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又想到了在紫樹森林所發生的事,在飛清說出我跟飛沙的主從關係是親密時,他那不尋常的反應……搞不好真的是吃醋?

因為他在誤會我跟姓段的是一對時,反應也沒有那麼激烈,還說他不會歧視我們。

綜合以上來看……淨血恐怕真的對飛沙有意思。

 

我看了一眼刻意跟飛沙保持一大段距離的淨血,然後再看看顯得有點無奈的飛沙,乾脆向他密語道:

「喂,所以你喜歡淨血嗎?」

「怎麼連你都這麼問?」飛沙在密頻輕聲嘆了口氣,「剛才日琳姊才問過我。」

「所以你怎麼回答?」

「我只把他當弟弟。他不是我的菜。」飛沙直接了當地說。

果然,我就知道他對那種外貌像女人的美少年沒興趣,所以淨血注定要失戀,而且會被發弟弟卡,可憐啊。

 

「而且現實中的我也不是現在這樣,」飛沙的聲音聽起來很困擾,「他知道的話一定會很失望。」

「你要不要乾脆承認你其實是女人算了?」我提議。

他默然不語,一會後才開了口:「……也是,以免夜長夢多。」

我吃了一驚,沒想到他會那麼乾脆地決定,正當我還想說其實也不用那麼快承認時,就聽見了飛沙的聲音在軍團頻道響起:

「我有一件事要跟大家說。」

「什麼事?」大家都好奇地豎起耳朵來,視線投向飛沙,除了還在鬧彆扭的淨血。

飛沙少見地深呼吸一口氣。

「其實我是女生。」

聞言,淨血瞬間震驚地扭過頭來望向飛沙,深藍色的眼睛睜得老大。飛沙轉頭對上他的視線,眼底浮上了淡淡的歉意。

 

「……。」

軍團頻道一片靜默。而一直被我抱在懷裡睡覺的幻也睜開了金色的眼睛,眨了兩下,似乎也很驚訝。

「……吭?」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段王子,他的聲音聽來訝異,表情看起來完全不相信,「什麼?這是最新的笑話嗎?」

「這是真的喔。」日琳姊呵呵一笑,原來飛沙在私下就跟她說過了,「飛沙確實是女孩子。」

「這樣啊。」黑桃倒是很快地接受了,絲毫沒有覺得驚訝。難道他也早就猜到了?

「不會吧!真的還假的啊!」段王子張大嘴巴,「所以說走石的確是……不,等等,他的ID,該不會……」

 

終於查覺到了啊,這傢伙。

 

他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將頭僵硬地轉向我:

「喂,阿秘,不要告訴我他就是姚飛紗……」

「沒錯,就是我。」飛沙在軍團頻道平靜地承認,而一雙狹長的綠眼則是繼續看著錯愕不已的淨血。

「……騙人……」詫異和被欺騙的憤怒在淨血的臉上交雜,他抿了抿唇,又咬了咬牙,爾後掙扎般地蠕動起雙唇來,像是想對飛沙說些什麼。

但他最後終究是什麼都沒說,只是難受地垂下眼,擰眉甩過頭去,向前邁開雙腳開始大步奔跑起來,在轉角處一個轉彎,披著棕色披風的身影便消失在我們眼前。

我們見狀,連忙快步追上,但事情卻已經發生了。

 

 

「放開我!」

 

在被兩道灰色高牆包夾的狹窄巷子裡,有三個高大蒙面人,其中兩個架住了大吼大叫的淨血,另一個就在我們眼前用一塊布摀住了淨血的嘴。

淨血先是氣憤地瞪著雙眼,不停揮舞手腳掙扎,但不久後眼睛便不由自主地緩緩閉上,手腳也無力地軟了下來。

最後,其中一個人將淨血往肩上一扛,跟其他兩人便拔腿就要跑。

「站住!」飛沙怒喊,邁開步伐就要追去,但才跑了幾步,就被從天而降的數道人影給擋住去路。

不,他們並不是從天而降,抬頭一看,竟發現巷旁的兩邊牆頂上站了許多蒙面人,約十幾雙眼睛,全都以老鷹見到獵物一般的眼光鎖定我們,威脅地亮出手上武器。

居然被包圍了,我額間冷汗不禁涔涔而下。

 

