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好嗎?」

「哎呀,你們有受傷嗎?需要治療嗎?」

 

飛沙和日琳姊向我們跑來,淨血跟黑桃則跟在後面。

 

「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在這?」我驚訝地問。

「系統提示。」飛沙說。

「系統提示說你們受到攻擊,我在解要跑腿的轉職任務,剛好看見了你們,就用軍團頻叫大家過來。」日琳姊說。

「然後沒想到攻擊你的就是那個把我誤認成女人的混帳,」淨血瞪向那個還在跟他旗下的人吵架的魏大少,大大揚起了嘴角:「看來又有更足夠的理由找他算帳了。」

 

 

「學長,謝謝你!」黑桃感激地向我道謝。

「沒什麼,倒是你還好……喂!」他突然用力地抱住我,讓我嚇了一跳。

「真的謝謝你!學長。」

「……就說沒什麼啦。」洋派的道謝方法還真是讓人難以適應。

 

「哎呀,這難道是……」日琳姊呵呵笑了起來。

「新配對。攻的屬性要再觀察。」飛沙點了點頭。真受不了他。

「什麼新配對?什麼攻的屬性?」淨血一臉疑惑。

「你長大後就會知道囉,淨血。」日琳姊笑著摸摸他的頭,淨血又再度臉紅石化。

 

「好了,」忽然伸出兩隻手強行把我們分開,從敵方重新回到這裡的段王子看起來不是很高興︰「我們還在戰場上喔。」

說完後,他就擋在我跟黑桃中間,還面色不善地瞪了一眼黑桃,黑桃疑惑地眨眨眼,似乎不知道姓段的為何要不爽。

我也不知道他有什麼好不爽的,明明他也認識黑桃。就算他不喜歡他也沒有必要表現得這麼明顯吧?

 

「他們看起來好像吵得很兇。」日琳姊看著敵方的人們,偏著頭,「感覺要起內鬨了呢。」

 

如日琳姊所言,他們感覺真的快要打起來。

 

 

「告訴你!我早就不爽你很久了!要不是大家一起做任務方便,還有王族旗下成員能行使的權利,誰要跟隨你啊!」剛才首先對人渣男發出不滿的男祭司嗆道。

「就是說啊!一樣是王子,怎麼差那麼多!就算不能到臨風起行的旗下,到對面那位的旗下也不錯。雖然王子本人感覺兇兇的,不過剛才的騎士跟後來的刺客都好帥喔。」

到後來根本完全離題的女祭司以愛慕的眼神望向段王子跟飛沙。段王子回以微笑,而飛沙則是無動於衷。

「呀!騎士對我笑了!刺客雖然不理我但是好酷喔!」

 

 

一個戰士無奈地瞄了一眼花痴的女祭司,跳出來勸架:「不要吵架啦,有話好好說啊。」

「跟這兩個智障沒什麼好說的了!」魏大少瞇起金色的鳳眼,怒氣勃發地用權杖敲向地板低吼:「跪下!」

 

雖然他們的主從關係應該已經變很弱,不過這次的威懾技能還是成功發動了。男祭司和女祭司都身不由己地跪了下來,心有不甘地瞪著魏大少。

 

「想要脫離是不是?」魏大少冷然望著跪地的兩人,陰毒地勾起了嘴角:「我偏不讓你們脫離!」

「比照剛才對黑桃,把他們架起來!這次大家都可以打!打得讓我爽之後有賞!」

對於魏大少的命令,十幾個人你看我我看你,竟沒有半個人行動。

 

 

「我怎麼可能去打我的好姐妹!」一會後,一名女弓箭手鼓起勇氣跳出來反駁,似乎跟女祭司頗有交情,「而且如果有其他男人要打她的話,男人打女人又算什麼!」

「是啊!圍觀的人那麼多,被傳到論壇去會被笑死!」其中一名男戰士附和。

「還是算了吧,他們要走就讓他們走啊……」

 

「這群智障!一個一個都不聽我命令了是不是!」魏大少暴跳如雷,氣得七竅生煙,「算了!沒人要打我自己來!」

 

「誰會乖乖讓你打啊。」威懾技能已經失效,男祭司和女祭司都站了起來,一臉不爽,對魏大少的不滿已經破表,「不放人的話,大不了直接PK你!這樣主從關係就會自動解除了!反正要扣聲望就給他扣!」

 

「來啊!」衝動有餘智力不足的魏大少只是怒吼,完全沒想到寡不敵眾這個問題,「想要脫離我旗下的人就來PK我啊!」

 

那十幾個人當中,有不少人都互相使了一下眼色,然後拿起自己的武器站了出來。他們身上力量加冕的紅光尚未完全褪去,此時看來格外諷刺。

「好啊!好啊!」魏大少不停地點著頭,怒極反笑:「到頭來還是只有澈能信任!都要背叛我是不是!很好!你們這群智障,以為你們身上的裝備都是誰給的!」

 

