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放棄還太早!火元素!」此時淨血突然大聲喊道,一串火焰由他的法杖頂端竄出,越過石柱的縫隙燒到了胖子士兵的衣服,頓時引來他哇哇大叫,開始胡亂地拍著身上的火焰,身影停止了淡出。
「士兵大人,您別光顧自己一個人逃,也帶我一起逃啊!」村長害怕地看著淨血,拉著士兵的衣服。
「少囉嗦!就算在這個魔力較盛的井下,我自己要帶這些女人逃走就很難了!閃邊去!你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胖子士兵焦躁又不耐地想將他推開,嘴裡則不停地罵罵咧咧:「都怪你居然讓他們發現了這個地點!沒用的東西!」
看清了對方的真面目,村長的眼神登時由驚恐轉為憤恨,卻還是因為恐懼我們而對他死纏不放,兩人開始拉扯起來。

「快意,幫我們放力量加冕。」趁亂,飛沙拍住我的肩,替我打了一劑定心針:「對方雖然會用魔法,但他要用小書,不是真的魔法師,我們還是有機會。」

我看著飛沙,理解地點點頭,接著將權杖往地上用力一刺,使勁揚聲高喊:「你們的王與你們同在!」

剎時,段王子和飛沙身上忽然罩起了一層強烈的藍光,而姓段的又比飛沙還要強一些。
趁胖子士兵還在跟村長爭論不休時,淨血火速地將其中一根石柱施以火烤,又用水元素集中攻擊那根石柱,讓石柱的構成變得脆弱。
緊接著段王子再揮劍補上幾擊,石柱頓時碎裂,總算變得可以通過一個人!
而當對方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飛沙已經由剛才破壞出來的空隙之中,迅速欺上前去斬斷綁住她們的麻繩。
「淬毒。」飛沙沉聲念道,但胖子士兵不愧等級較高,在匕首泛起綠光之前就一腳踹開村長,執起刀向飛沙劈去!
飛沙側身驚險閃過,胖子士兵還想再追擊,但石柱的阻礙已經失效,段王子也奔來揮劍加入戰局。
幾分鐘後,究竟寡不敵眾,胖子士兵很快地便滿頭大汗,焦頭爛額,在一次閃神之際,飛沙淬毒的匕首終於劃到了他的脖子。
「可惡!」胖子士兵臉色大變,伸手摀住自己的脖子,踉蹌退後幾步,跌坐在地板上,由他摀住的脖子皮膚邊緣已看得出開始泛青,看來毒素已經生效了。
「再不快點去找解藥的話,你的傷口會潰爛喔。」段王子笑瞇瞇地看著臉痛苦扭曲的胖子士兵。
胖子士兵咬牙切齒地瞪著我們,就像一隻負傷的野豬般地嚎叫:「殺了我吧!輸給了藍之國的走狗,我也沒有必要再苟且偷生,有辱偉大的紅之國之名!」
淨血嗤笑:「我們什麼都不用做,飛沙匕首上的毒就能讓你慢慢等死了。」
「這毒應該不致死,畢竟是進遊戲就附贈的技能。」飛沙說,回頭詢問我的意見:「所以要殺了他嗎?王子殿下?」
「啊……喔。」
被突然叫到讓我愣了愣,「呃……等等,讓我想想。」
通常在這時候,身為正義的一方是會放走敵人的,然後往後再跟敵人遇到,敵人就會幫忙自己,還會很不坦率地說:我只不過是還你那時候的人情而已。
要不然就是放過敵人,對方會對自己感激涕零,之後發誓對自己效忠,這樣手下又多了一個人可以用。
但很顯然的,眼前的胖子士兵絕對不是那種角色,效忠紅之國的理念已經在他腦內根深蒂固,如果此刻放走他,他以後回來一定會報復。
所以最正確的決定是要……

「……殺了他。」但在下達指令時,我還是感到有些艱難。畢竟飛沙說過,這遊戲裡的每一個NPC都有自己的AI,所以他也有感情,算起來他也是個人類。
如果他出生的世界是在我們所處的現實當中,那他的命運又會怎麼樣呢?

