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諷刺的黑桃淡淡地瞥了一眼姓段的,沒再說話。姓段的又哼了一聲,完全不想對幫忙我拿回信物的黑桃釋出善意。

其他人面面相覷,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氣氛又變得很尷尬。

 

為了改變這種氣氛,我清了清喉嚨,開口問了我剛才就很想問黑桃的問題:

「剛才那個將軍說你是『慣性背叛者』,那是怎麼回事?」

 

「那是系統給的稱號,大概是我換陣營換得太頻繁了吧,哈哈。」

黑桃輕鬆地哈哈一笑,對這件事似乎毫不在意。

但跟他相反,我卻擰起眉來,臉色凝重,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苦悶感。

因為他會換陣營都是因為我。

一開始,他為了我,硬是脫離魏大少的陣營,後來又為了我離開。

被姓段的逼走後,他加入米蘭達的陣營,聽見將軍說要奪取我的信物,又決定加入叛軍來臥底,還不惜用商城道具來取得優勢,就為了拿回我的信物。

 

「對不起……」我喃喃,聲音低啞。對他,心中除了感謝,更有強烈的愧疚感,這兩種極端的情感在我心中翻騰不已,讓我不知該如何是好,只能將眉頭糾結得更深。

「學長……」黑桃低頭望著我,沒有否定我的道歉,只是無奈又溫柔地淺笑著,眼中有著淡淡的苦澀,「你總是在跟我道歉……」

 

因為我無法給你想要的。

我或許可以還你商城道具的錢,可是我沒有辦法跟你變成朋友跟學弟之外的關係。

我沒有辦法回應你的期望,明明我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了,你為什麼還要……

 

 

「非常感謝你不惜花下重金買商城道具,成功拿回阿秘的信物。」

這時姓段的忽然揚開嗓子,以一種像是在演講一般的官腔語調開口。

他不由分說地伸手將我拉到他身後,兩步上前,在黑桃的腳跟前站得直挺挺的,將手上的長槍鏗地一聲立在地板上,傲然抬起頭與他對望。

黑桃抬了一下眉頭,垂眼回望過去,眼中的溫度低了些許。

 

「你花了多少錢,我全部還給你,算是一點謝意。」姓段的背對著我,但我可以想像出他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當然你想要利息也可以。」

 

「不用,」黑桃淡然否決,「我為學長做的一切都是心甘情願。」

姓段的冷笑一聲,「你不過是想增加阿秘對你的虧欠感而已。省省吧,就算這樣阿秘也不會選擇你的。」

黑桃黯然地垂下眼來,卻又隨即淺淺揚起嘴角,「段典立學長,像你這樣,就叫做以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嗎?」

姓段地重重地哼了一聲,「隨你怎麼說!你要多少錢就快開價,我一毛不差的匯給你!」

「雖然我不需要,不過學長不會要你替他付錢的,」黑桃的目光越過姓段的肩膀,向我看了過來,嘴角牽起了溫柔的笑容,「學長也不會喜歡這樣的。」

「我寧願他欠我,我也不要他欠你!」姓段的嗓音聽起來已經到了忍耐極限,握緊了手中長槍,似乎恨不得直接跟他打一場。

「這樣你又有理由綁住學長了,對嗎?」黑桃臉上的笑意更深了,繼續挑釁姓段的,似乎也不介意直接在這裡跟他打一場。

「王八蛋!你自己還不又是……」

 

「夠了!」

我出聲制止了快吵起來的兩人,瞄了一眼不知所措的沉默眾人,尷尬得臉不禁發燙起來。

「這些事……等辦完正事再說。」而且在別人面前吵這個實在是很丟臉啊,我都想找個洞鑽進去躲起來了。

 

現在最要緊的是要去打敗弗德,阻止他把格雷變成人間煉獄。

不知道現在他跟梵奧打得怎麼樣了?

 

「學長說的正事是?」黑桃望向我,無視一臉不爽的姓段的跨步來到我身前。

「阻止弗德,他想要攻下格雷,把這裡變得跟雷山村那樣。」我嫌惡地皺起眉來。

「學長想怎麼阻止?」

「用我的天賦技能時間暫停,再趁機把他殺了,這技能一天只能用一次。」我答道,但隨即發現我說了不該說的話。因為這樣說,他不就會發現當初我救的是姓段的而不是他嗎?

我不安且心虛地抬頭望向黑桃,但他的表情並沒有改變,只是關切地看著我,也沒有問我何時用了技能才需要冷卻時間,讓我鬆了口氣。

 

「那我們快走吧。」黑桃對我彎起嘴角。

「嗯。」

 

我點點頭,跟眾人一起邁步跨出了剛才的戰場,仰頭向空中一望,卻發現弗德跟梵奧早已消失無蹤,而街道一片寂靜,竟不見任何人的蹤影。

市民們都在地下避難,但死靈法師跟邪神祭司們居然也不見半個。難道他們轉移陣地了嗎?