聽見了這句話,所有想要背叛的人都遲疑了一下,似乎正在衡量利益得失。

 

 

 

 

此時,黑桃忽然向前急奔而去。

 

「魏大少!」在離魏大少差不多十來步的距離止住腳步,黑桃揚聲叫道,魏大少聞聲猛然回頭,紫色的高馬尾在空中畫出了一個弧。

「來PK吧。」

黑桃的語氣就像是在對朋友做出:『去看電影吧。』之類的邀約,然而這反而讓魏大少更加憤怒。PK所效忠的皇族,跟皇族自己解除主從關係不同,等同於直接宣言要背叛。

「風劍!」魏大少大吼,手上的武器從鞭子換成了一把長劍,長劍上的刀刃還纏了一絲絲綠色的風。魏大少威脅性十足地揮動長劍,除了劍鳴以外還可以聽得見陣陣呼嘯的風聲。

看來就跟他的ID一樣,他是個大少爺,而且是個有門路的大少爺。

要不然明明遊戲沒開放多久,而且商城也還沒開放,為何他和他手下的林澈就有感覺很不錯的屬性武器?

 

「嗚喔喔喔喔喔!」提振氣勢一般地大叫,魏大少提劍向黑桃衝來,但黑桃也在此時發動了技能。

一陣旋風從他的腳下驟然颳起,塵沙也與之飛舞,黑桃閉上了眼。

而等他再次睜開眼時,那雙溫和的墨綠色眼眸已轉為不祥的血紅;他棕色的頭髮被風吹得狂亂,眉頭向下一壓,嘴大大的咧開,表情變得有如野獸一般的凶惡;而在他肌肉突起的右手臂上,甚至還浮起了黑色的象形圖騰。

 

雖驚於黑桃的變化,但魏大少還是沒有放棄攻擊的意思,旋劍就往黑桃直接攻去。或許是因為風屬性的關係,他手上的劍看起來格外的快。

黑桃側身想要閃過,但還是不幸被砍中,在鎖骨附近留下了一條紅色的創口。

不過對這看來怵目驚心的傷口,黑桃似乎不覺得疼痛,眉頭也沒皺一下,便舉起拳頭要向魏大少身上招呼過去。

魏大少及時向旁跳開,而在剛才他所站的位置上,地面竟被黑桃的拳頭轟出了一個碎裂的缺口!

眾人臉色為之一變。好可怕的攻擊力!如果再搭配上指虎或拳套之類的裝備,相信力量更不容小覷!

魏大少也了解到這一點,頓時神色變得更認真,謹慎地與他對峙著,尋找黑桃身上的空隙。

但黑桃沒有給他尋找破綻的機會,獅子般地大吼一聲後便向魏大少衝去,魏大少一驚,趕忙舉劍向黑桃肩上砍去。

風劍結結實實地砍中了黑桃厚實的肩膀,但黑桃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般,嘴角大咧,雙腳猛力一蹬,直直地向魏大少撲過去!

這次魏大少閃避不及,他就像一隻被獵豹抓住的兔子,被黑桃的高大身子給壓在下面而無法動彈。

「長鞭!」魏大少急急叫道,手上憑空出現了剛才的鞭子,鞭子一到手,他便開始胡亂地向黑桃打去,但鞭子的攻擊對於黑桃來說彷彿不痛不癢,雖然身上出現了幾道傷痕,但他根本不為所動,只是舉起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往魏大少左臉轟下!

「啊!」魏大少慘叫一聲,口水和著血液隨著拳勢向右噴出,臉上頓時腫了一大塊,但黑桃卻沒有放過他的打算,又高高地舉起左拳,雷霆一般重重揮下!

接下來,黑桃的拳頭左右開弓,不斷地往魏大少臉上揍去,磅磅磅地瘋狂砸在他臉上,最後魏大少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了。

 

正當所有人都覺得魏大少會被黑桃的拳頭給幹掉時,黑桃忽然停止了動作,血紅色頓時由他的瞳中淡去,表情也由凶暴變得茫然,手臂上的黑色圖騰也消失不見,看來是解除技能狀態了。

「啊!好痛!」黑桃吃痛地叫道,這才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右肩上卡了一把劍,鮮血泊泊而下。

看見黑桃恢復正常,魏大少顫抖著手舉起鞭子想要趁機攻擊,但他隨即知道自己是心有餘而力不足,手又無力地垂倒在地板上。

王子畢竟不比其他戰鬥職業,就算有很厲害的武器,還是敵不過貨真價實的狂戰士。

「殺了我吧。」魏大少放棄地把鞭子扔開,呈大字型地攤在地上,一副要殺要剁隨便你的樣子。

 

