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奧低眉垂眼,第一次見到他的傲慢神態已不復:「這讓我心情沮喪,我就像被玫瑰詛咒一樣,每天不停地拔著玫瑰花瓣占卜著,連接見其他前來轉職的人的心情都沒有……」

 

他閉上眼嘆了一口氣,但卻讓人完全無法同情。我聽到有旁觀者在竊笑的聲音。

 

「其實我知道,這樣的我給我底下的人帶來了不少困擾,但我卻無法停止,我已經沒有繼續當首領的資格。」梵奧望向排列的墓碑,做出了很有自知之明的宣言,「所以我已經決定讓位給……」

「你白癡啊!」此時淨血忽然朝他放聲吼道,「你不當首領你要幹嘛?」

梵奧以手上的玫瑰向前指向淨血,正色道:「我要融入世俗,學習怎麼以俗人的方式得到你!」

 

聞言,淨血已經目瞪口呆。

 

「喔喔,很好,他上次有把我說的話聽進去。」段王子看來相當滿意。

 

「畢竟我也不想看你難過。」梵奧說,「這些日子來,我苦讀在世俗間流通的一種叫小說的東西,從其中學到了不少知識。」

梵奧手上的玫瑰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本黑色小筆記本落在他手上,他開始翻閱起來,認真地向淨血報告:「綜合其結果,男方需要有一個穩定且浪漫的職業。女方都喜歡花,送花能讓她們覺得浪漫,所以我才決定要開花店。」

 

 

聽完他的小說閱讀研究成果,我突然覺得他底下的那群死靈法師NPC好可憐。

他們的老大就要因為這理由放棄首領的地位了!奇怪,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對?居然會願意拋棄原有的一切就為了追淨血?這已經可以算是遊戲BUG了吧!

 

「別做夢了!你這個沒常識的白痴根本沒辦法融入社會啦!」淨血一回過神來,馬上指著他破口大罵。

「我能當上偉大的死靈法師首領,為什麼無法融入世俗?」梵奧傲然仰起下巴。

「那你說你還能幹嘛啊?」淨血瞪著他。

「我能使喚骷髏種玫瑰,開一家專賣玫瑰的花店!」梵奧自信滿滿地說出自己的抱負。

 

靠!這傢伙到底是有多愛玫瑰啊!完全中玫瑰毒了啊他!而且那種玫瑰誰敢買啊?

 

淨血一時啞口無言,但仍繼續瞪著梵奧,似乎是在想著還有什麼可以反駁梵奧的,而此時飛沙卻站了出來,冷靜地說:

「你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梵奧沒有看飛沙,只是隨意地揚手一揮,飛沙附近的地面便開始激烈地鬆動起來,僅僅一瞬間,五具眼裡冒火的骷髏,就這樣從快速從地面鑽出來包圍了他!

「我在跟他說話時,不許任何人插嘴!」梵奧沉聲道,眼中殺意極盛。

「飛沙!」我見狀衝上前去,其他人也以自己的武器攻擊,但飛沙跟骷髏旁邊似乎被設了一個無形的屏障,任何物體和攻擊都無法進入。

 

 

眼見飛沙被骷髏包圍無法脫身,淨血睜大眼睛,又急又怒地對梵奧嘶聲咆哮:

「你敢傷害飛沙我也不會放過你!」

看見淨血對飛沙的擔憂之情溢於言表,梵奧這次沒有聽淨血的話,而是皺起眉來,一雙銀眼危險地瞇起,裡頭蘊著強烈的怒氣:

「原來如此……他就是我所謂的情敵嗎?」梵奧嘴邊勾起了殘酷的笑,「那我就更不可能放過他!」

 

彷彿是聽見了梵奧的話,那五具骷髏的手上馬上現出了一把生鏽的劍,開始亂無章法地向飛沙劈去。

一個人對五具有武器的骷髏,就算是飛沙果然還是很吃力,何況他手上拿的是適合偷襲的匕首,眨眼間,他的臉上已經多出了好幾道血痕,肩上還中了一劍。

 