「你們是誰?所屬陣營?」知道寡不敵眾,飛沙也沒硬攻擊,只是瞪著擋住他路的蒙面人們沉聲問道。

其中一個頭戴紅頭巾的蒙面人向前跨出一步,雙眼微瞇,語氣倒還算客氣:「我們沒有所屬陣營,純粹是收錢辦事。」

飛沙頓了一頓,「阿淨得罪了誰?」

依淨血的個性,在遇到我們之前,或在沒有跟我們一起行動時得罪人其實不難想像。

「他讓死靈法師首領失戀,所以很多人都無法轉職成死靈法師,而那些人加上其他死靈法師NPC就出錢拜託我們。」像首領的紅頭巾蒙面人解釋。

「就是這樣,那個叫淨血的必須負起責任來。」一個綠長髮女蒙面人環起胸來。

 

……居然是這件事。還真是紅顏,不,是藍顏禍水啊。

「長得娘又不是他的錯。」段王子皺眉為淨血抱不平,不過淨血在的話應該會想殺了他。

「是不是他的錯與我們無關,我們只知道問題是出在他身上。」綠長髮女蒙面人淡道。

 

「我懂了。」我轉過身去,不再跟他們多談,「我們走吧。」

「學長?」

「你就這樣讓淨血被擄走?」段王子不敢置信地叫道。

 

「我只是不想浪費時間跟這群人廢話。」我回頭白了姓段的一眼,向大家說道:「走吧,反正淨血不是也想要去看梵奧?」

 

 

「那些人一定跟蹤我們很久,而且能做到不讓我們發現,想必裡面有等級滿高的刺客。」走出巷子後,我在軍團頻道說,「我覺得現在一定也有人在跟蹤我們。」

「等一下我要去公墓區等論壇的人,不過時間還沒到,大家可以先自己去逛逛,有事我會用召喚屬下的技能叫你們。」

「召喚屬下……?啊!我懂了!」段王子恍然道,「你是要用這技能直接把淨血給召回來?」

「對。」我答,然後補充,「他現在被迷昏了,但等他醒後一定會用軍團頻道發言,到時候再把他召回來就行了。」

「哇,阿秘,你什麼時候變那麼聰明?」段王子笑得很欠扁。

「靠,你什麼意思?」我瞪了他一眼。

「好方法。」飛沙點了點頭。

「原來這麼簡單,用一個技能就能解決了。」日琳姊笑道。

「學長好厲害!」黑桃也笑道,一雙眼睛一直盯著我不放,讓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別過頭去。

「嗯,」我清清喉嚨,「總之就是這樣。那你們要先去別的地方嗎?」

「不用了,我想跟學長在一起。」黑桃笑得很燦爛。

「哎呀,那我就不打擾了。」日琳姊呵呵笑。

「抱歉,」飛沙環起胸對黑桃說,「我想在淨血回來時,就馬上見到他跟他談談。」

「嗯?為什麼要跟我道歉?」黑桃疑惑地指著自己。

飛沙淺淺一笑,「我在不是會打擾你們的兩人世界嗎?」

「哈哈,不會啦。」

「……。」對那兩人的對話很無言,我決定不再多理,直接轉向姓段的:「那你呢?」

「我當然也要去。」姓段的答,然後深深看了一眼黑桃。

而黑桃只是眨眨眼,給了姓段的一個微笑。

 

 

 

我想姓段的果然還是不太能接受黑桃,雖然他嘴上說我跟誰在一起他都沒關係,可是他剛才看黑桃那一眼,還是有一種刻意壓抑過的敵意,帶著隱忍的味道。

不過他確實有在克制了,不像先前那麼張狂而毫不掩飾地表現出對他的敵視。

也算是有成長了,真希望他能跟黑桃的好態度學學,這樣他們好好相處的一天才能到來。

 

 

 

