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瞬青正以背後式將一個男人壓在牆上折騰,動作勁力十足,本人看上去並無異狀,然而淡紅色的馬賽克竟從他體內源源不絕地流出,罩住了整個房間,將白色的牆變成了淡紅色的馬賽克牆。

而房內的牆則開始微微震動,像是有什麼人在牆外動手腳一樣。

「快派人去檢查牆外!」萊初連忙命令,但已經來不及了,幾秒後,淡紅馬賽克牆便整整齊齊地被天使的雷射切開,往牆內轟然倒去,而四架天使就在塵灰中闖了進來。

 

五個馬賽克人一看見天使們跑進來,嚇得趕忙在身上罩上馬賽克,以保護自己。

不過天使們也對他們毫無興趣,而是在空中自行拆解,變身為四個帶著缺口的手環,銬上向瞬青的手腳,將他強行往後拉去,讓他硬挺的分身也從男人的菊穴中啵地一聲拔了出來。

向瞬青被天使變成的手銬們拉成大字型浮在空中,他神情猙獰,腰部本能地向前挺動著,卻動彈不得。而百色就忽然出現在他面前,蹲了下來,望著他堅硬充血的性器。

「你真是會給我添麻煩啊,阿青。」

百色搖頭嘆了一口氣,伸指彈向向瞬青的分身。

分身忽然爆出一陣白光,強光使向瞬青本能地閉起眼睛,突然失去了意識,跨間的分身也軟了下來,回到了無害的垂掛狀。

手銬也自動從他四肢上拆開,讓他的身子軟軟下墜,倒在了百色的懷中。

橫抱著昏厥的向瞬青,百色冷冷看向監視器的鏡頭,揚起嘴角:

「我就知道你們不會善待他,所以我來帶走他了。」

說完,百色便帶著向瞬青一起消失了,而手銬們也重新變為天使的模樣,旋轉著槳葉悠然飛離,拋下了五個呆愣的裸男,以及隔著螢幕恨恨瞪著房間亂狀的B星人們。

 

 

緩緩睜開眼時,向瞬青還沒來得及確認自己身處何地,第一眼便看見坐在床邊的百色,驚得心臟猛然一跳。

百色朝他笑得異常柔和,下一刻,向瞬青便馬上被賞了一巴掌,熱辣辣地提醒他仍被百色操控的事實。

百色吹了吹剛才打過向瞬青的臉頰的手掌,慢悠悠道:「早就提醒過你,他們是邪惡的一方,你還硬要為了他加入,現在搞成這樣,滿意了嗎?」

向瞬青撫了撫疼痛的臉頰,坐起身來。

他的記憶只到汪流今分裂的美夢,之後一睜開眼,他就在現實中看見了百色。這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他不記得的事,現在還是先道歉,平息百色的怒氣後,再觀察情況比較明智。

「……對不起。」

百色皮笑肉不笑:「不乖的孩子就該處罰,可別以為道歉就能了事。」

看了看向瞬青因吞嚥口水而滑動的喉結,百色眼神一柔:「不過,繞了這麼大圈,你還是回到我身邊了。」

向瞬青乾笑兩聲後,忍不住探頭環視他現在所處的地方。

眼前所見是一片無機質的白色,看不清這個空間到底有多大。若不是白色的地板上映出了床及百色的倒影,根本無從分辨哪邊是地板。

向瞬青不由得又為外星科技嘖嘖稱奇。真是神奇的技術,不知道要怎麼做才能製造出這種效果?

他清了清乾渴的喉嚨,發問:「這裡就是新市政府嗎?」

 

「沒錯。」

忽然間,向瞬青聽見了熟悉的聲音,轉頭向聲音來源望去。

只見羅醫師信步走來,手上端著一個盛著水壺跟杯子的托盤。他仍穿著跟在組織時一樣的白袍,脖子上掛著聽診器。身為地球人的羅醫師,竟沒有被A星人強迫全裸,讓向瞬青感到非常意外。

而且他到底是從哪裡出現的?這地方根本看不出來哪裡有門。

「快幫他檢查。」百色從床邊站起身來,皺眉道:「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在他身體上動什麼手腳。」

羅醫師在床邊坐了下來,將水遞給向瞬青,溫和一笑:「好好。百色,你也真是關心他啊……呵呵。」

向瞬青將杯中水一飲而盡,不可思議地望著顯得頗為熟稔的兩人。在組織裡,羅醫師對萊初態度頗為恭敬,但在這裡,羅醫師跟百色感覺更像是平起平坐的同伴,讓向瞬青更是看不明這男人的底細。

 

羅醫師平舉右手,嘴邊唸出了向瞬青聽不懂的語言,一個銀色頭盔便忽然落到了他手中。他將頭盔套在了向瞬青的頭上後,羅醫師的面前便多出了一個綠色半透明面板。

這些外星科技,不管看幾遍都跟魔法一樣。

 

被戴上銀色頭盔的向瞬青看著綠色半透明面板映出了他完全沒看過的文字,而羅醫師則用手滑動著面板,專注地讀著上頭的資訊。

「這些字就是A星的文字嗎?」向瞬青好奇問道。

「是宇宙通用語。」百色挑眉答,輕蔑一笑,「上面寫了你的身體資訊,不過身為地球人的你是看不懂的,可惜啊。」

向瞬青面色一僵,覺得自己被狠狠地種族歧視了,不過他不敢惹百色,只能摸摸鼻子乖乖看著那綠色面板,等待羅醫師報告他的身體狀況。

等等,不對啊?羅醫師也是地球人,那他為什麼就看得懂宇宙通用語?難道--

「你不是地球人?」向瞬青瞪大眼睛。

「我是地球人喔。」羅醫師笑了笑,雲淡風輕地答,繼續閱讀面板上的文字。

「……。」

向瞬青微微瞇起眼,沒有再於此處糾纏,卻也沒有相信羅醫師。雖說他跟阿修是兄弟,但他們不一定是親兄弟,也不能因此下定論。

總之,羅醫師就算是地球人,也決不是普通的地球人。

 

他還想問羅醫師為何要背叛組織,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然而百色在一旁,若問了這些問題,好像他的心還留在逃組織,為了不激怒百色,他只好暫時壓下這些疑問。

其實若要從新市政府跟逃組織中間選一個的話,他還是會選逃組織,即使他被強迫去上其他男人。

因為那是汪流今在的地方。

他很擔心汪流今。他被劫走後,組織現在鐵定是一團亂,逃跑的計畫也會受到影響。

不知道在知道他被劫走後,汪流今是什麼表情?而他們之後還能再見嗎?想到這裡,向瞬青心中一沉,握緊了蓋在自己膝上的被子,胸前也隱隱作痛。

 

「大致上沒有問題。」

不久後,羅醫師向他們報告,嘴角的微笑帶著調侃:「不過對地球人來說,一滴精十滴血,而向同學的生殖器也有點破皮,需要休養一段時間比較保險。」 

羅醫師這段話提醒了他被迫射精在那五人體內的記憶,使向瞬青不由得嫌惡地擰起眉。

「真是浪費啊。」百色嘖了一聲,「要是我再晚一點去,你真的就要精盡人亡了。」

向瞬青牽強地動了動嘴角。雖然現在他擺脫了種馬的命運,卻又得重新受制於百色,情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不過既然新政府無法進入逃組織,那他又是怎麼被他們救走的?

「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向瞬青將目光投向百色。

百色勾起嘴角,開始說明起向瞬青失去意識後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