現在的飛沙就像是籠子裡的困獸,只能在裡頭戰到精疲力盡而死,儘管我們在怎麼著急擔心,還是什麼都做不了。

 

「沒關係,」飛沙一邊謹慎地閃躲骷髏的攻擊,一邊平靜地在軍團頻道發話:「我先自殺回重生點。」

「可是死亡懲罰很嚴重,」黑桃皺眉,「我曾經死過一次,那次我掉了兩級!」

這遊戲的等級並不好練,尤其是到了現在,掉了兩級的損失非常大,等於白解了好幾個任務。

「沒辦法。」飛沙嘆了口氣,「現在只能這麼做了。」

 

「對不起,飛沙……」淨血看著飛沙,軍團頻道裡的聲音充滿了濃濃的懊悔跟歉意。

聽見淨血的聲音,飛紗莞爾一笑,舉起匕首奮力擋住骷髏的劍,越過白骨間望向淨血,「你終於肯跟我講話了?」

「抱歉……」淨血咬牙,深藍色的眼睛裡竟出現了一些水光。

飛沙溫聲道:「等級還可以再練。別哭了。」

 

由於聽不見軍團頻道的話,在梵奧眼前,飛沙跟淨血就像在眉目傳情,因此他感覺更加憤怒了。

 

「唉,梵奧先生,你根本大錯特錯啊!」此時段王子大大地嘆了口氣。

本來梵奧已經怒氣沖沖地舉起手,似乎要對飛沙施以更加可怕的攻擊,但聽見段王子的聲音,他便放下手轉過頭來望向他,眼睛不悅地瞇起:「除去敵人哪裡不對了?」

「你殺了他,淨血對你的好感度只會降!」嘴砲王段王子正經八百地說。

「這樣淨血只會更討厭你!你想想你看過的小說的內容,你現在做的事是不是那些情敵在做的?如果這是一本小說,那你的定位就是砲灰情敵,而不是男主角!這樣你跟淨血是不可能通往好結局的!」

聽言,梵奧身軀一震,雖然嘴上沒有說什麼,但他接下來的行動卻表示了一切。他舉手打了個響指,包圍著飛沙的那五具骷髏便停下了動作。

 

「飛沙!」一見骷髏停止了動作,淨血馬上急急奔上前去,「你有沒有怎樣?」

「還好,我敏捷高。」飛沙微笑,伸手拍拍淨血的頭。

日琳姊見包圍住飛沙的屏障已經消失,便拿出黑水晶法杖來給了他一記治癒術,飛沙身上的大小傷口便瞬間治癒。

 

 

梵奧看著兩人重聚,臉上又妒又憤,但我想他心中更多的是悲哀和無力感。因為暗戀姓段的,我有太多次這樣的經驗,我十分了解看著喜歡的人跟別人親密的那種痛苦。

「居然不能殺掉敵人……真奇怪。」梵奧悶悶地拿出羽毛筆,低頭開始在黑色筆記本記著什麼。

段王子聳聳肩,「當然啦,因為走石……就是剛才你攻擊的暗殺者啦,對淨血來說很重要,就像淨血對你來說很重要,你想想看如果淨血被人殺了你會怎樣?」

梵奧抬起頭,神情陰冷,目露凶光:「我會親手殺了那個人,再馬上把他的靈魂抓來奴役!」

「這就對啦,你也不希望淨血這樣對你吧?」

梵奧挑眉,「以他的能力還沒辦法讓我受傷,但我確實不希望他生氣。」

「沒錯,只要他討厭你那就玩完了。」段王子點點頭,然後換上一副神秘兮兮的表情,「其實啊,你也不是沒有機會……」

「什麼機會?」梵奧睜大眼,顯然大為振奮,「快說!」

「之前淨血其實知道你的情況,有擔心一下,然後說要回去看你……啊!好燙!」段王子哇哇大叫,回頭瞪著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他背後的淨血,「幹嘛又燒我!」

 

