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奧聞言又驚又怒,細長的瞳孔霍然一縮:「你敢!」

「我當然敢!為了將您留在首領之位上,我艾爾什麼都做得出來!」艾爾向梵奧吼道,「要不然請您現在就把我殺了!」

「你……!」梵奧氣結,但也看得出他是無法下手殺掉艾爾這個手下的。從剛才他對飛沙的態度就可以看出,只要有人敢對他出言不遜,哪怕只是一點,他也會直接下手攻擊。但對艾爾,他僅僅是握緊了拳頭,卻沒有向前揮,由此便可見一斑。

「殺了我,您就可以儘管奴役我的靈魂!到時候您想做什麼也沒有人會囉唆了!」艾爾瘋狂大叫,雙膝驟然跪下,低下頭,雙手扶著地板,黑斗篷下的肩膀不停地顫動著,看起來像是在哭泣。

 

 

「我想艾爾就是帶點病嬌屬性的忠犬受吧?」人家在吵架吵到以死相逼,日琳姊卻看得津津有味,還面帶微笑地在一旁分析攻受屬性,「真不錯呢,寧願變成一縷幽魂也要待在梵奧身邊,但是梵奧卻還是喜歡淨血,艾爾只能暗自神傷……啊,好虐又好萌。」

 

 

被日琳姊這樣一說,隊上全體男性向梵奧他們投去的目光此刻都帶了一點同情。果然腐女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女人,什麼在她們眼裡都能意淫成BL。

 

 

 

「……。」面對失控的悲傷部下,梵奧既又氣又無奈,深深地看了淨血一眼後,又垂眼看向艾爾。

他嘆了一口氣,爾後不耐地皺起了眉,向跪地的艾爾低聲斥道:「起來,你想讓死靈法師全都顏面掃地嗎?」

艾爾搖了搖頭,仍低垂著頭,未從地上起身,「艾爾不敢,但……」

「回去了。」

扔下這句話,梵奧黑斗篷一甩,便背過身子去。

「咦?」艾爾驚詫地猛然抬頭,頭上的黑斗篷帽隨之滑落,露出了一張令大家意外的容貌。

那是一張與死靈法師的陰沉形象完全不符的臉孔,金髮碧眼,五官清秀,只是皮膚白得有些病態,跟梵奧一樣。讓梵奧交付首領重位的他,看上去不過是個少年,在場的玩家們都十分訝異。

艾爾那雙還泛著淚光的驚詫藍眼中,映出了梵奧的背影,他的黑斗蓬隨風颯颯飄動。

 

「當首領,你還早得很。」

 

 

 

 

「等我退位時,我一定會回來迎娶你!」離別前,梵奧依依不捨地抓著淨血的手保證道,還在他頭上插了一朵紅玫瑰。

我們趕忙在軍團頻道拼命安撫快要爆炸的淨血,拜託他千萬不要再節外生枝,畢竟好不容易才能把梵奧送走。

在臨走前,梵奧還留戀地回頭望了淨血好幾眼,而跟在他身後的艾爾也轉過頭來意味深長地看了淨血一眼,但有別於梵奧,他的眼中充滿了濃濃的敵意。

 

「呵呵,吃醋了,他一定是在吃淨血的醋!」日琳姊樂不可支。

 

想太多了吧,在我眼裡看來,艾爾只不過是擔心他們的首領為了淨血拋棄他們而已。但從此以後淨血搞不好還是會被死靈法師NPC們視為眼中釘,真是太倒楣了。

 

等到死靈法師的人馬全都回到他們的地下基地時,我才總算鬆了一口氣。這樣事情應該算是解決了吧?玩家也應該能繼續轉職死靈法師了吧?如果梵奧又開始消沉的話……為了淨血的安全,我看我們還是快點逃離格雷好了。

 

 

危險的鬧劇終於告了一段落,那麼接下來就是履行承諾,讓留下來幫忙的人入隊了。

「……謝謝你們,麻煩你們圍過來。」我清了清喉嚨,向那些蒙面人說道。

既然我剛才說了留下來幫忙的人能優先入隊,那就不能食言,儘管是情急之下才脫口而出的。

但我心中還是有些遲疑。畢竟要收綁架過淨血的人入隊……心中總有些疙瘩。

 

