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gerAds

「哇氣氛變得相當熱烈呢,我是不是也該叫人買一副+100的墨鏡來呢?」司儀自以為俏皮地說,「那我們馬上進入十一題!」

 

司儀的手又再度探入問題箱。

 

「司儀!抽難一點的問題!抽給他死!」果然還是想看姓段的吃鱉的男人們大吼。

「好了,眾所期待的第十一問究竟是什麼呢?」司儀攤開紙,念出題目來:「第十一問──一起洗澡過幾次!」

 

煩死了亂七八糟的問題又來了!

 

「嗯,我們洗過幾次鴛鴦浴啊?」姓段的故作疑惑。

「鴛你的頭啊!」我吐槽吐得好累。

 

印象中,小學三四年級有跟他在空手道道場的淋浴室一起洗過。當時那傢伙還是硬闖進來的,故意把我壓在門板上搔我癢就算了,還用冷水噴我,這樣還有臉要我幫他洗背……所以我也用冷水沖回去了,弄得他大呼小叫的,最後兩個人一起被教練罵了。

當時很度爛,現在想起來卻讓人不禁會心一笑。

 

「時間到,請亮答案!」

 

『一次』

『連夢也算進去的話,五次』

 

我差點沒吐血。

全場又哄堂大笑。

 

「哇──好刺激喔!浴室PLAY耶!」

「哈哈,妳們女生不要再妄想他了,妳們全都根本比不過那個竹馬啊!」

 

「靠連夢也算進去是怎樣啊!這樣我哪知道!」我吼道。這傢伙根本亂答啊!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們贏定了,送點分又有什麼關係?」姓段的囂張地彎彎嘴角,此話又招來男人們的一片噓聲。

 

 

好吧,算了,我們現在看起來贏面還是很大。還剩九題,只要再對四題,我們就超過最低分的十二題了,就算沒贏也能免去在群眾面前接吻的刑罰。

 

「哈哈,我現在要抽十二題囉,」司儀笑道,攤開手上的紙,「哇,這題肯定不會讓大家失望!十二問───對方今天的內褲是什麼顏色?」

 

 

幹!

觀眾們瘋狂鼓掌,笑得前仆後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這個好!」

「這題他們輸定了哈哈哈哈!」

 

 

 

「好了,」司儀竊笑,「請兩位作答吧!等一下我們會直接驗明褲子裡的內褲顏色!」

 

靠北,是誰想出這種爛題目的!如果讓女生抽到不是很尷尬嗎!

生教組長教務主任全都死了嗎?……算了,反正我男的是沒差。

 

此時姓段的一臉嚴肅,一邊無聲地喃喃自語,一邊用手指算著什麼。

「姓段的你幹嘛?」

「我在算你內褲的花色比例,看哪樣機率比較大。」姓段的認真地皺眉,那副樣子說多北爛就有多北爛,他的話又惹來全場一陣哄笑,「早知道我昨晚就應該去你家過夜。」

「你這變態!」我臉紅嗤道。他最好是記得我內褲所有的花色。

 

 

「時間到!請亮答案!」

 

 

我的答案是『黑』,亂猜的,反正對這題不抱希望。

他的答案是『藍色格紋四角褲』,靠沒事回答那麼詳細幹嘛!

 

 

「哇喔,真是意外詳細的回答!」司儀大喊,全場又笑成一團,姓段的他臉皮真的好比銅牆鐵壁,「那現在就讓我們來確認一下兩位內褲的花色吧!」

「首先確認段王子的!」司儀一說,觀眾們就像是接到某個指令的記者,皆拿出了相機和手機準備拍照。幹,這群人真有病……

 

姓段的也不囉嗦,站起身來乾脆地拉開褲頭,看到這一幕我不知道在害羞啥小,不知道該將眼睛擺哪,不過還是忍不住盯著一直看。而台下響起的相機喀嚓聲跟閃光讓我有種想毀掉他們相機的衝動。

 

「是黑色!」

幹還真被我矇對了!我瞪大眼睛看見姓段的露出一小截內褲。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台下傳來一陣意味不明的亂叫。

「哇,愛的……」被我冷冷一瞥,司儀又迅速滿頭大汗地改口,「友情的力量真是偉大啊!接下來換李同學了,呃,如果你不願意脫只講花色也沒關係喔……」

 

「喂!主持人!你很卒仔欸!」

「欺善怕惡!」

 

「阿秘你怎麼那麼不合作?」姓段的邪笑著走近我,冷不防摟住我的腰,另一隻手則勾向我的褲頭拉扯著,那混帳又在我耳邊吹氣,頸部傳來一陣酥麻:「還是我來幫你脫?」

「幹!滾啦!」我面紅耳赤地吼道,毫不客氣地用力踹開他,聽到那群不自重的女人喊撲倒他時,我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我自己來啦!」

 

其實露個內褲也沒什麼,不過現在姓段的以莫名熱切的眼神看著我,我的心跳也莫名地加快。靠邀,如果等一下起反應就靠北了……

是說,我也忘了我今天穿什麼……

 

