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完事後,汗水淋漓的汪流今仍被向瞬青抱在懷中,窩在溫暖的被窩裡。他從前上完床後從不會賴在男人懷裡撒嬌,往往是淋浴後過就著衣瀟灑走人,但如今他卻喜歡被向瞬青強健有力的手抱著,溫存一回後再決定是否繼續,或是就這樣聽著對方的呼吸聲舒舒服服地睡去。

 

「欸,到了K市你想做什麼?」

等到了K市,他們也會回歸社會。雖然到了K市也無法恢復從前的生活品質,不過K市並沒有這麼多生命威脅,社會秩序也應該還存在。

想跟你繼續在一起。向瞬青本想這樣答,但擔心汪流今覺得自己很沒出息,於是又修正答案:

「回學校念書。」

汪流今笑出聲來:「喔?這麼上進啊。」

向瞬青的打算其實跟他一樣,讓汪流今有些高興,但想起錢的問題,他又皺起眉:

「不過學費跟生活費什麼的,也是個麻煩啊。」

而且他還有個父親,等到了K市後,他不想讓父親這麼辛苦再去工作了,他吃的苦已經夠多了。

「我會去打工,你不用擔心。」向瞬青伸指順了順汪流今的頭髮,溫聲道:「我說過要養你的。」

這番話令汪流今既是害臊又是感動,然而他還是哼了一聲:

「我也說過,我才不需要你養。我也好手好腳的,可以去工作。」

「好。」向瞬青笑了笑,眼神忽地一暗:「但不准再去賣身了。」

「知道啦。」

得到他應允從良,向瞬青晦暗的眼神才回歸平日對他的溫和,將汪流今腰摟得更緊,在他額上留下一吻。

「等逃到K市後,我們再一起回去上學吧。」

「嗯。」汪流今往向瞬青的懷裡鑽了鑽,放鬆地閉上了眼睛。

 

就在汪流今正要沉沉睡去時,刺耳的電話聲忽然響起,令他不悅地擰起眉。

向瞬青坐起身來,伸手將電話接起,說了一聲好後就掛斷了。

「萊初說有實驗要我配合。」

「喔。」汪流今悶悶地應了一聲,他不喜歡從向瞬青的懷抱中離開。下一刻,他就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恥,怎麼自己變得這麼黏人?

「你先睡吧,不用等我了。」

「我也沒打算等你啊。」汪流今閉上眼,背過身去,掩飾自己那莫名其妙的失落。

向瞬青無奈地搖頭笑笑,眼中盡是對戀人的寵溺。將燈熄滅後,他便罩上馬賽克,往實驗室的方向走去。

 

 

一走入實驗室,向瞬青便看見那五個新的馬賽克人正在用器械做肌力訓練。而幾個B星的研究人員則在一旁觀察做紀錄,時不時低聲以外星語跟萊初交談著。

見到他來,萊初轉過頭,微笑踩著高跟鞋向他走來,將墨鏡遞給向瞬青,「對墨鏡的研究已經結束了,還你吧。」

向瞬青接過,「謝謝。還有其他事嗎?」

「有,我想讓你看看他們的戰力指數如何。」

向瞬青點了點頭,便戴上墨鏡,望向那正做訓練做得滿頭大汗的五人,「從左到右,各是兩百、兩百五十、兩百一十、兩百三十、兩百六十。」

「看來馬賽克真的能助長戰力呢,雖然還是不夠。」萊初嘆了一口氣,「好了,你可以回去了。啊,對了,這是我們打算派發的武器,你可以拿窗外的天使來測試看看,有什麼感想再跟我說。」

萊初走往掛著許多槍械的牆上,取下一把狙擊槍,而那槍竟是銀色的,於日光燈下流轉著耀眼的光芒。

「這看起來像是狙擊槍,但也可以轉為射擊距離較短但威力較大的散彈槍,按下這個紅色的鍵就可以了。」

萊初按下槍柄上的紅色圓形按鈕,狙擊槍的槍管忽然於空中分解成幾片金屬,又在眨眼間重組為散彈槍的重槍管,讓向瞬青不由得回想起天使重組成項圈的畫面。

而萊初又按了一下紅色按鈕,槍管又回到了原本的細長模樣。

向瞬青接過比看起來還要輕上許多的狙擊槍,微微皺眉。叫他來就只是為了讓他報數字跟給他一把槍?不過能早點回去也好。

於是向瞬青道謝後便轉身離開,沒有望見萊初唇邊浮起的異樣笑容。

 