「阿秘,別想了。」察覺到我的神情不對勁,段王子用力拍了拍我的肩,「你如果現在不殺了他,之後還是會有更多藍之國的人民被危害啊。」
「嗯,我知道。」雖然知道,但還是會難過,感覺有些呼吸不過來,眼前的胖子士兵痛苦的表情是那麼寫實。這遊戲,做得太過真實,讓人喘不過氣。

「……那我下手了。」飛沙面無表情地說,但可以看得出他握著匕首的手正微微顫抖著。自己跟我們說別對NPC投入太多感情的就是他,但他自己顯然也做不太到。
胖子士兵閉上了眼,一副從容就義的模樣。
飛沙也舉起了匕首。


一聲刀刃穿過肉體讓人不適的濕黏悶響,隨之而來的是一聲短促的慘叫,血腥味在緊張的空氣中瀰漫。
但刺入他心窩的卻不是飛沙的匕首,而是一把隨身短刀。
胖子士兵瞪大兩眼,雙腳一蹬,頭斜歪一邊,一命嗚呼。
所有人都愣住了。

「不需要髒了各位大人的手……」剛才被胖子士兵踹倒在一旁的村長慘笑著,用力拔出了插在胖子士兵心口上的短刀,「就由這個十惡不赦的罪人,班迪來……」

話還沒說完,村長便將短刀用力插入自己的腹部,濃密鬍鬚下的嘴裡噴出了鮮血,紅色在刀刃陷入的地方於衣服上慢慢渲染開來。見狀,後頭的三名女性都掩面驚叫起來,而我們則是深深倒抽了一口氣。
「班迪死不足惜……」班迪虛弱地揚起嘴角,做著臨死前的懺悔:「為了升上一等國民……為了得到能探聽女兒下落的力量……我居然犧牲了好幾個村民……居然到最後……才知道對方根本就沒打算……要幫我……罪該萬死……」


我聽見了後頭傳來了女性的哭泣聲,一旁的凱也眼眶泛紅,頓時心情複雜。雖然她們知道了村長做的事情,但在一個村裡生活了那麼久,何況村人們又那麼尊敬村長,所以還是會有感情的吧。


村長說的沒有錯,就算是為了他女兒,就算再怎麼情有可原,但他所做的事情還是無法原諒的,這點不容置疑。
可是,當初我們向他觸發的那個劇情任務《千里尋女》,並沒有因為起始NPC的即將死亡而取消。
……既然都讓我們觸發任務了,為什麼不多等一下呢?


「村長,」我在他的面前跪蹲而下,「你還記得,你有向我們委託尋找你女兒嗎?」
「……是有這麼一回事。」村長氣如游絲地說。
「那你為何還要背叛村莊呢?是因為不信任我們的能力嗎?」
「…………對不起。」村長虛弱地道了歉,然後做出了一個像是苦笑一般的表情。
我嘆了口氣:「這也沒辦法,畢竟我手下還沒有多少人,根本不成氣候。」
「但我發誓──等我能力壯大後,一定會得到你女兒的消息,然後,我會親自到你墳上告知。」
我堅定地向他起誓,垂下眼,望向眼神逐漸失焦的村長。
「所以,你就放心吧。」

他的眼裡泛起了感激的淚水,沿著他眼角旁的魚尾紋滑下:
「謝……謝你……三……王……子殿下……」
村長用盡全力說完了這段話後,便安心地笑著離開了人世。

 

 


草日村的事件總算告了一段落。
被我們救出的那三名女性,最後還是決定要如實把一切全都告知村民。
一開始得知時,他們幾乎都不敢置信,但最後還是帶著沉重的表情接受了。
畢竟,事實是這樣血淋淋地擺在眼前,不由得他們去拒絕接受。
「其實在戰後,我們有很多人差點因為繳不出稅金而變成奴隸。是村長,他一個人幫繳不出錢的人繳稅,要不然這個村子早就不在了吧。」一個女村民眼眶泛紅地感嘆。得知了還有這段故事,我們也只能難過地沉默。
村長畢竟還是對很多人有恩,雖然無法厚葬,但他們還是願意為村長造一個墓,就建在村子附近的一棵樹下。


對於我們,村民們充滿了感激,解完井之謎和兩個劇情任務宣布完成時,我的聲望一下提高了一百五十點,大家的也都一起升上了LV16,但我卻沒有任何高興的感覺。

村民們說,不管紅國指派的新村長是誰,草日村的村民們都已經已經決定要支持我,以後需要任何資源隨時歡迎我回去找他們。
也有不少男丁說要真正效忠於我,要與我同行一路上保護我,但我回絕了,因為他們家中還有妻女要照顧,如果他們戰死了,可不像玩家會復活,到時候擔心他們的人會難過的。

同樣凱也說要跟隨我們,他說他已經沒有家累,整條性命都能交在我們手上,可是我們還是拒絕了。
因為NPC的時間跟我們是不同的,其實他們的壽命,換成現實時間來看的話只有我們的八分之一,雖然他們感覺不到。
他會變老,但遊戲的我們不會。總有一天,我們會必須要眼睜睜看著他老死,這樣太難過了。