「哇,真可惜,他穿的是咖啡色格紋!」司儀以籃球比賽播報員的激昂語氣報出我內褲的花色,實在很欠揍。

 

「可惡!」姓段的扼腕地握緊拳頭,一臉不甘心,比司儀還要欠揍個一萬倍,「這件我不知道啊!沒看過你穿!不公平!」

「白癡啊!不公平個屁啊!還有你最好是看得見我裡面穿什麼啦!」

 

「雖然可惜,不過這題沒得到分!下一題!」

 

 

 

 

即使內褲題很超過,但接下來的題目都還好,什麼對方喜歡的明星喜歡的食物之類的,可能出問題的人也想不到什麼梗了。

 

「對方昨天幾點睡?」

像這個問題就很簡單,有拿到分數。我們的生活都滿規律的,差不多十一點就上床睡覺了,如果姓段的沒打電話來煩我的話。

 

「希望能跟對方相處多久?」

這個問題則讓人有些不好意思。

 

『永遠。』姓段的給了個煽情的答案,還故作慎重地加了個句點。

『隨緣』

 

「阿秘你好無情!」看見我的答案,姓段的誇張地大叫,還假裝抹眼淚。

「哭屁啊,有夠娘。」我不屑地別過頭去。但其實我知道,即使我再怎麼否認也一樣,我心中的答案……其實是跟他一樣的。

不過我知道那不可能。就算我們之後上了同所大學,我們的未來也會截然不同。

他會繼承家業,而我會另外找工作。

他遲早會結婚組個家庭,我們會分道揚鑣,不可能一直在一起……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像這樣一起演出一場鬧劇,之後也會成為不錯的回憶吧。我遲早會忘記對他的這種感覺,多年後偶然重逢,或許還可以笑著對他說:我以前曾經喜歡過你。

然後他會一愣,依然不正經地咧齒一笑:其實我以前也暗戀過你。

之後我一定又會罵他,但已經不會覺得心酸了。

真想直接跳到那個人生階段啊。

 

 

 

「終於來到了第二十問!」司儀的聲音已經有些沙啞了,「很不幸地,喔不,是很幸運地,他們已經奪得十七分了!已經確定是冠軍!」

 

「咦咦咦!」

「可惡啊!居然讓他逃過一劫!」

「我不要看男女接吻,我要看BL啊啊啊啊啊!」

 

混雜著私慾的抱怨叫喊聲此起彼落,不過已經改變不了結果,我們已經贏了。能不能得要獎品其實根本無所謂,重點是可以不用在全校的人面前跟他接吻,好險。

好了,這場鬧劇總算快結束了。

 

「果然還是要故意輸掉比較好吧……」姓段的喃喃自語,發現我在瞪他隨即陪笑改口,「好啦我是開玩笑的啦。」

 

 

 

「第二十問!」

 

最後一問由司儀沙啞的嗓子裡喊出:「請問你們心中最喜歡的人是誰!首先請段王子回答李同學的!」

 

最喜歡的人嗎……對情侶來說這是一題送分題,但對我們來說卻不是。

我瞥了姓段的一眼,盯著白板,當然不可能真的寫下心中的真話。那是永遠都不能說的。

我黯然地沉下眼,開始在白板上書寫。

 

 

「時間到!請亮答案!」司儀的聲音已經很沒力了。

 

『我爸媽』

『我!』

 

 

看見他的答案,我瞪大眼睛,臉驟然刷紅,心臟狂跳個不停,背後出了一身汗。

難道……被他發現了?

心裡有鬼的我,一對上他的眼神便開始慌亂起來,心虛地馬上別開頭去。等等,冷靜點啊,這王八蛋一定又是為了炒熱氣氛才這樣填!

 

「哈哈!小受又傲嬌了!」

「段典立你哈哈哈哈哈被男人打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觀眾的反應確實很熱烈,大部分的人都在笑。此時我的心跳才終於漸漸平靜下來,才有力氣瞪嘻皮笑臉的他。

 

「你白癡,用膝蓋想也知道,不管再怎麼寫都輪不到你!」我故作冷淡地哼了一聲。

「你只是不承認而已吧。」他痞痞地歪起嘴角。

這傢伙不知道哪來的自信……但就算我嘴上否認,心中卻是無法否認的。即使是無心的,但他確實是答對了。

「作夢。」我扭過頭去,當然不會承認這點。

 

 

「真是可惜啊!那接下來就換李同學猜囉!」已經連講俏皮話都懶得講的司儀擦了擦汗。

 

「嗯。」

 

姓段的最喜歡誰,這問題實在太簡單了。我很快就寫好了答案。

 

「請亮答案!」

 

『他自己』

『阿秘!!!!!!』

 

看見他的答案時,我的腦袋轟地一聲,臉上的溫度又瞬間攀高。

 

 

「你、你白癡啊!」我居然結巴了,「你根本就亂回答!」

這個自我中心的自戀狂最喜歡的人應該是他自己才對!

「我哪有,我最喜歡的人當然是你啊。」他一臉理所當然。幹,這傢伙為什麼可以這麼自然地睜眼說瞎話……更慘的是我還會為他的瞎話心跳不已,媽的!

