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裝備都是跟飛沙一樣的黑色皮甲,少女給了他們和職業相符的武器,而我,則是根……金色的法杖。算了有比沒有好。

我打開角色列表,終於發現了防禦力和敏捷屬性+5(草日村村民軍用皮甲)的標示,也就是說新手裝沒有任何屬性,基本上跟沒穿沒兩樣嗎……

 

不過我後來又發現,威嚴那個屬性變成了1+10(名貴的金杖)!原來它有加威嚴屬性嗎!

我想起我的威懾技能,趕緊打開技能選單,果然發現他的成功率變成了21%!雖然還是沒有很高,但絕對比剛才的10%要好多了!

 

可是這根"名貴的金杖"還是沒有加半點攻擊力,讓我有點挫折。

 

他們兩個知道後,飛沙的反應是叫我放心在後面放威懾技能,而段王子則是在那邊擠眉弄眼的說在下會誓死保護王子殿下的,十分欠打。不過我也不能說不高興就是了,雖然感覺我被當成在後面放技能的法師了。

 

 

我們到了飛沙說的任務NPC前。

任務NPC是一個老婆婆,她說她們村的水井終年枯乾,就連下大雨也無法儲水,想用水都得讓人去湖邊打水回來很不方便。她懇求我們去井下探一探,看看到底是有什麼狀況。

《觸發軍團/隊伍任務:草日村井之謎;任務報酬:每人一千幣,一百經驗值,聲望5;難度:D》

用膝蓋想都知道有什麼發展,下面肯定有怪物,看來是免不了一場戰鬥。飛沙提議我們最好先去就職廚師和裝備工匠,學一些可以割怪物皮撕怪物肉的生活技能,這樣回來可以丟商店賣錢,不無小補。

 

 

飛沙殘忍但實際的提議贏得了我們的贊同,我們馬上就從老婆婆口中問出村中有誰有廚師資格,於是我們開始分頭行動。很幸運的,因為我是王子,所以不只我,其他兩個人就職也都不用錢,任務也只有看著村民示範過後就完成得到技能了。我們就這樣就職了廚師和工匠,而我的稱號也多了新手廚師和新手工匠。

不過等我們就職完畢後,遠方的夕陽也開始西沉。懷錶的時間顯示是下午五點半。

這個遊戲似乎有飽足感的設定,學習技能也會耗費體力。此時村長適時地出現,邀我們到他家共進晚餐,沒有錢買食物的我們自然欣然答應。

 

晚餐是蛋包飯和濃湯以及沙拉,我覺得很美味,不過嘴巴很刁的段王子居然之後私下跟我抱怨他覺得牛奶味太重,蛋包飯上的蕃茄醬太鹹。拜託,我們又不是真的把那些食物吃到肚子裡。

「三王子殿下,您有打算要推翻紅之國的政權吧?」

在飯桌間,村長突然發問。

「嗯,我打算奪回我們原有的政權,解救我國原來的百姓。」我說,畢竟我的立場是王子,這當然也是我的遊戲目標。

「不知班迪村長是否願意成為我們的助力呢?」段王子順勢問道,看來他是想把對紅之國不滿的草日村整個收為我們的旗下。但哪有那麼簡單?

「我個人當然是鞠躬盡瘁,」村長將一匙飯塞入口中,「村民也對紅之國積怨已久,而我也對紅之國十分痛恨,但只不過是一介村長的我也無能為力。」

村長擰起他濃密的眉毛,眼裡盡是自責和悲傷,「我的妻子就是在戰亂中死去,而我的女兒……莉黛,則是被紅之國的軍官搶去,至今……不知下落。」

 

飯桌的氣氛頓時變得沉重起來,段王子一臉哀痛,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很哀痛,還是只是裝出來的。畢竟他並不是會輕易為電影情節感動的那種人。

至於我,雖然是常見的劇情,但我還是覺得有點難過。

而飛沙,則是明顯的憤怒,那雙向來淡漠的眼睛燃起了怒火。

「莉黛小姐嗎?我們會替您打探她的下落。若是找到她,一定會送回您的身邊。」飛沙斬釘截鐵地說。

「真的嗎?」村長眼前一亮,甚至激動地泛淚:「若您們真的找到她並且把她帶回來的話,我班迪,不,整個草日村絕對會為三王子殿下效忠盡力!」

 

