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公主?我有點想笑,沒想到我居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想這些事。

這個白雪公主底下的人如此愛起事端,相信她的殘暴值應該也會隨著他們的行動變高吧?

其實對方人數跟我們一樣是六人,看他們裝備等級也不低,而且敢來跟我們直接挑釁,如果不是白痴的話,那他們也一定具有相當的實力。

不過我卻不擔心,因為我們有遊戲技巧高強的飛沙,還有可以放骷髏嚇人的淨血,受傷了日琳姊也會幫忙補血,段王子跟黑桃可以保護其他不擅於物理攻擊的人,加上我的力量加冕技能,跟職業單一戰士的隊伍打起來的話,我認為我們並不會輸。

 

「白雪公主嗎?哈哈。」黑桃笑道,樣子看起來也沒什麼危機感,看來他也不擔心會跟對方打起來,不過飛沙卻戒慎地在觀察四周看戲的顧客,看看有沒有遠距離攻擊的職業埋伏其中,打算幫他們偷偷放技能。

「哎呀,是那位公主指使你們來的嗎?」日琳姊笑問,見問話的人是美女,戰士的臉色稍微緩和,不過說的話還是一樣張狂:

「沒錯!她也看你們王子很不爽,說宰了你們陣營的人之後回去有賞!不過……」戰士的眼睛落在幻身上,眼睛發出貪婪的光芒,「如果你肯把那隻魔獸給我,今天我就放了你們。」

幻一雙金眼死死地瞪著戰士,從我膝上躍上桌來,黑毛高高地豎起,跳起來爪一揮,眨眼間戰士的臉上就多出了三道血痕。

戰士被激怒地嘴角抽蓄,太陽穴青筋不停跳動,伸出大手打算要抓起幻,卻被牠輕巧地避開跳回我肩上,揮動的尾巴似乎在嘲笑戰士的動作緩慢。

戰士更加憤怒,背上的刀轉眼就來到了手上,舉起正要朝幻劈去,卻被段王子的騎士長槍給擋住,發出金屬相撞的清脆聲響。

「很好,」段王子挑釁地勾起嘴角,「剛好我今天心情也很糟,就拿你們來發洩好了。」

姓段的突然宣戰,讓我嚇了一跳,平常他應該不會那麼衝動。

 

為首的戰士嗜血地舔了舔肥厚的唇,「正合我意!」

「等一下!」我皺眉起身,看了一眼顯得困擾又害怕的櫃檯店員,「要打去外面,在這裡打會給店員添麻煩!」

那戰士不屑地哼笑,往木質的地上用力地吐了一口口水,「呸!又是NPC真人論?老子不吃這套!就算砸了這家店對我也沒差!」

他又再度舉刀往我們桌上一劈,可憐的木桌便瞬間斷成了兩半,櫃檯的店員頓時臉色發白。

戰士狂妄地大笑:「怎樣?反正是在遊戲裡,對方是NPC,我高興怎麼做就怎麼做!這樣玩遊戲他媽的才會爽!懂不懂?軟弱的廢物王子!」

我怒火中燒,正要還嘴,姓段的卻先瞪大眼睛,沉聲吼道:

「你有種就再汙辱他一次試試看!」

雖是這樣說,但他卻不打算給戰士開口的機會,他表情狠戾,舉起長槍就要往戰士的要害刺去,然而刺都還沒刺到,戰士卻突然雙眼一翻,磅一聲地向前摔倒在剛才被他劈成兩半的桌子中間,粗黑的脖子後上有著明顯的傷口,鮮血汩汩流出。

 

 

「看來紅國的人都沒什麼水準啊。」

 

一個皮膚黝黑的白髮男子站在離他們有點距離的地方,拿著白布擦著手上的匕首,看他一身皮甲跟手上的武器,職業應該是與跟飛沙相近的刺客類。

 

「他殺了老大!宰了他!」餘下的戰士殘黨之一大吼,似乎忘記了原本是要來殺我們的,見到那白髮男子便一哄而上地要去攻擊,卻給了我們大好的攻擊機會。

不用放到力量加冕,敵人全部背對我們,基本上就已經失去了防禦力。動作最快的飛沙不消一會便悄然來到他們背後,劃兩下粹毒的匕首,便俐落地割開了兩個戰士的脖子。

《旗下暗殺者飛沙走石殺害紅之國三公主白雪旗下劍士我不是雜魚 王子快意殘暴+5 威嚴+5 聲望+5》

《旗下暗殺者飛沙走石殺害紅之國三公主白雪旗下劍士我不是路人 王子快意殘暴+5 威嚴+5 聲望+5》

 

而等其他戰士驚覺,想要回頭攻擊時也已經來不及了,段王子的長槍早已候在他們背後,配上裝備強制破壞技能向前一刺,就瞬間貫穿了該戰士的身體。

 

