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失敗了。」萊初笑了笑,「他沒想到你會沒戴那墨鏡就出來吧。」

是啊,當時他急著去找汪流今,當然也不敢去跟萊初要回墨鏡。

墨鏡有判斷戰力的功能,為了安全,他向來習慣戴著,卻沒想到把那墨鏡拿下,就能避免因殺人而變成自走砲狀態--但也無法再以殺人讓馬賽克能力升級。

不過他的馬賽克可以持續六小時,在五個半小時的逃亡時間內,應該是綽綽有餘了。只不過其他人的能力時限還是遠遠不夠。

「但沒想到能力升級會有這種後遺症。」萊初皺起眉來,「看來還得再好好研究百色的身體。」

現在的情況就像是只有向瞬青一人等級封頂,然而其他人的等級未達標準,就無法達成副本的通關條件。然而升級也伴隨著變成自走砲的危機,若身體被性慾所支配,那又該怎麼繼續依他們的指示達成任務呢?

這是現在最該解決的難題。

  

說完,萊初又轉頭睨向兩人,「好了,今天這件事我就不跟你們計較了。不過要是下次又發生同樣的事情的話……」

他意味深長地將視線投向汪帆,在汪帆忍不住縮了縮肩膀後,又將視線轉回兩人之處,微微笑道:「懂了吧?」

兩人也只能點頭。

 

 

 

在組織的飛船離開後,羅醫師站在切布高中的二樓走廊上,隔著滿是灰塵的窗戶玻璃,望著操場上的景象。

電視牆螢幕上的演員正演得火熱,然而下方卻一片死寂。

因為還活著的觀眾全都跑了,只有被烈日炙烤著的屍體們躺在地上充場面,有的還睜著眼睛看著天空,彷彿藍天上變幻莫測的白雲比互賞巴掌的女演員們還要好看。

他無聲地笑了笑,將手插在白袍口袋中。

 

「失敗了啊。」

一個不悅的聲音忽然在他身邊出現,聲音的主人正是神出鬼沒的百色。

「沒想到阿青會不戴墨鏡就跑出來,越來越不像樣了。」百色神情一冷,「都是那傢伙的錯。」

羅醫師哈哈一笑:「別這麼說,小流很有魅力,這是可以理解的。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啊。」

「吵死了,你這個戀童癖,哪能理解一心打造的作品快變成廢物的難受。」

「怎麼忽然開始人身攻擊了?」羅醫師聳聳肩,「百色,你對向同學也太過執著了,對你們來說,地球人不都是實驗品嗎?」

「他不一樣。」

百色的嘴角咧開一個誇張而瘋狂的笑容,陶醉道:「他的性器很完美,那飽滿的睪丸,勃起時的形狀長度大小,都跟我爸的幾乎一模一樣。」

羅醫師搖頭一笑,「戀父情結啊。」

 

 

 

回到組織後,汪帆跟阿修在組織的安排下得到了銅卡及一間房間。

雖說汪流今想就近照顧汪帆,但他並不想讓他知道他是藉由性交而得到馬賽克力量的。

從前在父親眼前,他一直都是個乖寶寶,對他荒淫的一面,他的家人們向來是一無所知。雖說現在是非常時期,但他還是不想破壞自己的好兒子形象,所以也沒有特別提出要跟父親住得近些。

而汪帆只要有床睡就能滿足了,也沒有太懷疑組織的安排。

 

在汪流今的帶領下,汪帆來到了組織派發的房間。

汪帆望著房內柔軟的床鋪及浴室,浴火重生之感頓生,想起從前三年經歷的非人生活,不禁眼角含淚地啞聲道:

「總算是熬過來了……」

「爸。」汪流今不捨地抱住了父親。

 

汪帆拍了拍個頭比自己高的兒子肩膀,與汪流今相似的眼睛也流下兩行熱淚,父子倆就這樣為再度重逢盡情相擁而泣。

哭過後,汪帆抓著汪流今的肩膀,細細端詳著自己的兒子。除了不戴眼鏡,眼下有淡淡的黑眼圈外,汪流今其實跟從前沒什麼變,也沒有像他一樣瘦得臉頰凹陷,甚至還結實了不少,讓他很是欣慰。

「流今啊,還好你過得不錯。」汪帆鼻頭直發酸,長嘆一口氣,「你看我變成這副德性,虧你還認得出來。」

汪流今吸了吸發紅的鼻頭,「我當然認得出來,你是我爸啊。」

汪帆笑道:「好啦,先讓你爸好好洗個澡吧,你都不嫌臭嗎?」

「再臭也是我爸啊。」汪流今破啼為笑,將環住父親肩膀的手鬆了開來,望著父親那滿布血絲的眼睛,「爸,晚餐時間我再來叫你,你先睡一下吧。」

「好啊。」汪帆笑著點頭。

 

在聽見浴室傳來水的淅瀝聲後,汪流今離開汪帆的房間,往他跟向瞬青的七樓房間前進。

坦白說,他現在的心情很複雜。他當然為找到父親而高興,卻又為羅醫師的背叛而心塞心寒。

為何他會背叛組織呢?這對他來說到底有什麼好處?