黑桃皺著臉,忍著痛把風劍從他肩上拔起,然後便將染血的風劍扔在一旁。日琳姊見狀,趕忙放了治癒術,讓黑桃回到最佳狀態。

「謝謝。」向日琳姊道謝後,黑桃回過頭來平靜地向魏大少問道:「你認輸了嗎?」

「啊啊……認輸了……頭痛死了,好昏,可惡……」魏大少咒罵著,從額頭上淌下的血幾乎流滿了半張臉:「還不快點……給我個痛快?」

黑桃搖搖頭:「我跟你的主從關係已經解除了,我沒有必要殺你。」

「去……囉唆……快點殺了我讓我去找澈……智障……」

但黑桃沒有管他,只是站起來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塵,居高臨下地對魏大少逕自說道:

「你給我的裝備已經被你收走了,而因為你有幫我解過轉職任務,以後若你需要解一個任務也可以來找我,這樣我們就互不相欠了。」

 

「希罕……誰會找你這智障……解任務……快滾!」魏大少慍怒道,就算奄奄一息還是嘴上不饒人。

於是黑桃舉步離開了魏大少,而他旗下的其他人則面面相覷,似乎是覺得這是個解除主從關係的好機會,但有那麼多看戲的人在旁邊,如果對重傷的他下手的話又顯得自己很沒品,所以正在兩難中。

不過魏大少沒有給他們猶豫的機會,他用僅剩的力氣,向旁邊摸索著,總算摸到了他的風劍。他抓起了劍柄,隨即毫不猶豫地往自己頸上一刎,接著雙眼一翻便斷了氣,屍體漸漸淡出,變成了一點一點的光點。

他旗下的其他人驚訝過後,大致上分為兩種表情:惋惜和幸災樂禍:惋惜是魏大少自殺了,所以他們失去了這個脫離魏大少的機會,幸災樂禍不用說,就是覺得他活該。看來魏大少已經失去民心,除了對他感覺很忠心的林澈,那些人離開他也是遲早的事了。

 

 

 

在我們離開廣場時,不意外地受到了許多注目禮,甚至還有人要求要跟我們合照還有要求加入我們旗下。

拍照無所謂,但想要加入的我就拒絕了。看到魏大少那種幾乎眾叛親離的慘狀,我看還是不要貿然收人比較好。

 

現在遊戲時間是下午五點,現實時間應該是早上八點多。打完架大家肚子也餓了,於是我們便選了一間旅店休息。

剛才跟魏大少打起來的情況不只玩家,似乎連NPC都有耳聞。在中立都市長大的旅店老闆立場中立,但他對紅之國強取豪奪的作風很不滿,所以一看見我們進了店內,二話不說就給了我們一張大桌子,餐點五折優待。

雖不比草日村完全免費招待,但有折扣還是很高興的,我們便心情愉快地坐了下來,窗外薄暮的天空讓人看了心情平靜。

 

 

雖然飛沙轉好職了,不過淨血和日琳姊都還沒轉好職的樣子,因為他們一聽見系統提示我出事情後就立刻趕過來了,讓我有些感動。

淨血說他要轉死靈法師,因為骷髏很帥;而日琳姊則是要轉邪神祭司,因為轉職的男NPC很性感,刺激了她下一本小說的靈感……撇開理由不談,這兩個職業聽起來都非常的邪魔歪道。算了,反正他們高興就好。

 

「那我跟你們介紹一下,」我指向坐在我隔壁的黑桃,簡單地介紹:「他是我道場學弟,ID是黑桃十七,職業是狂戰士。」

「大家好,叫我黑桃就可以了!」黑桃向所有人微笑,帶著十足的親和力,跟剛才發動技能的樣子迥然不同。

 

「我是日琳子,職業是祭司,比你大一點,叫我日琳姊就好囉。」日琳姊笑吟吟,依然不肯報上自己的真正年齡。

「我是飛沙走石,暗殺者,」飛沙頓了一下,考量到對方是男的,而且跟自己不熟,還是說:「叫我走石就行。」

「段王子,騎士。」瞥了一眼黑桃,段王子簡單地拋下五個字,對現實中認識的人這種態度真不像他。

我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又擔憂地瞄向黑桃,他仍是笑笑的。

「我是淨血,目前是法師,」淨血說,眼睛閃閃發亮地盯著我跟黑桃,「你們剛才說的道場是什麼?」

「空手道道場。」我回答。

「你們有練武啊!好酷!」淨血的身子興奮地向前傾,感覺他好像很嚮往。

「你也可以一起來啊,不只我跟學長,段王子也有。」黑桃笑道。

段王子只是敷衍地笑了笑。

 

 

 

--

 

段典立你自己說

除了有錢外 你哪點比得過黑桃?

(段:.........

 

以下開放幫姓段的辯解

如果沒有人能舉出他除了有錢外勝過黑桃的地方(舊讀者別捏他阿xd

那麼

等我睡醒後

就餵段公子吃ㄆㄨㄣ(餿水)>w<

 

啊不過官配還是不會換的

嗯雖然我一直叫段典立去吃屎吃ㄆㄨㄣ的

但我還是很愛他的 真的 只是我的愛比較扭曲一點點而已>/////<

(段:不只一點好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