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姓段的就被宣判今後不能泡女人只能打手槍,想必之前那些被他拋棄的女人知道這件事後,一定會覺得大快人心吧。就算他想要私下偷偷交也不可能,因為他認識的人實在太多,而且他通常都是眾人的焦點,只要一有動靜,流言就會一傳十十傳百,遲早會傳到飛沙的耳中。

「謝啦。」我用密語跟飛沙道謝,臉還有些燙。

「沒什麼。」飛沙嘴角微揚,我也回以同樣的笑。

「不過你怎麼會突然就承認你是女的了?」我疑惑,「之前你不是跟我說不能跟姓段的講?」

「因為我想再觀察他是不是像你說的那麼混帳。」飛沙說,語氣頓時轉冷:「結果沒想到真的是,跟他在女生面前的形象差太多了。要他不准交女友,剛好而已。」

「但他說他有真正喜歡的人了。」想起這件事,我眼神一黯,「這樣他就不能去追那個人,好像有點過分。」

「真的?」飛沙有些訝異,「是誰?」

我搖搖頭,「他沒說,只叫我猜,但我不想猜。」

「這樣不是正好嗎?」飛沙眼神一沉,嘴邊勾起的淺笑有些殘酷,「難道你想看他跟別人幸福的在一起?」

「不想。」我老實答,眉一皺,「但我……也不想看他痛苦。」

飛沙無語了,神情顯得有些無奈。他張開嘴,似乎想對我說些什麼,但他最後只是無聲地嘆口氣,爾後淡淡說道:「你太善良。」

 

 

「剛才真是好險,還以為他會開出什麼條件。」才剛聽完飛沙講完上句話,我馬上又聽見段王子的密語,他似乎鬆了一口氣。

「怎麼?不能交女友對你來說不痛不癢?」我挑眉。

他嘿嘿一笑,「沒錯,不痛不癢!」

「你已經做好心理準備,要面對電腦螢幕自己清槍了嗎?」我有些好笑地說。

他高高地翹起鼻子,「螢幕裏的我通通看不上眼!」

「喔?」我眉毛挑得更高,隨口問:「那你要拿誰來當性幻想對象?歷屆女友的哪一個?」

他突然沉默下來,良久後才開口,小聲且模糊地說:

「…………明知故……嗎……?」

「什麼?」我沒聽清楚他在說什麼,只好揚高聲音再問一遍。

「不,沒什麼。」他不自然地笑笑,搖搖手似乎想略過這個問題,於是我也沒再多問,因為我一點也不想知道他拿誰來性幻想。

會問他這問題,不過只是想提醒自己快點死心而已。

 

 

 

「啊!對不起!」

在我們在用密語交談時,卻從後面聽見了日琳姊的抱歉聲。我直覺地轉頭一看,便看見日琳姊跟另一個別著骷髏頭髮飾的馬尾少女雙雙跌在地上,看狀況應該是不慎相撞。

少女身著輕甲馬靴,有著一雙半月形的眼睛,模樣清秀。她一邊道歉一邊從地上爬起來,微捲的靛藍色馬尾隨著她的動作晃動著:

「不,沒什麼,是我剛才跑得太急,對不起……」

 

「呃!」

姓段的忽然從喉嚨中發出意味不明的短促聲音,眼睛直直地盯著馬尾少女,臉色卻非常慘白,讓我想起之前他看見日琳姊也是這副模樣。不會吧?這又是哪個精通格鬥技的表姐還是表妹嗎?

 

不過接下來所發生的事卻證明我猜錯了,少女再三跟日琳姊道歉後,便打算舉步繼續向前走,但卻在看見段王子時僵住身子,臉色驟變。

「段典立……」少女咬牙切齒地開了口,吐出的那三個字蘊含了無限怨恨。

她的手上忽然現出了一把大彎刀,殺氣騰騰地便直接執刀往段王子快步衝來:

「去死去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段王子回神過來,即時拿起長槍擋下了她的攻擊。

然而少女卻沒有停止她的攻勢,時而變換腳下步伐,舉刀繼續往各種角度砍過去,讓段王子防不勝防。

「巧婕,」段王子邊防禦著她的攻擊,邊有些無奈地說,「提分手確實是我不對,但離我們分手也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妳有必要攻擊我嗎?」

 

原來這名叫巧婕的少女是這傢伙的前女友,而且分手情況不是很和平的樣子。

 

