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馬車前駛,路上的景色也隨之變化,回過神來,身旁掠過的風景已經從草原變成了山坡上的樹林,可以聽得見鳥鳴,而我們便在土石路上繼續前進。

「對了,淨血跟你的主從關係是什麼?」坐在我旁邊的段王子偷偷向我問道。

聞言,我打開旗下名單看了看:

玩家 淨血/職業 祭司/等級 16/主從關係 剛剛萌芽

「剛剛萌芽。」聽起來滿正常的。
「嗯,還可以接受啦。」段王子點了點頭,我還沒來得及問他是怎樣時,他便忽然向前方的兩人提高聲音:
「我覺得我們隊伍還缺少一個職業。」
「缺什麼?」我問。
「當然是祭司啊!祭司!我們四大職業裡只缺這個了!」段王子握拳激動地說:「而且要是美艷的祭司大姊!當然可愛型的我也不討厭啦……」
靠,這傢伙又來了。

淨血露骨地皺起眉來:「女人?不要,女人超麻煩的,又吵。」
我有一半同意淨血所說的話,另一半不同意是因為我也認識不吵又不麻煩的女人,姚飛紗就是。不過她只要一提到她的最愛──BL,也會變得很吵就是了。
「小鬼,你不覺得我們這個隊伍陽剛味太重讓人喘不過氣來嗎?一個成功的冒險故事裡,必然都會有一個嬌滴滴的女主角,全都是男人誰要看啊!」
「我會看。」飛沙發自內心地平靜表示,當然啦,他最愛BL了。但段王子不鳥他,硬要說下去,力求讓淨血開竅:
「拜託,女孩子多好啊!看著賞心悅目,而且抱起來又香又軟的!」
「既然你那麼喜歡女人,那幹嘛不去變性啊?」淨血翻了翻白眼,然後用拇指比了比坐在他後方的我:「這樣你成功追到阿意的機率也會上升啦。」
躺著也中槍的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靠,幹嘛扯到我!」
「冒牌王子不是單戀你?」淨血語不驚人死不休,「只是你覺得他很煩,不是嗎?」
「他很煩沒錯!可是他沒有單戀我啦!」我抓狂大叫道,這傢伙對我們的誤會到底有多深?
「可是他給我的感覺就是他喜歡你,然後你不想鳥他。」淨血說。
「正解。」飛沙火上加油地拍起手來。幹,他一定在心裡偷笑!
「看!連飛沙都這樣說了!」淨血單純地指著飛沙叫道,殊不知他只是覺得有趣才附和。
「好吧,既然被發現就沒辦法了,其實我真的單戀阿秘很久了,只是他一直不肯接受我……」段王子擺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看著我,讓情況變得更複雜了。

「幹!姓段的你夠了!」我吼道,不客氣地用力一掌巴開他的頭,不去理會逕自失速的心跳。
最近這傢伙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種玩笑開得越來越多……卻不知道這只是讓我更難過而已。

一路上吵吵鬧鬧的,不知不覺格雷已經近在眼前。
格雷是個臨海的城市,如他的名字gray,從山上遠遠望去是一片灰,進出港口的帆船絡繹不絕,是個熱鬧的地方。
幾個騎馬的玩家看見了格雷,立刻興奮起來,加快速度超越我們絕塵而去,看來是急著去轉職。

我們在城牆附近付錢下了馬車,站在地面上近看這座城市時,才發覺了城牆的高大。
由於進出城門的人沒有停過,所以城門索性就不關了,兩旁身穿盔甲的守衛悠哉地靠著城牆,完全懶得去檢查進出的人們。
看來是沒有必要知會守衛,於是我們自己走進了城。

走進這座城市就好像走入黑白電影裡,街上的建築都是或深或淺的灰色斜歪建築,活像小孩子不規則疊上的積木,看起來好像隨時會倒塌。
而在這些感覺很危險的房子下面,有許多攤販席地而坐,叫賣著食物或飾品等等的貨物,其中也不乏乞丐和街頭藝人,在中午的艷陽高照下討生活。
跟混有NPC和玩家的人們走在深灰色的路上,可以感受到屬於這個城市獨特的活力以及自由的空氣。


