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飯洗完澡,終於讓我等到了電子鐘顯示為20:00的那一刻,我立刻衝向房間,戴上頭盔進入遊戲。

《請靜待虹膜掃描完畢。已成功登入王族。》
聽見了系統宣布我成功進入遊戲,沒有其他遊戲剛公測時會出現的塞車,我的心情變得更加高昂。
不可否認的,我的內心充滿了期待。姚飛紗對遊戲是很挑剔的,若這款遊戲只是單純的打怪升級解任務,她也不會想浪費時間在這上面。

戴上頭盔後,眼前先是一片黑,再來又是一陣白,爾後,就是一面樣式古典的大鏡子在漫漫無際的白色中緩緩浮現,映出了我穿著新手裝的模樣。

而我的左邊也憑空多出了RGB三色的色條,看起來是讓我調整髮色眼色膚色等等的。
《請調整自己的外表,調整完後請說聲完畢。》

「完畢。」連調整都沒有調整,我便說了聲完畢。
這是我個人的怪癖,以前我玩網遊時從來沒有調整過外表身高等等。雖然在網路上可以扮演理想的自己,我也不是對自己的外表完全滿意,可是我怕若我把網路上的自己設定的太完美,我會無法面對現實中那個普通的自己。
所以我總是選擇以最真實的面貌示人。

設定完角色後,系統又再度提示:《請輸入您的名字。》

鏡子消失,我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小鍵盤和螢幕,就像平常的電腦一樣。

『快意』,我輸入了我在論壇和網路上常用的名字。話說段混帳國中時老是喜歡趁我不注意時用我電腦,把我的名稱改成邦保式之類的低能名字。不過在財務危機事件發生過後,他總算停止了這種幼稚舉動。

按下確認鍵後,螢幕和小鍵盤便消失無蹤。爾後,隱隱約約可看見一棟高大的廢墟就在那一片白中漸漸浮現,周圍簇擁著白霧,讓廢墟看來格外荒涼神秘。
而在我眼前有一道通往廢墟的破石路。
懷著興奮的心情,我踩在不平的石路上,往那棟廢墟前去。
越是靠近,就可感覺到這棟建築之前的雄偉。雖然石牆斑駁門柱朽壞,但還是可以想像出這棟建築之前的富麗風貌。

一個老人扶著拐杖,佇立在廢墟的門前。雖說是門,但門板早已經不存在,只剩下一個空曠大洞,任由無情的冷風灌進。
那人全身罩著一件斗篷,遮住了大半部的臉看不清全貌,我還來不及靠近,便聽見一聲大喝:
「來者何人!膽敢再靠近藍之王國的皇宮一步,老朽立刻斃了你!」
「呃……」
被嚇到的同時,我也有些不知所措。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遊戲,讓我完全摸不著頭緒。
下一刻,剛才的人便向我直奔而來,我大驚失色,還來不及閃避,那人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了我的雙手,同時遮住他容貌的斗篷帽也隨之落下,露出一張滿佈皺紋的激動老臉:
「原來是快意三王子殿下!沒想到罪臣居然還能再看到您!」
我愣了一愣。
啥?三王子?
等等,誰是三王子啊!
「不好意思,這位老先生,你說三王子什麼的是不是哪裡搞錯了?」
不管我婉轉的反駁,老人繼續他激昂的話語:「十五年前,罪臣身為王國宰相,居然無法保住這個王國,讓王國遭受賊人們的侵襲,害王族和百姓流離失所……但如今!」他說到激動處,我的手又被那乾巴巴的手握得更緊,感覺真不舒服,「快意三王子殿下您平安無事避開戰亂回來了!請您務必要找到其他尊貴的皇室成員,結合諸位的力量,一同將政權從那大逆不道的藩屬國──紅之國的國王巴拉巴手中奪回來!」
宰相上氣不接下氣,甚至氣紅了整張老臉,我卻覺得巴拉巴這名字很蠢,差點就笑了出來。不過,最後我還是勉強憋住了,好險。
聽他這番話,我總算了解了這遊戲的大概背景。總之,就是很普通的國王被藩屬國王給推翻,還把人家王宮打得破爛不堪這樣。
而我是流亡在外的王子,過了十五年後,順利隱瞞自己皇室的身分成功苟活了下來。
遊戲背景普通也沒什麼不好,至少能讓玩家快速理解這個世界。
不過為什麼是三王子呢?可能前面還有其他玩家比我先登入吧,而先來的那些玩家就是我的皇兄或是皇姊……真是有趣,每一個人都是王子公主。這點倒是能滿足許多人的優越感。

「三王子殿下,請您收下這個。」正當我在思考時,宰相突然從懷中掏出一個做工精緻的銀色懷錶,上面有華麗的玫瑰花紋,而在懷錶錶殼的正中央還鑲了一顆藍寶石。
「這是國王陛下本來應該在成年禮交付給您的禮物,可惜現在實在沒有餘力舉辦像以前一樣盛大的儀式,請您見諒。這是證明您為藍之王國王子的證明,若其他人還對王國心存尊敬的話,看見這個懷錶,絕對會提供您協助的!」
「這樣啊,謝謝你。」我收下了懷錶。