總之,他們有這個心意我就很高興了。

雖然沒有正式收編成為我的勢力,但我確實已經得到了整個村的信任。段王子說我太天真,不過淨血卻說這樣也不壞,而飛沙則是贊同我的決定。

 

「阿意。」

在遊戲的清晨八點,於離開村莊門口之前,淨血突然叫住我,令我有些意外。
「你是在叫我?」我停住腳步,比了比自己。
「不是叫你難道是在叫那個冒牌白癡王子?」淨血挑了挑眉,別過頭哼了一聲,「還是也要我稱你一聲三王子殿下?」
「小鬼,你叫誰冒牌白癡王子?」段王子的額上冒起了青筋,「還有你怎麼突然跟阿秘裝起熟來了!臭小鬼!」
「針對有人拿王子來取ID這點我就不吐槽了,」淨血冷笑一聲,跟飛沙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然後要怎麼叫他是我的事,反正你們又不是情侶,沒資格管。」
「你……!」在牙尖嘴利的小鬼面前,段王子居然被堵得啞口無言。

「喂,我這樣叫你應該OK吧?」淨血意思意思地徵詢了一下我的意見。
「喔,是沒差啦。」我也有一些現實的朋友會這樣叫我,倒是無所謂。
「那我以後就這樣叫你囉。」淨血搔了搔臉,又別過眼神:「其實我只是想說……你跟臨死前的村長所說的話……還滿帥的。」
「啊……是喔,還好啦,嗯。」想起當時我所說的話,我莫名地害臊了起來。


「這感覺很難插入的氣氛是怎樣?」段王子滿臉不爽地看著我們。
飛沙則開始沉吟:「或許這配對也不錯?可是同一個故事需要兩個傲嬌角色嗎?角色重疊了啊……」
「走石,你是在碎碎念什麼?」
「沒。」

 

「啊,對了,還有那個什麼的……」淨血突然提起這個話題,扭過頭去。
「嗯?怎麼了?」我疑惑道。
「就是那個……我是想說啦……我應該可以……」淨血扭扭捏捏,我實在不懂他想要表達什麼。
「你可以怎樣?」
「就是……我……」


「他想效忠你。」飛沙這一說,我才恍然大悟。淨血的臉頓時變得跟他頭髮一樣紅,看起來就像個嬌羞的可愛少女,嗯,如果讓他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他一定會把我大卸八塊。
「他想跟在你屁股後面啦。」段王子補了很沒品的一槍。

「誰、誰想跟在他屁股後面!火元素!」淨血惱羞成怒地朝段王子射出一串火焰。
「哇喔!臭小鬼!居然敢謀害共事的前輩!」段王子毫無形象地抱著屁股大呼。
「誰是你的後輩!」
「你要成為阿秘旗下的人不就是我的後輩了?」
「囉嗦啦!」

 

 

等那兩人終於鬧完後,便開始舉行了淨血對我的效忠儀式。
淨血難為情地匆匆瞥了我一眼,便有些僵硬地執起了我的手,小聲而生硬地唸著說明手冊上的誓詞:
「我,淨血……將於此地起誓。對於吾主──藍之國的快意三王子,誓言永遠的忠誠。」

我將懷錶上的藍寶石貼在他額頭上,然後他快速地在我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法師淨血已加入王子快意旗下。》

「好了,成功了。」
「呼,」淨血如釋重負地放開我的手,「那就好,這個效忠儀式讓人超不自在的。」
「是啊。」我同意地笑笑,「總之,歡迎你加入我們啦!」
「……謝啦!」淨血笑得很燦爛,白色的虎牙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淨血加入我們後,由於大家都已經到了可以轉職的等級,我們便決定搭乘草月村的馬車前往較大的城市。
其實租馬比較便宜,不過坐馬車的話車伕會直接帶我們到目的地去,比較方便。
我們四人上了有遮蓬的黑色馬車,便浩浩蕩蕩地前往飛沙所說的中立自由都市──格雷。

聽飛沙說,除了少部分隱藏職業,大部分的職業都能在格雷轉職,而四大職業的分支有很多種,連他在封測時也無法全盤得知。反正這遊戲並沒有配點的問題,所以到時候遇到什麼職業的轉職NPC轉就對了,不用想太多。

其他兩人聽得津津有味的,而我則是心癢也沒辦法。轉職這件事跟王子實在無關,但如果他們需要我幫忙的話,我當然還是會幫忙他們解轉職任務就是了。


--

是說
現在冒天的點擊率排行榜明顯有很大的問題
點擊率排行是個很好的曝光機會
如果網管沒有要處理的意思的話 我個人深表遺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