《觸發劇情任務:千里尋女》

結果因為飛沙意外的熱血,我們也意外地觸發到任務。也對,他原本就是女生,果然會對這種事情特別生氣吧。

但我們等級才LV1而已,這任務感覺也沒那麼簡單。啊,飛沙在我跟段王子還待在房間亂時,就已經完成一些簡單的任務,升到LV2了。

看來完成這個任務要等一段時間了,好吧,反正先接起來放。

 

 

『而且NPC跟玩家不同,會生老病死。所以最好不要對NPC放太多感情比較好。』

不過明明自己這樣說過,他自己倒是放了不少感情進去啊。但這點我倒是不討厭就是了。

 

 

吃完晚飯後,懷錶的時間已經過了七點。村長表示他要去處理一些文件,就先回房去了。而我們則前往水井,打算去完成《草日村井之謎》這個任務。

外面的天已經黑了,夜空上是都市看不見的滿天星斗。而附近的村民也大多結束了自己的工作,以疲憊的臉向我們打招呼。不過他們聽到我們要去水井裡,都紛紛阻止我們,說現在天黑太危險了。

我們則表示沒關係,因為我們有廚師的生火技能,可以作為照明。聞言,他們才放下心,祝我們好運。真是一群善良的村民。

 

段王子以甜言蜜語作為交換,向一個大嬸要了打火石來生火,點燃附贈的枯枝後,我們小心翼翼地延著原本是做為提水用的繩索爬下了井底。

 

好不容易踩到了底,但四周卻是一片黑暗,抬頭望見的一小片夜空幾乎要與井內的黑暗同化。眼前只有手上火光是明亮的。

井果然已經乾枯,地面完全乾燥。我們三人擠在狹窄的井裡,躡手躡腳地拿火把尋找著其他通路,終於在底下找到了一條乾涸的水路。

只是前方已經不允許拿火把,因為必須要爬行。於是我們只能暫時把火把吹熄,匍匐前進。

爬了不知道多久後,我摸到了一扇活板門,推開後,我們從隧道裡爬出地面,發現這裡有一個寬如一張雙人床大小,高如一般室內的空間,而在最中間,竟有株約一扇門高的紫色仙人掌!

紫色仙人掌開了好幾朵會發光的白色仙人掌花,飄出一股濃郁的甜香,這正是井下的空間之所以燈火通明的原因。看來井乾涸的緣故就是因為這株仙人掌,任務應該只要把它給連根除去就完成了。

這倒是滿簡單的,難怪只有難度D級。

然而正當我們要拿武器除去仙人掌時,上方卻傳來了機關震動的聲音。我們嚇了一跳,趕緊爬回隧道裡蓋上活板門。

幾乎在我鑽回去的同一時刻,我聽見了頭上傳來了人的腳步聲。

 

「剛才好像有人在這裡?」一個男聲說。

「這怎麼可能呢?我們村子裡沒有人有膽量下來這個井的,傳令兵大人。」

我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第二個聲音確實是村長的聲音!這到底怎麼回事?我開始聚精會神的偷聽。

 

「也是,經過藍之國統治的人總會變得膽小,」被稱作傳令兵大人的傳令兵輕蔑地哼了一聲,「好了,來談正事吧,班迪。」

「如你所知,我們紅之國正在進行一個偉大的醫學實驗。這個實驗只要成功,就能拯救皇后陛下的不治之症。所以我們還需要幾個跟皇后陛下條件相似的女人,約三十歲左右。可以吧?」他最後的問句根本就是命令,我聽了也忍不住握緊拳頭。

「可是上次不是已經……」村長的聲音聽來遲疑,但我更無法相信的是他之前……真的……做了這種背叛村民的事情!

 

《觸發劇情任務:草日村村長的背叛》

 

「你說那個啥,叫麗沙來著的?一個哪夠用啊!何況她根本禁不起磨練,早死了。」傳令兵不耐地說,「總之,我們至少需要三個女人,懂了沒?」

「當然可以,謹遵吩咐。」村長必恭必敬地回答,我簡直不敢置信。我幾乎可以感受到背後飛沙的殺氣了。

「記得活捉,我們不需要屍體。事成之後自然有賞,就跟平常一樣。」傳令兵的語氣稍稍緩和了下來:「班迪,你為了我們國家做了很多事,很快的你就會跟其他的賤民不同,會順利變成一等國民的,到時候你就可以離開這個鳥不拉屎的村子了!好好期待吧!」