我們有趣地看著四周,不一會便走到了有噴水池的廣場。這裡的玩家比率顯然高出很多,看來是個交換情報的好地方。

飛沙被淨血拉去逛食物攤位了,只剩我被段王子硬拉下來物色他的美女祭司,
我只好無奈地隨便看看,而一位美艷的女子也正巧入了我的眼簾。
她留著一頭白色大波浪長捲髮,坐在噴水池旁邊,這次我絕對不會認錯性別,因為她被緊身深藍法袍包覆著的身材凹凸有致,很明顯的就是姓段的菜,他的歷屆女友大部分都是這類型的。
女子時而眨眨那雙烏黑的大眼睛抬頭看看,時而低頭用筆記本記著什麼,而她身邊則擺放著一根細長的金屬法杖。難道她都不擔心法杖會被偷走嗎?
在她豐滿的胸前垂掛著一條銀色十字架項鍊,讓人直覺地聯想到神職人員。她或許就是我們想要尋找的祭司說不定。
「喂,」我用手肘撞了撞正在東看西看的段王子,示意他往我的方向看過去:「那邊那個白捲髮的大姊,既是你的菜又有可能是祭司,要去邀她加入嗎?」
當然我是很不願意看段王子跟其他女人卿卿我我的,可是我們的隊伍確實需要一個祭司來補血。而且如果不是他滿意的那型他一定會一直在那邊念,會很吵。
「哪裡哪裡?」聞言,段王子趕忙亢奮地往我所指的方向看過去,但他卻意外地臉色大變,整個臉色刷白,一看就知道有問題。我猜大概是分手時鬧得不愉快的前女友之一?
「喔,那個不行啦,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吧!」說完,他便快速轉過身拉著我的手要開溜,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咦?哎呀,這不是小立嗎?」

一個柔和的女聲在我背後響起,我回頭一看,剛才提到的白髮女子就站在我背後,一臉高興地看著段王子。感覺不太像是分手時鬧得不愉快啊?那為何段王子臉色那麼難看?

「嗨,表姊……」段王子堆起笑,向白髮女子點了點頭。但他的笑容顯然不如平常自然又無懈可擊。
原來是表姊啊,不過怎麼感覺姓段的很怕她?人家看起來明明就溫柔又漂亮。
「真巧,小立也玩這遊戲啊?」白髮女子微笑著。
「是啊,哈哈……」段王子繼續他的假笑。

「你是小立的朋友嗎?」白髮女子含笑轉向我,身為正常的男性,被美女看果然還是會有些緊張,跟心裡喜歡誰無關。
「嗯,表姊妳好……」我笨拙地點了點頭。
「你好。你叫什麼名字呢?」表姊也向我優雅地點點頭,依然有氣質的微笑。
「我是李邦意,ID是快意……啊。」幹,一不小心就把我的真名也報出去了,超蠢。
「哎呀,你就是小立以前常跟我提起的那位啊!」表姊眼睛一亮,這種眼睛的亮法感覺跟姚飛紗看到BL時很像。
原來他有跟他表姊提過我啊,反正這傢伙狗嘴吐不出象牙,我也不期待他會出講什麼好話來。
「呃,表姊……」姓段的似乎想要阻止他表姊繼續說下去,拚命向她使眼色,看起來活像眼睛抽筋。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說我的?
「呵呵,好吧,我知道了,不能說。」他表姊掩嘴一笑,姓段的才鬆了一口氣。
搞屁啊,神秘兮兮的。算了,如果不能講我也不屑聽啦,八成聽了也只是讓我火氣更大而已。


「唷!你們在幹嘛!」左手拿串燒右手拿烤魚的淨血跟飛沙一起向我們走來,看見了我們在跟段王子的表姊談話,愣了一愣,耳根發紅,居然講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呃……啊……呃……」
原來這傢伙說女人麻煩是因為他不擅長跟女人對話啊,跟我一樣,不過他的情況比我更嚴重,他根本沒辦法說任何話。
「請問妳是?」本來就是女人的飛沙對表姊自然沒什麼感覺,只是禮貌性地問了問。
「哎呀,真是失禮了,請讓我自我介紹。」表姊輕輕笑了笑,向剛來的兩人微微頷首,指了指段王子,「我的ID是日琳子,是他的表姊。」
「日琳子?」飛沙的眼中登時光芒四射:「那位本子一出就馬上被搶光的大手?」
原來日琳子不只跟姚飛紗一樣是腐女,還是更高段的同人女。跟姚飛紗熟後,我就常常被她灌輸這種奇妙的知識。

「沒想到你居然聽過我的名字。」日琳子意外地眨眨眼。
「當然,因為我可是日琳子老師的大粉絲!」飛沙激動地說,但一察覺到段王子怪異的眼神後(淨血還在恍神結巴,沒注意到飛沙的異常),和自己現在的外表後,便清清喉嚨改口:「我是說……我妹妹是日琳子老師的大粉絲。」
已經來不及了,鬼才相信,飛沙自己應該也知道。
「我就說那傢伙一定有問題吧。」段王子神經兮兮地向我附耳道,我翻著白眼不耐地聽著,「那傢伙一定是彎的,你要小心啊!」