蒙面人們聽言圍了過來。他們總共有八個人。

我還沒開口,那個像是首領的男性蒙面人便向前一站。

他是個身材魁梧的男人,頭上裹著一條搶眼的紅色頭巾,跟黑桃差不多高,卻更壯些,給人的感覺像一座沉穩的大山。

男人的眉毛很短,形狀像折疊刀的刀刃,乍看之下有些凶悍,但一雙眼尾下垂的黑色眼睛卻相當溫和。

 

男人搶先我一步發言:

「請放心,我們沒有要你收我們。我們野豹傭兵團會是永遠的中立。」

我愣住了。

「……是喔?」

 

原來他們這團人叫做野豹啊。

坦白講,聽他這樣一說我反而放心了。但若不是以入隊為目的的話……那到底是為什麼要幫我們?

 

似乎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疑問,野豹首領繼續說下去:

「如你所知,我們收錢辦事。而這次出手幫忙,是想跟你做個交易。」

 

果然不是無償協助啊。我毫不意外地想。

「請說。」

「我們想要參予你們的SSS級任務。」

「!」

 

「你們怎麼知道我們接了這任務?」淨血揚起眉,替我說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們有情報網。」野豹首領只是這樣說,似乎不想再多言。

 

的確,這個任務確實報酬豐厚,只要任務完成,每個人就能分到五十萬。

而這任務又是最難的SSS級,我們也確實需要人幫忙,答應他們似乎沒有損失……

我琢磨了一會,正想要答應時,飛沙卻在此時開口問道:

「你們共有幾個人?」他瞇起眼來,「剛才堵住我們的不只八人。」

的確,綁走淨血後包圍住我們的絕對不只八個人,還沒算進可能在暗中觀察我們的。這群蒙面人似乎是個規模不小的組織。

 

「……四十一人。」野豹首領頓了一會,還是老實地說。

我驚訝地瞪大眼。

靠!好多人啊!沒想到遊戲裡還有這麼龐大的中立勢力。

 

「雖說這遊戲叫做王族,但也不是每個人都會搶著加入王族旗下。」一個嬌小的女性蒙面人環起胸來,她那一頭綠色的長髮相當醒目,「我們這樣比較自由。」

 

我點了點頭。

他們這樣也可以理解,若我不是一開始就被分在藍國陣營當王子,我應該也會維持中立吧。

 

「那你們團的所有人都要參加這任務嗎?」段王子問。

「沒錯。」野豹首領點點頭。

 

等等……如果四十一人……每個人五十萬的話……

「這樣你們總共就能賺兩千零五十萬了呢。」日琳姊笑著說,「真是可觀的數目啊。」

 

哇靠……兩千零五十萬。如果這是台幣的話,可以讓我半輩子都不愁吃穿了吧。

在遊戲裡,也應該足夠讓草日村的村民們用一輩子了吧……

 

「喔……難怪你們會想加入啊。」淨血挑了挑眉,對這群剛才綁架他的人毫不客氣:「反正就是想分一杯羹嘛?」

既然被點出了,野豹首領也不多分辨:「我們正是為了錢而來。每個人都能領到五十萬的任務不多見。」

「這種任務NPC通常都只給王族的軍團接啊,真不公平。」綠髮女蒙面人很不滿,「若不是那個紅國大王子以王族信物做抵押,這任務就是我們野豹的了……否則憑他的負值聲望,NPC哪會給他這種大任務?」

 

沒想到魏大少竟以信物做抵押來換取做任務的機會……如果他沒有完成這任務,失去信物後的他也等於廢了。

看來他把一切都賭在這個任務上,真是太冒險了。

 

「但既然你們知道這任務是魏大少接的,又怎麼會找上我?」我疑道。

 

「的確,若想要參予任務的話,是必須跟任務所有主魏大少直接接洽。」野豹首領說道,「可是任務分享是有限制的。」

「任務所有主最多可以讓三個不同陣營的人參予。一個王族所率領的軍團算一個陣營,一個民間軍團也算一個陣營。」

「目前我們知道魏大少已經要讓其他三個陣營參予──分別是藍國大王子臨風起行、紅國二公主煙,還有你。名額已經滿了。」

「現在若我們想參加這任務,就必須加入其中一個王族。但我們野豹不想隸屬於任何王族之下,所以只能跟王族簽暫時契約──也就是成為一個王族的僱傭兵。」

 

確實,若王族跟一個民間軍團簽訂僱傭兵契約,那個軍團就會在契約期限內被視為王族所屬。

這樣他們就會被系統判定為與我們同陣營,就能參與任務了。

 

