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人都湊齊了,不過大家還是得先去轉各自的職。
飛沙再次強調,說轉職看個人造化,遇到什麼轉職NPC轉就對了,他上次就莫名其妙轉成了流氓,但也玩得很愉快。由於這遊戲能轉的職業太多了,如果執意要找到自己喜歡的職業的話會很累。
於是之後他們便各自行動,開始打聽起屬於自己職業的情報。我閒閒沒事就在大街閒晃,看看有沒有任務可解,反正他們需要我會再密語叫我。

不過大家不在,總覺得自己一個人找任務解也沒什麼意思,於是我便開始逛起了其他攤位。
我想我有點好戰,每次玩線上遊戲都是選擇近身戰鬥的職業,但這次我不小心抽到了隱藏職業王子,剛才破任務時只能在後面放輔助技能,感覺不是很痛快。
所以我還是忍不住在一家賣刀劍的地方選了一把長刀,本來想要掛在腰上乾過癮,不過沒想到這遊戲可以複數裝備武器,於是我的物理攻擊力便上升了20,看著就覺得愉快,至少我不用躲在人家背後放技能了,必要時我也能親上火線。

如果我不是王子的話,我應該會玩戰士,然後再轉個拳法家之類的職業吧。因為考大學的關係,我已經很久沒有去空手道道場練練身子了,也很久沒有去看看教練和那些學弟了。還真有些懷念啊,改天回去看看他們好了,順便買個什麼去給教練他老人家補補身子。

 

「咦?是學長嗎?」
當我正駐足在街口,觀看一個小丑雜耍表演時,忽然被一個人搭上了肩。
我轉頭一看,居然是黑桃。沒想到這麼快就遇見他了!
他在遊戲中跟現實中一模一樣,已經是高中生的他身高一百九十幾公分,不管在哪裡都很顯眼。
不過現在的他穿的不是沒扣好的襯衫,而是樣式粗獷簡單的無袖布衣,露出精壯的手臂,背上還背著一把大劍。

「嗨。」
「真的是學長!」黑桃一確定是我,立刻開心地給了我一個結實的熊抱。雖然知道這是作風洋派的他的打招呼方式,但我還是很不習慣。

「學長,」放開我後,黑桃便問:「你遊戲ID是什麼?」
「快意。你呢?」
「黑桃十七。」
「嗯,」我點頭表示理解,「你在遊戲裡就直接叫我快……」
黑桃搖搖頭,一臉認真地說:「不,我還是要你叫學長。」
「……喔,也是可以啦。」反正沒差。

「啊,還有學長,你要不要加入我們的陣營啊?」黑桃熱心地問道,「我現在是紅國大王子旗下的!」
紅國大王子?對了,淨血好像有提過,玩家的陣營不只藍國,也有立場是紅國的。

「只要加入我們,我們的成員就會幫忙你完成轉職任務喔!像我也已經從戰士轉到狂戰士了!」
原來他已經轉職啦。我羨慕地看著他背上那把氣派的大劍,揮起來應該很爽吧,啊啊,真好。
他以熱切的目光看著我,如果我是自由之身的話我想我應該會答應,可是我不是。
我嘆了一口氣。
「抱歉,我不能加入你們。」我帶有歉意地笑笑。
「為什麼?」他疑惑地睜大眼睛。
「因為我是跟你們敵對的藍國王子。」我壓低聲音,不想讓其他玩家聽見。
「咦?真的假的?」他張大嘴,反應跟姓段的很像。
「是真的,我幹嘛騙你?」
「這樣啊……」他惋惜地垂下頭,讓我聯想到了沮喪的大型犬,如果他有尾巴的話大概也會跟著垂下來吧。
但下一刻,他又如彈簧般地彈起頭來,換上了一張精神的臉:「沒關係!那我現在就去取消跟他的主從關係!然後回來效忠學長!」
我皺起眉來,「不行吧?你應該有做過那什麼效忠儀式吧?那能取消嗎?」
「就算不行也要取消!因為我比較想跟學長一起!」黑桃堅定地表示,然後又笑著用他的大手拍了拍我的頭,「不用擔心,我們先交換好友名單,等我處理好後再聯絡你。」
「好吧。」我聳聳肩,既然他都這麼說了。
於是我們交換了好友名單,黑桃笑著跟我揮手告別後,他高大的身影便快速地淹沒在人群之中。


