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這裡,汪流今已是氣得雙眼發紅。為什麼偏偏是T市?為什麼T市的人就活該要犧牲?

向瞬青則是聽得嘖嘖稱奇。原來這就是T市被新市政府佔領的真相,外星人居然使用了這麼偏激的手段來地球宣揚環保概念,讓他這個地球人覺得很新奇。

而對於只有T市被新市政府佔領這點,他倒沒有什麼需要義憤填膺的。對向瞬青來說,儘管食物要自己採集,也因為網路通訊被斷而少了很多娛樂,但這三年來,他確實過得比以前的文明時代好。

不過在瞥見汪流今的臉色後,為了不讓心上人討厭,他也緊緊地皺起眉來,心中卻十分期待著萊初繼續說下去。

 

萊初喝了口旁人遞過來的水後,又說起了為何他們會跟新市政府分裂。

在AB星共同組成的新市政府營運沒多久後,B星人透過天使所記錄的監視影像,發現了T市竟有一個馬賽克人在四處亂晃。

「而那個馬賽克人就是你。」萊初指著向瞬青,扯了扯嘴角後,說起了關於馬賽克力量的來源。

 

 

A星與B星間時常有科學技術的交流,而B星人也知道,A星其實一直在研究一種物質。

「用地球人比較能理解的稱呼,就叫它馬賽克物質吧。」

 

馬賽克物質是從某種被宇宙普遍運用的金屬上所提煉出的物質,並不十分珍貴。有天,A星某個惡趣味的科研人員閒來無事,將馬賽克物質注入了一個倒楣的地球人體內。

而地球人就當場昏了過去,醒來後,便忽然擁有了馬賽克力量。

A星是一個恆溫星球,溫度對A星人來說相當舒適,所以他們也沒發展出穿衣服的文化,甚至認為穿衣服是一件很噁心的事,而他們也無法理解為什麼B星人要在自己身上弄一堆布料。

他們也看不慣地球人穿衣服,所以被抓來的地球人都是全裸狀態。那個地球人還沒習慣全裸,為裸露的自己感到羞恥,恨不得把自己全身都藏起來,而馬賽克就因為這種想隱藏的意念而覆上了他的全身。

這就是初代馬賽克人的誕生。

而經過各種研究後,發現馬賽克既可防禦武器,又可擋寒風,簡直是上好的防護工具。

A星的科研人員們為這個發現欣喜若狂。因為這個不愛穿衣服的文化,A星人在其他星球上吃了不少苦頭。儘管他們的皮膚不像地球人那麼脆弱,但在氣候較極端的地方,還是會被凍傷或曬傷。

而若有了馬賽克,他們便不需要再擔心這種事!

於是他們開始投入大量人力研究,然而他們卻失望地發現馬賽克物質並不適用於每個地球人,能產生出馬賽克人的機率只有十萬分之一。

而自願接受實驗的A星人更是沒一個成功的,這讓他們相當沮喪。

 

不過他們依然沒有放棄,後來竟發現可以利用精液的傳送來達到獲得馬賽克力量的目的。

本來他們是命令馬賽克人跟女地球人交配,想看看馬賽克力量會不會一起遺傳,結果卻發現了這樣驚人的結果。

雖說能否得到力量仍是因人而異,不過成功機率卻達到了千分之一。而使用這種方法成功獲得馬賽克力量的男人比女人多上兩倍。而且除了性交外,其他像是口服精液之類的方法都沒有用。他們試著研究馬賽克人跟一般地球人的精液有何不同,試圖從中萃取出馬賽克力量來源,卻只是證實了馬賽克人的精蟲比一般地球人有活力而已。

 

得知了可以用性交傳輸馬賽克力量後,卻只有少數A星人願意跟地球人性交。雖說外型相似,但A星人可沒有把地球人當成同類,否則就不會拿地球人來做實驗了。

而那少數幾個A星人也都沒有因性交而得到馬賽克力量,在樣本數不足、又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傳播方法下,馬賽克力量一直都只在實驗階段,沒有辦法真正應用。久而久之,A星對於馬賽克力量的研究熱度也就這麼淡了下去。