「那你們怎麼不直接去找魏大少簽僱傭兵契約?」淨血問。

「我們可不想回到那個暴君的管轄之下啊。」其中一個蒙面人哼了哼。

「以前在他那受的氣還不夠多嗎?」另一個人翻了翻白眼。

「就是說啊!」

 

對魏大少的抱怨聲在蒙面人間此起彼落。

原來之前離開魏大少的人,有一些又加入了野豹啊。

 

「那個臨風起行也太囂張了!有後宮了不起啊!」一個男蒙面人咬牙怨恨道,對團員清一色女性的臨風相當不滿。

「是啊!竟然能有可愛的女僕在旁邊侍奉!」另一人的聲音忌妒地附和,到最後甚至有點失去理智,「現實充都去死啦!去死!」

 

「如你聽見的,」野豹首領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奈,「我們的團員對另外兩位都很有意見,至於煙向來在紅國境內活動,離格雷有點遠,所以我們才選擇跟你洽談。」

 

「原來如此。」我頷首沉吟,「所以……我雇用你們,不用另外花錢吧?」

「當然。」

「好啊,那我們就現在來訂契約吧。」

聞言,野豹首領遲疑地頓了一頓,「現在就要訂嗎?」

「喂!你是想佔我們便宜吧!」剛才一直插話的綠髮女蒙面人豎起了眉,不客氣地瞪向我:「你是想利用我們吸經驗值吧!」

「小綠,別對人家那麼凶……」首領看起來很困擾。

「我又沒說錯!哥!你就是這樣才會被人壓下來啦!」

 

「她說的沒錯,我是想要吸你們的經驗值。」

既然被點出來,我就乾脆聳聳肩直接承認,那對兄妹停下爭執,目瞪口呆地看著我。

反正這也不是什麼值得隱瞞的事。

既然今天收不到新人,但能利用這段任務的籌備時間吸野豹傭兵團的經驗值也不錯。

僱傭兵雖不比旗下成員能給我百分之二十的附加經驗,但也有百分之五的附加經驗。而他們人數又多,累積下來,經驗值也是很可觀的。

 

通常僱傭兵都要花錢,所以王族都會直接把人收進來,這樣不用花錢,附加經驗值也比較多。

如今雇用他們免費,這種吸經驗的機會真是打著燈也找不到。而就算SSS任務沒有辦法完成,在籌備期間我能吸到經驗值也不錯。

而且還有另一個好處:雇傭兵的行為不會影響到我的威嚴殘暴聲望等等的屬性值,若是他們的成員做了什麼失格的事,我也不會被扣聲望。

 

「你……你好卑鄙!」綠髮蒙面女氣呼呼地指向我,「虧我在論壇上看到你的文章,還覺得你是好人!」

我呆住了。

有生以來,我還是第一次被人罵卑鄙。通常我都是罵別人卑鄙的一方,而對象大多都是姓段的。

「小姐,說是卑鄙也太超過了吧。」姓段的向她笑了笑,雙手一攤,「我們王子讓你們方便賺錢,你們提供我們王子一點附加經驗值,經驗值也不會比較少啊?」

那綠髮女見到姓段的臉一紅,別過了頭去,但還是沒有放下指著我的手指。

「……好吧……經驗值就算了!」

她又重新瞪向我,「但如果他對我們強迫下命令怎麼辦!我記得王族都有那種強迫別人跪下的卑鄙技能!還有把人呼來喚去的技能!」

 

呃,通常那種技能我都會先問過大家再用。姓段的除外,因為他有時真的欠修理。

「他不是這種人。」飛沙冷淡的說。

「嗯,學長不會這麼做!」黑桃信誓旦旦地說。

 

「我不會任意使喚你們。」我保證,「等一下可以寫在契約裡。」

聽我這樣說,綠髮蒙面女這下才肯放下了手指,看向她的首領哥哥。

首領臉上的面罩動了動,眼睛瞇了起來,似乎是笑了:「也好,那我們現在就來訂契約吧。」

我點了點頭,拿出了懷錶和叫出說明手冊觀看簽約步驟。

 

 

 

 

 

──

 

差不多到這邊劇情就開始大幅改動了吧

刪了不少角色啊

 

本日菜單:

玫瑰花刺+殭屍真祖的頭髮

我不知道怎麼掰了哈

(段:那就不要唔唔唔(被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