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殘留著未解決的疑問,我們穿越草木修剪漂亮的花園,在兩旁守衛士兵的閒聊聲中,踩著白石路朝市政府大門前進。

林澈向守門的衛兵搭話,將像是通行證的紙遞給他看後,那衛兵便懶洋洋地打開門放行了。

 

跟外面歪七扭八的建築風格不同,市政府內部的空間呈現寬大的圓形,向上抬頭可以看見六層樓高的挑高天花板,上面有枚像是大碗的物體,而在碗槽裡鑲著一顆如太陽般的巨大的光球,將整個空間照得非常明亮。

往四周看去,可以清楚看見約有上百扇鐵灰色的門鑲在淺灰色的牆上,約每二十扇門圍一個圈環繞整個空間,跟白色的欄杆和地板一起為每一層樓做出明顯的劃分,讓整個空間看起來節節分明。在此處工作的人們在鐵灰色的門中忙碌地進進出出,令人聯想到來回蜂巢的工蜂。

而在整個空間的左右兩旁,則各有一座螺旋石梯,蜿蜒著通往最高處。整個市政府內部雖然說不上是富麗堂皇,不過也能說是相當氣派。

 

「請問您們是紅國大王子一行人嗎?」

正當我們好奇地環視著市政府內部的四周,一名穿著簡樸的衣裙,扶著黑色手杖的駝背老婦人在此時向我們搭話。

「沒錯,我就是紅國大王子。」

聽到老婦人提起紅國大王子,魏大少馬上趾高氣昂地站出來承認。

「啊,那就沒錯了,」老婦人連連點頭,笑開滿是皺紋的臉,「那請隨我來,讓我來帶各位前往米蘭達大人所在的地方。」

 

說完,老婦人便開始走樓梯,看來老婦人是被派來引路的。一開始我還有點擔心她老人家會不會走路走得太慢,不過她健步如飛,雖然駝背,但爬起樓梯來臉不紅氣不喘,絲毫不比我們這些年輕人遜色。

 

很快地,我們就來到了螺旋石梯的盡頭,也就是最高層六樓。老婦人領我們來到一扇鐵灰色門前,替我們扭開把手打開門後便離開了。

在打開門的瞬間,一陣食物的香氣撲鼻而來,像是宴會廳的寬敞方形空間便映入眼簾。

 

房間裡的地上鋪著有些讓人眼花的黑白格磁磚,擺了四張鋪著白桌巾的長方形大桌,桌子兩旁放了很多張看起來很舒適的深藍色軟椅,大略數一下,每一張桌子似乎都可以坐個三四十人。而其中一張桌子的上面已經擺好了餐具和食物。

「這些該不會是要請我們的吧……?」淨血驚訝地張大嘴。

 

「沒錯。」

此時,從房間的盡頭傳來了一個有些年紀的沉穩女聲。

一名挽著酒紅色低馬尾,穿著黑色軍裝的中年女性獨自坐在一張鋪著白色桌巾的圓桌前,表情嚴肅,以銳利的眼神地掃過我們這群人。她的外貌跟幹練的氣質都跟不夜貼在論壇上的照片一模一樣,看來她就是大名鼎鼎的格雷市長米蘭達了。

 

 

「坐。」

 

米蘭達舉起右手來彈了一個響指,頓時大方桌旁的椅子便唰的一聲自動一字拉開,就像每張椅子旁都站了一個訓練有素的僕役負責拉椅子一樣。

覷了一眼嚇呆的一些人,米蘭達表情依然未變,只是酷酷地比了個請的手勢。

臨風起行微笑,禮貌地說了聲謝謝後,便跟雨夜在一張大方桌前陸陸續續地入座。而我也趕忙道謝跟大家一起坐下,林澈也很快地鞠躬道謝然後拉著他家少爺坐了下來。

 

「吃吧。」

 

說完後,米蘭達便開始拿起刀叉,動作優雅的切起盤中肉排來。見她先動了刀叉,其他人才敢跟著拿起刀叉來,小心翼翼地不敢發出聲音來。

 

「你們還是老樣子啊。不脫下面罩吃飯?」

 

