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姓段的跟黑桃的決鬥時間延到了隔天下午五點。

 

「各位鄉親父老小姐先生,看過來看過來,藍國三王子旗下騎士與狂戰士的肉搏戰即將開打!保證精采!現在入場只收您五百喔!」

在競技場的門口,不夜拿著大聲公吆喝招攬客人,甚至讓NPC辦起賭盤來,還不知道從哪邊叫來了幾個NPC小販在外頭販賣食物,吸引了人群好奇前來。

 

之所以將決鬥時間延到現在,是因為不夜提議要利用這場戰鬥為格雷賺錢,湯姆自然欣然答應。

「而負責決鬥的兩位能分到本次收入的兩成喔。」不夜笑瞇瞇地對兩人說,以讓他們接受利用他們來賺錢的事。

我原本以為他們會拒絕,沒想到他們卻做出了令我意外的回答:

「不用給我,給阿秘吧。」

「給學長就可以了。」

當時兩人幾乎是同時間回答不夜。這意外的默契讓他們都皺起了眉,不快地互看一眼後又別過了頭去。

於是我便意外多了一筆收入。

 

在走進競技場前,我瞥了一眼忙得不亦樂乎的不夜。這傢伙還真是會趁機賺錢啊。

見我前來,不夜放下大聲公向我打招呼:

「嘿嘿,三王子殿下。你那兩位在格雷有一定聲望,因為長得帥還有一堆粉絲呢嘖嘖嘖,」不夜笑嘻嘻地拍拍胸舖,「雖然是臨時決定要打,宣傳不夠,不過交給我,保證能招到許多觀眾的!」

「那還真是謝了啊。」我挑眉。

「不用謝不用謝。」他搖搖手,「欸,你來了啊,快去幫忙收錢吧。你去那邊賣餅的攤子幫忙,那邊人手不夠。」

他快樂地指點臨時來幫忙的NPC做這做那的,神情十分快活,已經沒空搭理我。

 

我也不再打擾他,舉步走進競技場,步上了看台的石梯。

格雷練兵區的競技場就像是小型的羅馬競技場,由向外疊起的層層看台圍出一個灰色的圓形石地,而戰士們將要在這場地拿出武器,於觀眾的注視下決鬥。

由於現在是傍晚,湯姆特別命人在決鬥場地四周點起了燈,讓這黃昏下的戰鬥能被看得一清二楚。

而我們隊上的人則是跟湯姆一樣站在離場地最近的看台上觀看,算是同隊的貴賓席優惠吧。

 

 

聽見我的腳步聲,飛沙立刻轉身向我走來,將一把鐵製手槍遞給我。那是用來宣布比賽開始的開戰之槍。

我接過了槍,「抱歉,來晚了,剛才去看了凱。」

飛沙頜首,表示理解,「他還好嗎?」

「他很好。」他的住處完全沒遭受波及,在格雷的警報解除後便悠哉地回到了住處睡覺去了。

我去探望他時,載我們去雷山時的老車伕達利也在他家作客,兩人正在下西洋棋聊天,一派和平的景象令我倍感欣慰。

看到我來,他們很高興,還硬拉著我一起吃晚飯,這就是我晚到的原因。

 

我掃了一下觀眾席,今天觀戰的人坐了席次的一半,有玩家也有NPC。

觀眾們興致勃勃地討論著接下來的戰鬥,甚至還有一群女人做了表達加油的支持布條跟旗子,熱情地叫喊著他們兩人的名字。

「段王子段王子段王子段王子段王子段王子!」支持段王子的女人們一起高喊,還不知道從哪搬來了鼓一直敲。

「黑桃黑桃黑桃黑桃黑桃黑桃黑桃!」另一方也不甘示弱地一齊用大聲公喊道。

毫不相讓的雙方支持者將場面炒得熱鬧非凡。是說我還真不知道他們何時累積了這麼多粉絲,有空再上論壇這兩天新設的『王族中的名人們』討論區看看好了。

「打完後你們就交往吧兩位!交往吧交往吧──」

……。

在人聲沸騰之中,我好像聽到了奇怪的要求……應該是錯覺吧。

 

對於粉絲們的熱情呼喊,今天的兩位主角向她們微笑揮手致意後,便向前兩步,站在場地中間相望,等待我鳴槍展開決鬥。

 

「阿意,這樣真的好嗎?」淨血意外地擔心起兩人,「如果死了可是會掉兩級喔。」

我拍拍淨血的頭,仍望著無聲對看的兩人,「他們也知道這點,但還是想打,那就讓他們打吧。」

若我阻止他們,他們反而會心中不痛快吧。

 

