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徵人還可以跟人收錢,這倒是不失一個能餵飽荷包的辦法。反正我跟來應徵的人都不認識,而且我看能遇到支持我理論的人應該很少,如果執著於這一點大概也徵不到人,既然這樣就只好看看其他的條件。至於在思想方面,我想只要不要像剛才的戰士跟法師一樣瞧不起我就好。

 

 

離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了,朝公墓區遠遠望過去,人已經聚集了很多。

於是大家便戴上了日琳姊所準備的不同面具下去探查,所幸因人數眾多,裡頭也不乏打扮奇特的人,就算戴了面具也不會顯得奇怪。

 

我們各自分散,在不同的時間裡潛入應徵的人群之中,以軍團頻道互相彙報情況。

但聽到的答案都差不多,有些挫敗的我也不想去試探人了,乾脆靠牆坐下,一面聽著大家在軍團頻道討論目前他們遇到的人可不可以用,一面以紙筆記下來。

可是結果還是跟之前一樣,大部分的人都不贊成NPC真人論,而少部分的人沒有意見。我後來想想,沒意見的人可能是不敢在大庭廣眾下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所以才折衷說沒意見。

於是之後我就改只記沒意見的人的ID。雖然也不排除有些說不贊成的人其實是贊成我理論的,但他們連說沒意見都不敢,我也實在無從辨別。

 

終於,懷錶的指針已經指向了五點,離約定的時間已然到來。雖然還不到擠得水瀉不通的地步,可是人數也可以說得上多了,現場的氣氛也越來越沸騰。

此時,我用軍團頻道下了指令,大家一同離開了人群會合後,我們才一起走向那群人。

 

我們六人的出現引來了一些人的注目,而有幾個眼尖的人馬上就認出我是誰,睜大眼睛扯開喉嚨叫道:

「是藍國三王子!」

「他來了!」

「可是我覺得旁邊那個金髮的比較像王子。」

「白痴,讓他聽到你就不用想要入隊了!」

 

……我已經聽到了啦,想說閒話不會用密語啊?

正當我無奈地這樣想時,那群人忽然以驚人的氣勢朝我們蜂擁而上,閃避不及的我們很快地就被團團包圍,雜亂的叫喊聲圍繞著我們此起彼落:

「選我吧!我等級已經二十五了!而且我還帶了十萬塊來!」一個高舉著錢袋的男人嘶喊著,但很快地就被另一個肌肉發達的壯漢推擠到一旁。

「滾開!才那一點錢還敢拿出來顯擺!我可是帶了二十萬!」壯漢扭頭向男人大聲吼道,然後硬把錢袋塞入我手中,面目猙獰地向我揚聲:「收下吧!然後讓我效忠你!」

「誰要你這種粗漢啊?」一名穿著暴露的女子嬌笑著,朝我拋了個媚眼後,便拿走壯漢剛才塞給我的錢袋向後一拋,錢袋便在淺藍色的天空下高高飛起,然後又降落,重重砸在一個長髮男人的頭上。

長髮男人附近的人一看見從天而降的錢,馬上忘了原本的目的,開始爭先恐後地伸手搶了起來。

「臭女人!」壯漢火冒三丈地握緊拳,面露青筋,但也沒時間去跟女子生氣,只得轉身奮力推開人群,朝後頭衝過去憤怒地叫道:「不准搶!那是我的錢!」

人群持續推擠著,我正要張口叫他們不要再擠時,一隻柔若無骨的手忽然勾住我的手臂,兩團軟肉向我拼命擠來,一股濃郁的香水味縈繞在鼻間。我轉頭一望,是剛才那穿著暴露的女子。

「選人家嘛,王子殿下,」女子嘟著嘴撒嬌道,聲音嬌嗲,「人家最喜歡你這種型的男人了,只要你讓我入隊,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喔……呀!」

女子突然驚叫出聲,原來是一把匕首抵住了女子白皙的脖子,我回頭一看,是目露凶光的飛沙。

「無恥。」飛沙冷冷地說。

「小姐,對不起喔。」黑桃抱歉地說,便拎起了女子的衣領,輕輕鬆鬆地像丟球一樣將驚懼不已的女子向前一丟,女子便慘叫著跌入人群之中。

「真是一點都不紳士。」

段王子嗤道,卻揮著長槍向人群一掃,許多人見狀連忙急急向後倒退,卻有幾人因為站不穩而向後跌去,後頭的人便像骨牌一般跟著跌倒,其中當然也包括女人。

「因為學長看起來很困擾的樣子。」黑桃笑著聳聳肩,卻沒有多吐槽姓段的也讓很多女人跌倒了。

「你只是不爽她靠阿秘太近吧!」段王子哼道,將槍一橫擋住不斷擠來的人群,一反常態地豎起眉,不耐地厲聲大吼:「通通給我後退!你們是想要把我家王子擠壞嗎?」

 

