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向瞬青也對現狀相當滿足。從前的他完全不敢妄想的事情,居然能在這間過去的五星級飯店發生,於他而言簡直等於在城堡中發生的童話。
他現在竟能待在汪流今身邊,每天都看得到他,甚至還有陪睡的機會。美夢成真也不過如此。
他應該要滿足了--然而人的慾望終究是無窮無盡的。向瞬青喜歡汪流今,而這份喜歡無疑是愛情。
所以在汪流今說要去找別人時,他依然會不悅心痛,甚至湧起一股就此禁錮他的衝動,讓他永遠只能看著他一個人。
當然,他現在還不敢採取這種激進的手法。
所以他只是趁汪流今去忙其他工作時,找上幾個身材不錯,可能是汪流今喜歡的類型的男人,淺淺一笑,溫聲提醒他們:
「若流今找你們上床,我可不敢保證你們的安全。」
那些男人當然不敢反抗馬賽克人,連忙點頭稱是,還答應會將這消息給放出去,徹底斷了汪流今的炮源。
而在向瞬青走後,男人們則大翻白眼,心中暗道:自從你來之後,小流也根本沒再找過我們啦。

向瞬青本也想去提醒一下羅醫師這名前校醫--他現在認定的最大情敵。然而羅醫師似乎很少待在組織內,他一直遇不到。
後來他也作罷了,因為汪流今在執行完工作後,總會回到房內找他上床,畢竟無法外出這點可悶壞他了。
「只好玩弄你來解悶了。」光裸著下半身的汪流今騎在他身上,半瞇著眼,這樣笑著對他說。


而除了幫汪流今打理雜務外,向瞬青也接受組織對他身體的研究。
幾次實驗研究下來,組織發現他手腕內有一個晶片。那晶片正是他只能全裸的原因,裏頭的裝置會將擋住他身體的衣物全都傳送到其他地方,那原理跟百色可以忽然消失又忽然出現一樣,是一種普遍的外星科技,但在地球人眼裡則跟魔法沒兩樣。
「不過沒辦法傳太遠。」取出向瞬青手腕內的晶片後,萊初說:「所以你那些消失的衣服都還在地球的某處,你放心吧。」
摸了摸剛才被手術刀切開,現在則貼上紗布的手腕,向瞬青點了點頭。他其實不太在乎他消失的衣服,反正他也已經習慣全裸了。
萊初偏頭一笑,「那需要幫你準備衣服嗎?」
向瞬青搖搖頭,理所當然地做出了保持全裸的宣言:「在逃出T市前,我不想穿衣服。」

就萊初所言,除了T市以外,其他城市的社會系統仍正常運作著。
其實向瞬青真的不討厭這種失去社會秩序及文明,十分接近原始的生活。
然而汪流今顯然痛恨這一切。
有時他從實驗室回房後,常看著他穿著切布高中的制服,躺在床上朝他勾手,在昏黃的燈光下笑得無比魅惑:「想不想來場制服PLAY?」
雖汪流今從未在口頭上提起,但向瞬青猜想,他其實也想重回校園,回歸文明社會的懷抱。儘管過去T市人對社會有諸多抱怨,然而跟朝不保夕的現在比起來,那些老師太機車、老闆壓制員工、房價太高之類的煩惱則顯得無比奢侈。
所以他想跟著汪流今一起逃出T市,去過他想要的生活。等重回社會後,再穿上衣服也不遲。現在的他,還想保有全裸的開放感。

「好吧,隨你高興。」萊初聳聳肩。
這個地球人啊,還真的是完全被不穿衣服的A星人給調教了。

 