《旗下騎士段王子殺害紅之國三公主白雪旗下刀客紅蘿蔔很難吃 王子快意殘暴+5 威嚴+5 聲望+5》

 

 

黑桃則是直接強化手部肌肉,抓住了其中一人的脖子,像在扭毛巾一樣喀喀兩下就把他的脖子給扭斷。

 

《旗下狂戰士黑桃十七殺害紅之國三公主白雪旗下刀客我討厭數學 王子快意殘暴+5 威嚴+5 聲望+5》

 

 

而餘下的另一個人,則在轉過來要攻擊他們時跟他們的老大一樣,後頸又被白髮男子俐落地砍中要害,很快地就跟同伴們一起變成白光回重生點去了。

 

 

這次的危機總算是化解了,但也因此跟紅國三公主結下了樑子。也罷,反正是對方是要先來挑釁我們的。

櫃檯的店員連聲向我們道歉,開始搬動破成兩半的桌子。我們本來要幫忙的,但店員們說不用了,之後其中一個NPC帶我們到其他空位入座。

 

「剛才真是謝了。」

 

一坐下來,我便向站在一旁的白髮男子說,他仔細地擦著匕首,聽到我向他搭話,才停下動作,向我一笑,瞇起了一對細長的單眼皮眼睛。

 

「沒什麼,只是舉腳之勞……中文是這樣說嗎?」他歪頭笑了笑。

「是舉手之勞才對喔。」現在中文程度已經很不錯的黑桃笑著糾正。

「……原來如此。」他看著黑桃,點了點頭。

聽他說話有外國腔,而且對成語不太熟悉。難道是海外人士?

 

「我是威廉,職業是暗殺者。」他主動向我伸出像是巧克力做的手來,釋出善意:「你好。」

居然跟飛沙同職業啊。

看見這名不蒙面罩的暗殺者大方承認自己的身分,一旁的服務生NPC嚇了一大跳,放下茶水就慌忙地跑掉了。

「你好,我是快意。」我回握住他的手,雖然他是東方面孔,但威廉這名字聽起來就很像外國人,大概是旅外華僑吧,「藍國三王子。」

「喔!藍國三王子!」威廉瞇眼露齒一笑,深色皮膚顯得他的牙齒更為白皙,「我有在論壇上看見你的文章。」

 

等整理好後,櫃台店員把我們領到了另一張新桌子,而我則給他了一些錢,算是賠償剛才戰士劈斷桌子的錢,那店員感激地連聲稱謝,我也加了零點五懷柔跟聲望。

 

之後我們就乾脆邀威廉跟我們坐同一桌聊,順便交換了好友名單。

 

「威廉,你現在有陣營嗎?」

威廉搖了搖頭,「沒有喔。」

「那你要不要加入我們?」我乾脆邀約。反正他也看過我發在論壇上的文章了。

威廉只是先笑了笑,然後環視我隊上的成員們,似乎是在以眼神確認他們的意見。

 

「有何不可?」淨血聳聳肩,然後把食物大口送入嘴中。

「你決定就好。」飛沙看向我。

「我也都可以啊,小意決定就行了。」日琳姊呵呵笑道。

「好啊。」黑桃也沒什麼意見。

 

「……。」姓段的沒說什麼,但表情看起來就超有意見。我看這傢伙根本只要是男人加入都會有意見吧!

 

但還好威廉沒有看他,而是望著黑桃不說話,似乎在等待黑桃開口跟他說些什麼。

「?怎麼了嗎?」黑桃疑惑地眨眨眼。

「……沒什麼。」但最後威廉只是揚起嘴角,然後向我說道,「抱歉,我不能加入你們喔。」

「咦?」

「因為我比較喜歡當領導者。」威廉答,然後笑著聳了聳肩,「我打算自己組一個軍團。」

「但你又不是王族。」淨血揚起眉。

「非王族也可以自組民間軍團。」飛沙向淨血解釋,「但軍團長的經驗值分紅沒有像王族那麼多。」

「喔,是這樣喔。」淨血恍然大悟地點了點頭。我發覺這段日子下來,他只有在飛沙旁邊才會像隻溫馴的小動物。

 

「原來王族有比較多的經驗分紅啊。」威廉意外地眨了眨眼,「所以是王族佔比較大的優勢囉?」

「所以這遊戲才叫『王族』啊。」淨血理所當然地說。

「而且加入王族旗下,能接觸到的劇情任務等等也會比較多喔。」日琳姊啜了一口茶,微笑著繼續替我宣傳加入王族旗下的好處:「NPC有時候還會打折扣,或找上門來送東西給你。」

「哇,真讓人羨慕。」威廉勾起嘴角,但還是沒有為日琳姊的遊說動搖:「但我還是比較想當領導者啊。」

「嗯,沒關係。」我笑笑。既然對方不願意,我也不想勉強。

而且我感覺他似乎有所防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但有防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畢竟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還有他似乎一直很在意黑桃?

