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們每逢絕對安全時間,便會被傳上去當時被沉下去的地方放風,不過也不能離開固定範圍,否則就會被天使格殺,何況他們也沒有能力去應付外頭的植物。

外頭的空氣比他們記憶中還要新鮮許多,電視牆上的無聊節目也令他們強烈地懷念。這些幾年前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物,卻引起了他們對地表世界的強大渴望。

在被養在箱子裡的期間,他們什麼齷齪事都見過,殺一個人又算得了什麼?只要能從地獄回到人間,他們什麼都願意做。

 

新市政府說馬賽克人遲早會出現。每當他們被傳上來時,他們總會滿懷希望;而遇不見馬賽克人時,他們便會失望地被沉下去。他們就這樣望眼欲穿地盼著,終於迎來了馬賽克人的到來--但他卻沒想到馬賽克人就是汪流今。

 

 

聽完汪帆說完,萊初搖了搖頭,向汪帆道:

「你們被當成飼料了。讓馬賽克能力成長的飼料。」

向呆愣的汪帆解釋了馬賽克力量可藉由殺害同性而成長後,萊初又說:

「新市政府是騙你們的,光憑拳頭怎麼可能拿馬賽克有辦法?馬賽克可是槍彈不入的。」

汪帆愣了愣,卻只是在滄桑的臉上綻出一個理解的苦笑。也是,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破壞得掉馬賽克,只是他不得不去相信,否則那微弱的希望就會破滅而已。

 

「而且他們還準備好了誘餌,可還真是規劃詳盡啊。」萊初冷笑。

「誘餌?」

沒有立刻回答向瞬青的疑問,萊初只是問:「你們為什麼要溜出去?」

「羅醫師一個人出去,我擔心,所以就跟著出去看了。」汪流今答。

「我是擔心流今。」向瞬青答。

「果然沒錯,羅醫師就是誘餌了。」萊初冷淡地說,「他是叛徒,已經不會回組織了。是吧?羅論修先生。」

汪流今聞言不禁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而向瞬青則是先意識到礙事的人從組織離開,差點就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聽見那冰涼如水的聲音喚出自己的本名,阿修頓感芒刺在背,縱使他平日滑頭得跟尾泥鰍一樣,但在這種情況下也只能一逕乾笑。

「你怎麼知道羅醫師是叛徒?」神情恢復平靜的汪流今忽然開口,將目光射向萊初,「他有什麼理由要背叛組織?」

「原因我不清楚。但他背叛卻是事實沒錯。」

萊初雙腿交疊,抽出白袍口袋中的圓形遙控器,按下上頭的紅色按鍵。隨著一聲嗶聲響起,座位前的大螢幕忽然亮起,現出了讓地球人倒抽一口氣的影像。

那是組織內的醫療室,然而裡頭身著白袍的醫療人員有的倒在病床上,有的則是躺在地上,彷彿集體吸了催眠瓦斯。

此時鏡頭拉近,給一個倒地的年輕男人來了特寫,這才發現男人嘴角掛著黑色的血絲。

 

「今天醫療室的人員忙著協助我們研究新的馬賽克人,午餐只能在醫療室吃,所以是由人統一用推車送去的。」

「監視器顯示,午餐的推車是由羅醫師接過,再將上面的餐點分送給其他人。而在將餐點送完後,他又以回房拿東西離開醫療室,卻沒有回房間,而是通往大門。一小時過後,他們便毒發身亡。解剖過後,在醫療人員的胃裡發現有毒的麵包,這正是他們的死因。那種毒只有拿得到藥的人才調得出手,除了他以外就沒有別人了。真是會給人找麻煩呢。」

望著螢幕上醫療人員的屍體,萊初眼中沒有悲傷,而是滿滿的無奈:「地球的醫療人員不是那麼常見,這樣我們不是還要花時間重新招人嗎?」

 

聽著自己同母異父的哥哥就這樣殺了自己的同僚們,阿修絲毫不感意外。那個人,本就是一頭披著人皮的禽獸。

看了看身邊冷著一張臉的汪流今,向瞬青朝阿修問:「既然你是羅醫師的弟弟,那你知道他為什麼要背叛組織嗎?」

阿修忙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跟我哥關係並沒有很好,所以我才沒一起加入你們啊。」