米蘭達的目光投向了紅茶綠茶,他們依然蒙著面罩。而她的語氣聽來似乎早就認識了紅茶綠茶。

「如您所知,我們野豹不會在大眾面前露面。」紅茶禮貌地說。

「就是這樣囉。」綠茶聳了聳肩。

 

「隨你們吧。」米蘭達繼續切著肉排,口氣平和,「但有你們參加這任務,成功率似乎能上升。」

 

「當然,我們的實力您也知道嘛。」綠茶得意地說,卻沒有抱怨為什麼米蘭達把任務交給聲望負值的魏大少,而不肯交給他們。大概她也清楚得罪米蘭達沒有好處。

 

短暫的談話過後,接下來餐桌間又恢復成壓抑的靜默。

此時,室內突然響起門被推開的咿呀聲,在一片安靜中顯得格外明顯。所有人都直覺地往門的方向一看,一名綁著兩根麻花辮,穿著鵝黃色洋裝的少女鼓著臉頰,雙手插腰以責怪的眼神揪著米蘭達:

「啊,媽妳真是的,這樣客人們怎麼會放心用餐呢!」

 

原來她有女兒!訝異之色在眾人臉上紛紛浮起。

不過她們長得一點都不像,米蘭達的五官是立體而稜角分明的,但莉黛的鼻子卻有點塌,臉頰上還有些雀斑,不過長得還算清秀。

再將目光投向米蘭達,見到女兒,統領格雷市的大市長依然沒什麼表情,只是淡淡地叫了聲:「莉黛。」

 

「氣氛太僵硬了啦!」莉黛一副拿你沒辦法的樣子搖著頭,大步向米蘭達的桌前走去,「要笑一下啊!媽的臉那麼嚴肅,不笑一下大家都會被妳嚇跑的啦!」

聞言,米蘭達線條冷硬的嘴角嘗試般地抖了一下,不過馬上又變回原樣。

「真拿媽沒辦法,」莉黛嘆了口氣,放棄般地搖搖頭,隨即飛快地轉過頭來對我們燦爛一笑,「大家好,我是莉黛,是米蘭達的女兒唷,請大家不要在意我媽媽,輕鬆地用餐就可以了!」說完了緩和氣氛的話後,她便向米蘭達說,「媽,坐過去一點,椅子分一半給我!」

 

米蘭達眉也沒皺一下,只是依言照做,似乎完全不介意莉黛的行為折損了她市長的威嚴,看來她是很寵這個女兒的。

莉黛的出現確實地讓大家放鬆許多,整個空間裡除了刀叉的聲音,也多了不少閒聊聲,總算沒了那種精神緊繃的感覺。

是說莉黛這名字好像在哪邊聽過……

不過西洋人名實在不太好記,光想我是想不起來的,於是我將任務選單調了出來,在看到第一個《千里尋女》的標題時便恍然大悟地瞪大眼睛。

那不就是草日村村長的女兒的名字嗎!

 

「阿秘?」

「學長?」

 

見我突然激動地站起來,不只是坐我旁邊的段王子跟黑桃,全場的人都驚訝或奇怪注視著我。

 

「怎麼了嗎?」

 

米蘭達停下了切肉的動作,平靜地望著突兀地站起身的我,那樣的視線讓人有些緊張。而我任務的目標,坐在她旁邊的莉黛也眨著大眼睛好奇地盯著我。

 

「呃……」雖然感覺有點難開口,不過為了完成任務,我還是問道:「突然這樣問有些失禮……不過莉黛小姐之前有被紅國軍官擄走過嗎?」

聽我這樣一問,米蘭達皺起了眉,只是這樣一個動作便令人不寒而慄。

她雙眸一瞇,冷冷地睨向我:「年輕人,你認為我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嗎?」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有些汗顏,連忙搖手否認,但米蘭達的臉色卻未有好轉。

「尊貴的市長,我們的王子殿下絕對沒有冒犯您跟莉黛小姐的意思,」段王子也想起了那個劇情任務,適時地站起來出言解圍,臉上掛著騙人的完美笑容,嘴裡說著噁心的台詞,「王子殿下不善言詞,若有冒犯之處,還望市長和莉黛小姐多見諒。」