既然大家都要一起了,那日琳姊也不用管所謂打擾的問題,雖然我覺得她的顧慮非常多餘。就算我跟黑桃單獨在一起,也不代表會發生什麼……應該吧。

 

「對了,走石……呃,還是要喊你本名?」在前往公墓區的路上,段王子有些尷尬地向飛沙開了口。

飛沙搖搖頭,「在遊戲裡不要叫我本名。」

「嗯。」段王子點點頭,但還是一臉尷尬,「呃……那個,在我剛進遊戲的時候,我不知道你是誰,所以態度很差,抱歉。」

飛沙挑眉,撇了眼有點窘迫的段王子,嘴邊揚起帶有些惡意的淺笑:「不知道給班上的其他女生知道,她們會怎麼想?」

「拜託不要!」段王子臉色刷白,「我不想破壞我在她們心中的形象!」

「哎呀,你喜歡的人都追不到了,還有空擔心這種事?」日琳姊皺眉搖搖頭,一副這人孺子不可教也的樣子。

他追不到他喜歡的人?真的假的,他會有追不到的女人?那個女人該不會是什麼有名的明星,還是哪個國家的公主吧?

「形象很重要,關係到我的面子啦!」段王子急道。

「我覺得有必要讓其他人知道你是個會嘲笑女生胸部小的低級男人。」飛沙環起胸,臉上冷若冰霜,而且講那麼一長串話完全沒換氣,看來他果然很為這件事生氣。

「怎麼可以這樣說女孩子呢?」黑桃也皺起了眉頭補刀,「這樣是很不尊重女性的行為,非常不紳士。」

腹背受敵的段王子啞口無言,只能以求助的眼神望向我,似乎希望我能幫忙勸勸飛沙。

但我只是冷冷地回:

「你活該。這樣也好,你以後就沒機會造孽。」

「我不是都說我不會再隨便交女友了!」段王子哀嚎,「你也知道我在高三時分掉最後一個後就沒再交啦。」

「誰知道你何時會故態復萌。」我冷哼。他之前的花心我全都看在眼裡,那可不是開玩笑的,這傢伙不知道害多少女人哭泣。

「阿秘,怎麼連你都不相信我……」

「那我先下線,去打電話跟我的朋友們說好了。」飛沙面無表情地說,「這樣她們就能停止對你的盲目崇拜。」

「不!拜託!請你手下留情!」段王子苦著一張臉,差點沒跪地求饒。

「看你開什麼條件。」飛沙以淡淡的語氣敲詐。

「你先說說看!只要我能力所及一定會去做!」

「好。」飛沙直勾勾地望向段王子,「從今天開始,你不准再交任何女友,直到我朋友真的完全放下你為止。」

段王子被這樣的要求震住了,想必他只以為飛沙會跟他要物質上的東西。

而我也被震住了,只能呆然望著飛沙認真的側臉。難道他所說的朋友就是……我?

這一想,我的臉上忽然一片熱辣,一股溫暖的感動在心中緩緩上湧。

 

「……我不想再看見他為你傷心了。」

飛沙的語氣跟平常一樣淡,但我看見了他握緊了拳頭。現實中的姚飛紗也是這樣,想要壓抑情緒時就會忍不住握緊拳,那是她的習慣性動作。

「那個人是誰?」段王子愣愣地問。

「為了保護他,我不會告訴你。」飛沙冷道,段王子便閉上了嘴,也沒再繼續追問,想必他也知道這種可悲的人很多,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就是這樣,」飛沙鬆開了拳頭,雙目微垂,向段王子淡然道:「在他真正喜歡上別人之前,你就每天自己打手槍解決吧。」

 

 

 

 

 

 

 

──────

 

 

幹飛沙超帥(掩面)幹好萌(滾動)

但正文的飛紗跟阿秘只是友情(非常堅持)雖然很萌(爆)

 

比起來姓段的根本ㄏㄏ

哼 來看本日菜單

隔壁大媽十年沒洗的內褲+龍蝦殼

嗯 看來這位大媽的性癖非常…前衛。

(段:你腦補啥啦唔唔唔唔唔(被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