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臨風率先打破凝滯的氣氛,有禮地微笑,向我比了個請的手勢,「請坐吧。」

「不用了。」我冷淡地拒絕,讓臨風顯得有些尷尬。

「哇,這裡的布置還真是華麗啊,」這時姓段的挑起一邊眉,誇張地揚聲驚嘆,「看來村民們對大王子還真是盡心盡力呢,想必他們一定不知道你的真面目吧?一達到目的,就乾脆拋下人逃走的真面目。」

聽姓段的如此出言諷刺,雨夜皺起眉來,再也無法再保持沉默,站起來急急出聲:「當時我們逃走是有失道義,但臨風那時是看我快要……」

「不,確實是我的錯。」

臨風向我們彎下腰深深一鞠躬,「我在這裡跟各位道歉。」

「……算了。」見他道了歉,我也擺了擺手,不想再計較這件事。而且現在旁邊還有一臉困惑及擔憂的凱,在他的眼中我跟臨風都是藍國的王子,明明是兄弟卻如此針鋒相對,想必這皇室鬥爭的畫面,一定令身為藍國子民的他一定相當不安吧。

 

姓段的牽著我走向沙發,將我按在沙發上坐定,自己卻依然站在一旁。

「既然我們王子都這樣說了,那這件事就這樣算了。」

「感謝你的原諒。」臨風彬彬有禮地說,我則扯扯嘴角,隨便做了一下表面工夫後,便換了個話題:

「我們最後還是成功殺了弗德。」畢竟我們還是靠著雨夜才得以潛入地牢,於是我還是義務性地報告一聲。

 

「……弗德死了?」

臨風跟雨夜錯愕地看著我們。

「是的,」莉黛開口,「是令弟殺了弗德,在兩位消失之後。」

我搔了搔臉。果然被稱作是臨風的弟弟感覺還是很詭異。

不過更怪異的是兩人的反應,當他們聽見弗德的死訊時,竟沒有露出半點欣喜之色,而是面色凝重地對望一眼。

「嗯?」淨血疑惑地看向兩人,心直口快地問道:「弗德也是你們的仇人吧?怎麼他死了你們好像很不高興?」

「怎麼會呢?」臨風連忙笑道,「他死了當然是大快人心。真是太感謝你們了。」

「剛才我們只是覺得沒能親手殺掉他,覺得可惜而已。」雨夜幫腔,煞有其事地嘆了一口氣:「臨風,當時你不應該帶著我逃的。」

「妳那時都快回重生點了,我捨不得。」臨風柔聲道。

 

兩人一搭一唱地曬恩愛,讓淨血受不了地翻了翻白眼。然而在我眼中,他們的舉動卻相當刻意,似乎在隱瞞著什麼一樣。

 

「這裡是你的出生地嗎?」

此時飛沙忽然開口,一雙上勾的綠眼直直地盯向臨風。

「是,」臨風微笑答道,「所以在論壇上的招攬文中,我才會寫請大家來華木村找我。」

「你剛進遊戲時,村民們也像這樣穿金戴銀的嗎?」飛沙一針見血地點出華木村的怪異之處。

然而臨風卻笑著答:「是啊,一直都是這樣的。」

「你說謊。」飛沙淡淡地說:「在封測時我也來過這裡,他們身上根本沒有首飾。」

臨風先是一愣,隨即又笑了笑應道,「應該是公測時做了一些修正吧。」

「哎呀,說謊是不好的喔。」日琳姐笑得溫柔,「當時你為了讓有志追隨你的人方便找到華木村,在招攬文上附了一些圖片,上面也拍到了村民們,他們那時根本還沒有戴什麼首飾呢。臨風,你需不需要下線上個論壇,確認你是否記憶錯亂了呢?」

「……。」

臨風僵住笑容,啞口無言,完全沒想到自己寫的招攬文居然曝露了謊言。

「你在隱瞞什麼?」飛沙沉聲逼問,問得臨風無路可退。

 

臨風閉上眼,深呼吸一口氣。

「夠了。」

他終於收起假面般的笑容,冷冷地看著我們,藍眼中燃燒著強烈的怒火。

「我根本沒有義務回答你們。」臨風怒極反笑,也不再維持假惺惺的禮貌語氣,「想要知道的話,去自己調查啊?自己去問村民啊?」

姓段的幸災樂禍地吹了一聲口哨,「別那麼激動嘛,大王子殿下,不過是問一問而已。」

臨風狠狠瞪了姓段的一眼,此時的他已經不是風度翩翩的王子,而是隻落敗的鬥犬在大吼發洩情緒:「怎麼?落井下石很爽嗎?現在看見我失勢,身邊只剩雨夜,你們一定很開心吧!」