 

 

「呀呀呀!小攻好愛小受喔!」

「混帳!不要再閃了!我眼睛好痛!我要自戳雙目啦!」

「我的+10可魯爆掉啦啦啦啦啦啦!」

 

 

 

「真是強大的愛呢哈哈,」司儀笑笑,「雖然這題沒有得分,但這對依然是冠軍!」

 

台下響起了一陣心不甘情不願的敷衍掌聲,以及一些不甘願的聲音。

「去,沒看見段典立出糗……」

「好可惜喔,沒看見他們接吻。」

「不過他們的閃光果然強大!今晚可以做個好夢了喔呵呵呵……」

 

聽到這句話我一陣惡寒,我連想像都不敢去想像這女人的夢。

 

「請收下我們的精美獎品!今年我們的節目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司儀從一個女學生會成員那裡接過一個紙袋,便將紙袋塞到姓段的他懷裡,便匆匆忙忙地跑下台跟其他人交班了。而其他觀眾也因為節目結束而開始站起身來,準備迎接下一個活動。

 

 

 

終於結束啦,真累。

在下面看是很有趣啦,不過輪到自己時,就會忍不住度爛是誰出這鳥主意的……

 

「不知道裡面裝什麼?」下台後,姓段的好奇地打開袋子,拿出裡面的東西。

是一黑一白的T恤,黑的LSIZE,白的MSIZE。上面印著一箭穿心的花樣,是情侶裝。難怪司儀塞完禮物就走人,是怕被我揍吧。

我看著上面的圖樣,愛心旁邊還有小天使在飛舞。我不禁皺起眉。女人就算了,男人穿這個應該會想死。

 

「都給你吧,」我說,「就跟你下任的女朋友一起穿吧。」說出這句話時,我的心又抽痛了一下。唉,真是犯賤……

「咦……」他擺出失望的臉,「你不跟我一起穿嗎?」

我很震驚,他居然有臉穿這種詭異的衣服!

 

「幹,你有臉穿這種衣服喔?還有,白色那件很明顯就只有女人能穿啊!我又穿不下!」我環起胸白了他一眼。

「沒關係啊,我叫人去把它改大就好了。」他勾住我的脖子。

「白癡喔,那不是重點啦!」我臉一紅,「誰有臉跟你穿這種衣服在路上走啊!」

「那等我們住一起再在家裡穿啊。」他笑得很歡,但我的心情卻很悶。他總是喜歡拿一些對我來說只能是夢的事情來開玩笑,只是讓我更難受而已。

 

「靠……誰要跟你住。煩欸你,我跟你又不是情侶。」我心一酸,用力甩開他的手怒道:「去你的,還點我上去參加這什麼情侶專屬的鳥活動!」

「好啦,不要生氣啦,好兄弟,」他見我生氣,趕忙好聲好氣地安慰我,「真的是因為我女朋友身體不舒服,又被學生會拜託要炒熱氣氛……」

「那你幹嘛要點我!」我瞪向他。

「因為全世界最了解我的就是你啊!」他理所當然地說。

我依然繼續瞪著他,卻發現我的怒氣已經漸漸被開心給取代……幹。

全世界最了解他的人啊……不得不承認我確實喜歡這種被他信賴的感覺,雖然我想要的不只是這些。

 

最後我認輸地嘆了口氣。能一下讓我抓狂,又能隨便一句話就讓我高興起來的也只有他了吧。

還真是栽在他手上了。

 

 

「怎麼嘆氣了?」他擔憂地眨著眼睛。

「為你的白目嘆氣。」我冷淡地說,但其實是為自己嘆氣。

「好啦,都是我的錯,別生氣了好不好?」他努力安撫我的情緒。

「懶得跟你計較。」我揮揮手,對被他吃死死的自己感到無奈,「走了,等一下不是要參加兩人三腳?」

「喔,對!」一見我消氣,他又笑著過來搭上我的肩,「我們一起參加,其他人只能吃鱉哈哈哈。」

「那還用說嗎?」我勾起嘴角,腦子裡還在不厭其煩地咀嚼他那句話:全世界最了解他人的……

 

 

「阿秘。」剛才沒安靜多久,他又開了口。這傢伙的話真的很多。

「幹嘛?」

「剛才的最後一題,我是認真的。」

 

我的腦袋開始發熱。

 

「什、什麼?」

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在說些什麼。

段典立的臉漸漸湊近,遮蔽了四周的景物,就好像全世界只剩下我和他。

我心跳如雷。

 

「全世界的人當中,我最喜歡的就是……」

 

 

 

 

 

─END─

 

沒惹(靠

因為2012年寫這篇時 正文官配還沒在一起 所以才停在這種機車的地方XD

啊反正在正文裡官配的閃光多到我數不清 所以沒關係吧 ㄏ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玄預痕
  • 十分抱歉,玄子我又擅自腦補了劇情所以...
    先閃
    (是說這裡有人能提供O型血給我嗎?)
  • 可惜我是B型ˊˇˋ

    旬玉水 於 2014/02/14 20: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