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族的信物不只能夠舉行效忠儀式,也能跟其他人訂下條件交換的普通契約。

說明手冊上寫的方式很簡單:只要把自己的血滴入信物內的寶石,講『契約』二字,一張羊皮紙跟鵝毛筆就會出現,在上面寫下契約內容,再於紙上滴下雙方的血就行了。

 

我跟飛沙借了一把小刀,往指上一劃,將血滴在了懷錶上的藍寶石中。

就跟我剛進遊戲不久時所做的一樣,藍寶石就像一隻水蛭一般,快速地吸光了血液,接著寶石便開始爆出一陣藍光。

「契約。」

我唸道,這時本來要聚合成柱體的刺眼藍光漸漸消失,最後留下一張發著隱隱藍光的羊皮紙,還有一隻亮藍色的鵝毛筆飄在我面前。

我伸手取下羊皮紙跟鵝毛筆,將羊皮紙拉直平放在他胸前,便開始書寫起來,就像在隱形的桌上寫字一樣。

 

我這樣寫道:

於《殲滅雷山盜賊》此任務完成或失敗或被放棄前,民間軍團『野豹』暫時為我藍國三王子快意所僱用。

僱用薪資為零。但本人將不會以任何技能危害控制野豹成員行動,野豹成員也不得以任何技能危害控制我及旗下成員。

以上。

 

書寫完畢後,我與野豹首領便將血滴在契約紙上,契約紙快速捲起,羽毛筆自動消失,接著我就聽見了契約完成的系統提示。

 

這下子在這段期間會有不少經驗值進帳了。

雖然手段的確稱不上太正當,但我需要力量。我需要能保護同伴的力量。

而同伴,當然不只是我旗下的玩家,也包含了NPC──凱。

 

 

「唉,便宜你了。」那個綠髮女看著哥哥跟我簽約,翻了翻白眼,似乎還是很不滿意。

啊……好麻煩,若是男人的話打一架就解決了,但我實在不會應付這種女人,只好無視。

 

我開啟了旗下名單,看見僱傭兵那欄出現了『野豹』的超連結。

我點進去瀏覽資訊:

 

僱傭兵-

 

軍團名稱:野豹

團長:紅茶

副團長:綠茶

成員:41人

成員名單:(不可見)

 

 

「……。」我看了一眼戴著紅色頭巾的哥哥,跟綠頭髮的妹妹。誰是紅茶誰是綠茶看來就不用多問了。

團長叫紅茶,副團長叫綠茶,還取野豹這麼酷的名字幹嘛,叫採茶團比較適合吧。

 

 

 

 

 

「那……接下來就請多指教了。」紅茶友善地向我伸出手來,我也握了回去。

「請多指教。」我將旗下名單關掉,朝他禮貌地微笑。

當然我是不會把心中想法說出口的啦。

 

 

這次的應徵行動總算告了一段落。雖然中間發生了不少事,沒收到新成員,不過有野豹幫忙這任務的話,任務難度應該會降低吧?

希望能降到S級啊……不然SS級也好,因為SSS級實在太可怕了。

 

 

 

不知不覺中,天幕也完全暗了下來,仰頭望去,天空已經呈現一片接近黑色的神祕深紫色。而晚上待在公墓區附近也實在滿恐怖的,於是我們便加快腳步離開了公墓區。

 

日琳姊提議要去找家酒館坐下,於是我們便來到一家鬧區邊緣名叫『月色』的酒館。

雖然店名挺夢幻的,不過內部裝潢感覺很老舊,店長還是個看起來脾氣很差的大叔,也難怪沒什麼生意。店長見到我們幾人走進店面,只是臭著臉幫我們帶位,將一本破破爛爛的紅皮書扔到我們面前,然後便繼續回去擦他的玻璃杯。

那本紅皮書就是菜單,上面只有一堆看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的調酒名稱,大家傳了一輪,便抱著踩地雷的心態各自點了不一樣的酒。

 