「少囉唆!」盛怒之中的少女仍然沒有停止她的攻擊,半月形的眼眶泛起了淚光,「如果你一開始就沒喜歡過我的話,為什麼要跟我交往!」

段王子只是沉默,臉上浮現了歉意,但少女的怒火依然沒有平息。

「我恨不得你去死!所以至少在遊戲中,我要親手殺了你!」少女大聲咆哮,彎刀高高舉起,又是一輪猛烈的攻勢,但她眼裡含著的淚光看起來卻十分令人同情。

 

即使事情聽起來是姓段的他的錯,不過我也不可能放他被她殺死(雖然看起來不太可能,因為姓段的只是防守,沒有攻擊,根本沒使出全力,但這樣不知道要打到何時)。

於是我直接向飛沙跟黑桃使了個眼色。

下一刻,飛沙就悄悄地繞到少女身後,冰冷的匕首抵住了她的脖子,惹來少女雙眼驚詫地一睜,血絲在她白皙的頸部滑落。

「不准動。」飛沙冷酷地命令道,少女心有不甘地皺起了眉毛,咬咬牙垂下雙手,「把武器扔地上。」

少女抿抿唇,情勢所逼,只好依言把彎刀鏗鏘一聲丟在地上。

 

「對不起,小姐。」黑桃朝少女歉然一笑後,便舉起腿用力將地上的刀踢向遠處,少女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的刀被踢向遠處,手刃段王子的希望似乎也跟著被一腳踢走。

少女絕望地咬了咬下唇,怨恨地看著段王子,卻是對其他人恨恨地問:「……為什麼要阻止我!」

飛沙跟黑桃沒有回答,只是望向我,答案已經不言而喻,於是少女的視線也跟著望過來。

 

她的矛頭頓時指向了我,眼中充滿了憤怒和不解:「為什麼?我要找段典立尋仇有什麼不對!」

「是沒什麼不對,」我說道,「但我不可能看著他死在我面前,就算在遊戲裡也一樣。」

哪怕只是幻覺,看著他死在我面前,那景象對我來說鐵定是可怕的折磨。

「…………。」少女啞口無言,但就算沉默著,她還是十分慍怒地瞪著我。

「你跟段典立是哪個陣營的?」一段時間後,她用像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聲音問。

「藍。」

「很好。」少女瞇起那半月般的眼睛,咧牙狠道:「那我就去加入紅國!之後再回來報仇!你們現在想殺就殺吧!」

 

眾人的目光同時看向我,徵詢著我的意見。我看了看少女,道:

「我不會殺妳。等一下妳把妳的刀撿起來就可以走了,但妳如果再攻擊我們的人,就別怪我不手下留情。飛沙,把匕首移開。」

飛沙有些不放心地垂眼看看少女,終究還是依言照做,移開了匕首。

沒了威脅的少女抹了抹頸上的血痕,以狠戾的眼神掃過我們全部的人後,便快步走向遠處的彎刀,飛速拾起後,然後又繼續瞪著我們。

正當我以為她下一秒就要攻擊過來時,她卻扯開喉嚨朝我們大喊:

「我是冷盤苦瓜!告訴你們我的ID只是不希望你們用段典立的前女友來稱呼我!別搞錯了!」

 

說完,她便回過頭去,馬尾一甩,拿著彎刀的身影便頭也不回地跑走了。

冷盤苦瓜啊……聽起來好難吃。

 

 

 

「剛才真是謝啦。」

段王子舒了一口氣,向眾人道謝。

「如果不是快意要求,我是不會插手的。」飛沙冷哼一聲。

「嗯,那確實是我的錯。」段王子窘迫地笑了笑。自從知道飛沙的真實身分後,他對他講話就非常客氣,完全不敢造次。

「別這麼說,大家都是同伴,互相幫忙是應該的。」黑桃笑著打圓場,段王子的身體忽然一僵,似乎沒想到他會這樣說。

他瞥了一眼黑桃,之後還是有些僵硬地說:「……謝謝。」

「不客氣。」黑桃燦然一笑。

 

看來這兩人的關係有逐漸在改善,真是可喜可賀。不過黑桃都主動釋出善意了,姓段的如果再繼續基基歪歪的也就太沒意思了。

 

 

 

等我們走到公墓區時附近時,遊戲時間是下午三點四十,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多。但相當意外的,在斑駁的石牆外已經聚集了大約十幾個人。