 

 

 

 

正當我覺得奇怪時,肩上突然多了熟悉的重量。

貓型態的幻從我的肩上落下,晃了晃倒鉤的尾巴,金色的瞳眸向我眨了眨。

『你想找的那兩個首領級的傢伙,就在格雷的市政府,』幻仰起頭,微微瞇起雙眸,往市政府的方向望過去,耳朵動了動,『那邊的闇屬性特別強烈,我感覺得到。』

 

「嗯。」我點頭表示了解,伸出雙手抱住輕巧地跳回我懷中的幻,回頭向眾人朗聲道:「幻說他們在市政府。」

 

「你們之中有保管將軍馬的人吧?」黑桃笑瞇瞇地望向叛軍們,「我不太記得是誰了?」

對連他們的名字都還沒記清楚的黑桃,叛軍們倒是鞠躬盡瘁,馬上就有人跳出來說:

「是我!將軍死後,他的馬就成了我的,畢竟平常都是我在替他照顧的,那匹馬送你也行!」

那名叛軍像是中了黑桃的蠱一樣地歡欣笑道,再次讓我見識到友情之水的效力之強。

他向左方吹了一聲響亮的口哨,一陣急促的達達馬蹄聲立刻由遠而近,很快的,一匹黑色的駿馬就在我們面前煞住腳步,脖子向那名叛軍親暱地蹭著。

那名叛軍拍了拍馬的脖子,便將韁繩遞給黑桃,黑桃接過韁繩,腳尖入蹬,很快地便騎上了馬,俐落瀟灑的姿態竟讓我直覺地想:童話中的王子,或許就是這樣的吧……

 

「來,學長,你很趕時間吧?」

 

黑桃向我伸出手來,笑容可掬地邀請我跟他共乘一匹馬。

 

「嗯……」

但我並沒有立刻上馬,因為不用回頭我就能感覺到,姓段的他充滿醋意的目光正死死地盯著我的背。

 

 

 

 

 

然而姓段的卻採取了讓我意外的行動。

「那我就不客氣了。」

他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拉住了黑桃的手,踩上腳蹬,理所當然地上了馬。

黑桃臉上的笑意已減了些許,望向姓段的綠眸帶著絲冷意,「我是邀請學長,並不是邀請你上馬啊。」

姓段的恍若未聞,抓住黑桃的腰,我看見黑桃明顯地皺起眉來。

姓段的也一臉厭惡,似乎千百個不願意跟他有肢體接觸,保持著不讓胸膛靠到他背的距離,煩躁道:「你先帶阿秘去又能怎樣?憑你一個人要怎麼保護他?不如我跟你先去打前鋒看看狀況。」

 

黑桃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但也沒有反駁。

姓段的冷笑一聲,挑釁的揚起眉來:「要顧全大局啊,黑桃學弟。」

「其他人先解散逃難去吧,」黑桃扭頭對那些叛軍說完,便轉過頭來望向我:「那我們先走了,學長。」

黑桃對我溫和一笑,便毫無預警地策馬飛快跑出,讓姓段的險些摔落至地。

姓段的咒罵一聲,逼不得已地抱緊了黑桃的腰。

這兩人就這樣乘著馬絕塵而去。

 

「那我們也快走吧。」我說。

眾人知道事不宜遲,點點頭,便一同往格雷市政府的方向邁步全速跑去。

但跑了一陣子,我發現我跟煙落後了其他職業的人一大段。

果然王子公主的屬性還是比其他人弱嗎?根本追不上其他人的全速狀態,連敏捷屬性都低人一等……感覺真不甘心。

 

「我背你跑?」跑在前頭的飛沙看見我在後面,停下腳步來回頭問我。

「不用。」被他背著像什麼樣子啊,他在現實中可是比我矮半顆頭的女生。

「我背得動。」飛沙以為我是擔心他背不動我,微微前蹲等待我攀住他的背,使我很不好意思解釋我心中所想的理由,畢竟現在已經是非常情勢……

 

 

『上來。』

一陣黑煙忽然從我眼前飄過,然後我感覺到一種柔韌有力的根狀物拍了拍我的背,我向旁一看,詫異地發現放大版的幻就站在我身邊。

『快上來。』幻不耐地咧牙催促,現在的牠看起來就像一隻優雅的黑豹,銅鈴般的金色大眼瞪著我。

我完全不知道牠居然可以變得這麼大隻,而且還居然願意當我的坐騎?