所幸酒的味道還不錯,但若在遊戲裡喝太醉可是會被系統強制踢下線,所以還是得控制。

而自從上次姓段的在遊戲裡喝醉襲擊我那次後,他喝酒我都盯得很嚴,不准他喝太快跟喝太多,以免又發生那種事。

 

「阿秘,幹嘛一直盯著我看?」姓段的手持酒杯,對我勾起嘴角,不知道是不是燈光的錯覺,笑容跟眼神看起來都很曖昧。該死,他只要一對我笑我就會忍不住開始胡思亂想,都是他那雙招人桃花眼的錯。

「以免你又喝醉。」我環起手來瞪著他,「喝完這杯就不准再喝了。」

「你管我管好嚴喔阿秘。」他像個不服管教的小孩一樣嘟起嘴來,看起來超欠揍的。

 

「可是……我心甘情願被你管。」

他忽然收起剛才的欠扁屁孩樣,單手托腮衝我一笑。

「……白痴喔你。」

我臉一紅,趕忙將頭轉開,然後就發現不只是姓段的會發酒瘋。

 

 

 

 

 

「飛沙!」

淨血這一喊,整間酒館都安靜了下來,除了我們的人之外,還有其他零星的客人,包括臭著臉的老闆都停下了擦酒杯的動作,目光全部聚集在不知何時已經站在桌上的淨血身上。

淨血顯然是喝醉了,一張臉紅通通的,幾乎跟他的頭髮顏色一樣。這孩子平常都只喝果汁,到底是誰給他酒喝的?

 

「我沒想到他酒量這麼差啊……才分他喝那一些就……」黑桃無奈地笑了笑。原來兇手就是你啊!

 

他的手上抓著大杯的啤酒杯,杯裡頭已經見底,顯然根本不是黑桃所說的『一些』而已。

他蹬著靴子的腳踩在有點搖晃的木桌上,但人卻沒有因為醉意而東倒西歪,反而站得出奇的穩,居高臨下地看著飛沙。

 

「?」飛沙先是訝異地抬起頭,爾後便放下杯子,用平靜的眼神等待著淨血,似乎早就料到了什麼。

 

淨血昂起了頭,大大地吸了一口氣。然後,他在在場所有人的注目下,使盡全力,對飛沙聲嘶力竭地大叫:

 

「我‧喜‧歡‧你!」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我們都嚇呆了,因為真的沒想到淨血會這麼快就跟飛沙告白,明明之前還在那邊鬧彆扭的,沒想到喝了酒就這麼衝動。

看來酒真的不能亂喝,不知道他醒了之後會有什麼反應。

 

不過飛沙卻一如往常的平靜,他輕嘆了一口氣,然後搖了搖頭:

「抱歉,我只把你當弟弟。」

 

 

被發了弟弟卡的淨血,因為喝醉的關係,看起來並沒有受到什麼打擊。下一刻,他就重振精神,用力拍了兩下胸脯,將深藍色的雙眼瞪得老大:

「沒關係!你說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

飛沙毫不猶豫地指向自己,「像現在的我這樣的。」

 

 

淨血的表情充滿了決心,食指堅定地指向飛沙:

「好,我會天天喝牛奶,我會努力練肌肉,我朱淨延,總有一天一定要成為配得上你的男人!」

 

淨血,在你做出帥氣的宣言時,你也同時曝露了你的真實姓名,現在大家都知道你本名叫朱淨延啦!

對本名被大家知道這件事,淨血渾然不知。當然啦,現在的他眼中根本沒有旁人的存在,只是繼續認真地看著飛沙。

正當大家都屏氣凝神,等待著飛沙到底要怎麼回答時,他卻忽然一個重心不穩向後跌去,幸好飛沙即時站起來繞過桌子接住了他,用公主抱。啊,日琳姊笑得真開心啊,我猜她已經把這畫面拍起來了。

 

飛沙無奈地低下頭看著淨血:「現實中的我跟現在差很多。」

「無所謂!」淨血胡亂揮著手叫道,有幾次還差點打到飛沙的臉,還好飛沙閃避的速度夠快。

「我只有一百五十五公分。」飛沙又嚴肅地補上一句:「不高也不帥。」

「沒關係,只要是飛沙就好……」淨血咕噥著,眼皮漸漸垂下,之後便在飛沙懷裏沉沉睡去。

 