聽見他說的話,我的臉上又是一紅,而群眾也確實因為段王子的吼聲安靜了下來,停止了像搶特價商品般的推擠動作。

 

「你不也一樣嗎?小立?」日琳姊呵呵一笑。

段王子沒有理會日琳姊,只是收起了槍,眼神竟有些我無法理解的黯然。我心裡莫名地一揪,正想向他開口問,黑桃卻拍拍我的肩笑著提醒我,大拇指向人群們一比:

「學長,他們都在等你喔。」

「喔,」我這才回過頭來望向靜下來的人們,面對這麼一大群人,我還是有些緊張地清清喉嚨:

「嗯,大家好,我想我也不用自我介紹了。其實剛才我已經先私下做了調查……」

 

「你們在哪裡?我怎麼會在一張床上?」

此時忽然從軍團頻道傳來淨血的著急和不解的聲音,看來淨血已經醒了。我趕忙對眾人說:

「不好意思,我先跟我團裡其他人連絡。」

 

 

「淨血,別擔心,我現在要用召喚屬下的技能把你召回來!」我在軍團頻道說。

「快點!」淨血的聲音聽來有些害怕,「這邊地上還有一堆枯掉的花瓣,亂噁心一把的……」

 

 

「淨血,速速前來汝主之前!」我揚聲道,不久後,從墓碑區的方向便飛出了一道白光,朝我的方向直直降來,眾人一驚趕緊四處閃避,我的附近頓時變得空曠許多。

白光最後砸落在我的腳邊,變成了一個白色人型,之後,白光逐漸散去,露出了淨血原來的樣子。

「呼,好險,我剛才不知道被抓到哪去……」淨血鬆口氣拍拍胸口,然後轉頭看了看四周,刻意迴避掉飛沙的視線,望向竊竊私語的人群,環胸皺眉:「這些人是幹嘛的?我們又遇上什麽麻煩了嗎?」

「不,這些人是來應徵的。」我解釋。

「喔,對喔。」淨血恍然點點頭,此時飛沙走到了他面前,但他卻裝做沒看見他一般扭過頭去。

「阿淨……」飛沙無奈地喚道,但淨血依然不肯看他,而且還大步走離飛沙一段距離。

 

 

真是的……

我搖了搖頭,決定等一下再去管跟飛沙鬧彆扭的淨血,畢竟也不好意思讓眼前的這群人等太久。於是我再度清清喉嚨:

「抱歉,各位,我剛才說到……」

 

「喂!你們看上面!」

 

從人群裡驀然傳來一聲驚呼,眾人聞聲,直覺地抬頭一望,頓時全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了驚詫的神情。

我也跟著仰頭望去,竟看見一個身披黑斗篷,赤裸著上身的男人高高飛在天空上,銀髮迎風飛揚。

是梵奧。

 

他以睥睨眾生的姿態望向下方,薄唇冷冷地上勾,手半舉而起,打了個響指。

像是呼應他一般,我可以感受到我腳下的地板開始隆隆震動起來,我低頭一看,竟看見一雙枯骨白手掌用力撥開了石地,緊接著兩手撐向地面,一隻骷髏就像是爬上泳池的人一般鑽了出來!

 

不對,不只是一隻骷髏!四處望去,骷髏已經變得跟人類的數目一樣多了!而且被骷髏鑽出的洞裡還不斷有骷髏爬出來!

 

大部分的人見狀,都開始舉起武器攻擊骷髏,但此時人群中卻傳來了一聲動搖士氣的高喊:

「白痴!對方是死靈法師首領!我們根本沒有勝算!」

 

那人這一喊,大部分的人臉上都出現了驚慌的神色,拔腿就要逃跑。

眼見所有人都要逃,我頓感不妙,連忙大喊:

「等一下!只要留下來幫忙打的人,我會優先考慮讓他們入隊!」

 

有些人停下了腳步,但更多的人卻邊跑邊朝我吼道:

「又不是瘋了!對死靈法師首領我們哪有勝算!」

「就是說啊!你想打自己打吧!」

 