「呵呵,沒關係的,我也認識幾個喜歡BL的腐男啊,」日琳子笑道,「那我又該如何稱呼你們呢?」
因為意外地見到偶像,飛沙慎重地開始自我介紹:「我是飛沙走石,請叫我飛沙就好了,日琳子老師。」
他瞟了一眼淨血,由於他還在神遊冒煙狀態,於是他便一併替他介紹:「他是淨血。」
「別叫我日琳子老師啦,」日琳子呵呵一笑,「你們都跟小立同年嗎?剛要升大學?」
「是的,但淨血小我們一歲。」飛沙恭敬地說。
「我大你們也沒幾歲,不用叫我老師……你們就叫我日琳姊,好嗎?」
「好的。」飛沙淺綠色的眼中浮上了笑意,看來他很高興。

「喂,你還要恍神到何時啊?」我忍不住敲了一下淨血的額頭,被我這一敲,淨血才抖了抖頭,恢復了神智。
「啊……啊。」
「你還好嗎?淨血?」日琳姊關心地看著淨血,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他的額頭,「是不是發燒了?臉好燙。」
日琳姊這樣一摸,淨血又再度進入了恍神狀態。

「根本沒完沒了嘛,」段王子搖了搖頭,偷偷對我說:「看到女人就這樣,這傢伙一定是個處男。」

「請問日琳姊的職業是什麼呢?」飛沙這一問,段王子的臉色又迅速刷白。
「祭司。怎麼了嗎?」日琳姊移開了放在淨血頭上的手,偏了偏頭。段王子的臉色變得更白了。
「那太好了,我們隊伍正好缺一個祭司!日琳姊願意加入我們嗎?」
面對飛沙的盛情邀約,日琳姊微笑點頭答應:
「當然可以啊。」
「等等!不行啊!」段王子終於受不了地跳出來阻止,臉上清楚地寫著恐慌。
「為什麼不行?」飛沙瞪著他,臉上清楚地寫著他想跟她盡情暢談BL。
「因為……你們看看淨血!」段王子眼珠轉了轉,一把抓來還在恍神的淨血,像是把他當擋箭牌一樣地擋在他前面:「這傢伙根本沒辦法跟女人同隊啦!光看到我表姊就變這樣!」
「原來這孩子會怕女孩子?」日琳姊訝異地掩住嘴,但隨即笑了笑:
「這孩子真可愛。是受吧。」
「絕對是受。」飛沙附和地點頭。他又忘記他現在不是女人了,腐模式完全開啟。
「既然會怕女孩子的話,那就只有BL這條路可走了呢……」日琳姊擅自決定了淨血未來的路,我和段王子向淨血投以同情的眼光,而當事人依然在恍神。
「可惜我們隊上沒有理想的攻。」飛沙看了看我跟段王子,搖了搖頭。我覺得作為男性的自尊被否定了,感覺非常不爽。
「不會啊,我覺得飛沙很不錯。」日琳姊開始打量飛沙,然後眼睛停留在他的腰上,滿意地點了點頭:「真是好腰。」
得意飛上了飛沙的眉梢:「謝謝,我創角時調了很久……」

「絕對是彎的啊這傢伙!絕對是!我絕對不會讓他再靠近你!」段王子驚恐地怪叫,放開擋箭牌淨血,反而把我護在他身後。
我無言地舉起腳來踹向他的屁股。

「阿秘,能跟我表姊聊那個聊得那麼愉快的傢伙,絕對不是什麼正常人啦!」段王子依然固執地大叫,飛沙則一副懶得跟他計較的樣子。
「呵呵,小立,你知道這世界上也有一種叫腐男的生物嗎?就像女孩子喜歡百合也不一定會去喜歡女生一樣,是同樣的道理喔。」日琳姊笑吟吟,「看來有空我得去你家好好的教教你,對了,我們也好久沒有切磋武藝了呢……」
跟姓段的切磋武藝?聞言我不禁大驚失色,眼前這位弱質纖纖的美女居然有學武術?
「不不不!真的不用了!」看姓段的如此吃鱉又驚恐,不難想像日琳姊有多強了。能讓每次都把我打趴的人那麼害怕,看來日琳姊一定是怪物等級的,一山還有一山高啊。

 

總之雖然姓段的百般不願,但日琳姊還是加入了我們,也舉行了效忠儀式。這下四大職業都如姓段的所願湊齊了,可是他顯然高興不起來。
至於淨血被日琳姊搭話就會被石化這點……相信時間久了遲早會治好吧,我不負責任地這樣想。

 

---

日琳姐出場了~
姓段的還是吃屎好了(把姓段的踹向糞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