看來淨血已經得出了結論,但現實的姚飛紗跟現在的飛沙真的差很多,等到見到面了,淨血真的有辦法接受嗎?還是令人懷疑。

而在他於飛沙懷中睡眼惺忪地醒來,經由日琳姊愉快地告訴他他剛才做了什麼事,丟臉到直接逃下線都是後來的事了。

 

 

 

 

約定之日來臨了。

時間是遊戲的早上八點,我們在格雷的市政府前集合。

經過討論後,我們決定在遊戲時間三個月後開始任務,而這段時間則是增強實力。我們這次則是來跟發佈任務的NPC了解情況的。

那個NPC就是大名鼎鼎的格雷市長米蘭達,因此我們才站在市政府前。

任務資訊顯示這次參加任務的人共有兩百多人,當然不可能一下就擠進格雷的市政府,所以這次只有各陣營的主要人物參加即可。而我們陣營的人本來就少,就算全部參加也無所謂。

 

而關於米蘭達,因為只在論壇上看過她跟不夜的合照,而NPC們又都對她贊不絕口,所以我還滿好奇她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我方人馬跟野豹的正副首領都還滿準時的,在約定時間內的五分鐘內就已經通通集合完畢。

在我們剛集合完不久後,一個柔柔細細的女聲突然在我背後響起:

 

「那個……請問你就是快意嗎?」

我回頭一看,一個穿著白紗洋裝的少女正站在我背後。

少女留著一頭及腰的亞麻色長髮,模樣清秀,皮膚白皙。她眨著水藍色的眼睛望著我,雙頰因緊張害羞而透紅。

 

看對方緊張,我也不禁開始緊張起來,過了一會才不自然地清清喉嚨:

「嗯,對,是的,沒錯,妳好。」

 

話剛才說完我就後悔了。

我在幹嘛!我剛才說的話超拙的啊啊啊啊!我需要日琳姊上次給的面具!我現在臉一定超紅的!

 

少女見我這樣,居然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靠北,真是有夠丟臉的……

正當我為自己的蠢而懊惱不已時,少女笑著開口了:

「你好,初次見面,我是紅國二公主煙。」

 

 

我驚訝地瞪大眼睛。

原來就是那個跟我有相同想法的煙!

 

「我旁邊的是灰狼,是我現實中的弟弟。」煙介紹。

 

我望向她身旁名為灰狼的俊秀少年,他跟我差不多高,一身皮甲,但手上沒有武器,只能看得出是近戰系的職業。我和灰狼互相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初次見面……妳怎麼會想參加這任務?」我好奇地問。

煙微笑道:「是大王子那邊的林澈邀請我來的。」

聽她的語氣就好像是她被邀請來參加下午茶會一樣,我忍不住擔心地皺起眉來:「妳知道這次的任務有SS級嗎?」

雖然因為參加人數眾多,任務難度從變態的SSS級降到了SS級,不過還是不容小覷。

 

煙頷首:「我知道。」

「但我必須增強我的實力。」她眨了眨眼,溫和的神態驟然轉為堅毅,「這樣才能替我旗下那三個死去的夥伴復仇。如果連任務都解不了,那該怎麼保護其他人呢?」

 

我征住了。

她口中所言正是飛沙跟姓段的殺掉的那三個NPC,而且她在講這件事時,所用的詞並不是冰冷的"NPC",而是充滿感情的"夥伴"。

她已經完全融入這個世界了。

 

 

 

 

 

 

ㄏㄏ

你們會期待看到煙壞掉嗎?(不是每人都跟你一樣腦袋有洞好嗎

 

本日菜單:

新鮮狗屎!

屎!又是屎!

雖然不是人屎,但也是回歸到吃屎的原點了呢哈哈哈(塞塞塞

(段:為何你塞屎塞得那麼順手唔唔唔

因為我也常餵朋友屎吃 啾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