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學長。」打開門後,黑桃就站在門外,微笑一如往常地和煦。

然而當他的視線落在姓段的身上時,雙眼便驀地一暗。見狀,我不由得心中一緊,同時也慌亂地想:他剛才是不是聽見我跟姓段的在……

姓段的彎起嘴角,挑起一邊眉毛,什麼都沒說,只是向他露出勝者的笑容。

黑桃也不急不慢地回以淺笑,然後便自然地走到我旁邊。

 

「我們走快點吧,大家都已經快到了喔。」黑桃在我身旁,聲音依舊輕快爽朗,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姓段的眼中立刻併射出露骨的厭惡,但看了看我,終究是忍了下來,沒有發作。

我吞了吞口水。

即使兩人沒有正面衝突,但被夾在兩人中間,空氣中的火藥味仍令我頭皮發麻。

 

「對了,黑桃,」為了排解尷尬的氣氛,我連忙找個話題來聊,「呃,米蘭達現在已經……所以你之後打算怎麼辦?要繼續留在格雷幫湯姆做事嗎?」

我原本以為他會搖頭,沒想到他居然點了點頭,有些困擾地笑了笑:「因為打壞格雷廣場的錢還沒還清啊,所以我大概要繼續留在這裡吧。」

「你想繼續留在這裡?」我問。

黑桃輕輕笑了笑,搖了搖頭,「不想。」

「我想待的地方只有學長身邊而已。」

他俯下身來,在我耳邊說道,聲音充滿我無法回應的渴望,使我不禁低下頭來迴避他的眼神。

然而,在我心中也確實希望他歸隊。

因為他是我重要的學弟啊。

 

此時,姓段的突然抓住我的手,將我拉近他,抬起眼狠狠地瞪著黑桃。

「不要臉也要有個……」

但在看見我不知所措的表情時,他硬生生地收住了話,深呼吸了一口氣,不甘願地嘖了一聲,咬牙切齒地說:

「……如果阿秘要你歸隊的話,你就歸隊吧。」

 

聞言,我十分驚訝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姓段的。

黑桃收起笑容,望著他的綠眸也顯得有些訝異。

他則無可奈何地回望了我一眼,然後冷冷地看著黑桃:「但歸隊不代表你可以對阿秘動手動腳。」

這時黑桃彎起一邊嘴角,有異於平常的溫和笑容,充滿了打量的意味:「你進步了啊,段學長。」

「男人有了愛人就會成長啊。」姓段的哼了一聲,我則不由自主地紅了耳根。

「嗯,以你來說已經算是不錯的進步了吧。」黑桃嘉許地點了點頭,「看得出你盡力了。」

「是啊,這已經是我的容忍極限了。」姓段的難得並沒有為黑桃的話語發怒,而是一逕地冷笑,「還有你總算肯在阿秘面前露出本性了啊。」

黑桃聳了聳肩,臉上綻開無辜的笑:「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喔。」

 

 

「對了!」我忽然靈光一閃,順便打斷兩人的唇槍舌劍:「可以用信物抵你的債吧?」

「咦?」黑桃眨了眨眼,顯得有些訝異。

「信物不是很貴嗎?而我給了米蘭達兩個信物,這樣就能一筆勾銷了啊!」我情緒高昂地說。

「可是這樣好嗎?」黑桃仍有疑慮,「學長給米蘭達的信物,一個是魏大少的,一個則是……」

「二公主的信物本來就是你搶來的,拿來還債也綽綽有餘了啦。」姓段的不耐地開口,「反正這是遊戲,還管那麼多道德觀幹嘛?」

黑桃綠眸微瞇,向他露出表面的微笑:「你這是在對我釋出善意嗎?」

姓段的皮笑肉不笑,給了個模擬兩可的回答:「你可以這樣認為啊,黑桃學弟,這樣阿秘也會比較高興吧。」

「欸,快到了喔,別再抬槓了你們。」

我快步走在前頭,尷尬地揚聲壓過兩人你來我往的明槍暗箭,感覺背後出了一身冷汗。

 

 

 

在我推開宴會廳大門時,便被眼前的豪華排場給嚇了一大跳。

宴會廳跟之前簡潔風格的布置完全不同,黑白格地板竟已被灰色的大理石所取代,四大方桌上擺滿了用金盤盛裝的各種精緻西式料理。在宴會廳的角落,還不知道從哪請來了一個小提琴手跟鋼琴手,身著正裝認真地演奏悠揚的音樂。