「呵呵,是啊,」日琳姊掩嘴笑道,竟顯得相當愉悅,「這種場面也滿有萌點的呢。」

飛沙聞言點頭同意,淨血則是露出疑惑的表情:「什麼萌點?」

「雖然我也不懂,但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我嚴肅地對淨血說,淨血雖然不解,不過還是乖乖地點了點頭。

 

「這兩個人類要為你決鬥嗎?」

此時,人型幻突然在我旁邊出現,扶著石欄杆好奇地看著兩人,尾巴一搖一擺。

我沉默了一會,「……不,只是他們想打架。」

雖然要追究源頭的話,起因是我沒錯。

他們因為我而成了敵人,要他們好好相處也已經不可能。

當然,我不敢期待他們在互毆後便一笑泯恩仇。

但我很清楚,他們確實需要打一場架發洩對彼此的不滿。

而站在旁邊見證,則是我能為他們做的。

 

「是喔?」幻搔了搔臉,「我以為贏了這場戰鬥,就可以得到跟你的交配權。」

我紅著臉瞪著語出驚人的幻,「你在說什麼啊?」

 

 

「啊,學長來了。」在場上的黑桃發現了我,笑著向我揮了揮手,我也向他們揮了揮手。

雖然他們人在場上,但他們說的話我卻聽得一清二楚,大概場上有設什麼法術之類的吧。

跟我打招呼過後,黑桃含笑看向姓段的:「你不需要讓學長幫你放一下王者加冕技能嗎?」

「不需要。」姓段的環起臂來,望向看台上的我,笑得自信,「只要主人在身邊,騎士就夠強了。」

說完,這傢伙還裝模作樣地向我拋來一個多餘的飛吻。

見看台上的我臉紅了起來,黑桃斂下了笑意,「段學長,只要是技能都可以用吧?」

「當然。」姓段的朝他冷笑,食指筆直指向他的鼻子,「儘管帶著你對我的恨意放馬過來吧,因為我也打算這麼做。」

「正合我意。」黑桃靜靜回答。

語畢,兩人都擺出了戰鬥架式,凝神對峙,不再多言。

看來時候到了。

 

我將手中的槍高舉過頭,扣下板機。

槍砰地一聲於夕陽下爆響,射出了一陣灰煙,在沸騰的氣氛中宣布了決鬥的開始。

 

 

槍音剛落,段王子便發動完了攻防上升技能,身上白光金光交互閃爍。

與此同時,一陣旋風從黑桃雙腳下猛然颳起,將他棕色的頭髮吹得狂亂。

那是他與魏大少PK時所用的狂暴技能,看來他完全沒打算對姓段的留情。

「哼,讓你成功發動那招那還得了啊?」

段王子向前奔跑的雙腳閃過金色殘影,竟瞬間欺到了黑桃跟前,握緊的拳頭早已出現在黑桃的右臉頰旁。

黑桃剛睜大眼,下一刻便硬生生吃了一拳,結實的重擊使他的頭被打得向左一歪。

黑桃嘖了一聲,還來不及擦去嘴角的血絲便趕忙後退,但姓段的速度卻比他更快,不給他拉開距離的空間,讓黑桃只能邊跟他過招邊後退。

這時的黑桃滿臉驚異,就像在說:這傢伙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在拆了十幾招後,眼看毫不留情的一拳又要往黑桃臉上灌去,黑桃伸手想擋,卻沒想到這只是段王子的假動作,只見姓段的飛速壓低身子,長腿狠厲地掃向他下盤。

「!」

黑桃閃避不及,眼看就要向後栽倒,但他及時以手撐地,身子向後俐落一翻,正好拉開了他跟姓段的距離。

「沒想到騎士也擅長肉搏戰。」黑桃挑眉一笑。

「這是為了保護阿秘。」姓段的向黑桃奔去,雙腳在奔跑間又在場上留下了金色殘影。

黑桃皺起眉來,看了台上的我一眼,又望向姓段的,忽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知道了。」

 

黑桃揚起一邊嘴角,在拳腳來往間抓到一個空檔後,突然快速轉過身去,朝我們所在的看台反方向拔腿衝去。

「想逃嗎?」段王子輕蔑一笑,急急快步追上。

不一會,他就把黑桃逼到了牆邊,舉起拳頭又要轟過去。

這時黑桃轉過身來,往段王子腳下瞥去,從容地彎起嘴角。

因為他的腳上已經沒有金色的殘影在了。

 

「接下來換你逃了。」

「!」

這時姓段的總算露出了不妙的神情,偏頭驚險閃過黑桃揮來的重拳,但在下一刻肚子便被另一記快拳給狠狠砸下。

「唔!」段王子皺起臉來,嘔出了一口鮮血。然而黑桃卻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右臂肌肉爆掌,擒起他的衣領,將他高高舉起,再往地板狠狠摔下。