 

電話聲又再度於汪流今的房間響起,汪流今睡眼惺忪地坐起身來,在黑暗中摸向電話話筒,煩悶地接起:「喂?」

「0212,我是首領,現在在你門外,開門。」

聽見那用變聲器處理過後的特殊聲音說出今天的密語時,汪流今驚得瞪大眼睛,睡意瞬間消失無蹤。他趕忙應是,跳下床打開燈,從地上撿起被向瞬青扔下床的褲子穿上,大步跑向門前。

從未見過的首領居然忽然現身,還親自來找他,讓他有些不安,卻又好奇著首領的真面目。首領應該也是B星人,不知道是男是女?長得如何?

然而當他打開門,看見的並不是B星的男人或女人,而是十來個面色凝重的地球男人。

男人中有幾個人曾跟他上過床,然而如今卻通通拿手槍指著他,眼神無比冰冷。

汪流今的臉色也沉了下來。很快地,他便了解自己被首領算計了。但首領為什麼要算計他?

「把手舉起來,叛徒。」為首的男人將槍抵在他的額頭上。

「叛徒?」汪流今覺得越來越莫名其妙,當然不可能聽話照做,而是將馬賽克罩起全身,瞪著他們,「你們在說什麼?我背叛組織?有證據嗎?」

男人似乎不想跟他解釋,只是淡淡拋出一句:「你爸在我們手上,你最好乖乖聽話。」

聽見自己父親的性命握在他們手上,汪流今倒抽一口氣,腦中一片空白,已失了抵抗的意願。

「把手舉起來,」男人又重複,「再把馬賽克弄掉。」

汪流今也只能咬牙照做,舉起雙手,隨著男人走出門外,依然不知道為何首領要這麼做。

 

「流今,罩上馬賽克!」

此刻右側忽然傳來一聲大喝,一道綠色的雷射光無聲地貫穿男人的太陽穴,他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便睜著雙眼倒在地上。

原來在向瞬青要回房時,便遠遠望見一群男人堵在門前,當下便覺不妙,在看見汪流今頭上抵著槍管被迫走出房外時,便不顧三七二十一地開了槍。

他的槍法並不是那麼精準,通常都是以火力取勝,但狙擊鏡上有自動對焦,可讓他精準地貫穿人體弱點,使他不禁於心中大讚此槍的管用。

今天,就讓他用這把槍來處理掉想對流今不利的人吧。

 

做掉一個人後,向瞬青眼底殺意燒灼,想繼續把這些人通通殺掉,然而又隨即想到戴著墨鏡殺人引發升級,之後就會進入自走砲狀態。

他想將墨鏡拿下,然而墨鏡居然拿不下來,彷彿在耳上生了根。

向瞬青心頭一驚,頭皮發麻,立刻了解了萊初在墨鏡上動了手腳。他氣急敗壞地嘖了一聲,卻又無可奈何。

但他不能讓他們把汪流今帶走,絕對不能。

 

「瞬青,住手!」汪流今連忙喝道:「我爸在他們手上!」

「沒錯!識相的就讓他乖乖跟我們走!」

斜下方竟傳來了一個男人的大喝,兩人往聲音來源扭頭望去,只見對面的六樓走廊上,幾個男人正挾持著汪帆,兩個人將他的手扭在背後,一個則用槍頂著他的太陽穴,其他人則也握著槍戒備著。

汪帆神情恐慌,身子直發抖,朝汪流今直搖頭,嘴裡卻視死如歸地大喊:「別管我!」

當時汪帆在切布高中被挾持的場景還歷歷在目,汪流今想用馬賽克保護父親,然而馬賽克居然因距離太遠而沒辦法觸及。

即將失去親人的恐懼又朝他襲來.使他的雙唇直發顫,卻又無能為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