而牆壁上也掛滿了一些金框裱框的油畫,以及一些看上去很高級的瓷具,映著天花板上的光球的明亮金光,把整間宴會廳妝點得金碧輝煌。

身著正裝的賓客們在享用佳餚間談笑自如,顯得十分愉快,一點也看不出今天格雷才經歷過一場血洗。

然而見到這宛如奢華宮廷的空間時,我不禁心中一沉。一上任就以奢華的晚宴跟以前的市長做出區別嗎……格雷的未來越來越堪憂了。

 

在衣著正式的人們中,飛沙淨血日琳姊他們顯得格外顯眼。察覺到我們進來,飛沙抬起了頭,日琳姊則是向我們微微一笑,淨血則是乾脆從座位上站起來大力地向我們揮手。

在我要走向他們時,卻聽見了一個愉快的男聲:

「哎呀,恭候多時了。」

身著華麗正裝的湯姆見我們進來,便笑吟吟地從主位上站起,他的周遭聚集了一些衣著華貴的中年男子,不夜也在裡頭跟其中一人談話著,但在那群人裡頭卻顯得特別窮酸突兀。

「敬我們格雷的恩人--藍國的三王子。」

湯姆舉起金製的酒杯來,向我遙遙微笑致意。見湯姆這樣做,他身邊的人們也趕忙向我舉起酒杯,有些人舉得太快,杯內紫色的葡萄酒甚至還溢了出來。

而不夜見到我來了,竟拿起另一杯酒向我走了過來。

「給尊貴的三王子殿下。」他以雙手向我遞來一杯酒,貌似恭敬。

我揚眉,姑且接過,望向金杯中那散發出濃厚葡萄香的紫色液體,「沒下毒吧?」

「嘿嘿,我才沒有三王子殿下那麼高明的調藥本事呢。」不夜語帶諷刺地說。大概還是在記恨我給他下藥吧。

這時飛沙他們也走了過來。飛沙拿走我手上的酒杯,聞了聞後,又遞給我:「沒毒。」

既然飛沙以暗殺者的識毒技能鑑定過,我就放心了,便乾脆地喝了一口。

 

「三王子手下也有能鑑毒的人啊,佩服佩服。」湯姆慢步走來,臉上帶著面具一般的笑,「不過這是不是多慮了?在我即位的晚宴上,是絕不會允許有人在食物中下毒的。況且不夜是我的親信,他是很懂規矩的。」

「非常抱歉,這是為了謹慎起見,畢竟我們王子殿下可是萬金之軀啊,」姓段的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令我臉頰發燙的話,然後環視這布置華麗的宴會廳,擺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轉移話題:「湯姆市長真是厲害,才不過兩小時就把宴會廳改造成這樣了。」

湯姆露出了愉悅的笑:「都市是生命體,而身為中心的市政府則會回應主人的意志,讓這裡的房間呈現出主人想要的風貌。」

 

原來如此……我憶起米蘭達彈手指便能為我們拉開椅子的場面。那並不是魔法,而是格雷在回應主人的命令。

 

「而我也想要讓格雷成為跟這宴會廳一樣氣派的繁華都市。」湯姆啜了一口葡萄酒。

「市長一定可以的。」姓段的以滿面笑容敷衍。

 

「湯姆……市長。」我開口叫住他。

「什麼事?」湯姆淺笑回望我。

我深呼一口氣,「既然我給了米蘭達兩個信物重組都市之心,那黑桃欠格雷的債務就能一筆勾銷了吧?」

「當然。」湯姆笑瞇了眼睛,爽快地答。

「那他也可以不待在格雷了吧?」

「嗯?」這時湯姆才微微抬眉,轉頭望向我身邊的黑桃,「我記得你是……侍衛?你想離開格雷嗎?」

黑桃點了點頭,「是的。」

「你想要離開這將會變得無比繁華的格雷嗎?」湯姆微微抬眉,眼中浮現一絲訝異,「是不滿意前市長給你的待遇嗎?我可以……」

黑桃搖搖頭,「不是錢的問題。」

 

「我本來就是三王子的人。」黑桃深深地望著我,令我心頭微微一震,「這點從來沒有變過。」

「好吧。」湯姆看了我一眼,聳聳肩,然後又向黑桃掛上了面具般的笑,「若你想要回來格雷的話,隨時歡迎你。」

「那麼,我先失陪了。」說完,湯姆便轉身過去,繼續跟湊上來恭喜他的紳士淑女們談話,不再搭理我們。

 