 

「其實就算不加入你旗下,我們一樣可以交朋友啊。」

像是要打破有點尷尬的氣氛,威廉和善地笑,「在任務上也可以互相幫忙喔。」

 

任務……對喔!那個SSS級任務正需要人手啊!

 

「其實我們手上有一個SSS級任務,你有興趣嗎?」

我馬上向威廉提起,但威廉只是訝異地眨了眨眼,然後搖搖頭表示拒絕:

「SSS級任務太冒險了,抱歉喔。」

我沒有意料到他會拒絕,原來他是這麼個性謹慎的人嗎?

我看見淨血面露不屑,似乎是覺得對方太膽小。這孩子大概忘了當初他也對參加這任務持反對意見了。

那也不勉強了。

 

之後,我們便跟威廉道別,向跟論壇上的人約好的公墓區前進。

 

 

「欸,黑桃,你以前見過威廉嗎?」

想起剛才威廉微妙的反應,在路上,我好奇地向黑桃問道。

「?沒有啊?」黑桃眨了眨眼,「學長怎麼會這麼問?」

「剛才他好像想跟你說什麼的樣子。」我說,「他會不會是你在美國時認識的人啊?」

我想起他談話中濃濃的外國腔。

 

黑桃搔了搔頭,有些不好意思地笑:「可能吧,不過我真的想不起來啊。」

「好吧。」我聳了聳肩。

 

 

 

 

 

其實離約好的五點還有差不多兩個多小時,我們之所以那麼早去公墓區,是因為淨血的提議。

在跟威廉道別後,淨血低著頭,結結巴巴地說他要先回到死靈法師的那個地下空間看看。問他為什麼,他也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個理由來。

此時我的腦中忽然閃過在論壇上看到的梵奧照片,頓時恍然大悟:「啊,你是擔心那個死靈法師首領吧?你也在論壇上看到了?」

「什、什麼?」淨血慌亂地抬起頭來,睜大深藍色的大眼睛,臉全紅了,嘴張張合合地結巴地更厲害,一雙手掌也猛力搖著,死命地否定:「不是!我、我幹嘛要擔心他!」

 

看他的反應這麼激烈,就知道我說中了。日琳姊興致勃勃地問:

「死靈法師首領?是男性嗎?」

「是啊,還是個原本把這小鬼當成女人泡的男人喔。」對淨血的反應感到有趣,段王子挑起眉,唯恐天下不亂地回答,「最後知道他是男的還很沮喪的樣子。」

「帥嗎?」飛沙問,雙眼放出精光。

「嗯……」段王子搓了搓下巴,「比我差一點吧。」

通常姓段的是不會承認任何一個男人比他帥的,所以比他差一點的評價已經是這個自戀狂能給予的最大讚美。聽完段王子所說的話,飛沙跟日琳姊對看一眼,然後不約而同地豎起了拇指。

 

「你、你們這是什麼反應!」淨血驚恐地望著進入腐模式的那兩人。

「呵呵呵,淨血,什麼時候把那位首領帶回來給我們看看?」日琳姊很愉悅,像個期待見到女婿的婆婆。

「得到死靈法師首領的幫助應該不錯。」腐歸腐,飛沙還是有在考慮擴大勢力的問題,然後拍了拍淨血的肩,「拜託你了。」

 

「…………。」淨血忽然陷入沉默,眉頭擰起,抬頭狠狠地瞪了一眼飛沙,便別過頭去不再說話。

眾人都傻住了,淨血跟飛沙的關係一向很好,而且淨血對飛沙的話向來言聽計從,怎麼現在突然鬧起脾氣來了?

「?」飛沙顯然也不知所以,不解地眨了眨一雙綠眸。但淨血卻沒打算解釋,自己一個人快步走在前面,而我們只好跟上。

 

後來一路上,每一個人都去問淨血到底是怎麼了,但他只是悶悶地回答沒什麼。而最後飛沙也有上前去問,但淨血卻連一句話都不肯跟他講,只是加快自己的腳步在深灰色的路上行走,把自己跟飛沙拉出一大段距離。看來是剛才飛沙的話惹到他了?

 

「哎呀,該不會真的跟我所想的一樣……」日琳姊的眼睛變得亮晶晶的,熱切地注視著鬧彆扭的淨血跟窘迫的飛沙的背影。就算是我,見到這樣的情況,也已經把事情猜出八成,但我的心裡還是抱著疑慮。

他喜歡上飛沙?這有可能嗎?會不會只是淨血不爽飛沙要他把梵奧拉入我們旗下?

 

 

 

 

 

本日菜單:

蛆+長毛的茶

呃……真是營養滿分呢。

(段:睜眼說瞎話啊啊啊啊嗚咕(被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