段王子的身體重重撞上地板,揚起一地塵灰,也弄髒了他那張自豪的臉。

此時場上響起了一片尖叫。

而見他如此狼狽,我的心也不由自主地一揪。即使知道這是遊戲,我還是瞬間起了跳下看台去救人的衝動。

 

「但我不會讓你逃的。」黑桃跨坐在段王子身上,從容地將他的雙手按在石地上,微笑道:「剛才你速度那麼快,是因為靠學長靠得近的關係吧?」

沒錯,那是騎士的被動技能護主赤心,只要離主人方圓五十公尺之內,就能有速度力量的屬性加成,特徵是腳上移動時會有金色殘影,是騎士後期的技能。

 

姓段的雖然臉上沾滿灰塵,嘴角掛著血絲,但仍桀驁不馴衝黑桃笑:「對,因為我是阿秘的騎士。」

「是靠學長的技能嗎?」黑桃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這是我跟他之間的羈絆。」段王子笑得很得意,「你永遠都比不上的。」

黑桃眼神一沉,一拳又重重地轟在段王子臉上。

顯然狂戰士的力量比騎士大出許多,被這樣一揍,段王子又吐出了一口血,臉頰馬上就一片紫紅,我得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忍住不用召喚技能把他叫過來,強制他離開戰場。

 

然而他卻笑得更歡快了:

「喂,你幫我看看阿秘的表情。他是不是看起來很擔心我?」

黑桃抬起頭來,望向台上的我,我還來不及收回擔憂的神情,他便黯然別開了視線,平靜地垂頭回覆他:

「並沒有。學長知道這只是遊戲。」

「才怪,你說謊。」雖然臉腫了一半,但姓段的仍一臉自信,「阿秘一定很捨不得我。在你把我摔到地上的那一瞬間,他一定恨不得飛過來救我。」

 

聞言,我不由得雙頰發燙。還真的都被他說中了……十幾年的孽緣果然不能小覷。

 

「……你說夠了嗎?」黑桃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努力壓抑著什麼。

「還沒。」

姓段的收起炫燿般的笑容,盯著黑桃平靜地繼續說:

「你現在可以把我揍回重生點,要我直接向你認輸也行;之後,你大可去跟其他人宣傳你贏了我,不管是在遊戲中還是現實中都可以,請便,我根本不會在乎──因為我已經得到我最想要的了。」

 

「……原來如此,」沉默了一會後,黑桃才又瞇起雙眼開口:「你之所以提議跟我PK,就是為了向我證明這一點?」

「沒錯。」姓段的勾起嘴角,「我要跟你PK不是為了贏你,而是要讓你認清現實。」

 

黑桃又靜默下來,舉頭望向站在看台上的我。明明是他壓制著段王子,但他此刻的神情卻有如被遺棄的犬類一般,令我不忍卒睹。

過了幾秒後,他輕笑一聲,收起悲傷的神情,又將頭轉向段王子,鬆開了箝制住段王子的手。

「段學長,」黑桃從段王子的身上爬了起來,居高臨下地望著躺在地上的他,「不,段典立。」

「嗯?」段王子懶洋洋地看著他。

黑桃偏著頭,笑得有如陽光那麼燦爛:

「你真是個狡猾的爛人。」

 

「彼此彼此,」被罵爛人的段王子居然沒生氣,一臉愉悅,「你終於把心裡的話說出來了啊。」

姓段的緩緩坐起身來,「我也很討厭你好嗎?一天到晚跟在阿秘旁邊轉來轉去的,要不是怕阿秘難過,我早想買兇把你給殺了。」

「我也一樣。」黑桃抹去嘴角的血絲,淺笑道:「所以我衷心祝你早死早超生。」

「話可不能亂說,」姓段的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向黑桃煞有其事地搖搖手指,「如果阿秘傷心過度隨我而去了怎麼辦?」

「你死後我會好好照顧學長的。」黑桃咧開嘴角,「不,不用等到你死後,相信學長厭倦你的那一天很快就會來了。」

「那天永遠不會到的,你還是快點死心吧。」段王子拍拍身上的灰塵。

 

 

──

 

其實我覺得黑桃這個人,對上段典立才是他最有血有肉的時候。不然平常寫他,大部分時間我都覺得虛無飄渺啊哈哈哈。

所以我萌黑段。(靠

然後這場戰鬥本來不在我大綱裡的說哈哈哈哈,雖然討厭戰鬥場面,不過寫得很爽。

因為我萌黑段。(夠了

 

 

今天想要送魏如萱的"一刀兩刃"這首歌給黑桃。

今天想要給姓段的吃書套。

(段:為什麼不是送歌給我啊奇怪唔唔唔唔(被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