 

不過現在沒時間思考這麼多了,我跨上牠的背,抱住牠的脖子,看著已經有些喘的煙,向幻詢問:「可不可以順便載煙?」

幻先是瞇起眼來瞧了有些緊張的煙一眼,似乎有些不願意,但牠到最後還是妥協般地嘖道:『隨便,但我不要她抓我,叫她抓著你。』

 

 

「嗯。」得到幻的允許,我便轉頭向煙說道,「上來吧,抓著我就好。」

煙明顯鬆了一口氣,小心翼翼地跨上幻的背,然後有些遲疑地抓住了我的肩膀。

『真重。』幻不悅地抱怨一聲後,便隨口提醒一聲:『要出發了,抓緊點。』

 

 

四周灰色的景物突然快速飛過,狂風狠狠地撲在臉上,感覺有些刺麻。

「哇!」我聽見背後傳來煙一聲驚叫,她再也顧不得含蓄,緊緊抱住了我的腰,深怕摔在街道上。我的臉變得有點熱,畢竟女生身體的觸感貼在我背上,還是令我感到害臊。

 

「我不知道你還能變得跟豹一樣!」為了轉移對背後觸感的注意力,風聲大作中,我在幻的耳邊大叫。

『別在我耳邊叫,很吵!』幻吼道,『把身體變大本來就是基本中的基本!人類,你應該多去看一看相關書籍!』

「那你怎麼會願意載我!」因為風聲呼呼實在太吵,我忍不住要將音量放大。

『就說不要那麼大聲了,白癡人類!』幻又朝我吼,沉默了一下才開口,給了我一個等於沒回答的答案:『這種事……這種事給我自己思考!』

 

 

我揚了揚眉,乾脆打開寵物介面。

然後我看見我跟幻的主寵關係已經變更成:沒我幫忙就沒什麼用處的笨人類。(註:已可騎乘)

 

我不禁失笑出聲。像這樣就叫做傲嬌吧?

 

 

變大的幻速度真不是蓋的,不一會,我們就到了外觀歪七扭八的市政府,看到了姓段的跟黑桃站在市政府前方,環著胸,背對著對方,完全不跟對方交談。

我看他們八成吵架了。不過我並不想過問他們吵架的內容。

 

 

「阿秘,怎麼這麼快?這是……?」

姓段的看到我騎著幻來,顯然相當訝異。

我跟煙一跳下幻,幻馬上就縮回了平常的大小,跳上我的肩,不屑地望著姓段的,似乎在嘲笑著他的無知。

「原來他還可以變大啊。」姓段的嘖嘖稱奇,幻打鼻子裡對他哼了一聲,讓姓段的嘴角抽蓄起來。

 

「你們不是說要去探探情況嗎?有發現什麼嗎?」煙問道。

黑桃指了指市政府上的一排窗戶,窗戶後方很明顯的有人影在規律地巡邏著。

我看見他的脖子上掛著黑色望遠鏡,應該也是商城道具。姓段的脖子上也有一副,八成是不想輸給黑桃才追加添購的。

「我剛才用這穿牆望遠鏡看過,現在邪神祭司們都聚集在這裡,至於死靈法師們我就沒看見了。」黑桃說,「但可以確定弗德跟梵奧,還有米蘭達都在這裡沒錯。」

黑桃望向煙,「在這邊,妳可以偵查裡面的人的等級嗎?」

煙的眼中綠光一閃後,隨即失望地搖搖頭,「不行,太遠了。」

 

「表姐也跟死靈法師們一起消失了,密頻也連絡不上。」姓段的擰起眉。

嗯,看來情況越來越吊詭了……

 

「而且老實說,依我們的人數,攻進去也是沒用。」姓段的嘆道,「裡面少說有五十來個邪神祭司,」他瞥了黑桃一眼,「格雷叛軍又不會魔法,在接近那些會飛會放法的怪物前,大概就先陣亡了吧。」

 

黑桃挑了挑眉,不予置評。

友情之水只能對比自己等級還低的NPC使用,可見叛軍們的等級不會高過於四十;而叛軍們又都是直接正面作戰的戰士,沒有擅長奇襲的刺客職業,似乎幫不上什麼忙。

也正因如此,黑桃才沒有帶那些叛軍來幫忙吧。

 

情況就這樣陷入膠著了。

 

「能讓我幫忙嗎?」

一個輕柔的女聲忽然從天空傳來。

藍國大王子臨風起行旗下的雨夜,一如往常地穿著女僕裝飛在空中。

她緩緩地降落地面,向我們綻開一個漂亮的笑:

「我想替臨風拿回信物。」

 

 

 

──

 

黑段好萌啊(靠

 

本日菜單:

姓段的跟不夜的內褲+重生點固定黑槍

(朝姓段的開槍)

這樣就算被內褲毒死也不會回重生點 可以一直吃內褲喔 真是太好了呢~(塞塞塞塞塞

(段:我的內褲才沒有毒唔唔唔唔唔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