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可以看出我跟他們的主從關係都還滿高的,看來技能的發揮應該可以不用擔心。

「對了,那走石他跟你的主從關係寫什麼?」段王子問。

「親密。」

「嗯……這樣應該是我贏吧。」段王子滿意地點點頭,「畢竟我跟你認識那麼久了。」

「孽緣啊。」我哼了一聲,不置可否。

 

 

 

 

 

遊戲的三天時間很快就來到,在三天的清晨六點來臨時,剛好是我們現實時間的早上八點。

我們的等級都停留在LV14上下,這遊戲似乎過了LV10以後就會很難升級。

而在今天,我們所接的兩個劇情任務都要一起完成,這令我不禁有些緊張,開始懷疑起自己來。劇情任務不像其他任務會標示任務難度,迎接我們的是一片未知。只有我們三個,真的行得通嗎?

 

雖然我的威嚴屬性已經來到了50,但我的威懾技能的發動成功率停在40%就不動了,看來這是這個技能成功機率的上限,這讓我有些擔憂。

 

「如果你擔心的話,不如我們出村去找幫手,如何?」飛沙提議道。

「但其他人真的能信任?」段王子挑眉質疑,「而且任務的執行時期就在今天晚上,真的能及時徵得到幫手嗎?」

「關於對方能力可以問等級,沒有信任不信任的問題。而且遊戲時間跟現實時間的流逝感是相同的,十二小時內找個幫手並不難。」飛沙答道。

「好吧,」段王子聳聳肩,像是想到什麼似地開始淫笑:「那這次……我想找個女幫手來!」

 

他的企圖實在太過明顯,我同時跟飛沙白了他一眼。

我不屑地啐道:「色胚。」這傢伙荼害現實中的女性還不夠,居然還想把魔爪伸進遊戲裡。

「什麼話!」段王子誇張地大叫,「我可是為了阿秘欸!如果再有男人進來,難保你不會被掰彎……」

「幹,自己想把妹還牽拖我!」我惡狠狠瞪向姓段的,「還有,你是以為全天下的男人都是同性戀是不是?」

「阿秘,你真的很不瞭解你自己,」段王子深深嘆口氣,搭上我的肩,「雖然你沒女人緣,但你知道你已經不知不覺把一個自認直男的人給掰彎了嗎?」

「幹!真假!」我驚悚道,同時也發現了飛沙的眼睛瞬間發亮。雖然他現在是男人的外表,但骨子裡還是個腐女,居然興奮起來了,嘖。

可是這件事我卻從來沒有聽他提起過,我忍不住好奇問道:「是誰?那個人我很熟嗎?」

但段混帳卻在此時故意吊人胃口,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搖頭道:「他沒有說可以說,那我就不會說。」

「靠,那你提屁,感覺超不自在的,」我搓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不想再去思考這件事,「算了,我也不想知道,以免之後遇見那人尷尬。」

「也是啦,」段王子哈哈一笑,又嘆了一口氣:「那個喜歡上你的傢伙……還真夠可憐的。」

「好了,別再提這件事了。」我搖搖手,不想去懷疑跟我有交情的每一個男人,那感覺很差。

 

 

 

將剛才段王子令人在意的發言拋諸腦後,我們一起出了村,但望過去整片草原玩家只有兩三隻,而且看裝備等級也不高。

走過去稍微問了一下,發現他們等級最高也只到LV10,這對想找跟我們等級相當的玩家有些不夠。

其中有一個玩家向我們建議,往草原的西方一直前進會看到另一個比較繁華的,叫做草月村的村子,那裡高等級的玩家會比較多。向該玩家道謝後,我們便往那村子前進。

 

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後,我們望見了玩家所提的草月村。跟資源貧瘠的草日村不同,草月村真的相對繁華許多,街上的房子像草日村村長一樣的洋房是基本款;路也不是泥土路,而是紅灰磚交錯所鋪成的寬敞道路,可以讓兩輛馬車錯身而過;而且這裡除了村民外,可以看見幾個明顯是玩家的身影,總算能讓人意識到自己果然是在玩線上遊戲。