「說明手冊。」

話音剛落,說明手冊便出現在了黑桃手上。他綻開如陽光般燦然的笑,以另一手牽起了我的手,將其舉至他的唇邊,我的手背上可以感覺到他溫暖的鼻息。

「呃,要在這裡嗎……?」我環顧四周,窘迫地發現全場瞬間安靜下來,視線都集中在我們身上。

「我等不及了。」他認真地看著我。

我臉頰一熱,低下頭來,「那、那你快把手冊上那又臭又長的誓詞念完。」若非要我找出這遊戲討厭的地方,就是那令人渾身不自在的效忠儀式吧。

我閉上眼睛,等待他念完誓詞後碰落在我手上的雙唇觸感,然而過了一會才聽見他卻猶豫地喃喃道:「可以嗎?」

我睜開眼睛,不解地看著他。

「我真的可以……再回到學長的身邊嗎?」他的聲音竟有些顫抖。

知道他在為那件事內疚,我心頭一酸,皺起眉,「什麼可以不可以的,你不是剛才才說你本來就是我的人嗎?」

話說出口,我才覺得這話過於曖昧,不由得臉上一熱,完全不敢去確認姓段的他的反應。

黑桃愣了一會,隨即失笑出聲,一雙綠眼直直地盯向我,竟令我心中一陣不安,「那我就……」

 

 

「等一下。」

這時姓段的面無表情地出聲打斷了黑桃。

黑桃的眼中閃過一絲不悅,扯了一下嘴角,慢聲道:「段學長,你該不會是要阻止我們的效忠儀式吧?」

「不,」姓段的搖了搖頭,「我只是想跟你在回到阿秘旗下前做一件事而已。」

「什麼事?」黑桃淡淡地回望他。

「跟我PK。」姓段的彎起笑容,紫瞳中燃起熊熊戰意。

聞言,不知道PK為何意的NPC們都一臉不解,只有玩家們面上了然。

「為什麼?」黑桃似笑非笑。

「明知故問。當然是因為想揍你。」姓段的直言不諱,環起胸來,下巴微抬,眼神銳利,「你也一樣吧?」

黑桃先是一怔,下一刻竟放開我的手,痛快地大笑出聲來。

這還是我第一次看他大笑。而在察覺到這點時我才驚訝地發現:黑桃從來沒有在我的面前笑得如此暢快過。

「哈哈哈,沒錯,我無法否認。」在笑了一場後,黑桃擦了擦眼角笑出的淚,唇邊仍帶著笑意,一臉神清氣爽:「要現在打嗎?」

「對。」姓段的莫名其妙地看著黑桃,似乎不能理解這有什麼好笑的,「不用武器,就用空手PK。」

「等你回隊後,我們都是阿秘旗下的人,互打可能會損害阿秘的聲望,不如現在打一打。」姓段的向我眨了眨左眼。是想要我稱讚他很體貼吧?好吧……跟當初他把黑桃逼走的魯莽手段比起來,這確實是難得的體貼。

 

「其實沒有影響。」站在一邊的飛沙平靜說道。

被飛沙吐槽,姓段的嘴角抽蓄了一下,清了清喉嚨,朝好奇地在一旁觀看的湯姆詢問:「不知道市政府內有沒有適合切磋的場地呢?」

聽姓段的這麼說,就算不知道PK的意思,湯姆也會意過來:「市政府內沒有,不過練兵區的競技場倒是能借二位一用。」

 

──

 

有追我噗的人應該已經知道了,但還是在這邊跟大家報告一下。

我已經跟威向出版社在談出書的事情了,也看了繪者。

真的很感謝威向願意給我這個機會,明明我還沒寫完。而且給新人出長篇應該是個很大的賭注。

 

是的,就是各位現在所看的這篇文,將來有可能會被包裝得美美的在書店出售。

雖然還不知道何時會出版(因為我還沒寫完嘛),但既然已經開始在談出版了,我將會盡力快點完稿,以求實體書的面世。所以之後更新的速度應該也會快一點吧XD

真的很感謝一直以來支持我的讀者……剩下的感言等我把文章完結後再一起說吧。XD

 

本日菜單:

擤過鼻涕的衛生紙+綜合內褲關東煮+店長老伯伯的胸衣+隔壁嬸婆隆乳失敗的矽膠

 

為了慶祝,今天也吃得比較豐盛呢,開心吧段典立(塞塞塞塞塞

(段:為了慶祝不是應該要讓我吃阿秘唔唔唔唔唔唔(被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