直到某個A星人又重拾研究,改良了馬賽克物質,提高了地球人成功變馬賽克人的機率,甚至發現了讓馬賽克力量變得更強的方法--就是讓馬賽克人殺害同性,殺得越多,力量就會變得更強。

 

「我說得沒錯吧?」萊初看著向瞬青,而旁邊的地球人們聞言都不禁抖了一下。

向瞬青點點頭,又解開了心中的一個疑惑。難怪他只能在同性人類頭上看見數字。

並沒有在意那些人的反應,向瞬青只是好奇地問:「這種機制是基於什麼原理?」

萊初笑著搖搖頭,「這我也不清楚,恐怕只有那位A星人才知道了。聽說有論文可以查,不過似乎已被列為A星的機密了。」

向瞬青失望地垂下肩膀。不過就算他有辦法看到那篇論文,他也看不懂外星的文字。

 

「以上就是我對馬賽克力量的認知。」萊初掩唇一笑,「馬賽克力量似乎有著無限潛力,像你所使出的--該怎麼稱呼呢--淡紅色馬賽克?居然能破壞我們對A星人設下的屏障,那也是我今天第一次看見。」

「那不是他自己使出來的。」汪流今皺眉糾正,「那感覺比較像是被強迫放出來的,被那個變態蘑菇頭……」

當時向瞬青虛弱地躺在地上,那淡紅色的馬賽克如血一般從他體內一直延伸出去,那幅畫面如今想來還是讓他非常不安。

「是嗎?」萊初只是如此回應,似乎不是很在乎的樣子。

 

就如方才他所說的A星人不把地球人當同族看,那對B星人來說,地球人也是一樣的吧。他們不過就是實驗品,只不過是比較有價值的實驗品--想到這裡,汪流今不由得心裡發涼,覺得自己就像生物課中那躺在鐵桌上的牛蛙。

而向瞬青也覺得心裡悶悶的,卻不是因為萊初的態度。他自以為自己已經對馬賽克力量足夠了解,卻沒有想到百色還留了這一手,還有辦法用天使變成的項圈控制自己的力量。他隱約記得是因為那淡紅色馬賽克而讓天使侵入組織,還讓汪流今遭遇險境。這讓他非常自責。

看了看各懷心思的兩人,萊初沒有特別點破什麼,又接著說出他們跟A星--新市政府的分裂理由。

 

當初說好T市的人類一人一半,結果A星人竟早就先動手實驗,獨佔了能夠掌控馬賽克力量的人。除了向瞬青以外,還有幾個能夠操控馬賽克力量的人,也在那場騙局中被沉到了地底下,雖說都是歸新市政府所管,但實際上根本都是在A星的控制之下。

而在他們質疑起這點時,A星的其中一名科研人員--百色居然如此對他們說:

「那是馬賽克人們自已選擇要跟隨我們的,我也沒辦法。」

這是相當無恥的發言,想也知道那些人類根本不敢反抗百色。

能夠掌控馬賽克力量的人可說是非常珍貴的,B星也對這方面很有興趣,雖說馬賽克相關的研究是始於A星,但B星也對此心有不甘。

而B星人又發現,地球在實施嚴格的環保政策後,人類的生活水準下降,人心浮動,治安反而變得更差。再這樣下去,恐怕各地都會發生動亂,而若他們不去處理的話,或許會讓地球人發現他們只有能掌控一個城市的資源,之後若地球人憤而聯合起來攻打他們,雖不至於無法應付,但他們也會有損失。

然而對於B星人的擔憂,A星人卻是嗤之以鼻,說地球人不可能那麼團結。

 

後來兩方人馬爭執不休,最後決定如此:

B星人在T市建立一個組織,若能讓組織的一半以上的人類從A星人手下逃出去T市外的話,那就算B星贏,他們會跟B星重新討論管理地球的政策;而若是逃跑失敗,那就算A星贏,他們就不得再對新市政府的決策有任何意見。

而在B星的組織開始逃跑行動之前,新市政府便由A星人管理。

除此之外,他們也訂下了井水不犯河水的協議。逃組織的人只要待在香園,那天使跟新市政府的人就不可以進來。

 

 

 

--

 

痾痾終於寫到這裡惹

其實幾天前就寫好了但一直懶得貼(是怎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