 

 

我們踏入這個村莊時,並沒有受到任何的阻攔。看來這不像草日村一樣,是個會拒絕旅行者的村莊,所以才會聚集如此多的玩家。

 

然而當我們走進酒吧附近時,卻看見了三兩個身穿紅色盔甲的士兵醉醺醺地走了出來,我皺起眉,當下便感到不妙。

「小心,這村莊立場偏紅。」飛紗向我小聲附耳,我臉色嚴肅地點了點頭,趕緊將懷錶收好。

既然這村莊的立場偏紅國,那也不難理解為何這裡會比草日村富庶。只要向現今較強勢的一邊倒去,日子也不會過得太辛苦。這就是他們雖身處在同一個草原,但過的生活卻迥然不同的原因吧。

 

不過身為藍之國的王子,在這個偏向紅之國的村莊尋求幫助,真的能順利徵到人嗎?

「怎麼搞的,這附近還是沒有女性玩家……」段王子碎碎念抱怨著,下一刻眼睛便突然一亮。

 

好歹在喜歡上段典立前也是個正常男人的我,本能地朝他的視線方向一看。

那是一個五官標緻立體的高挑美女,目測大概有一百七。她留著一頭勁短的紅髮,深藍色的眼睛微瞇著,慵懶地巡視著附近的店舖,只要是男性,不管是NPC還是玩家的回頭率都很高。

她身披著棕色的長版斗篷,走動間隱約能看見斗篷下的深紅色長靴,手上那根白色木杖看來等級也不低,應該不是法師就是祭司,正好是我們隊伍所缺少的職業。

 

 

姓段的自然自告奮勇上前搭訕,雖然在我看來他的笑容色瞇瞇的,但我認識他那麼久,還真的沒看過有女人能拒絕他的笑容的。喔,除了我現在旁邊這個是例外,因為他的形象已經破滅了。

 

「妳好,小姐,可以打擾妳一下嗎?」段王子擺出那副殺遍全草日村的女性NPC的招牌笑容,輕輕拍了拍對方的肩。

但對方卻扭頭給他一個兇惡的表情,剛才的美女頓時變成了不良女,著實嚇了沒被女人兇過的段王子一跳。

不過姓段的不愧是姓段的,臉皮出奇的厚,他立刻重整旗鼓,笑得更加燦爛:「對不起,小姐,我冒犯到妳了嗎?其實我和我的夥伴們只是想要……」

「你有種再說一次誰是小姐?」那意想不到的沙啞少年聲讓我們大驚失色。

 

紅髮美女,不,是長得像女人的紅髮少年嘶牙裂嘴,青筋在太陽穴處明顯地爆起,怒極反笑地向段王子步步進逼,引來周遭玩家和村民的圍觀,「奇怪,怎麼遊戲跟現實一樣,所有人眼睛都瞎了,老是把我當成女人,真讓人火大……!」

不,這張臉不管是誰都會當成女人吧?我剛才看見了男性玩家們聽見他開口的驚愕及夢碎神情。

 

「呃,小,不,先生,對不起,剛才是我認錯了,請你冷靜一點。」段王子臉上的笑仍沒有絲毫減退,但他卻開始不時偷瞄紅髮少年手上感覺極具威脅性的法杖,「請你把法杖放下,我們再來好好談談……」

「不不不,」紅髮少年笑得更開了,眼裡布滿了憤怒的血絲,「在現實裡,老子老是被誤認成女人,還被一堆變態騷擾又不能怎樣。至少在遊戲裡,我不會再放過這種混帳!」

「這誤會大了,我不是變態啊……」段王子無辜地攤攤手,如果對象是女人他肯定會全身而退,可惜對方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好吧,雖然看姓段的難得吃鱉很有趣,但如果他真的跟那個像女人的紅髮少年打起來的話,我也不能坐視不管。我掄起金杖,正準備隨時要發動威懾技能時,飛沙卻擋在我身前示意我不要輕舉妄動。