「不敢當。」村長誠惶誠恐。

「好了,三天後這裡見。對了,我想去喝你那裡的酒……」

「當然可以,這是我的榮幸。」

兩人的聲音和腳步逐漸遠去,等機關轉動的聲音停止後,我們才爬出隧道。

「現在怎麼辦?」我急急地問。

「先不要解這個團體任務。」飛沙臉色沉重,「我接了一個任務,這裡的村民拜託我打聽他妻子麗沙的下落,看來我找到原因了。」

「可是需要證據,否則他不會相信的吧?」段王子挑眉。

「所以先不要解那個D級任務,讓這株仙人掌先留在這裡。」飛沙說,「三天後,我會帶那個村民來這裡,讓他知道村長的真面目。」

「而這三天,我們最好快點提昇等級。三天過後,可能會有一場硬戰要打。」

 

 

等我們爬回去從井邊爬上來時,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多,是NPC的休息時間。所以我們也沒任務可解,只好在井邊下線。

不過我們等一下還要上線,因為遊戲時間的三天後就等於現實時間的九小時後,所以事實上我們也只能休息一小時而已。

 

回到了現實世界,我摘下頭盔,稍微動了一動脖子。牆上的時鐘顯示現在是晚上十點多,跟遊戲時間剛好重疊。不過在現實過了一小時後,遊戲那邊就會變成清晨六點多,感覺真神奇。

 

王族跟我之前玩過的線上遊戲很不同,設計很特別,難怪姚飛紗會邀我去玩。我想我可能整個暑假都會泡在這裡面吧。遊戲的宣傳詞:『讓你離不開遊戲。』還真有點名符其實。

 

 

我打開電腦。

雖然遊戲才剛開放兩小時,但我想現在是NPC的休眠時間,一定會有很多人下線來打心得之類的。

果然,我一用王族online當關鍵字來搜尋,便出現了好幾十頁的心得還有遊戲中的圖片,各自貼在遊戲網站或個人部落格裡。有人甚至已經開始著手準備攻略網站了。

而奇怪的是,王族online還是連個官方網站都沒有。排在搜尋最前面的,反而是一個民間論壇。

五分鐘後我辦好了論壇的會員資格,點進去一看,在線人數居然高達兩萬多人!甚至還有手腳快的廠商在論壇放了廣告,就是看準了王族的人氣。果然越神祕的東西人類就會越想去發掘。

 

我稍微瀏覽了一下,論壇的文章大多是"我現在在xx村,職業xx,有人要跟我一起合作解任務嗎?""我任務需要xx草,有人知道那在哪裡可以拿到嗎?"之類的話。

也有人發了一些無意義的吹噓文,像是"我已經衝到LV20啦!","我在xx村勾到了一個NPC美眉!她說要以身相許!"之類的話,簡直莫名其妙。

而其中人氣最高的,是一篇標題打:"我是藍之國大王子,歡迎大家加入我旗下!"的文章,回應數已經破千了。

 

我好奇點進去一看,便看到了一張照片。

照片裡,一個棕長髮及腰的藍眼俊美男子帶著微笑,雖然他穿的是普通的布衣,但看起來就是很有貴族氣質,跟我完全不同。他的手上拿著跟我一模一樣的懷錶,以證明他是皇室成員。

他說他的ID是臨風起行,目前人在華木村,歡迎各種職業的人加入他旗下,並且希望能跟其他皇室成員會合。

不過我根本不知道華木村在哪裡。算了,有緣自然會遇到吧。

 

我將卷軸向下拉,看見底下的回應有冷嘲熱諷,說憑一個破懷錶就要人家相信你是王子;也有人跳出來為他說話,說他參加過封測,所以知道臨風起行的話是真的;而也有人說他已經加入臨風起行的旗下了。

 

不少女人都說要加入他旗下,還附上了自己的照片,要臨風起行等她們。可是討論串看到最後,臨風起行說自己的等級還不夠,而他已經收到二十人,已經是極限了,所以等他等級再高一點會再回來,讓很多女人在那邊大嘆可惜。

原來等級會影響到可以收的人數啊,看來段典立當時就算替我拉到整個村我也沒辦法吸收。

 

 

 

 

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十點五十幾分,該是上線的時候了。我從電腦前離開,又回到床上躺好,戴上頭盔進入遊戲。

 

一進入遊戲,我便聽到了一聲清亮的雞鳴,望見了灰白色的天空。懷錶的時間剛好是六點,段王子和飛沙已經站在水井旁等我,但他們離得很遠。看來這兩人是互看不爽,如果告訴姓段的飛沙就是姚飛紗的話,他可能會客氣一點吧。可惜飛沙不願意,算了,如果他想講自然就會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