似乎有很大的誤解。」不夜搖搖手指,模樣十分欠揍,「我就免費幫王子殿下說明一下當時的情勢吧。」

「首先,有兩個勢力對米蘭達的市長寶座虎視眈眈。一邊是弗德的邪神祭司團,另一邊則是湯姆跟姆雷及藍國二公主的聯軍。而在下我,則是這兩邊的參謀之一。記清楚了嗎?」

我難掩訝異地看著不夜。原來湯姆跟姆雷威廉他們是一夥的!

「而米蘭達不在我的考慮範圍,因為在這場戰爭中,她註定只是工具。弗德跟湯姆都需要她,因為只有身為格雷主人的她能夠執行都市之心融合儀式。」不夜笑道,「格雷的軍隊是贏不了他們任何一方的,看平日他們鬆散的樣子就知道了。」

 

我沉默下來,憶起第一次進格雷城門時守衛那漫不經心的模樣,還有傭兵達爾對格雷軍隊能力的不齒,以及駐守在市政府的門衛悠閒聊天的身影。

我完全無法反駁不夜的言語。

 

「所以我搶了你的信物,當然是交給最後得勝的那一方。」不夜理所當然的答,笑得極為狡猾,「若是弗德贏了,我就能在他身邊抽取利益;若是湯姆贏了,我則會成為他信任的親信。」

「我只要在旁邊觀看他們相鬥,最後再把信物交給活下來的勝者,就能證明我的忠心跟能力。」不夜得意地挑起眉,「不管怎麼做,我都是贏啊──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他一臉可惜地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聳了聳肩,「我還真沒預料到威廉說服來助拳的格雷叛軍之中,居然有你們隊上那位黑桃十七,真是失算啊。」

聽他提起黑桃時,我心中突地一刺,不禁沉下臉來。對他的愧疚感果然還要過很長一段時間才會消失吧。

「嘿,說到威廉,」不夜將茶杯放向木桌,「他其實跟你們也沒什麼仇,還出手幫過你們一次對吧?」

我點點頭。想起上次被紅國三公主白雪旗下的人找碴時,他還跳出來幫我們,當時我還邀他入隊,但卻被他以比較想當領導者的理由拒絕了。

沒想到他最後進了藍國二公主旗下,建立起魁儡政權,成為了安熙背後的暴君。

想到這裡,我不禁在心中捏了一把冷汗。若當時讓他入隊,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他說過,因為他覺得當時紅國三公主的人很吵。幫你們絕對不是因為什麼正義感,他可沒有這種東西,」不夜向沙發椅背舒服地靠去,最後下了一句註解:「那次只是一時興起而已,他就是這種人。」

 

「好了,接下來你們想知道的,就是我怎麼帶湯姆來到舉行都市之心儀式的地方了吧?」

「當時被你那隻貓弄死後,」不夜指向趴在我大腿上的幻,此時幻瞇起眼來,我感覺到我掌下的貓毛警覺地微微豎起,「我回到重生點──也就是這個房間,一邊休息一邊靜待局勢變化。過了一陣子後,我聽見了外面傳來房屋倒塌的聲音。」

「我走到裡面的房間,往窗外一看,果然看到格雷的房屋倒了一半。這代表都市之心有一半已經毀了,米蘭達跟弗德之中一定有一個人已經死了。」

「當時我還沒確定到底是誰死,不過過了一段時間,又看到格雷倒榻的房屋開始重整,歪斜的房屋慢慢歸正,就知道死的是弗德,米蘭達還活著。」

「因為只有格雷的現任主人能舉行讓都市之心融合的儀式。我其實滿意外的,因為我覺得弗德會贏。」

「不過事實往往出乎意料,這時我趕緊聯絡在我隔壁房等待姆雷消息的湯姆,告訴他姆雷已經死了,二公主也完了,」看了我們一眼,不夜又再補上一句:「高官們不會老百姓一樣到地下避難,市政府配給給他們的頂樓房間就夠安全了。」

「當他聽見這消息時,顯得相當崩潰。但我告訴湯姆現在正是奪權的好時機,因為開始執行儀式,代表米蘭達將會變得很虛弱。湯姆也很清楚機不可失,馬上就跟我開始行動。」

「你怎麼能確定米蘭達會很虛弱?」淨血疑惑道。

「你一定沒好好讀過遊戲說明手冊,」不夜笑了笑,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在第四十六頁上面寫得很清楚:人類NPC的壽命只有五十年,除非是弗德跟梵奧那種BOSS。」

只有五十年……也太短了吧!

