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事情的全部真相。」

 

聽萊初說完,向瞬青總算了解了事情的全盤面貌,頓時有撥雲見日之感。

 

 

 

『那組織不能毀掉新市政府,新市政府也不能毀掉他們。這是一場賭上人類未來的遊戲喔。』

 

原來這就是百色口中的遊戲。在恍然大悟後,向瞬青也深切感受到人類的弱小與無力。

 

他們不過是AB星人手中的棋子,而整個T市則是他們的棋盤。而被稱為英雄的他,就像西洋棋中的『國王』或象棋中的『將』一樣,就算被冠以響亮的名號,也還是一個被捏在手中、任人擺布的棋子。

 

看來不只是地球人,只要是有高等智慧的外星生物,對比同族還要軟弱的生命都是一樣傲慢的。外星人利用他們,就像人類利用其他生物來得利一樣。

 

弱肉強食,這就是這個世界--不,是整個宇宙的法則吧。

 

 

 

汪流今的心情也稍微平復,鬆開了緊握的拳頭。就算很難接受地球被外星人當成培養皿,但這正是血淋淋的事實,他也只能慢慢適應了。

 

若要從統治新市政府的A星,以及管理逃組織的B星中做選擇的話,他也只能選擇B星。至少待在逃組織,似乎還有那麼一點--活得像個人類的希望。

 

而他現在也知道了馬賽克能力的發動方法,只要想隱藏某樣東西,就能發動能力。他得趁向瞬青不在時試試看。

 

 

 

 

 

見兩人的神情都已歸於平緩,萊初拍了拍手,「好了,我看你們也都累了吧?尤其是馬賽克人……」

 

「他叫向瞬青。」汪流今環起胸來出口指正,「瞬間的瞬,青色的青。」

 

在聽完萊初說完馬賽克力量的來源後,馬賽克人這四個字給他的感覺已不是T市的英雄,而是一個成功的實驗品。他不喜歡萊初這樣稱呼向瞬青,向瞬青是人,有自己的名字,既然都已經看見他的臉了,那就該用他真正的名字來稱呼他。

 

 

 

雖然不知道汪流今心中所想,但向瞬青也隱約能感受到汪流今的心意。從前那個數次拯救他的身影與現在的汪流今重疊在一起,一股踏實的溫暖頓時傳遍全身,使他的唇邊也露出淺淺的笑意。

 

萊初彎起唇角,「好,瞬青也需要休養,那就不打擾你們啦,我還趕著去研究百色的身體……」

 

「百色的身體?」聞言,向瞬青激動地從床上跳了下來,「百色在這裡?被你們抓到了?」

 

瞥了一眼向瞬青腿間份量不小的性器,萊初的視線又回到了向瞬青的臉上,「是啊,你前上司的身體在我們這裡。不過也只有身體而已。」

 

向瞬青困惑道:「這是怎麼回事?」

 

於是萊初便將香園外的紅色藤蔓將百色身體抓住,而百色又『金蟬脫殼』放棄他的身體的事又說了一遍。

 

向瞬青又受到了不小的震驚,畢竟放棄身體這種事對地球人來說實在很不可思議。

 

萊初思索了一下,試著以讓地球人能理解的方式說明:

 

「嗯,就像操控一架玩具直升機一樣,百色就是這樣操控身體的。這種技術已經在宇宙流傳很久了,但一具身體造價不斐,還要特別訂作,通常只有出席宇宙會議的高官為了保險才會使用。我也沒想到他會使用這種身體。」

 

說到這裡,萊初眼中流露出了惋惜之色。

 

得知始末後,向瞬青點點頭,發現自己心情很複雜。

 

在他以為百色被抓到時,他的激動並不只包含高興,甚至還有點……不願相信。

 

而在他知道只是百色的身體被抓到後,他覺得失落,卻也覺得理所當然。是啊,百色可是給予他力量的強大存在,怎麼可能就這麼簡單被抓到。

 

不過話說回來,百色到底是怎麼把馬賽克力量弄進他身體裡的?他記得三年前他彈了自己的性器,而自己昏過去又醒來後就有了馬賽克力量。

 

難道百色的身體裡藏了什麼?

