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向瞬青進食時,萊初領著一群膚色蒼白的人及幾個身穿白袍的黃種人浩浩蕩蕩地步進了病房內,羅醫師也在裡頭。

「嗨,身體還好嗎?馬賽克人。」萊初笑吟吟道。

看見萊初他們進來,向瞬青趕忙又在臉上罩上馬賽克,但沒多久後又讓馬賽克消失。因為他的臉跟身體早在昏迷時被看光了,事到如今也沒有隱瞞身分的理由。

「呵呵,沒錯,已經沒什麼好藏的了,畢竟你也是組織的一員了。」

萊初向身旁的羅醫師使了個眼色,羅醫師便帶著黃種人們舉步接近,團團圍住向瞬青的病床,拿著一堆奇妙的銀色儀器在他身上比劃,而儀器中向瞬青只認得羅醫師的聽診器,其他都認不出來。

「身體沒什麼大礙。」羅醫師朝向瞬青友善地笑了笑,也朝房內的其他人宣布他的身體狀況。聽到馬賽克人沒事,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在身體檢查結束後,羅醫師從口袋抽出一張銀卡,將卡片遞給了向瞬青。

「歡迎你加入我們,馬賽克人。」

向瞬青伸手接過。銀卡正是組織幹部的證明,也等於跟汪流今所屬的逃組織站在同一陣線。

「有了這張卡片後,你以後便可以自由出入組織以及七樓。」萊初微笑,「不過我建議你跟小流最好都不要出去,待在組織內協助我們研究就好。」

聞言,兩人皆沉下臉色。的確,經過這番鬧騰後,向瞬青等於是跟百色及新市政府翻臉。若向瞬青出去,有很大的機率又會被百色抓回去;而作為向瞬青背叛新市政府的最大原因,汪流今也等同於百色的眼中釘,若出去後一定會被找機會攻擊。

想到之後便不能出去打聽父母的消息及逛大街勾引人打砲,汪流今便心中煩悶。

不過這一切都是為了能逃出T市,他還是必須以自己的安全跟組織為先。

汪流今環起胸,「組織的損失如何?」

「還好。沒死幾個人,都是一些能迅速找到替補的人。」萊初以一種無血無淚的資方態度說,又提起了關於設備的修繕問題:「對新市政府人員及天使的屏障已經重新開啟,至於大門也已經開始運材來重新搶修。放心,在搶修期間,也沒有人敢過來攻擊的。」

向瞬青簡直要佩服起逃組織的效率來。現在的T市可不是從前的資本主義社會,只要有錢就可以弄到任何東西。那麼大片的強化玻璃到底能從哪邊弄來?光是要閃躲那群張牙舞爪的植物,就已足夠造成運送的問題。

「至於你的項圈也要想想辦法。」

萊初拍了拍身旁一個蒼白皮膚的瘦削男人,只見那人走向向瞬青,手裡拿著一根細長的銀針,往那金屬項圈的縫隙一戳,項圈竟在下一刻瞬間解體,成了一堆形狀不一的金屬塊,與兩個紅色燈泡喀啦落至地面。

向瞬青不敢置信地看著地上那堆金屬塊,摸著自己空蕩蕩的脖子。

居然這麼簡單就讓原型為天使的項圈解體了?

「組織果然是臥虎藏龍啊。」

汪流今看向那替向瞬青解開項圈的男人,他正是三年前帶著自己進組織的人,然而汪流今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

事實上,這群有著詭異蒼白皮膚的人,除了萊初外,他根本都不知道他們如何稱呼,甚至沒跟他們說過話,只知道他們是組織不可或缺的中心,既神秘又強大。

但他可沒想到他們居然連T市人民恨之入骨的天使都能對付。

『能夠對付天使的方法有很多。並不是每個人都拿那機械沒辦法。』

汪流今回想起萊初曾對百色說過的話,略微垂眸:

「能解項圈,又能夠對付天使--逃出這裡,對你們來說本來就不是難事了吧。那這個『逃』組織的成立意義到底為何?」

汪流今問出新冒出的疑問,而一直以來壓抑著的疑惑也不禁出口:

「而你們--到底又是什麼人?」

就算是白種人,皮膚也會透著該有的血色。然而他們的膚色卻蒼白到近乎詭異,簡直就像是吸血鬼一樣。

汪流今一直很在意他們的身分,但偏偏問起時,都被萊初四兩撥千金地帶過去了,而難得遇見幾次其他蒼白皮膚的人,他總是被無視,連一句話都沒跟他們說過。

好奇心得不到滿足,汪流今雖在意,但也知道追問沒用。

然而現在已經不只是好奇心的問題了,這事關逃組織背後的目的,他若是不弄明白,恐怕無法安心替組織做事。

 

向瞬青也對這件事很在意,朝萊初射去疑問的視線。在聽見汪流今說這些人能夠對付天使時,向瞬青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文化衝擊。

對這群明顯不是一般人的人,向瞬青也十分好奇。

 

「好吧,」萊初撥了撥亮橘色的頭髮,「本來是不想說,就怕說出來人心惶惶。但現在若再隱瞞下去的話,你們心中的疑慮恐怕會更大。」

看向那兩個年輕男人,他們貴重的實驗材料--萊初嘴邊綻出一個艷麗的笑,不急不徐地吐出驚人之語:

「我們是外星人,來自--嗯,用你們知道的單位來說好了--我們來自於離你們有幾萬光年的星球。而新市政府,也來自於外星。」

聽言,向瞬青身子微微一震,卻又沒有那麼驚訝。

的確,不管是新市政府還是逃組織,都有著令人類難以想像的科技技術,還有百色那詭異的話語及思想--外星人,恐怕是最合理的解釋。

而汪流今在驚愕過後,則是皺起眉來。外星人什麼的,在地球人眼中向來只是都市傳說跟科幻片的題材,真的出現在自己眼前,實在讓人難以相信。

雖知道這不容他不接受,但萊初所說的一切實在荒誕,讓他忍不住要質疑:

「你們既然是外星人,那為什麼會說地球的中文?」

「去學的。」萊初笑道,「不過地球的中文真是不好學啊,不過我之前在地球住過一段時間,說得還算流利。而他不太會說。」

萊初指了指沉默著的瘦削男人,又指指其他的蒼白皮膚人,聳了聳肩:

「至於其他人,都不會說。現在我們所說的話,他們只能用翻譯系統了解大概意思。」

 

 

--

 

久等了!!!

阿 外星人可是一開始就有的大綱內容 不是我亂加的喔

所以我才說 全裸英雄是科幻啊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