而且以現實對遊戲時間的1:8來看的話,換算成現實時間居然只有──短短的六年多!

 

「說明手冊。」

聽不夜說完,飛沙拿出了說明手冊出來確認。翻到不夜所說的頁數後,讀了一會,便眉頭輕皺,闔上手冊。

「我說得沒錯吧?」不夜笑了笑。

「五十年太短了。」飛沙只是簡短地說,眼中浮起了一絲哀傷。

 

此時幻往我懷中蹭了蹭,在寵頻跟我說:「放心,魔獸的壽命才不只這麼一點。」

這時我才稍微寬心,卻不敢問幻能活多久,就算幻能在這遊戲中活個一百年,但換算成現實時間也是十幾年而已。

「真的挺短的。」

姓段的喝了一口茶,一臉無所謂地下了評論。他根本不在乎NPC的壽命,因為他早就想把我從這遊戲拉走。

「總之米蘭達已經四十七歲了,再過兩年後她就會快速衰老,變得滿頭白髮。這遊戲的生命週期設定得很奇怪吧?負責這部分的工程師一定很討厭老年人,這種設定就好像是在說人一老就沒有生存價值,還是早點去死一死比較好一樣。」

說完,不夜放下茶杯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他嘆這口氣有幾分真心。

 

「舉行都市之心儀式是很耗體力的,以米蘭達的年紀來說,就算沒死也會剩半條命。這對想要成為市長的湯姆來說是最好不過的機會了。」不夜又露出奸商的笑容,「為了以防萬一,我也順便連絡了野豹他們趕來,不過沒用上就是了。」

我越聽越怒,惡狠狠地瞪著他:

「也就是說,如果米蘭達沒死,你就要讓他們殺了米蘭達吧?如果都市之心選擇莉黛,你們就會把莉黛殺了吧?」

「對。」不夜乾脆承認。

「你這個人渣!」我握緊拳頭,氣得忍不住站起身來,想撲上去揍他一頓,不過卻被姓段的給急急拉住手。

「阿秘,冷靜點。」

我扭頭對上他擔憂的眼神,才稍微冷靜下來,坐回沙發上。我知道他不是擔心我跟不夜把仇結得更大,而是擔心我對NPC過度投入。

 

「嘿,我還要繼續說下去嗎?」不夜諷刺地揚起嘴角,「你們王子好激動啊,若他下令讓你們把我殺了怎麼辦?我只是個商人,可是反抗不了你們的攻擊。」

眾人看著我,我垂下頭,深呼吸一口氣後才開口:「……繼續說。」

 

不夜笑了笑,「其實湯姆真的應該要好好酬謝你們。」

「失去兵力的他本來應該放棄的,不過說來也有趣,」不夜嘿嘿一笑,「又因為你們殺了弗德,讓米蘭達能夠舉行都市之心融合儀式,導致米蘭達的死亡,才讓他又有機會奪權。嘿嘿,你們說命運是不是很奇妙?」

「……。」

我無話可說,其他人也只能啞然不語。

「嘿嘿,就結果而言,我是感謝你們的,」不夜愉快地笑,「因為有你們殺了弗德,還把兩個信物交給米蘭達,讓她舉行儀式變得虛弱,才能讓湯姆有機可趁。」

「而我也因為通知湯姆跟聯絡野豹幫忙保駕有功,今後在湯姆的統治之下,我也將是格雷市長信任的商人,而且還多賺了一筆──還好有你們的『幫忙』啊,三王子殿下。」

──

 

終於讓不夜把該吐的都吐出來了

其實一開始還真沒打算寫這麼複雜XDD

結果還是變成這樣了

然後我就被搞死了(趴

而且感覺好像會有什麼BUG在裡面(神經質特徵發作

 

 

本日菜單:

日月光排放前的濃縮高汙染廢水+生長在汞汙泥區的大蛤蠣+隔壁阿伯使用數十年的尿壺+公園廁所的保險套+十本統編本

 

我們可以用尿壺來煮以廢水為湯底的火鍋了耶!(興奮開瓦斯爐

(段:這輩子沒見過這麼獵奇的火鍋燙啊唔唔唔唔(被硬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