那些人打扮迥異,看來裡面有各種職業,應該都是看見我論壇文章而過來的人。

我有些緊張地吞了吞口水,開始思考我等一下該說什麼開場白,而此時日琳姊卻輕輕拍了拍我的肩。

我回頭一望,就看見她白皙的手上多了一個像中世紀的假面舞會會用的白色面具,日琳姊笑靨如花:

「小意,先戴上這個吧。」

「為什麼?」雖然我已經接過面具,但還是疑惑地問。

「先隱藏你的身分,再走到那群人中間明察暗訪,看看他們是不是真的有心要跟隨你。」日琳姊微笑,「如果他們不認同你,只是為了利益而來,那也沒有必要理會他們。」

日琳姊說的有道理,於是我點點頭,便戴上了遮住全臉的面具,走入那群人之中,靠著石牆,聽取一些人的對話。

 

 

 

「你也是看見論壇的文章才過來的嗎?」在我左前方,一個戰士向背著一根大木杖的法師搭話。

「喔,是啊,」法師懶懶地回答,似乎不太想搭理戰士,「加入王族底下只有好沒有壞。」

「沒錯,雖然我不能認同他的NPC真人論。不覺得那很蠢嗎?」戰士訕笑。

法師也勾起輕蔑的笑,「我想三王子應該是個天真的傢伙吧,只要奉承幾句應該就能輕鬆入團了。」

 

 

我眼神一暗,冷冷地望了戰士跟法師一眼,記住了他們的長相。真該感謝日琳姊的提議,要不然讓這種人混入隊伍還得了。

 

不想再聽他們的對話,我移動腳步,往三個正在嘰嘰喳喳交談的女法師走去。

 

「其實我對三王子本人沒興趣啦,我的目的是裡面的騎士跟刺客。」女法師A興奮地說。

「啊!我知道妳說的是誰!」女法師B也同樣亢奮,「妳們有看到上次他們跟紅國大王子起衝突嗎?」

「有有有!」女法師C笑得花枝亂顫,「我就是這樣才變成那個騎士的粉絲的!他超帥!衝出來擋在三王子的面前,然後說:『我不過是名騎士,前來拯救我的王子。』超像在拍電影的!」

「那個刺客也超棒的,酷酷的,感覺不太好接近,但這樣反而更有魅力!」

「還有那個PK掉紅國大王子的戰士也很帥!很高,而且好像是混血兒吧!他在現實中應該是模特兒吧!」

「哇!那我下次遇到要跟他要簽名!」

 

 

……雖然她們的對話沒有惡意,可是要讓花痴入隊我想其他男性成員會被煩死(尤其是飛沙,他最討厭花癡了),但我應該是不會被煩啦。嘖,感覺有點不爽。

 

 

我繼續走動,偶爾主動問一下他們對三王子的看法,但問過的所有人都不怎麼支持我的理論,只有少數人說沒意見。他們只是因為在王族旗下會方便很多,升級會比較快所以才前來應徵。

而聽說其他王子公主要徵人不只要看等級,還要看他們肯繳納多少錢。因為三王子在論壇的文中並沒有提到要交錢,所以他們才來碰碰運氣,但為了以防萬一,他們還是有帶錢來。

我隨口一問,有人帶了五萬十萬,帶最多的人則帶了五十萬。

帶了五十萬的人說,只要加入王族旗下,能得到的價值絕對高於這五十萬,所以這是穩賺不賠的投資。

而他們在看見我懷中的幻時,還相當訝異,說我居然要獻上魔獸來換取入三王子旗下的資格,真是非常大手筆。

幻聞言倒沒有發飆,只是動了動尾巴,鄙視地瞥了那群人,像是在嘲笑他們有眼無珠,不知道三王子本人就在眼前。

 

 

 

 

 

就是在這章

修文時我發現阿秘……好聖母ORZ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崩潰

我在兩年前的後記還發願不讓阿秘變聖母受欸幹~~~~~~~~~

幹~~~~~~~

 

啊不管啦

反正這樣跟犯賤沒藥醫的標題更合(菸

反正太聖母我自己也會受不了 所以不會再更聖母了

 

本日菜單:

 

紙做的肉包(瓦楞紙口味+報紙口味)+隔壁大伯十年沒洗的襪子

 

呃……營養滿分呢。

(段:這種話你也說得出口咕唔唔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旬玉水 的頭像
旬玉水

沒有節操的世界

旬玉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