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呼喚自己的名字,向瞬青傻愣愣地眨了眨眼,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陷入了類似電腦當機的狀態。

見向瞬青發呆發了幾十秒,汪流今挑了挑眉,忍不住伸手捏起向瞬青的臉頰,提醒他自己的存在,阻止他繼續走神,「我在問你話喔。」

向瞬青呆愣的臉被他拉得變形,而那張變形的臉上竟揚開了笑容。

「已經……很久沒有人叫我的名字了。」

先前他總是刻意隱瞞身分,除了百色外沒有人知道馬賽克人的真面目及本名。

如今被這麼呼喚以為自己早已捨棄的名字,讓向瞬青很是高興,又有些不知所措。原來被喜歡的人直呼其名,居然會讓人如此害臊,心中又會隨之泛起一絲絲的甜蜜。

 

汪流今聞言一愣。居然是因為這理由?

不過汪流今也知道為何沒人叫他名字。向瞬青先前保護自己的身分不欲人知,只用馬賽克人的身分在外頭行動,想必就算是親生父母也認不出他來。

而他又總是一人行動,似乎連個能說話排遣寂寞的對象都沒有,想必心中一定很孤獨吧。

人類是群居動物,不管力量再如何強大,還是需要情感上的依畔,需要一根支杖撐著自己在人生這條路繼續走下去。對汪流今來說,那根支杖是他的家人;而對向瞬青來說,汪流今就是那根支杖。

而向瞬青,是否能成為他的第二根支杖?

 

汪流今將捏住向瞬青臉頰的手放開,看著他多了紅紅指印的頰肉,不禁笑了出來:「不習慣我叫你名字嗎?那我要叫回你馬賽克人囉?」

「不,」向瞬青搖了搖頭,痴痴地看著汪流今,也跟著笑了,「我已經習慣了。」

 

 

 

喝過水後,向瞬青開始訴說起他從軟弱的學生變成英雄的經歷。

「我會變成現在這樣,是因為--」

向瞬青將三年前百色第一次出現在他家裡,要他為了正義永遠全裸,擅自把他變成無法穿衣服的體質,以及霸凌背後的元兇就是百色,而他這麼做是為了讓自己變得渴望力量,到往後力量需要靠殺人升級的事都毫無保留地告訴了汪流今。

雖說自從新市政府進駐T市後就沒少遇過怪事,但汪流今聽著向瞬青那荒誕詭異的經歷,既想大笑出聲又覺得非常扯蛋。為了正義永遠全裸是怎麼回事啊?這是哪來的低級惡趣味?

然而這確實是發生在向瞬青身上的事實。汪流今對此相當同情,別人聽了會覺得好笑,但當事人肯定非常痛苦。設身處地,若換作他被選上,要以全裸為代價換取馬賽克能力--他實在無法想像。雖說他對自己的身材頗為滿意,也打過幾次野戰,但他平常還是比較喜歡穿著衣服。

「那冬天來了怎麼辦?你都不會怕冷嗎?」

向瞬青搖搖頭,「裹著馬賽克就沒這個煩惱了。」

哇,馬賽克居然還有禦寒效果。汪流今在心裡嘖嘖稱奇。

「不過習慣全裸後,就算沒馬賽克,也不會覺得太冷。」而且全裸真的滿舒服的,現在要他穿回衣服他反倒還會覺得不自在。向瞬青在心裡想,但沒敢說出口,就怕汪流今覺得他是個暴露狂。

汪流今喔了一聲,並沒把他當成暴露狂,而是覺得向瞬青完全被百色調教了。

想到那個怪物變態蘑菇頭,汪流今便不悅地皺起眉。他自己愛全裸就算了,為什麼要強迫向瞬青全裸?這變態的範圍已經超出他能接受的程度。

他盯著向瞬青的胸肌,伸手摸了上去,感受肌肉的溫度及彈性。還好有馬賽克保護,不然他的身體不就被人看光光了?

向瞬青吞了吞口水,汪流今的動作在向瞬青眼裡無疑是挑逗。

汪流今笑了笑,又將手滑到他的六塊腹肌上,「記得你以前跟條竹竿一樣,後來有特別練過?」

向瞬青紅著臉點點頭,心情相當複雜。他既為汪流今記得自己的事而開心,但又希望從前的弱雞形象不要停留在他心裡。

「那有其他人看過你的身體嗎?除了那個變態蘑菇頭以外。」意識到對一直是全裸狀態的他這麼問很怪,於是他又補充:「我是說無碼版本的。」

「沒有。」向瞬青又吞了吞口水,汪流今若再往下面摸下去,情況一定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他的手臂上還插著輸血針,這樣做不知道會對身體有什麼影響,可是雖然大頭這麼想,他的小頭卻又滿希望汪流今繼續摸下去的--

不知道向瞬青內心的天人交戰,汪流今只覺得心情變好了許多。

很好,只有自己看的是無碼版本。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他在與他再遇之前都是處男啊。想到向瞬青的第一次是自己的,汪流今不由得有些得意。不是因為迷信處男精補身,而是--他自己也說不上來這是什麼感覺。

掌下傳來向瞬青的升高的體溫,汪流今抬眼看著緊緊閉著眼的向瞬青,又覷向他因吞嚥口水而鼓動的喉結,嘴角斜勾,忽然把向瞬青腿上的被子一把掀開,不意外地看著向瞬青的分身已呈現半勃狀態。

喔?已經有力氣勃起了,看來身體也沒什麼大礙了。

 

感覺到腿上的涼意,向瞬青驚得睜開眼,赤著臉望著向他笑得一臉邪氣的汪流今。

汪流今一屁股坐上他的大腿,引來病床發出一聲嘎吱聲。他將手勾向向瞬青的脖子,在他耳邊吐出溫熱的呼吸,以挑逗人的慵懶聲調問:「想做?」

向瞬青眼神一暗,伸手環住了汪流今的腰,用行動回答了他,還插著輸血針的手臂正要探入汪流今衣內,汪流今卻握住了他的手,硬是阻止了他。

「不行。」汪流今的手指抵住向瞬青微張的唇瓣,「你還在輸血,萬一太激烈,出了什麼問題怎麼辦?」

說完,他便輕巧地跳下了床,朝向瞬青露出狐狸一般的笑:「我去叫人送點食物過來給你。」

下一刻,汪流今便轉身走向電話,留下慾火未滅的向瞬青在床上呈現眼神死狀態。

那你為什麼要坐上來?向瞬青欲哭無淚。

當然是因為欺負你好玩啊。背對著向瞬青的汪流今笑得歡快。

 

 

--

 

幹~這麼這麼甜啊 只是叫個名字就這麼閃了幹(掩面無法直視

而且這對的互動總會想讓我吐槽到底誰是攻ㄋ 阿青加油好ㄇ(拍肩

我不想打上弱攻強受的TAG阿嗚嗚嗚(事到如今這作者在說啥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