「臨風……」雨夜擔憂地看著臨風,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撫他。

「那個,大王子殿下,」這時凱竟鼓起勇氣跳出來阻止,「您跟三王子殿下是兄弟,有話好……」

臨風怒不可遏地向凱咆哮:「什麼都不懂的NPC給我閉嘴!」

「媽的你才給我閉嘴!」見無辜的凱被遷怒,我忍無可忍地吼回去,「在場根本沒有人為你的失勢而開心!是你自己要這樣想的!」

「不,阿秘,我很開心。」姓段的環起胸來嚴肅地表示。

「其實我也覺得很爽。」淨血不知道何時拿了桌上的香蕉,一邊吃一邊表達立場。

「高高在上的男人被拉下來的場面很棒呢。」日琳姐呵呵一笑。

飛沙什麼都沒說,只是安靜地點頭附和。

 

我無言地看著我的同伴們,頓時有種被打臉的感覺。

再看向臨風氣得扭曲的面孔,我已經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好吧,老實說……我應該……也在心裡的某處覺得臨風失勢挺大快人心的。

全隊員都是女人的後宮狀態實在太囂張,就算被人怨恨也是理所當然的。

 

 

既然大家都撕破臉了,不用等他們下逐客令,我們便自動出了那裝飾得過分奢華的木屋。

玩家們都顯得一派輕鬆,反倒是凱跟莉黛兩位NPC顯得很擔心,相當在意我們那只存在於設定上的兄弟血緣。

他們一左一右夾攻我,極力勸說我去修復跟臨風的關係。

「雖然有耳聞皇室間的親情淡薄,」莉黛擰眉肅容道:「可是大王子跟你畢竟有血緣關係,能有兄弟姊妹,其實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殿下,這……」凱結巴了一會後,竟說出了像古裝劇的大臣諫言:「皇室間失和,有害於藍國社稷啊!請殿下三思!」

 

我哭笑不得,想要吐槽藍國社稷早就不知道在哪了,卻又不忍開口傷凱的心。

在我正煩惱該怎麼阻止他們繼續說下去時,幸好村長柯林在這時笑瞇瞇地走了過來:

「三王子殿下,您那兩匹馬已經恢復元氣了。」

「謝謝你們的幫忙,」我笑道,頭轉了半圈,環顧了一下村莊,在腦袋搜尋著讚美的詞彙,不過我不是段典立,只能毫無創意地稱讚:「這村……很美。空氣也很新鮮。」

「感謝三王子殿下的讚賞。」柯林謙遜地彎了彎腰,頸上的金項鍊也隨著他的動作垂下。

「我想在這美麗的村莊住幾天,不知道方不方便?」我清清喉嚨。

聽我突然提出這要求,柯林愣住了,但隨即又滿面堆笑:

「當然當然,這是我們的榮幸。那住處就為您安排那一棟……」

「不用麻煩了。」我向其他人使了個眼色,「就讓我們各自在村民家打地鋪就行了。」

柯林大驚失色:「那、那怎麼可以!如此委屈有失您以及您旗下各位大人的身分……」

「沒關係的,畢竟大王子殿下也住在這裡,」姓段的從善如流,「我們王子殿下排行第三,自然不敢搶兄長的鋒頭。你們還是主要服侍大王子殿下,讓我們自理就可以了。」

「這、這樣嗎……那就聽從您的吩咐吧。」

 

 

 

柯林總算答應,住房的分配也很快就決定了。

我跟姓段的,淨血跟飛沙,凱跟馬車夫,日琳姐跟莉黛,兩人一組共住一間民房。

當然我們玩家是不需要睡覺的,我會提出這要求,不過是想要進到村民家中一探究竟罷了。

 

 

「真是華麗的裝潢啊。」

在我們借住的民房裡,姓段的坐在舖有狐皮的茶几前,手上拿著盛著葡萄酒的金杯。

「謝謝您的讚美。」領我們去見臨風的女村民──琳達拿著有雕花的金色酒壺,在一旁笑得柔媚。

 

當我踏入琳達的屋子時,我相當驚訝。

本以為村民的房子會比較樸素,卻沒想到跟臨風待的那間客廳風格一致,奢華得不尋常。

華木村的人到底是有多富裕?

 

「在這村莊,每個人的家都那麼漂亮嗎?」姓段的喝了一口酒。

「我的家已經算普通了。」琳達掩嘴一笑。

「貴村一定有很受歡迎的名產吧。」姓段的笑了笑,「告訴我是什麼吧,讓我買一些,也為貴村的經濟盡點力。」

「這……」被如此一問,琳達竟征住了,支吾了一會才強笑回應:「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入不了您的眼。」

「不看看怎麼知道我喜不喜歡呢?」姓段的放下酒杯,微笑。

「呃……不過……」琳達明顯地慌亂起來,努力在腦中尋找說詞。

她的反應已經說明得夠多了,讓村民致富的華木村名產,似乎是一種見不得光的東西。

姓段的理解了這點,便不再糾纏,給了琳達一個台階下:

