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的,既然馬賽克能擋天使的雷射,那他的安危也不用太擔心吧?何況他的戰力可比大部分的人都還要強上許多啊。

為了羅醫師的安全,也為了自己的精神健康,他一定要想個辦法偷溜出組織才行。

 

於是他回到了七樓的房間內,打開了窗戶。

那閃著紅光的天使們仍在藍天中來回梭巡,令汪流今有些不安。但想起當時馬賽克擋住天使雷射的畫面,他便覺得這些破機械已經沒什麼好恐懼。

他又低頭往下看。現在是絕對安全時間,底下滿佈道路的植物們正處於無害狀態,只是隨著風擺盪枝條,色彩大小不一的葉子映著閃亮的陽光。

現在這是最適合外出的時候。而他只是要出去看看羅醫師的情況,應該沒關係吧?

 

下定決心後,他的全身便罩上了馬賽克。為了安全,就顧不了美醜的問題了。

接下來,他開始想像窗外下方有塊階梯大小的紅色長方形在窗外。這是向瞬青教過他的馬賽克技巧之一,他就是用這種方法憑空製造出馬賽克牆的。

下一刻,他便看見了有塊馬賽克擋住了下頭的植物,糊成幾個深淺不一的綠色色塊,顯現出塊狀馬賽克的所在地。他跨出窗外,抓著香園外牆的紅色藤蔓,小心翼翼地踩在了馬賽克上,再製造出下一塊馬賽克。

如此往復拾階而下,他成功地著陸,在讓馬賽克階梯消失後,便拔腿向前奔跑,離開了組織。

 

 

成功溜出組織後,他放慢了腳步,不禁伸了個懶腰,大口呼吸自由的空氣,又順手摘下暫時沒有反抗能力的植物果實。

羅醫師總是固定去切布高中行醫,而他也往切布高中的方向前進。

一路上,他自然招了不少矚目,還聽到了有路人毫無顧忌的耳語:『原來馬賽克人也會穿衣服啊。』說得好像向瞬青是個暴露狂。

不過他並沒有多加理會,也幸虧向瞬青是出了名的寡言獨行,所以也沒有人過來打擾他--直到某個笑瞇瞇的情報販子朝他湊了上來。

「嗨,大英雄,好久不見啊,這套衣服很好看喔。」

明明連衣服都打上了馬賽克,阿修居然還能睜眼說瞎話,真不愧是靠嘴巴吃飯的情報販子。汪流今如此心想。

「謝謝。」

馬賽克人的聲音似乎跟他印象中不同,使阿修有些疑惑,卻也沒表現在臉上,還是掛著原來的笑容:

「最近都去忙什麼拯救世界的事啦?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嗎?」

汪流今勾起嘴角,「我最近都在忙著跟男人滾床,沒空拯救世界了。就這樣。」

丟下這段炸毀英雄形象的話語後,汪流今便不再理會傻眼的阿修,繼續跨步往切布高中前進。

 

 

幾分鐘後,他來到了切布高中。

跨入許久未進的校門,來到操場,便遠遠望見電視牆正撥放著無聊的肥皂劇,而底下的人們則看得十分專注。站在操場跑道上的他也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只因懷念從前坐在電視前跟家人吐槽劇情的日子。

想起枉死的弟弟,陰鬱又爬上了他俊秀的眉目,大腿間的雙拳緊緊握住。

結果他還是什麼都無法為弟弟做。他的仇人是把弟弟變成馬賽克人,再唆使他來攻擊組織的罪魁禍首--也就是新市政府,一個外星人所組成的組織。

但他只是個地球人,在擁有他無法理解的科技技術的外星人面前,他根本無能為力。

汪流今抿抿唇,搖搖頭,不願再想這些無解又使人鬱悶悲傷的事情。

他又回頭望向電視牆下的人群。不知道是不是他太久沒出來的錯覺,總覺得這裡的人比先前還要多了不少啊。

而且定睛一看,裡頭居然還有光著身子的人,日子難過到連衣服都被搶走了嗎--

 

 

忽然間,在空中盤旋的天使們朝他聚集了過來。

汪流今抬起頭來,便看見空中有如烏雲罩頂的景象,十幾對紅燈泡一閃一爍。

聽見天使槳葉旋轉的嗡嗡聲變得密集,幾個汪流今附近的人不禁轉過頭來,眨眼間便看見幾道致命的紅色雷射朝汪流今齊齊射了過來,不由得驚恐地尖叫出聲。

汪流今也不禁渾身一抖,畢竟天使的威脅性早已在這三年間於T市市民心中根深蒂固。而他,果然已經被新市政府給鎖定了嗎?