因為我才不想跟那個披著白袍的衣冠禽獸扯上關係啊。阿修在心中暗道。

萊初托著腮,雙眸微微瞇起:

「把你所知道的事都說出來吧。」

阿修欲哭無淚,有種想下跪喊娘娘饒命的衝動。

好吧,他也只能招了,就算萊初要他自宮當太監也行,只要能放過他這條小命就好。

 

 

數日前,阿修被一個全裸的紅髮女人找上。

當時他準備去黑市敲幾筆回來,一打開家門,就望見那凹凸有致的胴體堵在門外。阿修還來不及噴鼻血,就被那紅髮女人迅雷一腳踹向胸腔。

女人的腳勁極大,他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踹得向後飛起,背部重重撞上了牆。在他痛得頭昏眼花之際,女人的腳又重新踩向他的胸膛,像釘子一樣將他釘在牆上,動彈不得,讓原先對體術頗有自信的他相當挫折。

識時務者為俊傑,知道自己敵不過這女人,他也不敢亂瞄,只能抬頭望著女人的臉卑微地陪笑:「不知道這位小姐有什麼需要的?」

女人挑了挑眉,嘴角微微翹著,唇間吐出一串阿修聽不懂的語言,便將一團紙塞入他口中,轉身揚長而去。

坐在地上呆愣了幾秒後,阿修才將口中的紙團取出拆開,看見上面用影印出的鉛字字體寫著:

『本週的絕對安全時間,你必須等在xx路,送馬賽克人(全裸)到切布高中。若沒執行命令,性命不保。』

 

阿修拿出褲子口袋中的紙團,攤開來遞給面無表情的萊初,證實自己並未說謊,又苦著一張娃娃臉討饒:

「我只是個小市民,怎麼敢反抗新市政府的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算計你們的啊,是逼不得已的。」

在對阿修來說有如一世紀那麼長的沉默後,萊初終於勾起了唇角。

「我相信你不敢對我們不利。」萊初微微昂首,「既然如此,你就留下吧,我保證我們比新市政府還要溫和許多。」

「是。」嚇出一身冷汗的他哪敢不從。唉,這樣也好,反正現在加入也不用見到那個衣冠禽獸。而且這飛船--看起來真是來頭不小。

在剛才,他可沒漏看那群天使因飛船的靠近而飛離。天使無疑是逃離T市的最大威脅,這代表這組織之所以會留在T市並不是像他一樣逼不得已,而是另有目的。

加入這裡,對他來說應該是利大於害的。

 

 

「了解了嗎?這是一場連環計。新市政府利用羅醫師引出小流,再讓小流引出瞬青,讓你們去殺人。」

 

向瞬青理解地頷首。

在他實驗結束回房後,便看見大開的窗戶,以及窗外向下延伸的馬賽克階梯,便知道汪流今瞞著組織擅自離開。

他自然十分擔心,怕汪流今被發現後會遭到攻擊。他本想報告組織,卻又怕汪流今因此受罰,於是他備妥槍械後,也跟汪流今採取同樣的方法,打算偷偷出去把汪流今帶回來。

然而他根本不知道汪流今到底去了哪裡。正當他茫然無措時,便遇見了阿修,阿修向他打了招呼後,又忍不住疑惑問道:

『咦,大英雄,你怎麼又把衣服脫掉了?難得看到你今天穿衣服。』

向瞬青先是為阿修的話語感到莫名其妙,隨後便發現了阿修口中的『你』便是馬賽克化的汪流今,立刻抓著阿修盤問。

阿修也將他遇見汪流今的路名和盤托出,而向瞬青便猜測他最有可能去的地方是切布高中,便要阿修載他去找汪流今,以他背後的機關槍為報酬。

原來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萊初沉吟,「但殺人是增加你們的力量,為什麼他要這樣做?」

向瞬青忽然憶起了之前他在組織升級時找不到百色,結果就一直勃起到隔天早上找到他為止的事,登時不寒而慄。

當時百色還說,若能力升級後不被他彈下體,他之後就會變成自走砲,無法控制自己四處找人交配。

他將這件事說了出來,萊初點了點頭,便道:

「看來他是要讓你的能力升級,又面臨你所說的自走砲狀態,這樣你就不得不回去了。」

 

--

 

阿修 是公主饒命 不是娘娘饒命xd

走了羅醫師 來了羅阿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