「啊,如果是黃金的話,就不用了。」姓段的挑眉一笑,「我跟著王子殿下見太多了,都看膩了。」

聽姓段的這樣說,琳達總算鬆了一口氣,便順水推舟笑著說謊:「是的,正是黃金。就不拿出來讓兩位見笑了。」

 

 

 

小型的歡迎酒會結束後,姓段的以不能讓女士委屈為由,硬是拒絕琳達把房間讓給我們,取得了留在客廳的權力。

等琳達睡後,我們便跟大家在隊頻交換情報,聽其他人報告他們的住所。

果然每一家的裝潢都相當華麗,村民被問起村中名產時,也都吞吞吐吐地避而不答,更顯得形跡可疑。

在一個小村莊中,到底可以產出什麼利潤高又見不得人的東西?

正當我們百思不得其解時,飛沙讓我們看見了一絲解謎的希望:

「我剛才用破察之眼掃過我們的住處,發現地板上有暗門被地毯擋住。」飛沙說,「要去看看嗎?」

「好啊!」淨血歡快的答,為冒險而純粹地興奮著。

「不過萬一我們不小心吵醒村民該怎麼辦呢?」

日琳姊丟出了一個好問題,飛沙沉默了一下後,便說:「我一個人先去好了。暗殺者破解機關可以沒有聲音。」

「其實可以不用麻煩啊。」姓段的笑著說,「找莉黛幫忙,把全村民的靈魂都蒐集起來,我們不就可以盡情的搜了?就像她當時對死靈法師跟表姊做的那樣。等我們搜完後,再把靈魂放回去不就好了?」

我不能否認他的提議很有效率,但情感上卻無法接受:「可是她是NPC,再繼續用馭靈術的話,她會再減壽命……」

姓段的拍拍我的肩,口若懸河地說服我:「阿秘,她自己也說了,有需要她幫忙不用顧慮,儘管開口就是了。如果我們想做什麼,她幫不上我們的忙,那她反而會認為自己沒有用。想想她的成長歷程吧,被需要這件事對她來說很重要喔。」

「……。」我無法反駁,只能無聲地嘆口氣,我總是辯不贏這傢伙。

「表姊,她現在在睡覺嗎?麻煩妳搖醒她,告訴她我們的計畫吧。」見我無法反對,姓段的便笑著拜託日琳姊。

 

 

日琳姊跟姓段的不愧是表姊弟,口才都很好。沒過多久,日琳姊便在隊頻呵呵一笑:

「莉黛已經把全村人的靈魂蒐集完畢了。」

「嗯,真是好用。」

姓段的很滿意莉黛的效率,「那我們就在走石跟淨血借住的地方會和吧。」

 

於是我們便走出屋外,往飛沙跟淨血的住處走去。

 

在朦朧的月光下,我轉頭望向牽著我手的姓段的,想像他穿著西裝坐在辦公室大椅的畫面。

這傢伙以後接了家裡的公司,應該會變成沒血沒淚壓榨員工的老闆吧。

玩了王族後,我發現了他殘酷的一面。他可以毫不猶豫地殺NPC,也可以沒有罪惡感地利用他們,把沒心沒肺的個性發揮到了極致。

那時的姓段的,總讓從小跟他一起長大的我覺得陌生。

 

「嗯?」發現我在看他,姓段的笑瞇瞇地看著我:「看我看到入迷了嗎?你終於發現屬下的魅力了嗎?王子殿下,屬下好感動啊,就讓我為您獻上感謝之吻吧。」

說完,他便將我拉向他懷中,摟著我的腰,三八地嘟起嘴要親過來,我下意識地翻了翻白眼,用雙手用力推開他的臉罵道:「你還是去吃屎吧!」

 

不過我還是沒辦法。

就算知道他個性惡劣,就算了解他心性殘忍,我卻還是犯賤地喜歡著他。

 

──

 

閃屁!

姓段的你還是去吃屎吧!

新年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蟠桃阿嬤
  • 等等阿!!!這轉折也太快了!!!
    臨風的從崩潰到恢復原狀的時間,快到我還來不及醞釀情緒阿!!!
  • 雖然你留言留在九十三章 但你說的是九十四章嗎?o_o
    會很快嗎?
    我現在自己看是還好 所以不知道該怎麼修 或許一個月後再來看我就知道該怎麼修了~

    旬玉水 於 2014/01/04 21:40 回覆

  • 蟠桃阿嬤
  • 不不不,確實是九十三章,因為按照尼特族的特性,
    一旦崩潰,通常會拖個至少三章左右,怒離後又偷偷上線,
    或是重新辦帳號,以新的角色裝瘋賣傻 (我好像幹過這種事

  • 那證明臨風還算是有救的尼特族吧

    旬玉水 於 2014/01/07 01: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