宰相搖搖頭,「這是我應該做的。三王子殿下,請您快點離開這裡吧,這裡很危險,隨時會有紅之國的士兵路過。」

「那你怎麼辦?為何不一起離開呢?」我皺眉問道。
《王子快意懷柔+1 聲望+1》
我被突如其來的系統提示嚇了一跳,而我眼前的宰相則老淚縱橫:
「真是太仁慈了,居然能得到高貴的王子殿下的擔憂,罪臣死也無憾了。只是罪臣有守在皇宮等待其他皇室成員歸來,把證明交付給他們的義務,這是過世的國王陛下交付給罪臣的最後任務……」
「所以請您諒解。下一次若還能與您相見的話,肯定是皇室奪回王國的那一天吧,若罪臣還有餘力活到那時候的話……」

宰相的聲音和身影開始漸漸遠去,不,還有廢墟、白霧和天空,整個場景都在離我遠去。

 

一會後,我發現我腳下站的不是冷硬的石地,而是一片柔軟的草原。抬頭一看,是與剛才的灰藍色迥然不同的晴朗藍天,一陣微風迎面吹來,感覺十分舒暢。
回頭一看,在不遠處則有一處小村落,那應該就是所謂的新手村。而在我附近已經有幾個玩家在走動,剛才收到的懷錶還握在我手中,肩上則多了個茶色背包。

看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正是所謂的回憶場景,現在我已經正式地進入遊戲了。不過因為沒有說明書,而網路上對於這款遊戲的情報也很少,很奇怪的封測似乎也只有少數人參加,一個自稱封測人員的人在網路上說他們還被要求不准公布任何遊戲內容,簽下了保密條款,搞神祕搞得非常徹底,所以我對這遊戲基本上也一無所知。

對於系統提示的懷柔屬性讓我很好奇,於是我唸道:「角色。」
呈現半透明還鑲有華麗銀框的角色屬性表應聲現出,好險這遊戲的基本的操作方式跟其他線上遊戲差不多。


玩家:快意
等級:1
職業:王子
稱號:亡國的王子←……真是貼切的稱號。
所屬:藍之國
旗下:0人

懷柔 1
威嚴 0
聲望 1
殘暴 0

角色屬性表意外的簡單,居然沒有力量體力等等基本的屬性。那些屬性似乎通通被隱藏了。
但那些奇怪的屬性,像是懷柔威嚴什麼的,我又不是在玩國家經營遊戲,那些屬性到底是?

或許姚飛紗知道些什麼,而且如果有她在旁邊,摸熟遊戲的速度也會變快。

「密語。」
我輕聲道,一個半透明的鍵盤和螢幕出現。
我輸入了:飛沙走石。鍵盤和螢幕憑空消失。
《與玩家飛沙走石的密語開始。》
「喂?姚飛紗?」我開口問道,自己和對方的聲音在自己的耳邊迴響,但第三者聽不見。這就是線上遊戲的密語,而加入好友名單後,就可以直接用默想的方式跟對方進行密語了。
「李邦意?」一個中低音的好聽男聲回覆了我。
「呃?」在聽見對方的聲音時,我以為自己輸入錯ID,但對方確實正確地叫出了我的真實姓名。
「你是……姚飛紗?」我遲疑地問。
「嗯。」姚飛紗,不,飛沙走石回應道。
「你玩男角?」我訝異地提高聲音。雖然不是全部,但大部分的線上遊戲都是只能選和真實性別一樣的遊戲人物的。
「因為我喜歡男人。」他頓了一頓,而後又補充:「帥的。」
「……。」真是直接的理由。而且聽他用男生的聲音說這句話,感覺還真有些奇妙。

無語過後,我馬上進入正題:「對了,你知道懷柔屬性是啥嗎?還有我是三王子欸,」自己說感覺真滑稽,我笑了一笑:「你該不會是我的皇兄吧?還是皇弟?反正一定是其中一個。」
「……你是王子?」另一頭的聲音聽起來十分驚訝,這是很難得的。
「是啊,怎麼了?不是每一個人都是王子公主嗎?」
「李邦意,你中大獎了。」飛沙走石平靜地宣布。
「吭?」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王子公主並不是可以自由選擇當的,而是隨機抽選的,機率大概是千分之一,是隱藏職業。恭喜你。」
「啥?」我瞪大眼睛,原來不是每一個人都是王子和公主嗎?「可是我根本不想當什麼王子啊!」
本來我想選戰士之類的職業的,比較符合我,畢竟我有學空手道,之前玩的線上遊戲也大多是近戰職業。
可是現在居然強迫中獎成了王子!我根本不適合啊!
此時,我的腦中突然浮現了段典立的臉。
雖然很不甘心,不過那傢伙比較適合這個職業吧。畢竟他可是被取了段王子的稱號。
「這遊戲可以砍角重練嗎?」
「不可以,死心吧。」
「……。」
「但這個職業可遇不可求。以後商城會販售這個隱藏職業,價值大概會訂在現金一萬元。」
「好貴!」我確實被嚇到了,那相當於一個頭盔的價錢。既然他這樣說就沒錯了,因為他有個當遊戲開發員的哥哥。