 

在離開組織前,他還問他是不是要帶什麼回來給他。就跟從前高中時他在保險套的販售台前煩惱時,而路過的他問他要不要幫他買一樣。

原來那也是假惺惺的演技嗎?

汪流今煩躁地嘖了一聲,腳步也逐漸加快。

現在他急需找人發洩心中躁悶的情緒。

 

 

聽見開門的聲音,正在床上替汪流今摺衣服的向瞬青抬起頭來,望著一臉凝重的汪流今走進門內,將門帶上後,便在自己身邊坐下來。

向瞬青解除身上的馬賽克,停下摺衣服的動作,摟住汪流今的肩,「怎麼了?」

汪流今也將身子順勢靠向向瞬青,語氣中有著藏不住的悶:「不知道為什麼羅醫師要這麼做?」

聽他提起羅醫師,向瞬青眼中浮起因妒意而起的殺意,卻沒有說話,只是沉默著。

轉頭望著向瞬青那帶著強烈醋意的表情,汪流今雙眸半垂,不意外地勾起嘴角:「吃醋了?」

向瞬青沒有回答,而是用力張嘴咬向他的脖子左側。汪流今被咬得輕吟一聲,卻又格格發笑著,笑得整個身體直發顫。

「搞得我跟你好像真的在交往一樣。」

向瞬青被激得心中一酸。他知道汪流今就只是把他當成一個方便的砲友,而會跟他上床也是出自於組織指示,或許還有一點往日同學的情分--但也僅僅如此,與他對汪流今的執著根本是天差地別。

 

他以為他只要待在他身邊就能滿足,但那只是自欺欺人。若他能安於現狀,他就不會跑去警告組織的其他人不准碰他了。

向瞬青咬了咬牙,將汪流今推倒在床上。那張俊臉仍是掛著沒心沒肺的笑,或許還期待著他粗暴的對待。

『不,你沒有機會,因為我不想談戀愛。』

汪流今在他們第一天滾完床後便如此表明,讓他有心理準備,可是他卻還是控制不住自己天真地期待著會有什麼變化。

即使在床上交歡的次數彼此都數不清,但他卻還是碰觸不到他的心。

 

汪流今躺在床上,讓向瞬青將自己的襯衫一把扯開,欣賞著對方試圖以憤怒來藏住自己內心委屈的行動,嘴邊的笑又更深了。

他是真的很喜歡自己啊--每當他從向瞬青的眼神跟行為體會到這點時,體內總會湧起一股興奮的顫慄,又會伴隨著無法解釋的暖意--不,其實並不是無法解釋的,只是他一直不想承認而已,不想承認他這個等級九十九的勇者,居然會栽在一隻史萊姆的手上。

 

他試圖想像著向瞬青對其他人露出熾熱的眼神,以及向瞬青對其他人露出傻笑等各種只會在他面前展現的反應,心裡便立即冒出一陣怒意。

汪流今長嘆了一口氣。

對,他對他也有佔有慾了。果然,栽了就是栽了,就算他不願意面對,事實依舊存在。

 

他別過頭去,有些無奈地放鬆身體,卻又有些高興。

等向瞬青將自己的下身脫得一絲不掛,他以慵懶的語調慢聲道:

「那我們就交往吧。」

向瞬青才要剛將他的褲子遠遠向後甩,卻在聽見這句話時愣愣地停格了。

幾秒後,他將褲子扔到地上,朝汪流今撲了上來,激動地扣住他的雙肩,將眼睛瞪得老大:

「你、你、你是說真的嗎?」

居然激動到連結巴的毛病都恢復了。汪流今笑了笑,「真的啊。」

其實交往不外乎就是接吻擁抱牽手上床,他們都做過了,而且還住在一起。

然而在把這簡單一句話說出口後,他卻感到無比的踏實,就像他在馬賽克碉堡上看見向瞬青坐著摩托車衝過來,拿機關槍掃射那群裸男一樣。

 

 

---

 

幹 閃啥小 幹QQQQQQQQ(哭ㄆ

而且下章還是有閃光喔ㄊㄇㄉ

好啦總之他們真的交往了 不過其實只差在一句話而已 他們該做的都做啦~但還是說聲恭喜ㄅ(敷衍拍手

 

哈哈哈然後在寫羅醫師跟百色的對話時我大笑xdddd

怎麼這麼多變態阿這部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第一章百色曾對阿青的gg說:阿,真的好像

哈哈哈哈第一章的伏筆現在終於解開了

 

是說 裡面最正常的人就是 阿修了吧 他是這部的清流(?)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