一個月後,對百色腦內那個機械裝置的研究結果總算出來了。
兩人被叫到實驗室去聽取報告。原來那個機械裝置除了能讓百色本尊操控身體外,還含有注入馬賽克力量的構造。那構造中有條運輸馬賽克物質的管線,以百色的右手中指彈向生殖器,便可達到注入馬賽克物質的效果。
「而這裡頭的馬賽克物質跟我們B星所持有的樣本不同。」萊初取出試管架上的一管透明如水的物質,眼中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這是改良後的馬賽克物質,也是你體內的力量來源。」
「改良前跟改良後有什麼不同?」
「改良前,馬賽克的持久度跟範圍不會變化。」萊初說明,「但改良後,力量將會以吸取同性生命能量而成長。你當時所釋放出的淡紅色馬賽克,就是因為這種改良後的物質。」
向瞬青望著那管透明物質,實在難以想像那看似平淡無奇的物質,竟能給自己帶來如此神奇,又如此危險的力量。
「關於改良後物質,我們所了解的比A星還要少,只知道製造出馬賽克人的機率比改良前大,還需要再研究研究。之後我們會從組織裡選出幾名志願者實驗,若能製造出多一點馬賽克人,你們成功逃走的機率就大一些。」
若早點把改良後物質拿到手,就不用大費周章地花時間來改造汪流今的體質。只要生產改良後物質,再多抓人來做實驗就行了。這次百色的擅自侵入,還真是幫了他們一個大忙。
「你們?」汪流今皺起眉,「你的意思是……只有我們人類要逃?」
「是啊。」萊初答得輕快,「若我們幫著你們逃,那當然很簡單,只要準備一架能抵擋天使攻擊,又能載幾百人的飛船就行了,而A星人也沒有攻擊我們飛船的理由,這樣就不算比賽了。若提出這種要求,A星人根本不可能答應我們的交涉。」
「但你之前不是說會帶領我們?」
「對,我們會為你們準備一條最近的路線,到時候會有跟天使差不多的機器帶著你們走,不讓你們迷失方向。」萊初彎起紅豔的唇角,「我們還會為你們準備裝備跟武器,而剩下的,就要靠你們了。」
汪流今心裡一沉。要從那堆可怕的天使的監視中逃出T市,談何容易?
「所以我才說馬賽克力量是關鍵。馬賽克可以抵擋天使的雷射,大大提升你們的生存率。」
聽萊初一提,汪流今才回想起當時他被天使的雷射射中時,幸虧有向瞬青及時爬過來,為他罩上馬賽克,否則他就會當場斃命。
組織首領曾說過要有馬賽克人的力量,才能讓大家順利逃走,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希望能製造出很多馬賽克人來。」萊初的語氣簡直就跟期待豐收的農夫一樣,「雖然我們有兩個馬賽克人了,不過還是不太夠。」
「兩個?」向瞬青疑惑地看著萊初。
萊初呵呵一笑,「你旁邊的小流也是馬賽克人啊。還記得我說過性交也是傳送馬賽克力量的手段之一嗎?」
向瞬青訝異地轉頭望向汪流今,而汪流今的神情則顯得僵硬,心中竟有些侷促。
如今萊初說出真相,他居然開始擔心向瞬青會認為他跟他上床,只是為了利用他以獲取馬賽克力量。雖然這是事實,但他就是不希望向瞬青這麼認為。
就算理由不單純,但向瞬青可說是他現在關係最親密的人,而他自然也無免無免地對他產生了一些情愫。唉,這就是固定性伴侶的壞處--

「太好了。」
彷彿要屏除汪流今的擔憂似地,在得知汪流今體內也有馬賽克力量後,向瞬青只是發自內心地為他高興,完全沒有要深究他會有如此體質的意思。
汪流今驚訝地望向微笑著的向瞬青,忽然安心了下來,覺得自己方才的不安很蠢。
向瞬青可是一直把他擺在第一位,甚至可以為了他而不顧性命。他又有什麼好擔心的?

將兩人的眼神交流看在眼裡,萊初不禁覺得眼睛有點痛。看來不管是哪種物種,閃光依然都很刺眼,他真需要向瞬青臉上的墨鏡來擋一擋。
他清了清喉嚨,決定要把這兩人趕出實驗室,隨他們到房間恩愛去,「等路線規劃好,一切都準備好後,就是行動開始時。我還有事要忙,你們就先離開吧。」
向瞬青這才將視線從汪流今臉上離開,重新看向萊初:「我們大概要逃到哪裡去?」
「離這裡最近的K市。」萊初答。
聞言,向瞬青身子一震,微微皺眉,但眉間隨即又鬆了開來,眼中的複雜情感也消散無蹤。而他的表情變化,汪流今並沒有漏看。


--

阿青表示:我就是要全裸!
萊初公主表示:再閃就把你們的血都吸光(錯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