「誰、誰說過我要回去看他的!」淨血紅著臉,手上抓著業火魂杖,上頭的骷髏頭不停地喀拉喀拉咬著牙齒。

雖然淨血這麼說,不過梵奧還是很興奮,伸手抓住了淨血的肩膀:「你擔心我?這是真的嗎?」

「就說不是了!放開我!」淨血想要甩開梵奧,卻反而被梵奧一把抱了個滿懷,臉又變得更紅了,「你、你幹嘛──」

「我很高興,」梵奧緊緊抱著淨血,露出不合死靈法師首領形象的開心笑容,「我果然還是……非你不娶!」

「娶個屁啊!就跟你說我是男人了!你聽不懂人話啊!」淨血氣得哇哇大叫。

「沒關係,我不介意。」梵奧放開淨血,手上忽然多出了一束紅玫瑰,他一臉真誠地將那束玫瑰遞給淨血,「這代表我對你的愛。」

淨血不知所措地看著玫瑰,表情變得很無力,「我就說我──」

 

「首領大人!」

就在此時,忽然從遠處快速走來一大群穿黑色連帽斗篷的人,他們的行進方式看起來就像在滑行,看來這些人就是死靈法師NPC們了。

在我們面前停下後,最前端的死靈法師顫著手拿起一張牛皮紙,上面只有四個龍飛鳳舞的大字:我要退位。

「您上面寫說要退位,難道是真的嗎?」

 

梵奧揚眉,將那束玫瑰硬塞給淨血後,便向前走兩步,恢復首領威嚴肅然頷首:

「沒錯。我決定把位置傳給你,艾爾。」

「這怎麼可以呢?我的能力還不足以勝任首領之位啊!」名喚艾爾的死靈法師惶恐道:「而且失去您英明的帶領和強大的力量,我們死靈法師會被那幫囂張的邪神祭司給瞧不起的!」

 

我訝異地看著艾爾,其他人也十分驚訝。

不,先別提力量,他的帶領很英明嗎?在看見他剛才的白痴樣後,我實在很難相信啊!

還有,原來死靈法師跟邪神祭司有仇啊……

 

梵奧不耐地擺擺手,「我已經坐這位置坐很久了,也已經對跟邪神祭司的爭鬥感到厭煩了。」

「何況邪神祭司之所以會敵視我們,只不過是他們首領弗德看我不順眼。只要我退位,你們也就能專心潛修法術,不必分神去應付他們。」

 

 

 

 

 

《觸發劇情任務:死靈法師與邪神祭司的恩怨》

 

「哎呀,觸發劇情任務了。呵呵,他所提到的弗德不就是我的轉職NPC嗎?」日琳姊在軍團頻道笑道。

對喔,日琳姐是邪神祭司。

難怪有好幾個死靈法師NPC一直瞪著日琳姐,不過日琳姐毫不在意,只是對那些NPC報以微笑。

 

 

「您怎麼可以這麼任性!就為了一個新人!」艾爾氣急,竟開始頂撞起上司來,「我真的沒有能力勝任首領之位!難道您要眼睜睜地看著死靈法師的未來走向滅亡嗎?」

真誇張,失去一個白痴首領有那麼嚴重嗎?

梵奧拍了拍艾爾的肩,擰眉勉勵道:「你要相信你自己的能力,艾爾。」

「好!」艾爾怒極反笑,慘白的細長手指用力指向淨血:「如果您堅持要退位的話,等我上任後,我就以首領的身分廢掉他死靈法師的資格!」

「吭?」淨血聞言張大了眼,嘴成圈型,一臉不敢置信。

在場的眾人也被嚇了一跳,莫名奇妙地看著艾爾。幾個死靈法師NPC皺起了眉,似乎也覺得這樣很不妥當。

 

而我實在很為淨血抱不平,居然要因為這種事情而被剝奪職稱!

若淨血不再是死靈法師,那死靈法師的職業技能也會跟著消失啊!

 

 

 

 

 

 

媽的重看幾次都覺得這段為全文最智障的地方xdd

 

本日菜單:

老鼠藥+黑心奶粉

 

加在一起就變老鼠奶了呢

老鼠貴為十二生肖之首

又多年橫行於下水道間

可謂生命力旺盛

相信老鼠奶絕對是營養滿分的

 

(段:這根本就不知道怎麼吐槽咕唔唔唔(被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