我開始沉吟。
一萬元啊……這確實不是筆小數目。如果我決定不玩,就等於把一萬元丟入水溝裡。我不是段典立那個大少爺,只是個小老百姓,這種奢侈的浪費我做不到。
「好吧……那我就玩玩看好了。」我嘆了一口氣,「你現在在哪?」
「我看到你了。」
「咦?」這麼快?
「你後面。密語結束。」
《與玩家飛沙走石的密語結束。》

我回頭一看,只見一個身型修長的青年正朝我走來。
青年五官清俊,一對狹長的綠色眼睛微微上吊,微風輕輕吹動那頭亮藍色短髮;他身著樣式簡單的皮甲,腳蹬著包住褲管的黑色皮靴。
「嗨。」
青年走到我面前,淡淡地向我打招呼。我無法控制嘴角的抽蓄和說話的結巴:
「你……你……真的是姚飛紗?」
「飛沙走石。」飛沙走石糾正,「在遊戲裡請不要提我的真名,快意。」
「啊,抱歉,我有點不習慣。」我搔搔頭,依然有些不可思議地望上比我高半顆頭的飛沙走石,現實的姚飛紗矮我半顆頭,現在的情況還真是完全相反。
「沒關係。」

 

「是說你的職業是刺客還是戰士?」我打量著他那一身打扮,看起來就是近戰類的。難道這遊戲其實一開始就能選職業?
「嗯,我是刺客。一般玩家一開始進入遊戲可以選基本的四種戰鬥職業:戰士,法師,刺客,祭司。之後到達轉職等級,還能再細分職業。」

我點點頭,「原來如此。」
「所以王子到底要幹嘛?」
「組織其他職業的玩家成立自己的人馬。」飛沙走石說道,「然後奪回王國的政權。」
「……這種像單機遊戲的破關目標是怎麼回事?」我扶著額頭,「何況真的會有玩家願意變成另一個玩家的手下嗎?」
「會,因為加入皇家旗下會有很多福利,能接的任務變多,某些NPC賣給你的物品會變便宜,接觸到的劇情也會變廣。」
「所以你之前封測也有效忠某個王子還是公主?」我很難想像他半跪在地上親吻人手背的樣子。
「不,我沒有。」飛沙走石搖頭,「因為我沒有遇到中意的王子。」
我不禁失笑,「果然。」
以他在現實中的個性,不難想像在遊戲中他也會是一人單打獨鬥的獨行俠。

「不過是你的話,」那雙眼尾上吊的綠眼突然盈起了淺淺的笑意,「倒是無所謂。」
「喔?」我眨眨眼,比了比自己,「所以你要對我效忠?」
「若您願意的話,尊貴的王子殿下。」飛沙走石的手大動作地向內一揮,向我欠身鞠躬,感覺就像在模仿某部執事動畫。
「喂,你幹嘛,感覺很怪欸,說這種台詞不覺得肉麻嗎?」我有點嚇到,而且這也跟平常的她差太多了。眼前的飛沙走石真的很難跟平常的姚飛紗聯想在一起。

他站直身體,薄唇微微勾起:「融入遊戲而已。」
「靠,你也太融入……」我皺起眉,難為情地別過頭,「好啦,所以那個儀式要怎麼執行?」
「說明手冊。」飛沙走石念道,一本紅色的小冊子便憑空在他手上出現,翻閱了一陣子後,他才開口:「總之我要先執起你的手,唸一段誓詞,然後你就要拿出皇家證明的懷錶來,以上面的藍寶石貼住我的額頭,之後我在你的手背上親一下,儀式就完成了。」
「真是讓人不自在的遊戲設定。」我搖搖頭。
「這也是為了融入遊戲時空背景的設定。」飛沙走石說,我感覺他好像很喜歡這種方式,「那我們就來執行儀式吧。」
語畢,他便收起了說明手冊,執起了我的手。我不自在地別過了頭,耳邊便聽見了他帶有笑意的話語:
「怎麼了,該不會是害羞了吧,王子殿下?」
「幹,不要再叫我王子殿下!感覺很怪!」我感到臉上一片燙。
「你果然是受,」飛沙走石輕笑一聲,在我的手背上輕吻一下,「如果我真的是男人,我就……」
我的脖子上起了一片雞皮疙瘩,忿忿回罵道:「白癡!你以為你在玩BLGAME喔!」

正當我們在進行無意義的鬥嘴時,突然從一旁的草叢中竄出一陣沙沙聲。
我直覺地往聲音來源一看,下一刻我的手便被飛沙走石放開,他飛速擋在我面前,以一把匕首跟一個持著長劍,笑得一臉囂張的男人對峙著。

 

 

 

 

 

--


飛沙沙沙沙沙沙沙
新版就讓飛沙把面罩給摘了
因為他那麼帥 戴面罩太可惜了(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