這一番話總算讓米蘭達神色稍緩,而莉黛的臉上也多了兩坨紅暈。靠,姓段的又迷到女NPC了。

「那為什麼這樣問?」米蘭達以要求說明的眼光看向姓段的。

「其實我們受人之託,正在尋找一位同樣名為莉黛的小姐,但既然莉黛小姐一直受到市長的周全保護,沒有被紅國軍官綁架的經驗,那就不是我們要找的人了。」

聞言,米蘭達理解地頷首,淡淡地說:「莉黛是我從小扶養到大的,一直沒離開過我身邊。」

既然她這麼說,那眼前的莉黛就不是我們所要找的莉黛,才剛燃起的希望馬上就被澆熄了。段王子再一次地為我剛才的失禮道歉後,便拉著喪氣的我坐了下來。

 

「你就是藍國的三王子?」我的屁股才剛碰到坐墊,米蘭達便突然丟給我這個問題。我有些嚇到,但還是點了點頭回應:

「嗯,是的。」

我有點緊張地看著她,米蘭達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靜靜地說:「我的財政官跟我提起過你,說你的部下跟紅國大王子起衝突,破壞了廣場的石地,要我派人去找你們要求賠償。」

 

聽她這樣一說,我才想起了當時黑桃是發動了比較激烈的技能,有把人家的石地揍出洞來的樣子。也是當事人的魏大少聞言臉上顯得有些尷尬,一不小心便將裝著水的杯子打翻了,而林澈則是一如往常,默默地替他家少爺把杯子扶好。

「不好意思,」正當我打算先道歉時,黑桃在此時舉手跳出來承認,「石地是我打壞的,請問要賠償多少錢呢?」

 

 

米蘭達並沒有馬上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微抬下巴,意味深長地打量著他:「你說那是你一個人打壞的?」

「是。」黑桃眨眨眼。

「用了什麼武器?」

「嗯……」黑桃歪頭,「我只用了拳頭。」

米蘭達眼睛一亮,露出了今日所有人首次看見的微笑,對黑桃讚許道:「厲害,如果你加入我旗下,成為格雷市的一員的話,賠償費就一筆勾銷,如何?」

 

喂,居然在我的眼前直接挖角啊!

 

「對不起,我這輩子只打算對學,不,是只會效忠我的王子殿下。」黑桃非常乾脆的笑著拒絕了,而我則是不好意思的紅了臉。這傢伙突然說什麼肉麻台詞啊……

 

「真可惜。」米蘭達雙眼半垂,笑容隱去,又恢復了那種淡然的語氣:「但對主人忠誠是好事,值得讚美。」

「謝謝。」黑桃粲然一笑,在桌子底下握住了我的手,與我十指交扣。我臉上一熱,可是在這種場面卻又不好用力掙脫。

「不過聽說你原來是紅國大王子的人,怎麼會想要轉換陣營呢?」米蘭達似乎對黑桃很有興趣,又丟出了一個令人不知該如何回答的問題。她是NPC,總不能回答說因為在現實我是他學長,所以他比較想要跟我一起吧?

 

想必黑桃也想到了這個問題,所以也暫時沉默了下來。

「因為不喜歡紅國的作風?還是覺得紅國大王子無能呢?」米蘭達接二連三地拋出問題,在聽到無能這個詞時,我清楚地看見魏大少的臉狠狠抽了一下,而林澈則是緊緊地按住他的肩膀,以免他站起來發作。

是說這個任務是魏大少他們來接的,想必米蘭達早就認識他們,在他們面前還敢不避諱地直接這樣說,米蘭達還真是不怕尷尬。

 

「都不是。與紅國大王子本人無關。」黑桃開口否認,大概也知道繼續讓米蘭達問的話魏大少遲早會抓狂。

「那是?」米蘭達盯著黑桃,等待著他的答案。

 

「因為現在的王子殿下……在我很小的時候曾經幫助過我。而多年後我又再次一地遇見他,那個時候我就決定了,我要永遠跟著這個人。」

 

 

 

 

看到這邊

我發現我 真的很廚青梅竹馬

一定要小時候搭上線就對了

之所以廚青梅竹馬成這樣 我想應該是受逆裁的成御影響吧

嗚嗚好想玩逆五啊!

 

本日菜單:

盜文猖獗者的雞雞+頭皮屑

看來頭皮屑只是配菜而已呢

(段:我寧願吃黑桃的也不要唔唔唔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