 

向瞬青登時雙眼發亮,對百色的身體構造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可以去看你們怎麼研究嗎?」

 

「當然可以啊。」萊初爽快答應,看了一眼一旁的羅醫師,羅醫師便會意地點點頭,將向瞬青手臂上的輸血針拔掉,再俐落地替他黏上紗布。

 

見羅醫師處理好向瞬青的傷口,萊初便道:「走吧。」

 

「等一下。」汪流今拉住向瞬青的手,指了指他的跨間,「你也多少擋一下吧?」

 

向瞬青愣了愣,這才意識到自己全裸沒有馬賽克不太妥,於是又在自己全身罩上了馬賽克。

 

「要露臉。」

 

在汪流今的瞪視下,向瞬青便聽話地將脖子以上的馬賽克去掉,汪流今這才頷首同意。

 

雖然身體罩著馬賽克,但至少要露出他的臉,他才能看到他的表情。

 

 

 

 

 

到了實驗室後,百色的身體已躺在手術台上,幾個臉戴口罩的B星研究人員正圍在他旁邊,而在看到萊初踩著高跟鞋進入實驗室後,皆自覺地退到一旁去。

 

萊初都還沒來得及走近,向瞬青便急忙跨步上前去,望著百色躺在手術台上的身體。

 

百色緊閉著雙眼,嘴角依然維持著慣常的誇張笑容,看上去就像在做著一個開心的美夢。他白淨的額頭上被開了一個洞,而上頭的血液已凝固住,流至臉部的血液也已被擦拭乾淨。

 

向瞬青說不清現在到底是興奮還是害怕,雖然知道不可能,但他感覺百色下一刻似乎就會張開眼彈起身來,在組織內做些什麼瘋狂的事,把一切搞得一團亂後,再直接將他帶走。

 

他顫著手摸向百色的鼻頭,感受著皮膚冰冷的溫度。在這具身體下到底藏了多少秘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全部。

 

  

 

「你們就站在旁邊看著吧。」

 

已戴上口罩跟手術帽的萊初也走向手術台,接過研究人員遞來的鋒利手術刀,一刀將百色的胸腔到肚臍給剖了開來。

 

汪流今不適地擰起眉來,雖然不是沒見過血肉橫飛的場景,但這並不代表他喜歡看;而向瞬青則是亢奮地吞了吞口水,探頭望著其他研究人員將百色的其他皮膚給切開來。

 

不一會,百色的身體皮膚已被完全掀開來,露出頭部以外身體的構造。然而裏頭卻不是兩人所想像的鮮血淋漓。除了一架機械骨架外,竟沒有一點肌肉等身體該有的東西。

 

人類們看得嘖嘖稱奇,然而A星人們的眼神依舊平淡。

 

「沒什麼特別的,這是最廉價的身體,果然A星那邊也沒什麼預算。」萊初沉吟道,又伸指敲了敲百色的額頭。

 

於是一名研究人員便將百色的蘑菇頭假髮給掀了開來,向瞬青這才發現那是一頂假髮,不禁抽了抽嘴角。

 

假髮拿掉後,百色的光頭上便出現了一道明顯的接痕。兩名研究人員各拿出一根銀釘往接痕兩旁一敲一插,百色的頭蓋便應聲脫落,露出裡頭的血肉。

 

研究人員拿手術刀小心翼翼地切開血肉,讓裏頭的精密機械構造露了出來。

 

 

 

--

 

嗯 百色是光頭 ㄏㄏ ㄏ(笑ㄆ

 

真是個毫無形象的變態啊!光頭V.S公然猥褻頭 今晚你們要選哪一道?(誰要選

 

 

 

啊之後恢復日更惹 沒日更我就刪手遊CQ(重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