然而就如他所想,因為他身上有馬賽克,所以天使的攻擊並沒有對他起作用,那些雷射光的紅點只是無害地停留在他的頭頂及肩膀。

遙遙目睹這一切的人們皆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也不由得佩服起眼前的馬賽克人。他居然連天使的攻擊都能無效化,果然是T市的英雄啊!

在恐懼的情緒退潮後,出了一身冷汗的汪流今笑出聲來,嘲弄地望著天上的天使們,心頭湧上了扳回一城的快意。

「你們現在還能拿我怎麼樣?」

天使們沒有回應他,只是將雷射收了回來,卻也沒有從他頭頂上離開。

 

汪流今冷哼一聲,正要走向教學大樓去看看羅醫師是否在裡頭,然而幾秒後,圍著電視牆坐著的人群中,竟霍然站起了六分之一的人。而其他坐在地上的人則被這番陣仗嚇到,還來不及起身,就被那群人給無情地踐踏過去,一時之間哀鳴不斷。

那群人約有一百人,清一色全是全裸男人,裡頭青壯年皆有。而他們在發現頭頂上方盤旋著天使們的汪流今後,便朝他的方向直直奔來,眼中帶著赤裸裸的慾望。

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百鳥齊奔的景象使汪流今不禁頭皮發麻,知道寡不敵眾,而自己也躲不過這麼多人的追捕,索性快速在自己四周立起約一層樓高的馬賽克牆來,製造出一個簡單的碉堡,擋住那群不知道想對他幹嘛的裸男們。

裸男們瘋狂地用拳頭敲著馬賽克牆,但當然是徒勞無功。由於被馬賽克牆擋著,汪流今並沒看見他們猙獰的表情,只看見肉色色塊動來動去,牆外隱約傳來他們叫囂的聲音。

汪流今仿造溜出組織外的方法製造出階梯,爬上去從牆上探出頭來,總算聽見了他們在喊些什麼:

「出來!出來馬賽克人!」

裸男們密密麻麻地圍在牆外,一張張枯瘦的臉表情扭曲,眼裡盈滿了瘋狂。

「把你殺了,我們就可以回到地上了!快出來!」

回到地上?汪流今一頭霧水地看著那群裸男,忽然想起了那場騙局的情況。

被騙進箱子拿物資的人們,最後都被裝箱沉入地底了。難道他們就是其中之一?

汪流今不由得心生憎惡,並不是針對這群想把他殺掉的人,而是那該死的新市政府。

那群裸男們皆面黃肌瘦,連站在高處的他都隱約能聞到他們身上的臭味。他們用力地槌打著馬賽克牆,將拳捶出血來卻還是沒有停止,彷彿打碎這道牆就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光是這樣觀察他們,就能大略得知他們過得是什麼樣悲慘的日子。

 

而電視牆的人群們則是遠遠望著這裡,卻沒有任何行動,其中有些人甚至還鄉愿地盯著電視牆的戲劇看,不聞不問,彷彿這裡發生的事與他無關。

汪流今扯了扯嘴角。他現在在人們眼中是馬賽克人,T市的英雄,然而英雄有難,那群人卻只是遠遠觀望著。

但這也不能怪他們,因為大部分的人都是貪生怕死的。

這都要怪新市政府,他們就這樣輕易毀掉T市市民的人生及家庭--然而他們卻也無從反抗。

汪流今皺起眉,心中為人類的無力而悲哀不已,卻還是舉起了槍,打開了保險。他還沒有偉大到能為了讓他們回到地上而犧牲性命,而他們也不會在乎他的生命。就算他們有殺人的罪惡感,也會被團體行動給稀釋掉。

若要活著離開這裡,也只能殺掉他們,也算是讓這些可憐人解脫吧。

 

 

 

--

 

作者顯示為放棄想副標題ˊˇˋ

下章又要死一堆人啦~(拿爆米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