 

飛沙大步走近兩人,一本正經地說謊:「他明明就比你像個男人。」

飛沙的三言兩語總是能使段王子動怒,他忿忿地瞪大眼,豎起眉:

「睜眼說瞎話!怎麼看我都比你跟那個……唔!」我連忙上前摀住他的嘴,以免他又說出什麼無法收拾的蠢話來。

 

「喔?」紅髮少年的神色緩和了些許,沒想到隨便一句話就避免了這場無謂的戰鬥,看來對方意外的單純。

他將視線從段王子身上移至飛沙,挑起一邊眉,抬起下巴:

「跟那個白癡比起來你還算識相。你的ID?」

「飛沙走石。」省去了客套詞,飛沙簡潔的答道。

對方似乎很欣賞飛沙不廢話的態度,滿意地點了點頭:「飛沙走石,我記住了。我是淨血,叫我阿淨就好。」

飛沙頷首,表示理解:「你也叫我飛沙就好。」允許其他男人叫他跟本名同音的飛沙,看來他並不討厭淨血。

還是他其實根本把淨血當女人啊?……我想應該是後者。

「好!飛沙!」淨血豪氣地咧嘴一笑,露出了亮白的虎牙,用力拍了拍飛沙的背,舉止跟那張臉還真不搭,「我中意你!交換好友名單吧!」

 

「喂喂喂,這兩人居然擅自聊起來啦?」被忽略的段王子順手搭上我的肩,偷偷跟我抱怨,但卻不湊巧入了淨血的耳。

「幹嘛?你誰啊?男人在講話,娘砲吵屁?」淨血打了個哈欠,歪著脖子不客氣地向段王子罵道。

段王子又被輕易激怒,在現實中那裝出來的優雅氣度都不知道死去哪了:

「什麼淨什麼血的,你有膽再說一遍……」

「阿淨,他是跟我們同隊的。」此時飛沙適時地出來打圓場。

「真假?你怎麼會跟那種男女不分的白痴同隊?」淨血誇張地張大了嘴,我連忙拉住想上前揍人的段王子。明明他在現實怎麼被挑釁都是以故作大方的假笑帶過,沒想到在遊戲裡那麼不受控。

飛沙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也指了指我:「那邊那個也是,他是我們所效忠的王子。」

此時淨血似乎總算注意到我的存在,看著我,一臉奇怪地說出心裡話:「職業是王子?看起來真不像。」

我無所謂地聳聳肩,「我也這麼覺得,只不過剛好抽到了。」

「你怎麼會挑這種眼神兇惡的傢伙效忠?」淨血打量了我一會,依然嘴上不饒人,讓我開始不爽起來。

「喂,你最好講話放尊重一點!」段王子率先替我沉聲發難,拔出了腰間的劍,他的舉動讓我有些感動,果然是有十幾年交情的朋友。

淨血挑了挑眉,歪起一邊嘴角,也挑釁地舉起法杖,情勢一觸即發。

「我跟那個王子以前就認識了。」見狀,飛沙又跳出來打圓場,「他是個可以信任的人。」

聞言,我不自在地搔了搔臉。突然被當面稱讚,還真讓我不好意思。

 

「喔?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淨血撇撇嘴,又再度看向飛沙,「所以你們是都是他的旗下?是來找人一起效忠他的?」

飛沙搖搖頭,「我們是他的旗下,但我們只是來找解劇情任務的幫手,沒有一定要人效忠。你願意嗎?」

「幫你解任務當然是沒問題。」淨血說道,又傲慢地瞥了我一眼,「至於效忠……還是算了吧。」

 

……幹,這傢伙真讓人火大。

 

 

 

 

---

 

淨血出場了(灑花

修文修到後面我才被他萌到

不過他前期滿跩的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