而在黑桃走後不久,我便接到了段王子的密語。
《與旗下戰士段王子的密語開始。》
「屬下想解騎士的轉職任務,請問王子殿下可否賞臉幫忙呢?」那傢伙假正經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你在哪?」我劈頭就問,沒有多餘的廢話。
「屬下人在名叫灰色憂鬱的酒館,應該在噴水池廣場的南邊。」
「了解。」我開始朝他所說的方向跨步前進,「還有停止你那噁心巴拉的說話方式。」
「屬下只不過是想表達對王子殿下的敬愛……」
「閉嘴!」向他吼完後,我便結束了密語。要再繼續讓他那讓人起雞皮疙瘩的話在我耳邊迴盪,我可受不了。

 


段王子站在他所指定的『灰色憂鬱』酒吧前,而他的身邊站著一個身穿銀色盔甲的拿著長槍,表情嚴肅的金髮中年男子,看來就是騎士轉職任務的NPC。
我向段王子揮揮手大步走近,他則對我彎腰鞠了個躬,看來是要在那NPC前做樣子。
「這位就是你所侍奉的主人?」金髮中年男直直地看向我,我向對方點頭示意,他也向我頷首,那身被擦得發亮的盔甲讓我覺得有點刺眼。
「是的,魯諾大人。」段王子恭敬地說。
魯諾頷首,向我伸出手來:「幸會,在下魯諾。騎士公會裡負責考核新進人員的幹部。」
我連忙回握:「在下快意。是名……四處旅行的商人。」因為不知道對方的立場,我不方便報出我真正的身分,只好隨口胡謅。
魯諾聞言挑眉:「騎士居然會對商人效忠?真是稀奇。」
「快意大人品格高尚,為商才能高超出眾,總有一天定會成為舉足輕重的大人物,我認為他是名值得效忠的主人。」段王子站直了身子,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如此噁心的話他居然能信手捻來,我不禁感到佩服。
「沒錯,只要騎士認為主人高貴,那麼主人對他來說就是值得盡忠的。」魯諾肯定地點了點頭,似乎很滿意段王子的應對。
「那麼,現在就要進行騎士就職的最後一個考驗了。隨我來吧,段王子,」魯諾轉身,又回頭看了我一眼,「也請身為主人的商人先生跟我來。」


看來段王子已經解完前面的就職任務了,而所謂的要我幫忙解任務,大概是要考驗主人跟騎士之間的信賴關係之類的吧。
段王子對我用完任務分享後,我們跟著魯諾走著,隨他彎入了一條人煙罕至的小巷。
跟大街上的熱鬧景象不同,遠遠望去這條巷子裡竟沒有半個人在走動,家家戶戶門窗緊閉,唯一的聲響只有我們的腳步聲和偶爾吹過的風聲,更顯這條巷子的冷清和詭異。