眨眼間,骷髏的數目已經遠遠壓過了人類,而且還不斷地增加中,戰況根本一面倒,我們一點勝算都沒有。

其他人將我團團包住護著,以手中武器抵擋骷髏的攻擊。我放了力量加冕後望向淨血,他是唯一沒有被骷髏攻擊的人,但顯然梵奧就是衝著他而來,他自己也很清楚。

「給我下來!」

淨血憤怒地朝空中的梵奧吼道。

梵奧慢悠悠地降落在淨血前面,淨血怒不可抑:

「你要幹嘛就衝著我來!停止對其他人的攻擊!否則我連話都不跟你說!」

 

梵奧挑眉頓了頓,又打了個響指,骷髏們頓時像是影片按下暫停鍵一樣,硬生生地止住了動作,讓我們鬆了口氣。

「現在你肯跟我說話了嗎?」面對淨血,梵奧明顯地緩下神色。

淨血卻不太領情,仍然惡狠狠地瞪著他,「你要幹嘛就快說!」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逃出來的,不過我不想計較了。」梵奧伸出手想摸向淨血的臉,卻被他一手揮開:

「別碰我!」

 

 

 

 

淨血厭惡地說。

「果然是你做的……你不是已經知道我是男的了嗎?那還派人來綁架我是什麼意思!」淨血怒吼。

梵奧揚眉,「我沒有派人去綁架你,那是我底下的人自作主張,我已經教訓過他們了。」

聞言,淨血怒氣稍歛,臉忽然一紅,低下頭咕噥道:「那、那為什麼我會出現在一張床上?」

「因為你昏過去了,就讓你在我床上休息。」

這句話怎麼聽怎麼可疑,但淨血卻相信了:

「是喔……」淨血抬頭望向梵奧,但隨即又像想起什麼地豎起眉叫道:「既然是你底下的人自作主張把我綁走,那我逃出來你幹嘛又要追!還攻擊其他人!」

「既然都來了,你卻不告而別,讓我很不高興,」梵奧環起胸來,蛇一般的尖細銀瞳冷冷地掃過其他人,「攻擊這些人是因為他們在我的地盤上吵鬧。」

 

沒想到公墓區附近也是死靈法師的地盤嗎……看來我是選錯集合地點了。不過梵奧這一鬧,倒是幫我篩掉了一堆沒用的人,我想敢留下來幫忙的人應該都具有基本的誠意和勇氣。

我轉過頭,想看看是什麼樣的人不畏懼死靈法師首領肯出手相助,但卻訝異地發現──留下來的人,竟清一色是剛才綁架淨血的蒙面人!

那群蒙面人跟我們一樣手上拿著武器,觀望著事情的發展。他們週遭也站著定格的骷髏,顯然剛跟骷髏戰鬥過,錯不了的。其中幾個腳邊還有殘有骷髏斷掉的手腳。

 

這群只收錢做事的人,現在卻來幫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心中疑惑未解,另一頭的奇怪戲碼卻仍在上演。

 

「聽我說,淨血。」

被綁架和梵奧出現攻擊人的理由都得到了充分的解釋,淨血沉默了下來,不知道該跟梵奧說些什麼,梵奧卻繼續開口:

「在你離開的這幾天,我想了很多。」

「你離開之後,我始終沒辦法忘記你。我才明白,就算你是男人,無法為我產下後代,但我還是想得到你。」

 

聽見這席話,我們隊上已經有人開始興奮起來了。

 

梵奧直直望向淨血:「我召喚出一個從前是著名算命師的死靈來,想問我跟你之間到底能不能有結果。結果那死靈莫測高深地對我說:一切的答案都藏在玫瑰之中,然後就消失了。」

 

我聽了差點沒被口水嗆到。靠,什麼鬼答案?他確定他召喚的真的是著名的算命師嗎?

 

「於是我就用了古老的花占卜來找尋其中的答案,」梵奧此時拿出了一朵嬌豔欲滴的紅玫瑰,若有所思地盯著它,「但每次的結果卻都不同,有時好有時壞,我跟你之間的命運似乎時時有變數。」

 

不,仔細想想就知道那是跟花瓣數目是奇數偶數有關的問題吧!最好命運的變數是由玫瑰的花瓣數量來決定的啦!死靈法師首領這麼白癡真的可以嗎?喂!

 

 

──

哈哈哈哈哈

智障要開始發功了(靠北

 

本日菜單:

竹筷醃製的筍乾+校長頭上的毛

都是黑心商品呢

 

(段:那為何我還得唔唔唔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