魯諾在一間二層樓高的灰色房子前停下了腳步,他拿出鑰匙,推開漆成白色的木門走了進去。
「請在門外等五分鐘。」在關上門前,魯諾如此吩咐,我們點頭答應。

魯諾進屋後,段王子還是身子站得直直的,一臉正經,並沒有因為魯諾沒看見他就鬆懈下來,大概是擔心旁邊還有人在監視影響任務結果吧。
看著他這副模樣,我覺得新鮮,暫時忘了四周靜悄悄的詭異氣氛:
「喂。」
「是。」
「你為什麼想要就職騎士?因為能騎馬很帥嗎?」
「不,屬下純粹是想要保護快意大人。」他字正腔圓道。
靠,這傢伙還真愛演,好啊,我就陪他玩玩。
「保護我?為什麼?」我揚眉,順便在商人的角色上發揮:「因為商人能付你足夠的聘用金?」
他鄭重地搖搖頭:「在屬下家裡快要破產時,快意大人慷慨解囊,把自己的積蓄給了我做學費,屬下很感激,自此就決定要一輩子守護您。」他正經八百提起以前的事情,反而讓我不好意思起來了。
「……幹,這個時候突然提這個幹嘛?」我紅著臉扭過頭去。
還有,聽到一輩子守護什麼的……嘖,我居然不由自主的感到高興,雖然我知道那不過是為了任務的肉麻話。
像是還沒演夠,他又繼續認真地說:「屬下所言句句屬實,若有半點謊言,必遭天打雷……」
「好了!夠了!閉嘴。」我受不了地制止了他,面上已是一片火燙。
「是,屬下閉嘴。」他依言閉上嘴,嘴唇抿得死緊,讓我看得好氣又好笑。

 


「喂,那邊那兩個,識相的話就快把錢交出來!」
忽然聽聞一聲恐嚇的大喝,我和段王子連忙轉身一看。
大約八九個頭上纏著深藍色頭巾,上身赤裸的男人,扛著或刀或斧,眼神兇惡地瞪著我們。
我皺起眉。
不會吧,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打劫?不對……
我看向依然緊閉著的屋門,魯諾還是沒有要出來的跡象,心下便大概有了個底。這大概就是騎士的轉職考驗。
對方應該不是真的盜賊,而是試驗的幫手。
段王子必須發揮騎士精神,保護身為主人的我……應該就是這麼一回事了。

「我們沒有錢。若要錢的話,請各位自己去找份正經的工作,老老實實地領薪水過活吧。」段王子還算有禮貌地說。
「我呸!」像是首領的盜賊朝地上吐了一口痰,惡笑道:「我就是要打劫你們,怎樣?」

 


「那我也只好與各位一戰了,因為你們冒犯了我的主人。」他一臉平靜地舉起劍準備應戰,大概也跟我一樣猜到是轉職考驗。
看他要戰鬥,我也以權杖在地上用力一敲大喊道:「你們的王與你們同在!」

聽見我的話語,他的身上馬上被一層強烈的藍光壟罩。他以力量豐沛的手地甩了甩劍,劍也像是在回應他一般發出了好聽的清鳴。
盜賊見狀大驚,面面相覷:「是皇家的人?而且看這光……難道是藍國的?」
看見盜賊們的反應,我心下頓感不妙。糟糕,我忘記我是亡國王子,不能隨便在其他人面前表明自己的立場。
「亡國的王族有什麼好怕的!」盜賊首領大聲向手下們斥道:「我們有那麼多人,還怕兩個人不成?就算是紅國國王來,我也照殺不誤!」
聽他這樣說,我反倒放下了心來。畢竟這裡是中立都市,不靠向任何一方。
首領的話讓他們氣勢大增,紛紛高聲應和,接著便一股作氣向我們衝過來。我們趕忙靠向屋牆,段王子舉起劍放了防禦攻擊力上升的技能,頓時身上藍白金三色光芒互相閃爍。
我也從腰間抽出了剛才買的長刀,擋下了砍過來的斧頭。

雖然我們都有武術底子,而盜賊們只不過是人多勢眾,掄起武器要胡亂向我們砍來,但人多還是很棘手。
而且不管知不知道對方是不是轉職測驗所謂的『考官』,我還是不想殺人。所以我僅僅是在砍傷他們後,再以刀背朝他們後頸打去,讓他們暈過去而已。
可是段王子就不同了,跟平常嘻皮笑臉的他不一樣,他神情冰冷地揮劍,劍尖全都無情地直取對方要害,劃開喉嚨,刺進心窩,在他快而狠的劍下毫無情面可言。
僅存的盜賊見他如此殘忍,全都望而生畏,吞了吞口水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我皺起眉來,聽著耳邊傳來殘暴值提升的系統提示,再看著眼前的血腥畫面,覺得有些不舒服,對方又不是真的盜賊,有必要做到這樣嗎?
可是接下來所發生的,卻證明了事情似乎並不如我所想的那樣。


---

求求求求求求留言(跳針個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